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痞仙记 > 52、伏虎擒龙手

52、伏虎擒龙手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痞仙记 !

    世间江湖武学,本是相辅相成,没有一家独大之说。  ?但宗派、门派之间相互防备,相互芥蒂,个个敝帚自珍。以至于诸多武学精要都相继失传了,相传在很多年前,须弥山的一位掌门江湖中人脉极广,好友遍布五湖四海,集众家之所长,也借鉴了一些其他的武学精要,但此后历代掌门,再没有能胜过他的,至此便再没有越前人。

    百花夫人问方尊:“石壁上有一处是记载擒拿散手的,你可以先练练。”

    方尊问:“你是说那《擒龙伏虎手》?”

    《擒龙伏虎手》本是十二路散手格斗,对于单打独斗,一对一的较量十分受用,简单易学,只要有真气基础,即可以弱胜强。此招式胜就胜在变化精妙,四两拨千斤,出其不意。

    这路散手本是须弥山之前一位女掌门所创,只因她是女子,修习真力一道不同于男子,真气总是略逊一筹,是以她观看龙虎搏斗,终于参悟出了这套散手。

    百花也是女人,初学时便以这套散手入门,上手极快,很短的时间就已经练的炉火纯青。她看方尊虽然真气有些基础,但是招式格斗还是差一些,便提醒他注意《擒龙伏虎手》。

    方尊暗暗回忆了一遍《擒龙伏虎手》,然后试着打了一套。百花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时不时加以指点。

    方尊学的极快,半天的功夫,这套散手已经能演练纯熟,只是招式的变化还不是很自如。百花指点了一番便自离去,留下方尊一个人演练。

    就这样,白天方尊修习招式,晚上练习真气,每日勤修苦练,不曾耽误。大概过了两个月,方尊才将这套散手修习的纯熟,每招每式都很到位,招式的变化也是行云流水。

    百花夫人看在眼里,更加觉得方尊是个可塑之才,便将擒龙伏虎的几处关键所在对方尊加以指点。

    “那石壁之上,记载的都是须弥山的武学精要,除了这套散手可以成之外,其他的都要经过长期磨砺,你先炼气吧,那是一切的根基。”百花夫人提醒方尊。

    此后方尊每日修习,真气进境的越快了,不过那体内金蟒血和金蟒胆的麻烦可更大了。方尊终于现,这个麻烦是随着自己的真气增长的。自己的真气修为越深,作起来就越加痛苦。

    只是这些时日以来,方尊越想念莫思婵和申宝儿了,他不知道这些日子师娘可好,小师姐是否还和之前那样顽皮。还有古大名,是否已经抓住了穿山甲。

    百花夫人有时候也会和方尊对拆几招,只是二人修为悬殊太大,方尊总是支不过十招。方尊有时候会略显气馁,但百花夫人对他却很满意,百花总是鼓励他说,才学了几个月就能和自己对拆十招,已经很不错了。

    这一日方尊去萧瑟泉边挑水,心里越想念古大名他们,看着泉水流淌而出,成了湍急而下的湖水,湖水中自己的倒影越消瘦。只是这些日子以来,修为提高了不少,方尊的精气神也足了。

    一不留神,木桶冲进了湖水里面,方尊大为着急,要是木桶被冲走,一时半会儿还找不到挑水的桶了。方尊不假思索,跳入湖中去捞水桶,可水流湍急,木桶越漂越远。

    方尊奋力向前,努力游向水桶。可是湍急的湖水把水桶冲击的越来越远,方尊急了,死命向前游去。

    可是水流冲击着自己,怎么也够不到水桶。渐渐的方尊的力气越来越小,再想游回岸边,却已经没有力气了。

    终于方尊只能让自己漂浮在湖面上,在没有力气向前游了。就这样随波逐流,方尊只能顺着湖水流动的方向,向前漂浮。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方尊慢慢漂浮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

    这个地方方尊没有来过,但不远处看去,确是湖水激流而下,像是有很大的水位落差。

    方尊这才想起,百花夫人曾经说过,这萧瑟泉的湖水流经迷洞,是须弥山饮水的源头。而迷洞在后山之中,后山地势很高,也就是说,顺着河流而下,方尊会被水流冲击到须弥山,离开迷洞!

    方尊在慌乱中极力整理着思绪,如果他想的没错,也就是说,他完全可以这样离开迷洞。

    终于在一个漩涡处,方尊抓住了木桶。借着木桶的浮力,方尊就这么一直往下漂。俗话说,水往低处流,湖水流动的落差很大,方尊有好几次随着湖水被冲到了下游,身体碰到石头,撞的生疼。

    方尊看着周围的景象,已经完全陌生了,不知道这究竟是那里,而且最要命的是,天也快黑了。冷风嗖嗖地吹着,方尊冷得直抖,到后半夜的时候,整个人都有些昏迷了。

    也不知道过了过久,方尊迷迷糊糊地醒来,现自己竟然在一片沼泽之中。

    原来方尊昏迷之后,但手里还是紧紧拽着木桶,一路漂流,被冲到了一处不之所在的岸边。抬头看去,日头已经老高了,原来方尊竟然在湖里飘荡了一夜。

    在湖水里漂了一夜,方尊全身酸软,还有多处擦伤,最要命的是现在迷路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方尊都不得而知。

    左右看了看山势,不远处就是湖水,只是这里已经水流很小了,不然他也不会被漂到这里来。

    右边山路崎岖,但是隐约可以看到一条小路。方尊揉了透眼睛,硬着头皮往前走。

    在一处大青石上,方尊看四下无人,脱了衣服,在日头下烘晒。好在烈日当空,没多久便把衣服晒干了。穿好衣服,摘了几个山果充饥,沿着山路继续往前走。

    须弥山百里,方尊现在当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么不知不觉地摸索,一直到了深夜,这才看到了一处灯火。

    方尊心头大喜,觉得那处灯火便是希望一般,不顾一切走了过去。

    到了那灯火近处,方尊本想进去借宿一宿,看这山势起伏,应该还没有出须弥山的境地,都是同门,借宿一宿应该没有问题。虽然方尊入门不久,而且一直没怎么出去过,但同在须弥山上,都是门人,现在自己落难,应该会伸出援手。

    眼看着灯光就在眼前,方尊又走了几步,到了窗外,正要呼唤,却听窗户里面一人说:“哎呀,最近咱们须弥山真是祸不单行啊!”

    方尊自在迷洞中迷路以来,与那百花夫人在百花谷中已经待了大概一年时间,这期间须弥山生了什么的确不得而知,但听此人说,看来须弥山的确生了很多不好的事。

    “听说方尊那小子是虚无山派来的奸细啊,这下可又好看的了,包长老无法交代了!”另一个人说。

    方尊心里一惊,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却牵连了自己,更加奇怪的是,为何会说自己是奸细呢?

    “包长老早就说了,没有让方尊拜师,只是个挂名弟子,只是让方尊挂名在了申子力门下,可这小子把申子力害的最惨!”先前说话的一人继续说。

    “可不是,要不是这小子害人,还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

    “哎呀,现在几个长老都在对包不死难,这下可有好看的了?”

    先前说话的那人,继续说:“包长老门下也是受害最深啊。申子力这几年全靠古大名采药,但这古大名和方尊进山采药之后,就莫名其妙地死了。曾子丹门下的江心月也莫名其妙失踪了。这可不是祸不单行吗?”

    另一人唉声叹气地说:“可惜了江心月那个大美人儿,学什么不好,非要跟着曾子丹学什么玄阴炼丹术,一直冷若冰霜,现在还无影无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可不是吗?听说穿山甲还被寒冰、封雪夫妇给抢走了,哎!”另一人说道。

    先前说话那人顿了顿,说:“哎,快睡吧。包长老话了,谁要是能擒获方尊,赏银一万两,助其真气提升至凝气境。你我要是有这个运气,就抓住方尊那小子,去领赏!”

    另一人吹灭了烛火说:“方尊那狗贼,当真恩将仇报。包长老好心收留了他,他却作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来!”

    二人熄灯睡了,可方尊却听得浑身冰凉,仿佛比那湖水之中浸泡还要让人心寒。

    方尊至今不明白,到底生了什么事,在众人口中,自己竟然成了大逆不道,杀害师兄的罪魁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