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民国水乡人家 > 民国水乡人家_分卷阅读_33

民国水乡人家_分卷阅读_33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民国水乡人家 !

    可詹玉不这么想。

    黄大龙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才会这样大意,他想起了妻子阮秀说的话,自己没有避嫌,会让别人误会。现在不是误会了是什么?更可怕的是,詹玉竟然引导别人故意误会自己,这下子不知该如何收场了。

    他后悔得不行,今天就不该跟詹玉出来,要是自己借着进屋换衣服的借口不出来,现在就不会祸事临头了。

    崔文轩看着周围的人对黄大龙动手,并没有出言阻止,因为他相信了詹玉的话,认为黄大龙竟然对自己的徒弟做出来了让人不齿的事情,害得自己的徒弟差点儿死了,那么黄大龙现在遭遇的这一切都是活该。

    他走在后面,把自己的外衫脱下来,搭在詹玉身上,不断劝慰着詹玉,让她别哭了,说自己这个师傅一定会为她做主,讨回公道的。

    黄大龙被崔文轩手下的画工和徒弟们架着押进了崔家画店,他们把他带到后院的一棵乌桕树下,用绳子捆在树干上,等着师傅崔文轩来处置黄大龙。

    崔文轩带着詹玉进了画店之后,叫来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叫她们带詹玉去换衣服,再熬上些姜汤给詹玉喝了祛寒。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是掉进河里,河水还是凉。

    他妻子便去熬姜汤,他女儿带着詹玉上楼去换衣服。

    崔文轩这才走进了后院,他一直走到黄大龙身前站住,怒视着黄大龙,骂他是畜生。

    他说詹玉对黄大龙如兄长,可黄大龙这个已婚男人却毁人清白,简直是该死!

    ☆、第59章

    东河村里有村民恰巧当天在镇子上,全程目睹了黄大龙跳河去救詹玉,后来把詹玉救上岸之后,詹玉指认黄大龙欺负她,然后詹玉的师傅,也就是崔家画店的店主崔文轩让手底下的画工和学徒,把黄大龙架着去了詹家画店里面。

    那村民说黄大龙一路挨了不少打,被打得鼻青脸肿,鼻血直流,看起来很惨。

    他让黄家人赶紧去一趟镇子里,就怕黄大龙出事。

    黄家裕两口子一听就慌了神,说这可咋办啊。

    而且,他们两个看向阮秀的目光都充满了歉意,特别是黄家裕更是跺着脚说大龙怎么如此混账,不知道妻子阿秀怀着身孕吗?怎么跟外面的女孩子不清不楚的,现在弄出事情来了,这就去镇子上把他给揪回来,好好教训他一顿。

    他虽然这样骂大儿子,可心里还是担心他,就进屋子里去拿钱,把家里的几百块现大洋都带上了。

    黄家裕想着带钱去跟詹家私了,要是真有大龙欺负人家女儿的事情的话。

    不过,他觉得凭借自己对儿子的了解,儿子是不可能做出那种混账的事情的。

    黄刘氏生怕这件事情气着阮秀,一个劲儿在旁边开导她,说这里面一定有误会,自己儿子大龙绝对不是那种人,她让阮秀千万别生气,她这就跟老伴儿一起去镇子上,看到底是什么回事。

    阮秀一开始听到什么詹玉跳河,指认丈夫欺负了她的话时,也是半信半疑丈夫真做出了那种事情。

    不过,后来她听到来报信的村民说黄大龙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很惨后,就不太相信丈夫欺负了詹玉。

    因为她认为要是她是詹玉,处在她那个位置,要是真喜欢黄大龙,弄出这一出的话,不过是想逼迫黄大龙离开自己,跟她在一起。

    要是她真心喜欢黄大龙,就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大龙被打,不出声阻止。

    她这样做最大的可能应该是报复大龙,估计是大龙没答应她的要求,她就寻死寻活地跳河,结果跳下河去被大龙救起来了,大龙还是没个说法。

    到底詹玉还是不够爱大龙啊,要是她真爱大龙,就舍不得他被打得那么惨。

    黄家裕拿了钱出来,就想去镇子上,结果阮秀说她也要去,而且她想去跟祖父和父亲说声,让阮家人也跟着去,人多力量大,那样才比较容易把黄大龙救出来。

    “你,你不怕回去说了这事,觉得丢人吗?”黄刘氏一听就赶忙问。

    阮秀默了默,说:“……娘,我不怕,因为我觉着这事情的确有蹊跷,我相信大龙不会做那种事情。”

    “好!你真是我们黄家的好媳妇!”两口子互望彼此一眼,感动地说,“那我们陪你一起去你娘家吧。”

    阮秀:“好。”

    黄家裕两口子留下黄小莲看家,接着陪着阮秀去了阮家。

    阮秀回家见了祖父和父母,把黄大龙在镇子上出了什么事,都是个什么情况说了一遍,她坚持说自己相信黄大龙是被人陷害的,他绝对没有做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有了她的这一番保证,阮家人就相信了黄大龙的确是被人陷害的,阮老爷子决定亲自带着儿孙们跟黄家人一起去镇子上把大龙给解救出来。

    于是一行人坐着两辆骡子车去了九亭镇,找到了崔家画店。

    阮老爷子带着众人直接走进了崔家画店的后院,那个时候詹家药铺的掌柜詹利仁和他的长子詹长辉也在那里。

    黄大龙又被他们扇了几巴掌,踢了几脚,他满脸是血,还是不承认自己欺负了詹玉。

    詹长辉挽起袖子,打算上去再给黄大龙几拳,替妹妹出气时,阮老爷子带着阮家人和黄家裕两口子,以及阮秀赶到了。

    阮老爷子大叫一声:“住手!”

    詹长辉本来都举起了拳头,听到阮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吼声后吓了一跳,那拳头果真没有打下去。

    阮平跑上前去推开了举起拳头的詹长辉。

    詹利仁就问阮老爷子等人是什么人,怎么敢跑来管闲事,他说树上绑着的人是欺负了他女儿的好色之徒,绝对不能轻饶了他。

    阮老爷子自报家门之后,指着黄大龙说:“那是我孙女婿,他的人品是什么样,我再明白不过,他绝对不会做出欺负你女儿的事情,这里面绝对是有误会。”

    “误会,你们怎么证明这是个误会?”詹利仁大声问。

    这时候阮秀走了出来,她说:“很好证明,你们这就去找个接生婆来,咱们这里的女人都进一个屋子去看着接生婆检查,要是接生婆检查出来你女儿不是完璧之身,那么我们这些人就立即离开崔家画店,我丈夫随便你怎么处置,我们绝对不管,之后,我会跟他离婚,让他对詹玉负责。不知道你们敢不敢叫接生婆来替詹玉验身?”

    “这……”詹利仁听了阮秀的话,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办法,他本想上楼去问一问女儿到底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可又怕自己在阮家人和黄家人跟前露怯,人家会抓住这把柄,说他跟女儿两人沟通陷害黄大龙。

    于是,他就让人去请了镇上一个有名的坐了二十几年接生婆的女人来,让她还有阮秀,黄刘氏,以及他妻子等人一起去了二楼,找到女儿詹玉,让接生婆给她验身。

    詹玉在崔家画店的二楼上躺着正在那里生闷气,没料到屋子里一下子涌进来七八个女人,其中还有阮秀。

    接生婆要詹玉脱了裤子检查,说这是她爹的要求,要是她不同意,就说明她冤枉了黄大龙。

    詹玉本来就是说谎陷害黄大龙,她当然不敢给接生婆验身。

    见此情形,上楼来的女人们都明白怎么回事了,于是下去告诉了在底下等着的男人们,说詹玉不肯给接生婆验身,可见她说的都是谎话,黄大龙是被冤枉的。

    詹利仁听了跑上去亲自问了詹玉,看到詹玉吞吞吐吐,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这下子他也全明白了,果然跟那些女人说的一样,女儿是在诬陷人家黄大龙。

    他甩了女儿一耳光之后,咚咚咚地下了楼,让人把绑在树上的黄大龙解下来,接着向他,还有阮家人和黄家人道歉。并说,他愿意向黄大龙赔礼道歉,赔钱,总之,都是他女儿不对,还说他会好好收拾她,请众人原谅女儿年轻不懂事等等。

    黄大龙没有要詹家赔偿的药材和钱,他只说了一句话,让詹利仁带给他女儿詹玉,惟愿从来不认识她,以后也永不相见。

    阮秀扶着他出了崔家画店,他们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

    黄大龙不让阮秀扶,而是把手放在阮秀的肩上揽着她,他们静静地走着,什么都没说。

    夕阳西下,身后的九亭镇越来越远,前面的家越来越近。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本的主线剧情完了。看你们有没有什么番外想看,要看的留评,我抽空写。

    没有要看的,就此完结了。

    谢谢大家支持!

    还是恳求能够收藏一个作者专栏,么么哒!

    本书由melincy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