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外室

外室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外室

    天尚未明,李家大宅便熙熙攘攘起来。

    纪雨宁含笑看着几个仆役在院里盘点东西,耳边传来连声夸赞。

    “这样大的珍珠,一斛怕得百金之数吧?老爷真是破费。”

    “还有这新出的绸缎,听说连宫里的娘娘都未必能分得一匹呢,倒让咱们府里占了先,可见老爷对夫人多么情深义重了。”

    玉珠儿眼瞧着这些仆妇把窃窃私语变成光明正大的奉承,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们倒是机敏,什么话都替您说了。”

    纪雨宁拍了拍她的手背,略含薄嗔,“别淘气!”

    玉珠儿悄悄吐吐舌头,心里当然是为自己小姐高兴的,她从闺中起服侍纪雨宁至今,出阁后又成了陪嫁,眼瞅着主仆二人如何一步步走过来的,当然无法不感触。

    “当初为了老夫人衰迈多病,小姐自请留下侍奉,没跟着老爷往临清去,这三年来,您兢兢业业,历尽苦辛,将家业打理得井井有条,老爷感激您还来不及,送些礼物也是应该的。”

    玉珠儿这话说得纪雨宁熨帖极了,为人夫妇不就那么回事么?当初既入李家门,她便盼着与李肃好好相处,只不过……

    纪雨宁收回思绪,吩咐道:“都分门别类登记造册吧,来日老爷或许正用得上。”

    李肃外任做了三年的知州,此番回来,自是盼着在京中得个稳定差事,免去千里奔波。他素来清贫,在京中又无旧友,要谋差事,自是非银钱花费不可。

    玉珠儿瞪大了眼,“小姐您不留几件自己穿戴呀?”

    纪雨宁笑道:“我素来不爱妆饰,衣柜里的就够使了,再说,夫君的不就是我的么,一家人还说两家话?”

    李肃不过是个乡下农户的儿子,出身不高的,难的是头脑聪慧,又肯读书。纪家原是商贾,那时候虽在生意场上挣出了点名头,想更进一步却是千难万难,纪老爷慧眼识珠,取中了李肃这枚好苗子,又是出钱供他进学,又是帮他在京中打点门路,总算如愿中了个进士,一步步在官场扎根。

    只可惜,如今女婿终于熬出名堂,父亲却已不在了。纪雨宁眼眶微微潮润,可想起夫君即将归来,急忙拭去泪痕,勉强展露些喜色。

    这一路风尘仆仆,回来必定又累又饿,纪雨宁一面吩咐玉珠儿多准备些热水沐浴,一面亲自下厨,准备为李肃接风洗尘。

    她这厢忙忙碌碌,她嫂子张氏倒是有功夫串门,嘴里抓着一把香瓜子磕着,呸呸吐着满地瓜皮,一面增加她的劳动负担,一面冷嘲热讽,“我看弟妹还是别高兴太早的好,二弟这趟出远门可是孤身去的,夜来寂寞,枕冷衾寒,保不齐就有眠花宿柳之事,兴许带回个人替你分忧,那也不甚稀奇。”

    纪雨宁懒得睬她,这位大嫂向来与她不对付,未发迹的时候还好,可自从李肃的官位步步高升,张氏看她便愈发像眼中钉肉中刺——深悔自己嫁了个没用的丈夫,读书读不进不说,早两年还与人争风吃醋被打折了一条腿,如今竟成了个跛足,害她大失颜面,不但在府中抬不起头,连管家之权也得被迫让出去。

    细想起来,纪雨宁不过娘家有几个臭钱罢了,论出身还不及她呢!张氏祖上也是出过官宦的,只因没落太久,双亲又早早故去,她在叔婶膝下过活,饱尝冷眼,自然寻不着一桩体面亲事。

    纪雨宁却像一路跟她比着来,丈夫斯文俊俏不说,如今竟也熬成了夫人,怎叫她不心生嫉妒。

    因此张氏得空便要刺她几句,不如此难消心头之恨——对一个独守空闺的女人来说,再没有比丈夫另结新欢更戳心窝子的了。

    尽管张氏并不知内情,只一味信口胡诌,可纪雨宁的脸色还是微微沉下去。

    玉珠儿拖着一柄长长的竹扫帚,从垂花门的角落一路舞来,不过片刻工夫,张氏便吃了一鼻子灰,连裙子都变得脏兮兮的,气得她暴跳如雷,“糊涂丫头,没看到人在这里么?”

    玉珠儿撇撇嘴,理直气壮道:“谁叫大奶奶把地弄得一团糟的?奴婢负责洒扫,总不能放着不管吧,否则老爷回来岂不得埋怨奴婢犯懒?”

    指着那些凌乱的瓜子皮,“要不然,大奶奶连壳吃下去好了,奴婢担保再无二话。”

    张氏大眼对小眼跟她互瞪半日,可惜连个丫头都制服不住——玉珠儿严格不能算李家买的丫头,她的身契牢牢捏在纪雨宁手里。

    最后张氏只能一甩手帕,悻悻离开。

    玉珠儿这才将那些垃圾归拢一处,正要拿去倒掉,忽见二门上的小厮兴冲冲进来,“老爷到家了!”

    主仆俩俱面露喜色,纪雨宁忙让玉珠儿搀扶自己,待要去门口迎接,然而李肃的脚程比她想象中更快,不过顷刻之间便挥袖踏入。

    身后还跟着个弱不禁风的人影。

    纪雨宁的笑容倏然淡去。

    *

    宽绰的花厅因围了乌泱泱一大群人而显得分外逼仄,纪雨宁再想不到与丈夫的相聚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热闹,懵懂,鼻息间夹杂着香粉与汗臭的复杂气息。

    她只能疲倦问道:“她是谁?”

    李肃要带人回来,照例该知会她一声,可直到现在她仍蒙在鼓里,可知是怕她反对——然而决心已经下定了。

    那女子身形窈窕,容颜楚楚,生得倒是挺温婉柔和,不见半分狐媚妖调,唯因太瘦的缘故,愈发显出那膨大的腰肢——应该有五个月了吧?

    此刻当然没有她说话的份,女子安分垂眸,乖乖跪在地上,似开在墙角的白花,任人宰割,而毫无自保之力。

    李肃眼神躲闪,自己也知道此举不妥,可不得不站出来分辩,“眉娘是我在临清认识的,本是无意出来待客的清倌,因偶有一夕之欢,又碰巧得了孩子,我便做主替她赎身,将她带回京城来,实则只为求个栖身之所,并不为别的。”

    张氏嘴快,早跟着嚷嚷起来,“二弟做得很对,有了孩子,那当然得带回家中,岂能让李家子嗣流落在外,弟妹这样贤惠,定不会与你计较的。”

    这么快就给她戴上一顶高帽子,看来这位大嫂也不算太蠢。纪雨宁心内冷笑,面上只朝着高座上的老妇人,“母亲早知道此事,对不对?”

    李肃不会单独跟嫂子聊起自己外室,只会暗暗告知母亲,而张氏对眉娘的到来毫不惊讶,可见是从老太太那里得知的了——怪不得适才故意跑来挑衅,敢情是成竹在胸。

    李老太太面露尴尬,虽怨大儿媳嘴快讨嫌,可事到如今,也只有摊开来说了,于是委婉劝道:“娘知你委屈,不过借她肚子生个孩子,将来仍旧归于你名下,阿宁,你就答应她吧。”

    不怪老人家看重子嗣,纪雨宁入府六载,膝下总无所出,放在寻常人家,休妻都没得说。不过李家当初仰赖纪家良多,竟可说纪雨宁用她的嫁妆一手操持起来的,故而老太太在她面前总是无端短了半口气,也不敢肆意重语。

    但这回母子俩可是站在一条线上的。

    纪雨宁微微阖目,不过如此,她所以为的付出,换来的不过是旁人理所当然的享受,仅仅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外室就能令府里变了风向,那她算什么?她这个人究竟算什么?

    纪雨宁无力同他们争辩,只木然看着依旧跪拜的女子——方才老太太说出那句话时,她身子不由做主地瑟缩了一下,可见也是很抗拒将孩子交给别人抚养的,可怜天下父母心,换了谁谁能甘愿?

    终究是些身不由主的人。

    纪雨宁沉静道:“你姓什么?”

    “奴家姓阮,单名一个眉字,夫人唤我眉娘即可。”女子小声道,她有着丝绸般顺滑的好嗓音,许是久经训练故,听起来无端多了些诱惑,让人昏昏欲酔。

    果然人如其名,又软又娇又媚。

    纪雨宁笑道:“把西厢房收拾好,迎阮姑娘进去住吧。”

    至此便没有继续交谈的必要了,众人神情各异,老太太是庆幸,好歹没有闹出乱子;张氏则分外不甘,居然这样轻易就接受了?这可不像纪雨宁的为人。

    至于李肃,他大概很称赏夫人的明智,妻贤妾美,这才是士大夫的最高追求么。

    房中嘈杂人等散去后,李肃便坦然张开双臂,等待夫人为他宽衣,一如这些年所做的那样。

    他以为风波已经过去,却不知风暴才刚刚到来。

    纪雨宁静静望着他,“大人,我们和离吧。”

    李肃的笑容僵在脸上,难以置信纪雨宁会提出这种要求,方才她不是很从容吗?

    再说,连孩子都答应交给她抚养,眉娘根本不会对她的地位造成威胁,她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李肃觉得这人在无理取闹,挟机邀宠,然而纪雨宁一语戳破他的谎言,“大人与阮姑娘其实早就相识,对么?”

    区区半年的相处,哪能产生这样强大的默契,且眉娘看起来年岁并不小了,一个久经风尘的人,岂会这般容易上当,甚至愿意跟他背井离乡,她倒不怕自己才出狼窝又入虎穴?

    除非她早就深爱这个男人。

    李肃不意妻子这般慧智,只能坦诚,“眉娘是我在微末之初结识的,本来商量高中之后替她赎身,可那时遇见你父,两边说定亲事……后来几经辗转,才在临清得以重逢,却原来她仍对我念念不忘,我感怀其心,这才有了床笫之欢。”

    他说这些话,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纪雨宁却觉得掌心又湿又滑,连脏腑都开始发冷,却原来她不过是这段爱情路上的绊脚石,从一开始她就是被骗的那个。

    李肃倒没觉得什么大不了,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人生诸大乐事他都体验过了,多来几个娇妻美妾当然也是情理之中。

    他作势去牵夫人的手,温柔道:“不管怎么说,你才是我明媒正娶的嫡妻,眉娘跟我不过露水情缘,你又何必耿耿于怀、难以释怀呢?”

    他竟还以为她在吃醋!纪雨宁的心沉到谷底,她以为的李肃是个品行端方的君子,脾气温和的好人,不像一般人那样眠花宿柳、沉迷酒色之乐。纵使府内也放着两个姨娘,可他从未行宠妾灭妻之举,至少私德无亏。

    可如今纪雨宁才发现他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好像耳目忽然清明起来,轻易就看穿了李肃那层伪装——他在自己面前柔情蜜意,在阮眉面前必定又是另一种海誓山盟模样。

    无论妻还是妾,在他眼中不过摆设与玩物而已。

    他是个真正冷血无情的人,而她一直没认识这点。

    纪雨宁猛然甩开丈夫的衣袖,“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李肃脸色难堪得极致,他都已经委曲求全了,这女人还一味拿乔,是真仗着几个臭钱就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莫说老丈人已经过世,便是活着,一个商户还想跟官宦较劲?偏偏这样人家教养出的女儿却是一味心高气傲,早忘了今时不同往日,他也不是那个要看人脸色过活的穷秀才了。

    李肃冷哂,“你以为你多干净?没出阁就失贞的女人,我若是你,早该一索子吊死,何苦厚颜嫁来李家?”

    纪雨宁脸色微微泛白,“你果然还记着。”

    李肃说到畅快处,极尽嘲讽之能事,“否则你以为我为何多年都不碰你?告诉你,每每看到你那张脸都让我犯恶心,更别说行房了。”

    外人都以为纪氏不能生育,连他都背了个污名,却又哪里知晓这等内帷隐秘?这些年,李肃心上始终梗着一根刺,只恨不能宣之于口,幸好,眉娘如今有了他的骨肉,终于能扬眉吐气,不再为人言所掣肘。至于纪雨宁的处境会否因此更加难堪,那就非他所操心的问题了。

    纪雨宁微微闭目,“你本可以不答应这桩亲事的。”

    她为着坦诚才在婚前特意去找他,当时李肃还拉着她的手谆谆安慰,表示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他一点都不介怀,要紧的是以后——哪晓得背地里却是另一幅嘴脸?

    “当时我还得求着老丈人呀,不跟你成婚,他又岂肯资助我上京?”李肃悠然道,过去的隐忍,终于化为一柄柄利剑,肆意击向他的仇人——其实失贞还在其次,可他在纪家做小伏低那么久,实在看够了那家人的嘴脸,能在床帏之间冷一冷他们的女儿,实在也是件畅快之事。

    横竖身为女子,自己的丈夫压根不碰自己,这种事总不好对外头说的。反而纪雨宁至今仍担着个不孕的罪名,才会让别的女人趁虚而入。

    “你也别想与我和离,我告诉你,那不可能,我在一日,你就得老老实实替我管着这个家,当牛做马在所不惜,这是你分内之责。”李肃断然道。

    且不提他跟纪家那些恩怨,不能轻易放纪雨宁离开,如今正在转职之时,断不能留一个宠妾灭妻的名头给人,等着外头参他一本——无论面子还是里子,纪雨宁都与他绑定在了一起,割舍不得。

    看着对面沉默的妻子,李肃重新转换了一副形容,温声道:“其实你我又何必闹得这般不可开交呢?眉娘的身份在那里,莫说她只是个烟花女子,便是再高些儿,又如何能取代你的地位?只要你一句话,今后你依然是我李某人的正妻,咱们和和美美过日子,不是也很好?”

    他本来想摸一摸她的脸,却被纪雨宁轻轻偏头躲了开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李肃冷哼一声,拂袖离开——眉娘刚来这个家,必定忧惧难眠,且又怀着他的孩子,他总得多陪她几宿。

    至于纪雨宁,他相信她能照顾自己的,这个不在话下。

    *

    卧房的灯渐渐暗了,玉珠儿轻手轻脚进来,小心翼翼剪了剪烛花,好让屋里更亮堂些。

    看着小姐脸上沉郁的神情,玉珠儿不禁有些担心,“您和老爷吵架了么?”

    “没事。”纪雨宁抬头笑了笑,比起难过,此刻她更多的是豁然开朗。许多以前想不透的事,如今终于得到解答。

    所以她更不必在这个家待下去了。

    只是,李肃摆明了不会轻易放她离去,她得想个法子……譬如拿到他官场上的某个把柄,以此达到目的。

    从前是她自己把路给走窄了,总以为只要她一心一意为这个家打算,旁人就会记着她的好,哪晓得这世上许多付出与回报并不是等价的,既然无缘,就不必强行白头偕老。

    纪雨宁打起精神,“晨起他们送来的贺礼,可都盘点清楚了?”

    玉珠儿点头,“都好了,可要报知老爷?”

    “暂时不用,先抬入我的私库吧。”纪雨宁微微沉吟。

    人是靠不住的,钱比人重要——再多的贤名,又哪有金银来得实惠呢?可恨她从前没看透这点。李肃大约也是看穿她“老实”,所以才放心交由她处置吧。

    可惜这回要令他失望了。

    玉珠儿也想起小姐这些年耗进去的陪嫁,再无二话,踊跃地答应下来。

    昏黄的烛火下,她看着纪雨宁娇艳的眉眼,美得不似凡人的五官和身段,心中暗暗纳罕:小姐这样的容貌,配老爷还真是可惜了,便是进宫当娘娘都不差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