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为反派之纳帝师入怀 > 第467章 大结局

第467章 大结局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我为反派之纳帝师入怀 !

    她忍不住会多想,明明她才是伺候郡主多外人,她和郡主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个相依为命,她陪着郡主这么多年,她明明才该是郡主最信任的人啊。

    可是现在,却有一群人,超过了她在郡主心里的位置,比起她,郡主更信任这群人。

    这样的危机感让她感到不安,是不是她哪里做得不够好,所以郡主才会这样,郡主心里是不是已经对她不知不觉间产生了不满,才慢慢的开始在远离她。

    想了想自己这段日子,好像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东语身上,对郡主不如之前照顾得那么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让郡主对她产生了不满,才会造成之前那样。

    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的确是要好好反思了,做了郡主的贴身侍女,她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郡主,所以自己之前为了东语而忽略东语,本就是大错,若是郡主生气的话,那也是应该的。

    那自己以后,就要注意。

    而比起东语,她的心里还是更为在意郡主,若是两者之间必须要选一个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郡主。

    所以,这些天她担心郡主之余,也一直在思考着这些问题。

    刚刚,得到主子的赞赏,也是让她的心里狠狠的松了口中气,看来她还没有完全让主子失望,主子心里还是看中的她的。

    所以,以后,她一定要更好的表现,之前一定是她表现不好才这样,以后她再也不会再放这样的错误了。

    东语吗,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怎么能比得过郡主在她心里的位置,为了他而让郡主对自己失望,那可真是一点也不值得,而这也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

    以后,还是要以郡主为重才对。

    想到这,她的脸上重新换上了一副笑容,更是仔细的伺候着主子。

    锦瑟烟享受着身边这些美人的服侍,可不知道寒霜心里的这些心思,雪儿她们是在她身边伺候多年的人,要说伺候和习惯,自然是她们更懂自己,而寒霜这个小丫头吗,自己虽然也很喜欢,可是比起雪儿她们还是差了点的。

    吃过早饭之后,锦瑟烟打发了大家,在自己房间中看着窗外的景色待了一会之后,正要再次去小休一会,然后就听到了东语和另几个人的声音。

    锦瑟烟闻声看去,然后就看见了几个哀怨的人。

    倒不是东语,东语看着她的目光中,有着想念和惊喜,但更多的还是克制过后的尊敬,只是另几个人就不一样了,那些人看着她的目光中就给带着几分抱怨,就像是锦瑟烟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情一样。

    而这些人,正是之前她这院子里新进来的美人,其中还包括素衣公子和顾九时两人。

    而那几道哀怨的眼神,则正来自素衣公子,还有另外两个美人。

    至于那顾九时,则是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锦瑟烟,目光中充满了打量。

    锦瑟烟看了他们一眼,眉挑了挑,刚把他们收到身边,自己就到了傅倾那里去了,这些日子,更是与傅倾这个大美人整日待在一起,她倒是把这几个刚收入身边的美人给忘了,完全将她们给冷落在了这尚书府里。

    小美人,还刚跟着她,就被她给冷落了,心里有气,觉得委屈,此刻觉得哀怨倒也正常。

    锦瑟烟这样想着,此刻还颇为兴趣。

    对着这些新美人异常的有耐心。

    “见过主子!”

    大家过去行礼,不过,只有东语和其他几人,而素衣公子和顾九时则是仍然站着,冲着锦瑟烟点了点头。

    东语是跟在锦瑟烟身边有一阵了,所以他对于这些规矩一向很重视,虽然哪怕他自己也是身份尊贵的白焰山圣子。

    而其他几人,则是风涯亲自选出来,并且调教出来的,对于这个主子,虽然之前他并没有怎么见过,可是一切的规矩他们也是懂得。

    但素衣公子和顾九时却不一样,他们虽然跟在了锦瑟烟身边,但是他们与锦瑟烟还是一样的,所以并没有这样。

    此刻,他们二人反倒是疑惑地看了他们一眼,不过并没有说话。

    锦瑟烟看向他们,起来吧。

    东语站在他们前面,他站起身来,看了顾九时和素衣公子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走向了锦瑟烟身边,说道:“郡主,东语现在的身边完全好了,又可以跟在您身边伺候了!”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郡主,这么多天不见,东语想您!”

    那语气中还透着极深的撒娇意外,看得顾九时他们惊讶不已,这位叫东语的,平日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可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吗,完全就是两个人一样。

    若不是他们的眼睛亲眼看着,他们简直都无法相信,这竟然是同一个人,这变得简直也就是太快了。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无奈和笑了笑,他们二人之前也是对彼此也是赞赏,后来两人在这府中,相处到是很愉悦,关系也很不错。

    但与东语就不一样了,这个东语看他们很是不爽,平时看见他们就没有个好脸色,所以,他们与东语之间关系也不好。

    锦瑟烟摸了摸东语的头说道:“小东语,听说这段时日,你可没少欺负我身边的小美人啊!”

    锦瑟烟说完之后,东语的脸色明显一变,他脸色一变:“主子,我!”

    他急于解释,却又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他知道,主子说出这话,那么这段日子他的所做所为郡主他定是知道了,

    所以,若是不自己不承认的话,那就是欺骗主子,只会让主子更为生气的。

    想到这,他心里也是有些坎特起来,心中后悔,此刻,主子提起这事,难不成是主子在怪他不该做这些?

    可是对于这些,主子平时是不会管的,怎么今天日就又突然提起了,莫非是这几人是很郡主宠爱,所以此刻郡主要为他们出头,而教训自己了吗、

    想到这,东语已经主里有些担心,但心里也有些委屈。

    郡主身边的这些人,保险公司就没一个人喜欢的,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他的情敌,总有一日,他要将这些人全都赶离郡主身边,让郡主身边只留他一个人。

    对于这些人,他都是这样,喜欢不起来,更别提能给他们一个好脸色了。

    只是以前的时候,风涯他们也就算了,他们比他更先认识郡主,郡主更相信他们,所以哪怕他看那些人也不顺利,但平时大家也彼此不会得罪,各过各的,最多自己心情不好时,会朝他们冷了一声,给他冷眼而已,其他事情他是不会做的。

    只是对于这些新人,他的脾气就没那么好了,一些新来到主子身边的人,他难到还会怕了他们不成。

    就算自己欺负了,只要自己不要太过份,他相信郡主也不会生气的。

    毕竟,比起这些新人,他相信,还是他在主子心里的地位重要一些的。

    只是,现在看这情况,莫非这一切,是他想错了不成,主子对于这些新人,难到比喜欢他还要喜欢?

    一想到这,他心里委屈极了,就连眼眶都红了红。

    而锦瑟烟,本来还想逗他一逗,可是看见他这样,挑眉道:“好了,你这家伙,你家郡主我还没说会你什么,你倒是选委屈起来?”

    说着,还在他的头上敲了一下。

    而东语见状,心里倒是松了口气,郡主这样,说明没生气。

    于是,他又笑了起来,笑道:“郡主,东语就是有些吃醋,毕竟,东语才跟了主子不久,主子身边就有人了!”

    “你啊!”锦瑟烟睨了他一眼,然后就收回了目光,看向顾九时他们:“几位,在这府中待着可还习惯?”

    两人坐了下来,笑道:“多谢主子关心,我们在这待着很好!”

    锦瑟烟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行!”

    然后她又看了他们几眼,说道,这些日子,你们在我府中,应该了解到了,我身边的这些人,他们只是替我干活,是我的下属,我与他们并没有外界传闻的那种关系,只是我喜欢我身边都是长得好看的人,所以大家都长得比较好看,而你们的话,以后跟在我身边,也就是做了我一个下属存在,依你们彼此的身份,倒是不必如此,所以现在再给你们次考虑和机会,若是你们离开也可以离开!”

    锦瑟烟之前广纳美人,只是为了一饱眼福,顺便为自己身边换一换新人,可是现在,自己对他们完全提不起兴趣,除了偶尔欣赏一下他们的脸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

    可是只是看脸的话,看过之后自己就没兴趣的,而其他方面,她已经有风涯,似乎也不是很需要他们了,所以此次锦瑟烟才会对他们说这话,让他们自己想清楚的很。

    既然没兴趣,那就还是留下之前的人就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锦瑟烟还看向了另外六人新人,对她们自己也是一样的想法。

    而听到这话,那六人则露出有些惊讶的表情,不明白为何主子这样说,难道是她们做了什么惹主子不高兴了吗?

    而素衣公子顾九时则有些意外,这些日子下来,他们自然了解了,府中这些人与这位郡主是什么关系,可他们以为,郡主之前选了他们,那自然是对他们有兴趣的,也许他们会不一样。

    可却没有想到,这位郡主之前消息那么长的时间,现在一回来,对他们说的就是这话。

    对方虽然没有明说,但其实与赶他们走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而东语则是一脸的兴趣,完全没有想到,郡主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看来,主子并不喜欢这些人啊。

    于是,他差点就没有笑出声来,不顾因为害怕郡主身边,最终也没有这样笑出声来。

    沉默了一会之后,素衣公子上前说道:“主子,我离开!”

    他笑道:“锦郡主,你是个漂亮的女子,我是喜欢你的,这段日子以来,我甚至想了许多以后要如何得到你的心这一点,不过,我也不是死缠烂打的人,我是想与郡主过一生,但郡主无意的话,那素衣便告辞了,不过,以后还能做朋友!”

    想着,他还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转身离开,洒脱自在.......

    锦瑟烟笑了笑,说了句:“行,下次一起喝酒!“

    然后他看向了顾九时,而顾九时此刻也是一脸笑意地看着她:“我想问你一问题!”

    锦瑟烟挑了挑下巴,示意对方可以问!

    “我是否真的与郡主的故人长像相似,而郡主注意到我,也只是因为这个原因?”

    锦瑟烟点了点头,给了对方的回答,顾九时叹了口气,哀怨的说道:“唉,我还想着,之前的一切是郡主故意惹起我的注意,其实心里被我迷得要死,还想着称此机会接近郡主,让郡主彻底爱上我,将你征服,那一定很有成就感,看来一切都是我想多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得到了东语一个白眼,他说道:“别瞪了别瞪了,实话还不能让我说了吗,不过我现在弄清楚了,也就不在不自量力,郡主,我也离开!”

    他对这位锦郡主本就没有多喜欢,当初也不只过是觉得好玩而已,可没真的打算在一个女人身边,与这么多男人争宠。

    说完,他也走了,至于其他人,锦瑟烟则说道:“你们本就是风涯调教出来的,之后以前在什么位置,就回到什么位置!”

    这些人,本就是她的手下,是风涯这一世培训出来的人,这一次他们是被风涯找来自己身边,不过如今自己并没有兴趣,便直接让他们回去了。

    几人对视了一眼,心中虽然不明,但也没有多问,而是下去了,打算之后再去问问风大人。

    “郡主!”东语兴奋的看着锦瑟烟,脸上难掩高兴。

    而锦瑟烟张了张嘴,想让东语也离开,东语是白焰山的圣子,之前留下东语,有时故意戏耍对方,只不过是自己想到时让白焰山的人那些人看看,他们的圣子在她身边的模样,故意气白焰山的人。

    也就是一时念起,不过,哪怕是白焰山自己也没有多放在眼里,现在过了这一会,自己又没那念头,便想放东语离开了。

    毕竟这小家伙,她也挺喜欢,留人在身边折磨,倒也不必了。

    而她身边,只需要留下风涯等这些跟着她有些年头的人就行,她与他们关系,早就已经挑明,而他们也让自己很满意,而他们这些人,她知道,只要她一句话,他们随时可以脱身,所以,自己只次照样只需留下他们就行。

    目前暂时没有培养新面孔的想法,之前的兴趣一过,也就淡下来了。

    看着郡主张嘴,东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他说道“郡主,东语是不会离开您的!”

    锦瑟烟还未说话,这时院外却是传来一声大喝:“你就是锦瑟烟,也不过如此吗?”

    随后,一个黑衣女子从墙上跃下,风涯等出来,正要上前阻止对方,不过却被锦瑟烟开口阻止限:“让她进来!”

    于是风涯听从命令,站在了锦瑟烟身边,而锦瑟烟则看着这个出现的女子,挑眉笑道:“白焰山圣女?”

    “你知道我?”那女子声音震惊,然后在看见锦瑟烟的模样的时候,她突然张大了嘴巴:“你你你!”

    眼中有着一丝难以置信,但下一刻又低语道:“不会的,不会的,不是她!”

    的确是有几分相似,但那相似并不是长像上的,这样一看,似乎又不像了。

    于是她继续像对方走进,看向东语说道:“东语,你喜欢的人就是她,你要为了她一个普通女子,而背弃我们的婚约?”

    然而此刻,东语却是面色慌张,郡主并不是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之前若是他猜得不错的话,主子与白焰山是有过节的,此刻若是让郡主知道了他的身份,会不会生气。

    而且,圣女此刻还不知道郡主就是那晚的人,若是露陷了,郡主岂不是会有危险。

    于是他赶忙说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

    说着,他警告地看了对方一眼,示意对方不要插手他的事情,赶紧给他离开。

    只是这位白焰山的圣女却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她等了这么久,而东语明知道她来了,却这么久都不来找她,她怎么能忍得住。

    她看向一脸淡然看着她的女子,说道:“你知道东语是谁吗,他是我们白焰山的圣子,做为你们大武帝国的郡主,你应该知道我们白焰山是什么样的存在,你让我们白焰山的圣子做你的男宠,你认为你配吗?”

    说到这,她心里也是气得很,她没想到,东语为了一个女子,竟然会卑微到了这个地步。

    此人,何德何能啊!

    她的语气中充满了怒意:“你可知,你所知之事,一但传回我们白焰山,你必死无疑!”

    东语面色急变,但此刻二人却无人理会,锦瑟烟平静:“哦,我倒是很期待,你们白焰山能拿我何!”

    那语气平静,可任何都能听得出她的轻狂,而东语看着郡主那平静的模样,心口却是一凉,郡主对于他身份一事毫不意外,很可能,早就知道了。

    也许,以郡主的本事和神秘,怎么可能没有调查过自己。

    只是,他不知道郡主心里是何想法。

    白焰女圣女低笑了起来,他说道:“果然还是太年轻了啊,不知道我们白焰山有多恐怖,岂在这里大言不惭!”

    他们白焰山的力量,远远的超过了一个帝国的力量,是一个神秘无比的组织,哪怕是其他几个古老的组织,比起白焰山都是差上许多。

    这是世界上最强大在的力量,无人敢得罪,任国一个国家的皇帝见到他们的人,都是小心伺候着,锦郡主,一个小小的郡主,有什么资格在她面前张狂。

    “别在说了!”东语阻止了对方,眉头微皱。

    而锦瑟烟却只是轻笑了一声,挥了挥手,然后风涯突然出手攻向这位女子,那位女子一惊,没想到锦瑟烟敢这样,正要出手,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了,然后就被风涯给制服了。

    她震惊:“怎么回事!”

    为何自己一瞬间就好像是什么力量都没有一样?

    锦瑟烟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只笑道:“你说,现在你们白焰山的圣子和圣女都在我手下,你们白焰山还会怎样,你找上我来之前,就没有查查我是谁啊,就敢对我出手,小丫头,你还太年轻了啊!”

    此刻,锦瑟烟的话以及她的口稳,都透着与她的年龄一种怪异感,而且她说得话也有些让人意味深长。

    之前那种熟悉感又上来了,白焰山圣女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面色一变:“你,难道你就是......”

    她想到他们白焰山的历史,每一个白焰山的人,都听说过一个人,那个人是个活了许久的老怪物了,听说实务强大,是她们白焰山的死对头,而只要白焰山的人只要发现那人的踪迹现世,首要目的就是要弄死他,不死不休的那种。

    而这一条命令,是白焰山的每一个都必须要记住了,不过,他们也知道,听说那人出现一次,又会消失很久,所以在现在传到了他们这代,那人还活着。

    而等到她这一代的时候,她自然也是听过此次,只是这一次,她们没有听说过那个的踪迹,她还以为自己并不是遇到。

    可现在,看到这个锦瑟烟,她突然就想到了这点,再加上她莫名的感到的那丝熟悉感......

    而东语,在听到白焰山圣女的话后,也想到了这点,如果是真的,那......

    难怪拥有这样神秘莫测的本事,难道自己之前查到的郡主的信息,而他所接触到的郡主完全不同,还有风涯等人的来历。

    想到这,他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复杂,内心无法平静。

    而白焰山圣女在待愣了一会之后,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好啊,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竟然介了这大武帝国郡主的身份游走,很好很好,让我遇到了,说不定,我们白焰对付了几代人都没有成功的人,就一次就要完在我手里了!”

    但她笑完之后,发现那锦瑟烟只是这样淡笑地看着她,而她的笑容也是突然就僵住了,想起了自己现在的情况,现在自己没有任何反抗力。

    而她现在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这个锦瑟烟弄出来的,若对方真是那个人,按之前他们听到过的,这个人本事的确可以做到。

    而自己现在落在了对方手里......

    见到对方脸色的变化,锦瑟烟笑道:“放心,你们白焰山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不会拿你怎样,只不过是招待你几日就会放你离开!”

    说罢,她挥手示意风涯把人给带下去,房间内就只有她和东语二人。

    东语沉默了一会,半晌他说道:“郡主,你心里有东语吗?”

    若是之前他还一直抱有希望的话,那么今日得知这个消息,他却绝得再无可能了,若郡主真的不只是郡主,而是那个人的话,白焰山与郡主只会不死不休,没有任何改变的可能。

    “当然,小东语这么可爱!”锦瑟烟笑道。

    然而东语这一次却很清楚的看见了对方眼里的冷漠无比,他突然就泄了口气。

    这一切,他突然想到一些问题,若是郡主就是那个人,而郡主一早也就知道了她的身份,那么之前的一些事......

    他让自己不要再想,但到最后还是苦笑了一声。

    锦瑟烟说道:“现在,你还是刚刚那句话吗?”

    东语无奈一笑,之前一直坚定的心,此刻却是崩塌了,半晌后,他笑道:“郡主,再让东语伺候您最后一回吧!”

    说着,他站到锦瑟烟身边,如往常一样,锦瑟烟端茶倒水,做着每一件小事,锦瑟烟并未阻止。

    东语也好,白焰山也罢,最终都只会是她的一个过客。

    这日之后,东语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出现过,而寒霜一开始还会问几句,最后却没有再问,只当对方是想开了,不再执着了。

    心里也有失落,也有些替对方高兴,而之后,她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她家郡主身边。

    没几日,锦瑟烟搬离了尚书府,自己身边的人多了,一直在那听风阁倒也并不方便。

    如今的锦江对于锦瑟烟的一切决定,都是赞成,于是他也没说什么,只是会让他的几个儿子时不时与锦瑟烟走动,有意让锦瑟烟教导他们。

    后面发现,烟丫头与怜儿那丫头走得近,便一直让怜儿带着她弟弟锦华杰去找锦瑟烟。

    而锦瑟烟并未拒绝,偶尔也会指导一下对方,对方进步飞快,而锦江对其也越来越重视,有想要大力培养他的打算。

    这事被这府里的大公子锦华康知道后,立马就急了,再也按耐不住想要对锦瑟烟出手,只可异,以他的脑子又怎么会事锦瑟烟的对手。

    不但没有成功,还每一次行动都败露在了锦江面前,让锦江对这个大儿子是彻底失望。

    而最后,锦瑟烟也并没动他,而是留着他,让对方亲眼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失去一切。

    而锦华雨之前得到教训之后,倒是乖了很多,没敢再找锦瑟烟麻烦,倒是一直当着她的二小姐。

    只是她没了靠山,哥哥也失宠了,再府里算是彻底没了依靠,再加上她之前背地里没少欺人,如今在这府中日子过得异常坚难。

    而她那四妹,那个来自未来世界的人,倒一直与锦瑟烟走得很近,锦瑟烟一直能听到对方与其身体的那个所谓系统的对话,倒也觉得有趣。

    她倒是很想知道,这个三妹那个系统,一直让她的系统攻略她,博得她的好感,又倒底是想要做什么。

    还有,她那三妹,那个同样来自未来的世界的人,最近闹出得动静可不少,大武帝国出现过几次灾害,都是这个三妹想办法解决的,因此,对方如今在大武帝国的呼声很高。

    不过,这些事情似乎都与锦瑟烟无关,她仍就潇洒的过着她悠闲日子,好不自在。

    哪怕最近,大武帝国,以及其他地国都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长姐,三姐她约我们茶楼见面!”锦华怜对着身边吃水果的女子说道,那日宫宴之后,这位三妹倒是时不时会来尚书府走动,偶尔他们也会碰到面,然后打个招呼。

    倒是约她一起出去,倒是头一次。

    她倒想不明白,这位三妹如今的名声和地位,似乎完全没必要与他们走动了吧。

    从对方做得这些事情来,锦华怜也清楚了对方的来历,对此,她只是淡笑了一声,然后越发低调起来,她总觉得,太过高低是会出事的。

    而这么多年,她早已认命了,那些抱负通通都没了,而如今,她也明白了,系统为何让自己攻克这位长姐,因为对方身上有着连系统都无法看透的无边气运,系统出于本能,才会让自己接近长姐,这样,她身边的气运也会越来越好,而如今因为与对方走近,她的日子也是越来越好了,就这样,她就很满足了,就这样平谈的过完一生了。

    而她能感觉到,她的系绝还有其它的野心,只是她未曾理会,渐渐的它似乎也放弃了,只让自己与长姐交好,而这样的结果,也正是她想要的。

    “见面?好啊!”锦瑟烟笑了一笑,自己这位三妹闹出来的事情可不小,已经打乱了某些东西,自己也的确该会一会对方了。

    ......

    “长姐,为何这样看我,为什么又把四妹打发走了?”茶楼包厢内,锦华月看着锦瑟烟,有些疑惑的说道。

    之前她们姐妹三人,相处甚欢,她不明白,对方为何突然这样。

    她淡淡一笑,也许,对方是想单独的讨好她吧,以她如今天的身份地位,这位长姐与自己走得近,绝对有好处有。

    倒是个聪明人,而对方的身份,倒也有利用之处,加上她的身份与对方也是姐妹,倒是可以走动走动,至于那个四妹,则完全是附带的,完全没有任何入她眼之处。

    锦瑟烟往后一靠,说得第一句话,就是让锦华月瞳孔一缩:“类似你这样特殊的人,我见过很多!”

    锦华月心一跳,但面色却还算平静:“长姐在说什么,我没明白?”

    锦瑟烟微笑:“他们每一个都表现得异于常人,拥有着当世的人没有一些知识点,靠着这一点,他们过得风生水起,有些自以为是,有些沉稳内敛,各色各样的都有!”

    听到这,锦华月哪还有不明白了,这位长姐嘴里说的人,应该是与她一样的穿越者。

    难道,这个朝代,除她之外,还有其他穿越过来的人?

    她有些震惊,因为在这之前,自己完全没有察觉。

    自己之前倒是怀疑过锦瑟烟,倒是之后对方的表现又打消了她的疑虑,可现在,难道她也是....

    像是猜到了对方所想,锦瑟烟说道:“我不是,我只不过是见过像你这样的人而已?”

    锦华月皱眉,如果对方不是,那又怎么知道她是穿越的人,只凭以前见过?可她又怎么知道别人就是的?

    而这一刻,她也没有再隐瞒,说道:“长姐,没错,我的确与你们不一样,我来自未来,听长姐的的意思是,你和见过其他和我一样的人,长姐可知道在那,也许,我能还见到我的老乡!”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目光紧张着对方,不漏过对方任何一丝表情变化。

    “都没了,消失在历史长河中了!”锦瑟烟叹息一声。

    锦华月再次震惊,什么意思,消失在历史长河,也就代表着他们早没了,可既然如此,这位长姐又怎么会见过那些人?

    对方的话,让她感觉到很大的不对劲,对方该不会是故意骗她的吧。

    而此刻,锦瑟烟看着她的目光也已经冷了下来:“而你,很快就要去陪他们了!”

    这话让锦华月吓了一跳,她激起来:“锦瑟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见过许多你这样的人,而你是闹得最起,安安心心过你的日子就是了,为何要做那些!”

    锦瑟烟说道,话并未停下:“所谓自然灾害,所谓瘟疫,都是你弄出来,先是把事情弄乱,把人心弄来,在出来当个救世主,三妹倒是好手段,最近你还与其他几国合作了,准备挑起各国大乱,到时你在称势而起,嗯,不错的想法,不过,偏偏你遇到我了!”

    锦华月的目光一变一变,这些事情她做得无比隐秘,这锦瑟烟又是怎么知道的。

    好半晌,她才吐出一句话:“长姐在说什么,我完全不明白?”

    “长姐难是在嫉妒我最近抢了你的风头,我们同为一家姐妹,长姐......”

    锦瑟烟打断了她的话:“不明白没关系,你只知道,你做的事触怒我了,而我要收了你就行!”

    对方的意思,锦华月听白了,然后她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你是何人,但你以为,你有这本事吗?”

    锦瑟烟没说话,只是伸出一手,摸在了对方头上,在那一瞬间,锦华月突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一切正在消失一样,她的目光变得惊恐,什么情况,锦瑟烟对她做了什么?

    感受着自己的情况,她难以置信的向锦瑟烟看去,这个长姐,到底是什么人?

    而锦瑟烟此刻只是微笑着:“你消失后,一切都会恢复原状,这世界由我而造,你想破坏,但只能消失,同一个地方来的,四妹妹可是比你聪明多了!”

    前面的话,锦华月听着震惊而又蒙胧,并没有怎么明白,但后面一句她听明白了,难道那府中那不起来的四小姐,也和她一样,是穿越而来的?

    可完全不像......

    来不及仔细思考,她已经感觉得自己的身体以及灵魂都在一点点消息,意思到这一点,她放弃了挣扎,在她彻底消失之前,只听到一句话:“做了这些也就算了,但傅倾,我看上的人,你也敢打主意,还真是张狂啊!”

    是啊,她还打了傅倾的主意,那个男人,见到的第一眼她就喜欢上了,而这样优秀,配她这样的天选之女正好。

    只是她没想到,她所做的这一切,锦瑟烟都知道了,而意识消失之前,她仍不知道,锦瑟烟到底是何人。

    看着对方消失,锦瑟烟走了出去,锦华怜问道:“长姐,三姐呢!”

    “这世间,再也没有这个人了!”

    锦华怜吃惊,但也什么都没问,低下了头去,这些年她早学会了一个道理,不该问的别问。

    ......

    “主子,郡主她又去那地方了!”帝师府,冯明低着头说着他打听到的消息,声音低小。

    现在他也搞不懂帝师和郡主是什么情况,如今锦瑟烟和帝师到是经常在一起,感情也非常不错,可就是不见他们成婚,而且,锦郡主身边的桃花新闻也一直没有断过。

    问题是,帝师似乎也不在乎,也不生气,继续和锦郡主在一起。

    而最近,又传闻这锦郡主看上了戏子,对方长得倾国倾,每次唱戏,锦郡主都会去捧场。

    如今都在传中,锦郡主对帝师移情别恋,喜欢上了那个戏子。

    而帝师,一开始好像也没放在心上,直到这一次,这锦郡主已经几日没来了。

    听到这话,傅倾一怔,他挥手让冯明退下,他说道:“这丫头,还真是我不妥协的话,她不会退步半点啊!”

    他站起身,吩咐人准备点什么东西之后,就往外走去了。,

    而这几日,京城都在传锦瑟烟与那戏子的是,甚至有人猜测,这样的情况下,帝师一定会大怒,怕是会把这位锦郡主给刀了吧。

    对这样的传闻,几位主角都并没有出来说什么,但还是越演越烈。

    而就在这样的情况,每个早上,傅倾却是出现了锦瑟烟家大门外面,此刻院上还没有多少人,而冯明等则在远处守着,阻止着行人向这边靠近。

    锦瑟烟打开门,正要出去,却是瞳孔一缩,看着这异常装扮的傅倾先是一愣,眼前一亮,然后又以神色一沉。

    大武帝国民风开心,一些富裕之家并不是没有男宠的,因此,也有着男宠服,只是,她没想过,这样的衣服会穿着傅倾身上。

    虽然自己一直说着让对方跟着他,当她的男宠,可自己也没想让他穿这样的衣服来羞辱他,更何况,现在她......

    一边这样想着,锦瑟烟已经解下自己的披风,然后这件披风披在了傅倾的身上,将傅倾整个人都拉了过去,同时瞪了眼她旁边的风涯等人,眼神警告。

    她的人,谁都不许她,哪怕是风涯等人也不行。

    而风涯等人,在看见这位帝师穿着那身衣服时,也是震惊了好一会,很快就转过了头去不看,他们早看出来,主子对这位帝师是不一样的。

    而今日,对方这种情况来,什么情况,他心里也有了猜测,一时之间还是有些佩服对方的。

    然后又叹息了一声,就连这样的人,最后也在主子身上认了输啊。

    “傅大美人,你这一身出现在这是想做什么,难不成是想诱惑我,这样的话,你直接出现在我房间门口不更好!”

    穿这么少布料的衣服,不简直就是诱惑她的吗,而且这个人换成是他,而她的诱惑简直就是超级加倍,若不是此刻地盘不对,她想她不会生气,反倒是会很高兴,但是在这外面,锦瑟烟就高兴不起来了。

    傅倾看着她,说道:“听闻烟儿喜爱美色,不知我这等姿容能否入你眼!”

    锦瑟烟目光一闪,而傅倾的声音还在继续:“你之前说让我做你男宠,还算不算数!”

    锦瑟烟的表情变了,她看着傅倾,目光打量着对方,而此刻,路上的行人见到这边这幕,已经慢慢的被人给吸引,锦瑟烟挡在他面前,将他人的目光挡下,而傅倾则是轻笑了一声。

    他之前的声音可不小,所以许多人都听见了,不少人都是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怀疑他们不是听错了,又或着他们是看错了,那人并不是帝师。

    “算数,当然算数!”锦瑟烟声音有些低沉,而傅倾则笑了:“那我当你男宠,你跟那戏子断了如何,你曾经说过了,只要我愿意跟你,你会疼我宠我,现在我就在这一要求!”

    至于她身边的其他人,他没有提,以前提过,但没有用,而他已经接受。

    “哈哈哈,当然可以,他怎么能与傅大美人比!”锦瑟烟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在众人面前,将傅倾一把抱起,大步朝里走去,傅倾面色变了一变,但最终没有说什么!

    “傅倾,你终于是我的人!”锦瑟烟低语,低头看着人,然后吩咐了府里的人都不许打扰,直接大门一关,把人放下,将刚刚她的披风脱下,目光肆无忌惮打量着,眼神中透着满意。

    而傅倾也任由对方打量着,目光清明。

    而锦瑟烟此刻还保待着理智,她问道:“你确定了,当我的男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的目光戏谑,而傅倾则表情平静:“当然,本帝师还是知道这个身份代表着什么!”

    男宠,一个玩物而已,一但自己答应了,他就和她身边的其他那些人一样,是他们的其中一员。

    锦瑟烟眉一挑:“不后悔,你不继续坚持坚持?”

    “不后悔!”傅倾说道,然后问道:“除了这个之外,你还会因为其他给我名份?”

    锦瑟烟轻笑了一声,而傅倾却是知道了她的答案,于是说道:“我愿意!”

    “好!”

    锦瑟烟笑着坐下,再次打量着对方,只是现在的目光和之前又不同,这目光让傅倾有些不喜,但他强忍下来。

    锦瑟烟看着对方:“现在,我不想看见你穿着这身衣服!”

    傅倾犹豫了一会,而锦瑟烟已经捏住了他的下巴:“傅大美人,现在你可不是以前了哦,成了我的男宠,就要乖乖听我的话,我让你做什么,就得马上做,不然惹我生气,我可不会心疼了!”

    傅倾目光一闪,一边动作,一边说道:“呵,得到手了,这么快态度就转变了么?”

    “放心,本帝师可还想你疼我,所以,我会乖乖听你话,取悦你!”最后的话落,他的手已经搭在了她的腰上。

    两人在房间里两天两夜,直到第三天,两人才出了房间门。

    而外面,傅倾做了锦瑟烟男宠一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可就算这样,帝师还是帝师,没有任何敢于嘲笑他。

    “伺候我穿衣!”睁开眼睛,锦瑟烟看着身边同样醒了的男人说道,傅倾照顾,待锦瑟烟穿好后,他正要自己穿,一双手却搭在了他身上:“我来!”

    低头看着帮自己穿衣的人,傅倾眉挑了挑眉,两人这样,倒是有些像夫妻。

    穿好后,傅倾说道:“现在我也是你的男宠了,我是不是该去见见你的其他人,他们比我先跟着你,以后,我在他们面前是不是要守规矩!

    说这话时,他语气平静,可锦瑟烟心中却是有些怪异,依着傅倾的性子就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啊。

    她到是很想逗逗他,告诉他是,想看他略带着憋屈的样子,但想了想,还是说了句:“不用!”

    他和风涯他们根本就不一样,真正的自己身边人,目前只有傅倾一个,所以他自是不用如他所说那般。

    只是,锦瑟烟本就不是什么好了,哪怕是这样,这一点,到现在她也未对傅倾明说。

    傅倾挑了挑眉,不用?

    他低笑,也没多说什么。

    之后,出去吃饭,雪儿已经准备了饭菜,锦瑟烟正准备拉傅倾一起吃,但傅倾却是自动的站在了她后面:“我伺候你!”

    “这些自有人来做,你与我一起吃饭就行!”

    听到这话,傅倾看了眼正要靠近的雪儿,一个冷眼过去,雪儿有些瑟缩的退后几步,对这位帝师莫名的有些害怕。

    而傅倾则说道:“现在既然是你的男宠,那自然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不符合规矩的事,以后自然是不能再做了?”

    听着这话,锦瑟烟心中莫名不有些不适,但她看着傅倾,只是说道:“我家傅大美人有这样觉悟,很不错!”

    然后,就任由傅倾去了,傅倾眼神幽深,然后又变回了平静。

    之后,不管外面传得什么样,傅倾除了处理朝完,其他日子就一直在锦瑟烟这,做锦瑟烟的男奴,将自己的态度放得极低。

    平日的时候,面无表情,但偶尔会因为锦瑟烟与风涯他们亲近一点而发狂,做事也是发狠,让锦瑟烟吃了几次苦。

    而这段时间,锦瑟烟一直与对方在一起,用傅倾的话说,就是他要一直在她身边,让她没有机会去找其他人。

    虽然,锦瑟烟也没打算找其他人,因为,本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但她就喜欢看他偶尔发狂的样子的,所以,她从未说过。

    这样偶尔逗弄一下这个人日子,她觉得倒也不错。

    但时间久了,傅倾倒是越来越沉默,在男宠方面他是做得越来越好,但锦瑟烟似乎也高兴不起来了。

    然后,某天夜里,在傅倾再次发狂的时候,锦瑟烟说道:“行了行了,别别,只有你一个,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其余人,他们都只是我的下属,不是我的男宠,真正我的人,只有你一个!”

    逗够了,也该哄哄了,毕竟,对于傅倾,她还是很喜欢的。

    傅倾低笑,却并不意外:“我知道,你只让我一个人亲近?”

    看他这样,锦瑟烟又以忍不住想要打趣:“那是因为现在你在我身边,以前......”

    傅倾却并生气,而是笑道:“我问过了,你身边的人!”

    好家伙,感情这几个月傅倾还把他身边的人给了解透了,她瞪他道:“你知道你还这些天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她还以为是他忍受不了,所以今日为了安慰对方,自己才和对方明说的。

    傅倾看着她:“谁让你心这么狠,所以,我想看看,你要什么时候才对我说实情,顺便让你对我心疼,对我更好一点!”

    说着,他已经俯下身子,锦瑟烟的嘴还在硬着:“傅倾,虽然我现在只要你一人,可我这人很容易喜新厌旧的,所以,你以后可要取悦好我了,不然......”

    不等她说完,傅倾就已经打断了她:“放心,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还有,我喜欢好看的脸!”

    “嗯,我知道,我的脸就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以后看我就好!”

    ......

    君华来找过两人几次,对于傅倾这家伙做到这地步,他也很震惊,而对于锦瑟烟的所做所为,他也很生气,只是后面看到两人都很高兴的时候,他准备了许多的事也没说,算了算了,只要这两人高兴,他们爱怎么来就怎么来吧。

    而最近,白焰山的人出世了,而在他们出世前,早已让人到处宣传,白焰山有多伟大,是一个博爱世人的圣地,如今,哪个帝国的人都知道了这个地方的存在,并将其捧得极高。

    这段日子,除大武帝国外,其他许多地方都极乱,大量人口失踪,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而大武帝国就比较安稳了,因为,他们有他们的帝师在。

    而不知什么时候传出来的风声,说各国大量童男童女失踪,与南烟阁有关。

    于是,许多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锦瑟烟这位南烟阁背后的主子身上。

    慢慢地慢慢地就传着,说现在的锦瑟烟并不是之前的郡主锦瑟烟,而是被妖女附身上,她是个老妖怪,那些失踪的人就是她拿去吃了。

    本来这点没什么人信,可传得人多了,大家也慢慢信,说来这位锦郡主也是奇怪,能让帝师都心甘情愿的做她男宠,说不定真是有什么妖法在身上。

    于是,越来越多的叫嚣着要处死锦瑟烟,但很快就被傅倾给压了下去。

    这样平静了一段时间,然后白焰山那位圣主竟然也现世,听闻,对方也是活了多年的人,却永远保持着一副年轻的模样,这消息传出来时,许多人都是好奇不已,他们大多数都只是普通人,不知道世界上不是真的有这样的人。

    ......

    “各位远道而来,可是有何指教?”锦瑟烟看着闯入他宅中的人,挑了挑眉,今日傅倾去上朝了,锦瑟烟打算学做美食,给傅倾露上一手,结果,这些人就来了。

    被人打断了雅兴,锦瑟烟有些不悦。

    此时,空中飘来一座轿子,白焰山的人恭敬的摆成一排:“见过圣主!”

    他们当中许多人也是第一次见这位圣主,心中很是期待,所有人都清楚,之所以有白焰山,就是因为有这位圣主。

    当那位圣主下来,看清他们的样子时,许多人吃了一惊,为何这样圣主与这位妖女锦郡主有几分相似。

    而看见对方的寒霜,也是吃了一惊。

    白焰山圣主看着锦瑟烟,目光中带着一丝怀念:“好久不见了啊!”

    锦瑟烟还未说话,又进来了许多了,全是一些之前锦瑟烟见过面的,大武帝国有权有势的人。

    这位圣主说道:“各位,面前的这位可不是什么锦郡主,而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老妖怪,今日本圣主出世,就是为除掉对方!”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锦瑟烟身边,充满着怪异,对于外界的这些传闻,他们已经信了,只是因为有帝师压着,他们才没有把对方怎么样而已。

    而君华在人群中想说些什么,但马上就被自己的父亲给阻止了,像这样的人还有好几个,其中还包公景月,但最终也没有人说什么,如果真如外界现在传闻得这般,那锦瑟烟的确危险。

    看着对方,锦瑟烟说道:“这么久了,你还是没有认清自己,真是让我有些失望啊!”

    “呵,是吗?”白焰山的圣主笑了笑。

    锦瑟烟正要说话,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插入一把刀子,锦瑟烟回头,便看见寒霜退后了两步,见锦瑟烟看过来,她则吼道:“那日东语离开那天,你们在房间里说的话,我听到了,你不是我家郡主,我要替我家郡主报仇?”

    哦

    锦瑟烟只是挑了挑眉,有些无奈,她家郡主又不是她杀的,相反自己还替对方报了仇,这人要报仇,杀她干嘛,真是莫名其妙的脑回路。

    见她如此平静,看见这一幕的人却是无法平静了,而寒霜更是不明白,这个占据了她家郡主身体的人,此刻怎么还能这样平静。

    而且,为什么这样了,对方现在却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傅倾过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一幕,他一紧,一瞬间就来到了锦瑟烟的面前,直接将寒霜给杀了。

    寒霜闭眼之前还是一副震惊不解的模样,只是,没有人理会她,锦瑟烟看向红了眼眶的傅倾,说道:“你可别哭,有点丑,丑了我就不喜欢了!”

    “可是,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傅倾却说道,只是那到了眼角的泪他又隐了下来,他的目光中透着平静:“放心,我马上就来陪你!”

    此刻的锦瑟烟脑口刺窗,定是活不了了,这是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包括傅倾。

    下一刻,傅倾看向白焰山的圣主:“至于你,先下去给我探路吧!”

    “就凭你!”白焰山圣主嗤笑一声,不以为意,这世间她唯一的对手,就是那人,如今那人就要死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能威胁到他了。

    哈哈,真是太好了,谁让那人老喜欢介别人的身体体验人间,这下好了吧,宿体死了,她本人也活不下去了......

    傅倾没有说话,朝着对方攻去,而白焰山圣主也由一开始的不屑,变成了震惊:“怎么可能,你的力量!”

    这不属于凡人的力量,怎么可能出现在一个凡人身上,而且,这样强!

    两人火力十足,周围的人躲得远远的,不敢靠近半分,而他们的下巴早已睁大,今日他们所看到的,早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像。

    “哈哈,你的确很强,但是,你不了解了,我这个身体,不死啊,没有谁可以对付我!”

    被傅倾打得吐血飞出,白焰山的圣主震惊过去就是大笑了起来,随后在眼人人眼睛,她的身上冒起黑烟,身体的伤势尽数恢复,更是看得人目瞪口呆。

    而傅倾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

    “是吗,你还是这样的愚蠢而不自知啊!”这时,一道戏谑的声音响起,锦瑟烟走了过来,又或着说,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锦瑟烟,模样完全变了,而在她周身同样有着一股黑气。

    现在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并且与白焰山的圣主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君华等人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傅倾则是面露惊喜,锦瑟烟转头看着他:“放心,我不会死的,我说过,我可是要疼你了,还没疼够呢!”

    傅倾笑了起来,只是他看着这张与白焰山对主几乎一样的脸,心中也是有些怪异。

    而白焰山圣主则难掩震惊:“这,这怎么可能,宿体死,你本人也会死,你怎么还能......”

    “那是你以为,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锦瑟烟轻笑着,伸出一手轻轻按压,那白焰山圣主就动弹不得了,她震惊:“你的力量,怎么可能比我强这么多!”

    “都说了,你对我一无所知,怎么就是说不听呢?”

    锦瑟烟笑道,不再废话,手一抽,在众人面前,突然出现一幕幕画面,那全都是白焰山所做的恶,原来,之前那些人口失踪,都与白焰山有关,他们才是真正的凶手。

    而那些失踪的人,则被拿去献祭了,被用为维持这位圣主的力量。

    锦瑟烟可不管其他人什么反应,她摇头:“需要这样,才能维持这么点力量,还真是没用,让人失望啊!”

    听到这话,这位圣主却是有些疯狂,她叫着:“你算什么,你凭什么取笑我,凭什么!”

    而白焰山的人看着他们的圣主在此人面前毫无还手能力,此刻早已经待了,浑身像是失去了力量一样。

    “不过是我当初遗漏的一点恶念,你借此而生,却妄想杀了我取代我,不觉得可笑吗?”锦瑟烟不屑一笑:“当年不过是本尊日子无聊,突然出现个你这么个玩意,本尊觉得有趣,便留下了你,这些人你倒是做恶多端,越来越不行了,现在玩够了,你也该消失了!”

    这位白焰山圣主可以说是另一部份的她,只可惜,弄不清自己的身份,还弄出个所谓白焰山来对付自己,真是可笑。

    听到这话,就连傅倾也是惊讶的看着锦瑟烟。

    而白焰山的人更是难以置信,什么意思,难道,她们圣主就是这位?

    而白焰山的圣主听到这话之后却是笑了笑:“哈哈,什么取代,我由你的恶念而生,那我不就是你,我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那也就是你做的啊!”

    说完,她盯着锦瑟烟,想要看看对方是什么反应,但对方却始终平静,她终于再也忍不住:“来了,你不是想我让消失吗,可我消息,也就是你消失了,你敢吗?”

    傅倾听闻这话,紧张的看向锦瑟烟,锦瑟烟安抚了看了眼他,对白焰山圣主不屑道:“你还是这么蠢,竟然认为凭你这一丝恶念就能影响到我!”

    “太蠢了,不想陪你玩了,结束吧!”

    随着锦瑟烟话落下,那白焰山圣主彻底化为了黑烟消失不见,而在她消失之前,还在大叫着,那声音让人呼得有些渗人。

    锦瑟烟看向周围那已经震惊得麻木的人,手一挥,那些人的目光变了变,随后有些迷茫起来。

    锦瑟烟说道:“没办法,现在这个身份我很喜欢,还得借用一阵,所以,这段日子的记忆,这些人只能忘记了!”

    然后她吩咐风涯他们处理下现场。

    她则与傅倾往回走去,走到半路,锦瑟烟说道:“准备一下,你们家主子,要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傅倾立马看向她,神色不悦:“婚礼,你想娶谁?”

    “嗯,当然是一位绝世大美人!”锦瑟烟说道,在这个男人发狂之前,赶忙说道:“其实,我刚刚骗你了,你为我红了眼眶的样子,其实很好看,在我心里就是绝世美男!”

    “你要娶我?”傅倾有些愣怔的说道,毕竟,对此事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嗯,你愿意吗,陪我一直走下去,不死不灭!”锦瑟烟说道,她突然觉得,身边有这么个人,也挺有趣。

    “好!”傅倾点了点头,本有许多想要故意逗一逗她的话,但到了嘴边只有这一个字了。

    而风涯等人也照着去办,这段日子,他们早已经看清,这位帝师在主子心里的地位。

    毕竟,现在的他们已经被赶出主子的贴身位置,所有贴身伺候的事情早已由这位帝师负责,而主子也并没有阻止,这一点就已经说明了他在主子心里地位。

    而就祝,主子幸福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