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皇帝

皇帝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皇帝

    纪雨宁素来是个极自律的人,做姑娘的时候还能睡睡懒觉,出阁之后一律便按五更起,若是李肃宿在她房中,她还得更早起身服侍他洗脸梳头,吃饭穿衣,免得耽搁上朝。

    究竟她不曾享受过当妻子的欢愉,却不得不尽到为人妻室的本分。

    纪雨宁轻嗤一声,所谓贤名,到底有何价值呢?

    今日她便有意迁延了半个时辰,横竖李肃昨夜歇在眉娘处,自有眉娘伺候一应琐事——看她对李肃的情意,想来也是甘之如饴。

    直到晨曦微露,纪雨宁方磨磨蹭蹭起身,玉珠儿忙不迭进来,“小姐昨日操劳太过,何不多睡一会儿?便是略去一日请安,老太太想来也不会责怪您的。”

    她们自知理亏,当然不好再说什么,可纪雨宁不能主动把把柄递出去,叫外头说她嫉妒吃醋不能容人——她要和离,更加得把面子做足,省得让李家占尽便宜。

    纪雨宁只让玉珠儿打洗脸水进来,“早膳还是鸡丝粥?再备一碟烟笋就够了。”

    心里积着事,她也吃不下多少东西。

    玉珠儿答应着正要吩咐厨房,旋又匆匆进来,“小姐,那一位现站在门口,说要向您请安。”

    自然指的是阮眉。

    玉珠儿又气又恨,“背地里做出那等龌龊事来,如今还来您面前惹眼,她存心怄您么?”

    “行了,她若不来,你又该怨她仗着身孕倚姣作媚,百般拿乔,怎么做都是错处。”纪雨宁笑道,“交代下去,我在花厅见她。”

    观其行止,纪雨宁虽不觉得这阮眉有犯上之心,可她怀着孩子,总归谨慎些为妙。

    至于她是纯然示好或是故意做小伏低,待会儿就见真章了。

    纪雨宁慢悠悠喝完了小半碗鸡丝粥,又拿脂粉盖了盖眼下乌青,这才整理衣裙随玉珠儿过去。

    花厅内一大早却很热闹,除了阮眉,府里平时两位深居简出的姨娘也都过来了,大抵是想看看新人何等美貌,能勾得李肃魂不守舍,顺便也好为夫人撑撑场面——这会子正是用得上的时候。

    不枉她素日贤德,半分不肯亏待,这人哪,总是念着旧恩的——李肃除外。

    只可惜,两位姨娘却会错了意,纪雨宁并不打算给新人下马威,根本她也不觉得这是阮眉的错处——身如飘萍,她不过是想为自己觅个依靠,倒是李肃将她带来居大不易的京城,又肆意宠幸优待,却不知给她埋了多少隐患。

    杜姨娘和秋姨娘的目光已如针刺一般,看得阮眉脸色愈发苍白黯淡。

    饶是敷过胭粉,也能看出她眶下淡淡的青黑,可见昨夜她也没怎么睡好。

    纪雨宁温声道:“可是有择席之症?”

    阮眉几乎受宠若惊,忙垂头嗫喏,“不,奴家……妾昨晚睡得很好。”

    秋姨娘轻嗤一声,“有老爷陪伴,梦中自然香甜,若再睡不好,就该是贱命一条了。”

    阮眉愈发无地自容,只能牢牢抓着衣角,避免仪态有失。

    好在玉珠儿的到来为她解了围,阮眉忙接过她怀中茶盏,近乎巴结讨好般的道:“姑娘,让我来吧。”

    亲自为纪雨宁沏了壶君山银针,郑重膝行上前,“夫人,请用茶。”

    紧张得额头都冒出细汗。

    纪雨宁只看了一眼便移开视线,将茶盅一饮而尽。

    阮眉如蒙大赦,又重新沏了两盏,献给侧坐着的几位姨娘。

    杜姨娘为人老实,象征性地抿了两口,就算是给过面子。秋姨娘先前结结实实得宠过一阵,后来色衰爱弛,却着实掐尖要强,正眼也不看阮眉一下,只顾同杜姨娘说话。

    “还记得和咱们一道赐下的小红吗?猪油蒙了心,以为攀上蔡侯爷就一步登天,岂料惹怒了侯夫人,当天就被打成了死尸,用破麻袋一裹扔进乱葬岗去了,听葬她的人说,脸上没一块好肉,连牙齿都被敲得稀烂,你说可不可怕?”

    杜姨娘极有默契的道:“可不是,幸好咱们进了李府,夫人又不是那等嫉妒好拈酸吃醋的,这才安安分分留到今天,否则,小红就是咱俩的前车之鉴。”

    阮眉听得喉头发噎,身上冒汗,想凑趣说点什么,声音却跟僵住了一般,连手中茶水都不觉得烫了。

    纪雨宁暗暗好笑,两位姨娘都是李肃上峰赐下的人,出身虽不高贵,却最懂察言观色之道,这么一搭一唱地就把眉娘震吓住了。

    固然是为了帮她的忙,但,纪雨宁实在无甚得意处,难道制伏一个妾室,就能让她和李肃恢复往日的恩爱了?不,裂痕一开始就存在,眉娘的到来不过将其扩大化罢了。

    看着女子脸上的窘迫,纪雨宁忽然感到深深倦意,沉声道:“少说几句罢,茶都晾凉了。”

    秋姨娘这才近乎倨傲地接过杯盏,却是尝都不尝一口,只干脆倒进痰盂里。

    可碍着夫人面子,到底没敢再说什么。

    眉娘松了口气。

    散会之后,纪雨宁打算去老太太处应卯,谁知眉娘挺着个肚子艰难地追出来,。

    纪雨宁见不得她这般模样,做小伏低,一味讨好,就这样留恋那个男人,留恋府中生活?

    间接也让她想起从前种种不堪。她木然道:“还有何事?”

    眉娘嗫喏道:“奴家……妾是想谢谢夫人方才出言解围……”

    看得出她努力在改变从前的一些习惯,学习怎样当贤妻良母。

    纪雨宁微哂,“你倒不觉得我是故意做给你看的?”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这本就是当家主母驯服妾室的惯技。

    眉娘一笑,有些意外的真诚,“夫人倘真与我过不去,又何须假借旁人之口?何况,夫人看我的眼中并无嫉妒与怨恨,从第一面我就知道,夫人您必定是个好心肠的人。”

    难为她在风尘里打滚多年还能维持一颗赤子之心,难怪李肃会对她念念不忘——身在烟花之地,却出淤泥而不染,还能这样柔善单纯,不得不说,这姑娘也是个奇观。

    纪雨宁静静出了会儿神,“你当真爱慕老爷?”

    眉娘双颊泛红,不胜羞态,可还是勇敢地道:“是。”

    因为认准了这个人,中间有无数次脱离苦海的机会她都放过了,好在,如今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她真心实意盼着能与这家子好好相处,只要能守着自己所爱的人,此外别无所求。

    眉娘犹豫了一刹,还是道:“妾腹中的这个孩子如是男胎,还望夫人您将他好好养大,哪怕不认妾都行;但,如是女胎,夫人能否允准妾身……”

    她知晓自己身份不够,不配为嗣子之母,因此也不敢妄想争取些什么,但,骨肉之情也实在不忍割舍,倘她怀的是对夫人毫无用处的女儿,应该能允她自己抚养吧?

    纪雨宁叹了一息,“我不会要你的孩子,无论男女,此话不必再提。”

    说罢待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又回头道:“他当初能为了富贵抛弃你一次,你怎知不会抛弃第二次?”

    面对纪家求亲,李肃可从未提起他曾有过一个相好的情人,那之后也未关心过眉娘的境况——这么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她怎么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当?

    眉娘怔住。

    *

    在京中论起泼天富贵,长清长公主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她是先帝在世时最宠爱的女儿,名下的封地与采邑,比起亲王也差不了多少,更拥有京中最大的一块园子,号为“静园”,冬暖夏凉,十分宜居。

    每年盛夏,她都会邀请皇弟来此避暑,当然她准备的风景可就不止花草林木那样简单了。

    楚珩看着戏台上引吭高歌、奋力扭着腰肢的舞伎们,十分无语,“皇姐,这便是你所说的惊喜?”

    长清长公主笑眯眯挥着一把玉扇,磕了磕他肩头,“怎地,还是入不了陛下法眼?”

    这几年来随着朝政渐渐稳固,皇帝膝下犹空,长清公主倒是多了个做媒的癖好——说不得是受人指使,譬如他的母后。

    长清公主忙叫起屈来,“这你可冤死我了,倘是母后交代,为何不到朝中寻觅人选,弄这些庸脂俗粉做什么?我呢,不过是见你终日案牍劳形,想助你散散心罢了。陛下正值血气方刚之年,为何把自己弄得跟老头子一样,实在无味。”

    楚珩面无表情,“你所谓的散心便是找一群姑娘顶着烈日跳得满头大汗?再舞下去,朕瞧她们都快中暑了,还是省省吧。”

    长清公主埋怨皇帝不解风情,可见里头的几个确实显出气力不支之态,只得命歌舞暂停,将她们带回府中歇息。

    人群从面前经过,皇帝本来没怎么注意,可其中一个不慎掉了手绢,又误打误撞踩中了后面人的脚,队伍便乱糟糟起来。

    长清公主见他目光灼灼盯了半日,心下便已了然,挥手示意那个鲁莽的婢女过来——看不出来,小丫头片子还挺有一套,办法虽粗糙了点,管用就好。

    婢女娇怯怯地来到皇帝跟前,屈膝行礼,“陛下万安。”

    楚珩吩咐随从太监郭胜,“给她十两银子。”

    果然是一步登天哪,这么快就得赏了,长清公主暗暗称叹。话说皇帝一出手怎么才十两,会不会太小气了点,这样不合身份吧?

    不过他是天子,怎么做怎么想都是应该的,长清公主便莞尔道:“皇帝,此女就交由你处置了。”

    言下之意,或是带回宫中当个美人,或是就地宠幸,都随他意。

    楚珩点头,“如此,你带着这十两银子,回乡下种地去吧。”

    婢女:……

    求助般望向长公主,长清正要说话,皇帝已一本正经道:“朕看她粗手笨脚的,舞也跳不好,走个路都能掉手绢,不如回家种地来得实在,十两银子,够买许多亩田地了,自食其力不是更好?”

    长清公主:……弟弟你真是个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