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成败之名 [赛车] > 第91章 超神时刻

第91章 超神时刻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成败之名 [赛车] !

    比赛秩序恢复。

    官方安全部门的办事效率很高,从雨停到现在一个小时,就已经把事故造成的混乱给完全解决。

    而现在,所有参赛车辆在裁判组的指挥下,全部开上了发车区。

    而刚才在场上发生事故的车辆,也都趁着暂停调整的时间空隙,在维修团队马不停蹄地修复之下,最后大部分也都顺利恢复了战备状态,重新返回赛场。

    “教练呢?”

    随着正赛时间逐渐接近,在倒计时只剩下五分钟的时候,喻星潭忽地想起之前还没说完的事情,转头却发现聂恒昌人已经不在现场。

    “好像有事儿回去了,我刚看他走挺急的。”另一位首发靠在他的车门前,朝周围看了看,问,“队长,你紧张?”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喻星潭不以为然,两手捏着头盔软底,把它扣到自己头上。

    这里是纽克赛道。

    他是全场唯一一个能用莫比乌斯切线过弯的赛车手。

    当年Devil就是凭借这个压制其他对手。

    那他也同样可以。

    而这是与维纳斯弯天然契合的技巧,就算对手是格林,也未必能比他快。

    他或许最后能翻盘冠军也说不定。

    “喻神加油!!”

    “我们永远支持你!!”

    忽然一道男声从半空传来,喻星潭下意识看过去。

    就在不远处的看台上,银翼车队的车迷们正站在护栏前面,兴奋挥舞着横幅,整齐划一地给他喊加油。

    自从他在赛道上一路逆袭,名声打响之后,就有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者。

    甚至还有很多人专门从国内飞来国外,跟着每一场比赛,就仅仅是为了看他。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于是他冲看台上的车迷们露出笑容,互动地挥了挥手。

    与此同时。

    周棘的赛车旁边围着一圈人。

    “千万注意安全啊。”邓有为都到这会了还在操心,一想起刚才排位那些撞车事故,他都还觉得有点后怕,“你们尽力就好,安全第一,有什么事情随时沟通。”

    “对。”也不知道赵永一费了多大劲才压下心中激动,只是像平常一样淡定说,“你们都正常发挥就好。”

    Devil要是能正常发挥,他们车队登领奖台就稳了!

    “清哥,就当日常训练就行。”还是段誉心更细,惦记着骆其清是第一回参加WTCR,生怕他压力大,“别的不想,争取最后跟上周神就行,只要你们能进前十,咱车队在国内的积分排行就能进到前三了!”

    “胆小鬼,这有什么不敢想的?”唐明海故作鄙夷地睨了他一眼,“清哥可强着呢,说不定最后他们两个都能上领奖台,称霸冠亚军,然后咱在纽克赛道喷香槟!”

    骆其清:“……”

    你这倒也确实是挺敢想的。

    倒计时三分钟。

    “到点了,那我们走了啊!你们加油!!”

    众人依依不舍的,一步三回头跟两人告别,还执着地用眼神向他们传递着最后的敬意。

    而周棘视线已经重新落回到骆其清身上,他偏着头,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略带委屈道:“宝宝,你还没跟我加油呢。”

    骆其清噗呲一笑:“矫情鬼。”

    不过调侃完还是让他把右手伸出来,然后握成拳。

    下一秒。

    他们拳头对碰。

    这是迟到了七年,历经坎坷,终于迎候到的并肩作战。

    也就是到了此时此刻,骆其清才倏地意识到,或许在他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人和最重要的东西。

    都已经回到了他的身边。

    那接下来…

    而看台上车迷的热情高涨,天空中穿梭机蓄势待发,在这个容纳着十五万人的纽克赛道上,即将开始一场以全世界为范围的竞技较量。

    飞鸟掠过,他抬起头,去仰望远处那在领奖台侧边迎风飘扬的红色旗帜。

    “周棘,一起上领奖台吧。”

    -

    编队圈开始。

    队伍整齐排列向前方行驶,十三支车队,全部都是来自各个国度的顶尖赛车手,阵仗之壮观,致使所经之处都会响起振奋人心的呼声。

    车迷们都希冀着,能观看到一场无与伦比的赛车比赛。

    这是能证明车手实力的、最好的赛场。

    雨过天晴,柏油赛道在阳光照射下干得迅速,所以在编队圈结束之后,他们就全部回到了发车位,准备静态发车。

    “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车迷朋友们,下午好,现在即将要进行的,是2025WTCR伦敦总决赛的第一回合正赛。”

    “刚才由于恶劣天气和突发事故影响,赛会对比赛进行了暂停调整,但现在已经全面恢复正常。”

    “好,现在五盏红灯接连亮起。”

    并不是所有的车手都能看见出发信号灯。

    因为列队等候出发的车手们都排在一个弯道上,所有排位靠后的车会有视线遮挡,因此他们必须全神贯注去看前方车手的动静,见机行事。

    而骆其清处在发车位的末尾,发车劣势最大。

    但这也有解决办法。

    他深吸一口气,目光紧盯着前方参照车,隔着手套动了动十根手指。

    要到了。

    等候的时间最为磨人,几秒仿佛就像过了半个世纪,但也就是在刹那间,在看见参照赛车稍一挪出肉眼能捕捉到的最小间距时。

    就是现在!

    骆其清毫不犹豫踩下油门。

    “红灯熄灭!”

    “比赛正式开始!”

    他几乎是弹射起步,在眨眼时间就已经从末尾逆袭上升三位名次。

    前面赛况激烈,格林没了动态发车的优势,喻星潭自然不会让他那么轻易就拉开差距,起步就迅速变道阻挠。

    而三四五名也同样在往上挤,想搏一搏那个近在咫尺的内线位置。

    但混战中也有人找到了最优路线超车。

    “周棘的车已经从十二位上升到了第七位!”

    “七十七号车组,骆其清起步漂亮!但这也蹿太快了吧,他延续了上场排位的起步优势,已经到第十一位了!”

    另一位讲解轻松接话:“承阳的车手都这么擅长起步吗?说不定是有独家秘籍啊。”

    而就在他们说话的时间,头车已经到达了弯道。

    距离入弯口前大约十五米时直道开始收窄,而喻星潭正好利用后车想挤占内线的心理,故意露出破绽,让他们上前挡压格林的正常行驶路线,然后大胆提速,成功占据第一。

    至此,他开始死守内线,严谨贴着赛车线,让优势一直保持了二圈。

    可也就在两圈过后,格林就凭借着一次令人难以预料的走位,在展现自己对赛道惊人的熟悉程度同时,再次夺回了第一宝座!

    “北极星必胜!!!”

    不知道是哪个看台上的车迷蓦然间声嘶力竭地吼上了这么一句,结果方圆百里的北极星车迷顿时就全都被渲染了情绪,纷纷也躁动着齐声为格林助威。

    这是英国伦敦,是属于他们北极星的制霸区!!!

    而就前排争斗激烈的时候,骆其清也已经不知不觉上到了第八,周棘则是保持在第五,正在寻找着机会超越前方的KG车手。

    外面有北极星车迷躁动,里面也有承阳车队欢呼。

    因为场上的两位车手已经达成了他们最开始设定的目标。

    “这么快就进前十了!他们两个也太给力了吧!!!”唐明海激动地抓着段誉肩膀晃,差点把后者晃出脑震荡。

    本来还以为在纽克赛道上想超过那些老油条会很难,哪知道竟然还是做到了!

    “这俩绝逼都是天赋型的!!!”

    比赛时间还没过半,就已经完成了目标,而人的欲望永无止境,所以很快又有人问:“哎,你们觉得,他们最后能不能进前五啊?”

    然而大伙还没来得及探讨这个愿望的可能性,赛道上就已经出现了它的常规情况。

    “里尔的车在维纳斯弯推头上墙了!”

    七号死亡弯道名副其实,它的凶险程度让人难以想象。

    总而言之,在维纳斯弯上的事故只会迟到,却从来不会缺席。

    也不仅是现在,包括前面排位的其中两起事故,也全都是发生在此。

    全场观众对这种情况都已经习以为常。

    据统计,每年发生在纽克赛道上的事故当中,有百分之八十六都是在这里出的事。

    世界第一难弯可不是白喊的。

    但即便是已经习惯,现在发生事故,也还是会让其他车手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解说员的反应要比观众们要再快一些:“可以看到裁判站是给出了黄旗!看来车手们要减速一段时间了。”

    此时的骆其清依旧处在第八位,应裁判要求,他立刻放慢了行驶速度。

    通常来说,如果赛车手还没达到自己满意的名次,就因为黄旗而让速度受限,这种时候都会有些烦躁。

    因为比赛时间并不会因此延长,每受限一秒,就等于是浪费了一秒可能超车的机会。

    但骆其清是个例外。

    会在半场前出现驾驶事故,裁判会出旗限速,就包括他现在会到达这个位置。

    这些都是他早在上场前就料想到了的。

    也正是他想要的。

    他就是要借这个全员减速的时间,来拖延时间到达自己想要的那个时机。

    三分钟后,裁判站出示绿旗。

    卡得刚刚好。

    骆其清听着四面传来轮胎入耳的声音,再略微垂眸扫了眼路面,忽地漾起笑意。

    时机到了。

    他从起步开始就在等着车胎达到最适合行驶的状态。

    不对。

    应该说是,最符合他驾驶习惯的状态。

    骆其清的灼灼目光越过前面几个位次的赛车,直直锁定到坡下那两个几乎已经小成黑点的车影上。

    好戏要开场了。

    须臾之间,油门被他猛然压到极限。

    声浪轰地一声炸开。

    而处在第七名,还在兢兢业业打防守的前车根本都没有时间反应,似乎只是吸了一口气的工夫,就看见一道残影从他旁边掠了过去!!!

    “骆其清果断在三号弯前完成了对加利的超越!”

    六秒后。

    一边解说员话音刚落,另一边又立马接到:“骆其清做出交叉线超过了尤维斯!他现在已经和队友是处在了前后位…他超过了周棘!!!”

    所有人都以为,骆其清拼命往前冲是队内的战术,目的就是靠近周棘和他打配合。

    然后就在下一刻。

    两辆涂装相同的黑色赛车位置发生交换。

    骆其清超过了周棘?!

    “他们难道把主力换成了这个新车手?!”

    在场的人里谁不知道周棘才是承阳首发,他是有积分基础的啊!

    名次越高,拿的积分越多,决赛上更是直接翻倍。

    因为承阳是压线进的决赛,他们车队的总积分自然就是所有车队里的垫底。

    想拿车队积分榜前三的希望已经渺茫,那这种时候要是还想得奖,肯定是寄希望于周棘,看看他能不能去拼一拼车手个人积分。

    可是现在骆其清却超过了他!

    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顺着这个思路想。

    除非就是,车队认为这个车手能为车队得到更多积分,甚至是…从垫底逆袭到前三!!!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演播厅里,解说员以为是自己在介绍时看漏了信息,急忙又把车手信息给翻出来:“我又看了一眼资料…骆其清的确是第一回参加国际赛事。”

    重点还不是他参加过几次赛,如果车手天赋高,一入队就被车队选来参加世界赛也无可厚非。

    重点是这个家伙只是个替补啊!

    不过,观众和解说员的理解显然还是稍有偏差。

    因为现在的承阳车队,除了赵永一还淡定之外,同样是一人更比一人沉默。

    他们虽然还没有想过周棘能不能拿个人积分前三,可是也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

    骆其清居然超过了周棘?

    不是,骆其清居然能超过周棘?!

    而且周棘到现在也还没有向电台传回交流。

    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

    这是个什么情况???

    到最后,只有唐明海表情懵懂地说了一句:“清,清哥原来比周神还牛逼吗……”

    再回到赛场。

    如果有人此刻能窥见周棘掩在头盔下的表情。

    就会发现,他嘴角是弯着的。

    因为他看着前面逐渐远去的车影。

    就仿佛是看见了七年之前,那个在赛道上肆意张扬的骆其清。

    他的爱人,又回到属于他的赛场。

    “骆其清还在加速!!!”

    骆其清超车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两位解说员甚至已经无暇估计前面的第一第二,光是轮流讲解分析都有些应接不暇。

    “四号红城弯,他没有借路肩!”

    在比赛的时候,路肩作用通常是帮助车手减速,防止他们在弯道处因为过高的速度导致车辆失去控制。

    而红城弯就是其中一个默认要借路肩过弯的弯道。

    可是骆其清并没有去压路肩。

    再加上刚才那些操作,现在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或许没有人意识到,无论是哪个车队的,此时都已经不由自主地把目光都集中在了这辆赛车上。

    悬念一直持续到了入弯口尽头,只见陡然间黑色赛车的车头顿停,车尾朝着右后利落一甩,车头被惯性带着转角——

    “他不用路肩是要漂移过弯!!!”

    其中一个解说员终于明白他的意图,瞬间就脱口指出,全然没发现自己声音已经惊讶到发抖。

    骆其清居然敢在纽克赛道上漂移过弯!

    大部分车手在这里为了不出意外,都是小心翼翼的行驶,暂且不提漂移过弯是个技术活,这个家伙居然不怕出事!!!

    “骆其清已经第四了!”

    但让他们震惊的,显然还远不止于此。

    内行的人知道,漂移过弯还将就适配性,并不是所有弯道用它就能快,它只针对于各别弯道有奇效。

    但凑巧的是,纽克赛道就涵盖了很多这种“各别弯道”。

    而只要是适配性的弯道。

    骆其清一个没落下。

    其中每个弯道程度不同,速度不同。

    但他每次都可以极为精准地转到自己最想要的角度出弯。

    这下好了,不光是观众、解说员,现在就连正在场上比赛的赛车手们也都跟着懵了。

    他们哪里见过有几个人能在赛场上把漂移玩成这样?

    “上帝,我有点缓不过来了……”

    解说员抚着胸口,但眼睛又舍不得从屏幕上挪开。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骆其清就已经超过第三了!

    卧槽!

    这家伙真是本着冠军去的!!!

    转瞬间,这辆犹如黑色幽灵一般的赛车已经直逼喻星潭!

    而开在前方不谙世事的喻星潭,此时还在计算着合适的超车点想去搏一搏反超格林。

    “注意后方!”

    直到接收到电台里来自教练团队的提醒,他才猛然注意到——

    后面的赛车追上来了!

    还不是原本跟在他后面的那辆!

    而且那人和他的距离还在光速地缩小,他几乎是下意识跟着心脏一紧,赶紧压下油门,先把超车的事情抛到脑后,担心连现在的位置都没保不住。

    眼看着就要到五号发夹弯,喻星潭集中注意力看着前方的弯心。

    会在直道加速说明不了什么。

    真正考验实力的是弯道。

    而大部分车手都没有办法在拼刹车的环节赢他。

    所以他有信心在这把优势拉回来。

    两个人都是以原速开过一般车手认为的最佳刹车点。

    可就在喻星潭到了他自认为的刹车极限时,已经开始作出刹车指令时。

    这人竟还没有踩刹车!

    此刻的骆其清眼神犀利,他一直压到了喻星潭踩下刹车的毫秒之后,才迅速制动,车尾几乎快贴到围栏上,有惊无险地完成了过弯!

    这些弯道。

    他闭着眼都能知道哪里才是极限。

    这家伙居然没有上墙!这怎么可能!!!

    喻星潭咬紧牙关,抓住自己最后一丝理智才吸住了车尾流跟上去,不至于直接就被他给甩到后面。

    可是他至始至终都没想通这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他本身就已经是在逼近极限。

    而眼前这个人…根本就是试图在超越极限!

    不知道自己是紧张还是什么原因,喻星潭是第一次感觉到了,能称之为压迫的情绪。

    而且压迫感还一直充斥蔓延到整个座舱,最后紧紧包裹住他。

    他要抓不住尾流了!

    最终,黑色赛车一个干脆果决的漂移过弯,直接就把他拉开了进五米的距离。

    等一下!!!

    从这人接近他开始,他就用一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萦绕在心头,但直到此刻,看到这人用处了漂移过弯。

    他才终于明了究竟是什么感觉。

    是熟悉感。

    面前这个七十七号车组无论是在加速,还是过弯的技巧上……

    都跟Devil非常相似!!!

    “第二了!骆其清已经上到第二了!!”

    超过了喻星潭之后,骆其清的目标就非常清晰了。

    他要的是冠军。

    赛车再次提起速度,朝前猛冲。

    而格林早在他超越喻星潭前就接到了消息。

    他现在刚好就在维纳斯弯前,盯着后视镜,用鼻音发出一声嗤笑。

    Devil,你技术退步了啊,这比赛都已经过半了才追上来。

    我等你很久了。

    前面就是维纳斯弯,这家伙保准就是想在那超过他。

    不过没又关系,他早有准备。

    如早已在心中预演千万遍那般,格林调转车头,准备直接去断开他的漂移点。

    殊不知,就在他偏移的一刹那,两个人的动作几乎是同时进行,骆其清却完全没有按常理出牌,而是抽身右转压上内线,没有一丝犹豫,插进他暴露出来的空隙,当即化繁为简——

    用最简单的技巧过了弯道。

    而格林的表情是瞬间僵在脸上。

    这不可能!!!

    骆其清瞥了眼后视镜。

    不用看他都能知道这家伙现在脸上是多么气急败坏的表情。

    怎么会猜不到呢。

    格林绝对早就已经把他的过弯技巧一帧一帧抠出来寻找阻碍方法。

    也理所当然认为他会在这用莫比乌斯切线来超车。

    所以他要见招拆招,出其不意。

    当然,就算预判错误了也没关系。

    因为。

    我总有信心超过你。

    “反超了!格林被超越了!”

    在这个结果被所有人看见时候,观众席登时就如水进油锅般炸开,演播厅里的两位解说也再也坐不住,只感觉浑身血液都在随之沸腾。

    这个骆其清竟然能在首次亮相世界赛时能完成了如此惊人的反超!

    右边的解说员拿起桌上麦克风,声音掩盖不住激动,向全球正在观赛的车迷们汇报实况——

    “现在比赛进行到十六分四十三秒。”

    “来自承阳车队的骆其清,已经实现了对去年年度个人总冠军的反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