必去阁

字:
关灯 护眼
必去阁 > 我是大唐废太子 > 章节目录 第246章 公审还是逼供?

章节目录 第246章 公审还是逼供?(1/2)

    还没等那几个契丹打扮的贵族说话,一旁同样被捆来的一个身穿圆领袍服的青年男人就扯着嗓子哭嚎了起来:“王爷饶命啊,我们族人都是被契丹人威胁的呀,如果不从,我们粟末靺鞨人就要被他们契丹人给灭族了呀!”

    原来是靺鞨人,早就知道靺鞨人这次跟契丹人勾结着造反,本来以为双方就是平等的关系,就看下面这几个契丹贵族一副老爷的样子,而这位自称是靺鞨人代表的小哥,看服侍应该只是契丹在此的奴仆。可以看得出来,双方的地位并不是想象中的那般和谐。

    “把罪犯们带上来!”李重润挥了挥手,示意身边的近卫把这几个头目一样的人给带上城楼来。

    “你是何人?”既然这是个靺鞨人,不如就先做杀鸡儆猴的那只公鸡好了。

    “小人乃是粟末靺鞨首领乞乞仲象之子,王爷叫我祚荣便是。”

    那小哥长相有些憨厚,虽然不像那几个契丹人那么痴肥,不过还是比一般人要粗壮得多,身上一身青黑色的圆领的袍服紧紧地箍在身上,看久了让人觉着他随时会问一句话出来:“兄弟,冲q币么?”

    “你就是之前的榆关守将?”名字跟大祚荣有关,又是个靺鞨人,这人不会就是后来建立了渤海国的那个国君大祚荣吧?

    李重润心里问道。

    “正是小人。”

    见李重润认出了自己,那位大祚荣倒是也不做谦卑之相了,只不过张嘴就把契丹人给卖了个干净。“我们粟末靺鞨都是被他们契丹人给逼的,一丝造反的意思都没有啊!”

    “不要听他的!他们靺鞨人比契丹人还坏!”有一个怯生生的小孩子的嗓音从城门楼子下面传了上来。

    正所谓破窗效应,本来好好的一扇窗户,只要有一面玻璃碎了,很快其他的玻璃也会被好事的打碎掉。所以万事都要有人给起个头,只要有人起了头,什么事情都会变成理所应当起来。

    见有人起了头,无数的声音纷纷叫

    嚷了起来:“对,契丹人还会给点东西吃,这些靺鞨人看我们连牲口都不如,整天干苦工,还不给饭吃。看上哪家的女子直接就抢走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王爷!”

    “各位父老乡亲!”见城里已经出来了许多或者是看热闹,或者只是单纯地想找契丹人报仇的人,渐渐把城门楼子底下围了个水泄不通的样子了,李重润一拍脑袋,觉着干脆搞一个公审大会好了,让当地的百姓决定这些契丹人该不该死。

    这样也好,既能让百姓们发泄一下情绪,还能拉拢自己的声望,提自己塑造一个刚正不阿的样子出来。

    而且让民众决定他该不该死,还能让自己免了杀人的负罪感,李重润在心里面为自己的机智默默地点了个赞。

    “如果各位乡亲父老认为此人有罪,请现在站出来,本王以临淄王的名义向各位保证,本王绝对不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放过一个坏人!”

    李重润的话音刚落,城楼下就有无数的身影站了出来,七嘴八舌地控诉起了靺鞨人的罪行来。

    一时间,城门楼之下响起了一片控诉这位企鹅成精的渤海国开国国王暴行的声音出来。

    只不过说话的人多了,场面非常的混乱,李重润反而听不见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肃静!”

    “肃静!”

    李重润喊了两嗓子,实在没起什么效果,干脆抽出自己的铁锏,用力地敲在了身旁的一顶被早先突厥人丢弃的头盔上面。

    头盔是铸铁所做,铁锏抽上去了之后发出了很大的声响,就好像是在敲钟一般。

    “怪不得他们tvb的电视剧里面法官都拿那个锤子在那里敲阿敲的,原来还能当惊堂木用。”

    李重润心里面嘀咕了几句,见下面逐渐安静了下来,这才张嘴问道:“有详细证据的,站出来!”

    本来喧闹着咒骂着大祚荣的民众们陆续地安静了下来,本来就有许多罪行本就是道听途说,更何况在绝大多数汉人眼里

    ,这些蛮子其实长相都差不多,与其说是在控诉大祚荣的罪行,不如说是在发泄自己的愤怒和仇恨。

    “小老儿有证据!”

    一个声音颤巍巍地从城门楼子下传了上来:“五天前,小老儿的儿媳带着小孙子出去找吃的,被此人硬抢去了,我那小孙子被此人的手下当场摔死了,儿媳也再也没回来!”

    “确定是他吗?”

    “此人脑后有一撮白毛,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

    “这罪,你可认?”李重润扭头死死地盯着大祚荣,让人把他头掰了过去,果然脑后的老鼠一样的鞭子上有一撮白毛,非常扎眼。

    “只要王爷饶命,我们粟末靺鞨愿意从此鞍前马后,随君驱使,万死不辞!”

    大祚荣心里暗暗叫苦,去难民里寻些年轻女子劳军这种事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离婚后,反派大佬和三个幼崽黏上我 霸婿崛起 武当殷梨亭 全民领主:开局百倍增幅 一睁眼,我家狐狸成了病娇反派 团宠小锦鲤在八零旺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