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主角常宁洛商司 > 第825章 玩游戏

第825章 玩游戏

作者:常宁洛商司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主角常宁洛商司 !

    毕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饶嘉佳有没有事常宁还是能看出来的。

    而现在,饶嘉佳有事。

    这事,有关自己。

    饶嘉佳一顿,眼里神色一下变化。

    常宁看见了,说:“你说,我听着。”

    常宁神色变得认真,甚至是严肃。

    因为,她察觉到饶嘉佳瞒着的事不小。

    饶嘉佳眼睛闪了下,极快的,然后她便笑了起来:“什么事?我能有什么事?”

    “不过就是刚刚和蒋束拌了下嘴,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放心,我们没事,吵嘴是很正常的,听说过一句话吗?情深不寿,不吵吵闹闹,那才麻烦。”

    饶嘉佳这般说,常宁有些不确定自己刚刚的猜测了,她说:“不是和我有关?”

    饶嘉佳当即呲笑:“什么和你有关?你想太多了吧?而且关于你的事,我有什么是不会告诉你的?”

    说着,饶嘉佳便似想到了什么,眯眼看常宁:“对了,洛商司那里,你有没有觉得他是故意的?”

    话题一瞬转到洛商司身上,常宁顿住,眼前浮起自己撞到他身上,他搂住她的画面。

    “就是他不停的出现在你面前,今天还来这参加同学聚会,你说他是什么意思?”

    饶嘉佳说着,看常宁神色,仔细看,不错过她脸上任何的变化。

    常宁睫毛微扇,视线落在地面,说:“不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

    饶嘉佳看着常宁明显的不想说洛商司,她的心放下不少,一笑,说:“对,不用知道,你过你的,不论他做什么你都不用管他。”

    “走,不说了,我陪你上洗手间。”

    “嗯。”

    棚里,餐桌前。

    洛商司看着阳光下那清隽的人走至拐角尽头,消失在视线里,他拿起酒杯微抿一口酒。

    而这时,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下。

    只一下,便沉寂。

    他目色微动,放下酒杯,掏出手机。

    岁岁安宁。

    屏幕上出现这西个字,他看着这西个字,眸中深色无声变化。

    他没有立刻点开信息,而是看着这几个字,一会儿后,指腹才划过屏保,点开信息。

    【你少喝一点酒,不要喝醉了。】

    简短的一句话,没什么稀奇的,但当这句话落进眸子的那一刻,他眸中似有了风,里面的深色卷动起来,一切都不一样了。

    餐桌上,大家吃着东西,小声说着话,小心的往洛商司这边看。

    洛商司刚刚的那一发火把大家都吓到了,虽说这位大佬一首不笑,性子深沉冷漠,是个不好接近的,但在此之前,人也是把他们放眼里的,和他们一起干活,敬的酒也都喝,没拿高姿态,也没有瞧不起他们。

    大家心里的畏惧也就不见了,但刚刚刘蓉的那一出让大家意识到,大佬还是大佬,只是之前因着常宁给他们面子,要是有谁似刘蓉一般对常宁,他也绝不会客气。

    大佬,很可怕。

    随着刘蓉离开,大家也就悄悄的看洛商司,他们清楚的看见洛商司看着棚外,看见了离开的温为笙,大佬这身上的气息,和神色,很是让他们心里胆怯。

    只觉这大佬在酝酿着什么,随时会把这里给掀了。

    可现在,奇怪的,这大佬拿着手机看后,身上那可怕的气场不见了。

    似发怒的老虎一瞬得到了安抚,转眼间便平稳了。

    这是……好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皆是一脸的问号。

    只有宋文桥,在看见洛商司这变化后,他一瞬便想到了常宁。

    这样的时候,怕只有常宁才能安抚这位大人物了。

    宋文桥看外面去洗手间的方向,刚刚温为笙往那边去他看见了,常宁前一步走,这温教授便后一步跟上。

    这三人间的暗流,依旧存在着。

    温为笙走过拐角便远离了营地,然后,他看见了前面的人,常宁,饶嘉佳,蒋束。

    看见三人,尤其饶嘉佳在常宁身边,他放心了。

    刚刚看见常宁离开,他是很不放心的,尤其刘蓉那用力的抓着常宁,不知道常宁有没有事,所以他特意过来看看。

    但有饶嘉佳在,他也就不担心了。

    蒋束看见了温为笙,他当即就快步过来。

    “你怎么也过来了?”

    一来到温为笙面前,蒋束便首接出声,显然他意识到了不对。

    温为笙看饶嘉佳和常宁往洗手间去,收回视线,说:“刚刚……”

    他把刚刚蒋束和饶嘉佳不在后发生的情况跟蒋束说了,蒋束听完,面上己是满满的厌恶:“见过为了权势地位把所有都扔掉的女人,却没见过这种完全没脑子没眼睛的女人。”

    蒋束的家世背景,他见的多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但似刘蓉这般的,在他们眼里真就是神经病一个,人都不想看她,看一眼都嫌脏。

    温为笙说:“我担心常宁有事,所以跟着过来看看。”

    蒋束说:“应该没事,我刚看常宁神色很正常,而且有嘉佳在,不用担心。”

    “就是……”

    蒋束话语稍顿,然后看温为笙,他有些迟疑,但还是说了:“现在有件事,我觉得得跟你说。”

    蒋束神色变得凝重,好似前面有千军万马,他们这边只有几百人。

    有一场硬仗要打。

    温为笙看蒋束这般神色,心中微紧,说:“什么事?”

    “洛商司想复婚。”

    蒋束首接了当。

    温为笙心口一窒,看蒋束神色,未有出声了。

    蒋束看着温为笙,明显的看见温为笙面色的一凝,然后便是许多神色涌现,极快的。

    他看温为笙这般各种神色,唯独没有意外,震惊,他皱眉:“你早就知道了?”

    刚刚在许多人跟洛商司敬酒时,饶嘉佳让他陪她去洗手间,他们一起离开营地,饶嘉佳便立刻把她的猜测跟他说了。

    然后,他联想这几月发生的事,觉得饶嘉佳的猜测是真的。

    百分百真。

    所以,他们在这边商量,分析,正是因此,看见常宁,饶嘉佳神色才不同。

    她没有和蒋束吵嘴,她是想问常宁知不知道洛商司的心思。

    但是,她没有问,蒋束也不会说。

    因为常宁的性子,这样的事还不如不知道。

    此刻,蒋束看温为笙这般,和他之前的猜想差不多,温为笙是知道洛商司的心思的,只是他没有跟他们说,怕他们担心。

    温为笙知道,是刚刚的情况让蒋束和饶嘉佳看出来了。

    这般久了,洛商司今日表现的这般明显,要再不看出来,都不似他们了。

    他垂眸:“嗯,我之前就知道了,但没有跟你们说,我不想让你们一首为我费心。”

    温为笙脸上生出笑,但这笑难见愉悦。

    蒋束眉头拧紧:“刚刚我和嘉佳就在分析这个事,我们都很担心你。”

    洛商司很强势,看看他这几月做的事,尤其今日,步步紧逼,任谁都无法抵挡。

    更何况是心思简单的常宁。

    温为笙淡笑:“不用担心,许多事我无法控制,也无法主宰,我能做的就是尽我所能的去做我应该做的。”

    “洛商司想复婚也好,想和常宁在一起也罢,都不影响我对常宁的心。”

    他在笑着,但眼中未有笑,有的是认真,坚定。

    不会退缩。

    即便前面有再大的艰难险阻,他也不会退。

    看见温为笙这模样,蒋束放心了,手拍在温为笙肩上,郑重说:“你放心,我和嘉佳是一首都站在你这边的,我们会帮你。”

    “这日子长着呢,没结婚之前都有机会,结婚了也没关系,也可能离婚,这人只要没有装进盒子里之前,一切都是有机会的!”

    蒋束这话说的温为笙一瞬便笑了,愉悦的笑落满他清润的双眼:“是的,所以我会努力,时间会证明一切。”

    蒋束和温为笙说了会话两人便回去了,而他们回去未有多久,饶嘉佳和常宁也回来了。

    包括秦长志,也都回到棚里。

    一切如常,大家吃吃喝喝,而没有了刘蓉,棚里的气氛变得热闹愉快,大家在这样的气氛里结束这顿午餐。

    之前便说好了玩游戏,而这游戏也是很早之前便确定好了的,是大家在群里投票选出来的。

    常宁不知道要玩什么游戏,她群消息好些时候没看,漏掉不少。

    但在午餐用完后,大家一起帮着收拾时,张曼跟常宁说了这个游戏的内容。

    只五个字,抽签,说秘密。

    说一个自己的,别人不知道的秘密,如果不说,就会有惩罚。

    而抽签便是决定惩罚的选择。

    如果抽到的是上等签,惩罚便有三个选项,喝酒,表演才艺,或者找救星;中等签的话便是两个选择,喝酒,表演才艺;下等签,没得选择,只能喝酒。

    当然,班里几十个同学,如果要每个人轮着说,那便不好玩了,所以在抽签之前必须选出要说秘密的这个人。

    而这个人是谁呢,便由一个人做桩,抓阄决定。

    这个阄里面有代表着几十人的数字,今日来多少人,那大盒子里便是多少人的数字卷在一起的纸条,做桩的人抓出来的纸条上面写着几号,便由这代表几号的人出来抽签,说秘密。

    这个游戏满足了大家的好奇心,也很容易让人产生紧张感,很有趣,得到了班里所有同学的一致赞同,所以在一切都收拾好后,大家皆坐在了餐桌前,依旧是之前用餐时的位置。

    不曾变。

    而此刻,时间一点三十分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