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男宠

男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男宠

    长清公主每年都会在静园举办赏花宴,她那儿有最好的工匠,菊花也开得最早,这一点,怕是连宫中都比不过。

    当然看花还在其次,重要的是长公主的赏识便如一块敲门砖,作为先帝生前最宠爱的女儿,她所拥有的权利,比起太后娘娘母家蔡国公府也差不了什么,如能到静园一聚,真真是无上殊荣。

    纪雨宁从前对这类盛会一向是敬谢不敏的——当然是自嘲,根本她就不可能踏入那群高门贵女的圈子,京中等级之严苛,有时候比朝堂更甚。

    因此当她收到来自静园的请柬时,阖府为之震动。

    信末有公主府的落款,应该是真的——谁有胆量在这上头造假?

    玉珠儿捧着那副烫金请帖,简直跟烧手一般张皇无措,“这……长公主怎么想起咱们来了?”

    纪雨宁倒没觉得意外,想必是李肃国子监一职已经有着落了,拉拢一位朝中新贵,稍稍施舍些面子,本来也是长公主的作风——先帝已经仙逝,而她在朝中的影响力长盛不衰,当然有她自己的本事。

    所以纪雨宁不打算前去,她既不愿因李肃之妻的身份受到阿谀奉承,也不愿有人提到她的出身而肆意轻贱。反正和离之后她也将是白身,这片刻的荣辱不要也罢。

    哪知李肃听到消息却极为兴奋,大力怂恿,“去,当然要去,长公主盛情相邀,你若拒绝,倒显得咱李家没眼色不识好歹一般。”

    事实是他很想跟公主府攀上关系——听说长公主甚爱美男,若非这回只请女客,自己又有了家室,他恨不得腆着脸去自荐枕席呢。

    纪雨宁对他的心思门儿清,闻之欲呕,这下反不愿待在府里了,不过还得拿拿架子,“可是母亲近来身子不适,我想还是留下照顾她老人家为好……”

    李老太太倒不是真病,不过是心疼先前花出去的银子,加之苦夏,脸色便看着不好起来。

    知母莫若子,李肃当然不理会这种小事,“有大嫂在呢,你只管去赏花便是。”

    得了这位“孝子”的默许,纪雨宁方无后顾之忧,高高兴兴准备出门。

    哪知嫂子张氏偏不满意,凭什么她就得留下伺候老虔婆,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可谁叫自己没嫁个好相公,公主府看不上也是情理之中。

    如今再要拿祖上十八位先人吹牛也是徒劳,张氏不得不认清现实——她彻底被这位出身商户的弟媳妇给比下去了。

    私底下吐了半缸的苦水,当面还得客客气气的,“弟妹,听说你得了静园的帖子。”

    纪雨宁微笑颔首,此时方觉出那张纸的可贵——她虽然不太想要,有人却求之不得呢。

    张氏巴巴地道:“能否让我瞧瞧?”

    玉珠儿赶紧把那烫金帖子往怀里一藏,凶神恶煞的,“不行,弄坏了你赔得起?”

    死丫头,就会拿着鸡毛当令箭,可俗话说得好,打狗也得看主人,张氏姑且不与她计较,只陪笑道:“不看就不看嘛,可是弟妹,你能否帮我带盆菊花回来?”

    一盆花算不上珍贵,可只要是公主府的东西,就有炫耀的资本——机会难得不是?

    纪雨宁轻轻一笑,“何必费事,嫂嫂这样热络,我带您过去便是。”

    张氏又惊又喜,“真的呀?”

    “当然,嫂子想去静园,不若扮作我的侍女,如此方便省事,岂不比辛辛苦苦搬一盘花回来更容易?”

    纪雨宁语气云淡风轻,张氏的脸色却活像吞了只苍蝇,开什么玩笑,让她给纪雨宁当丫鬟,端茶递水,鞍前马后地服侍?她还没那么下贱!

    看着张氏气咻咻离去,玉珠儿畅快啐了口唾沫,“也不照照镜子,小姐肯要她,她还不配呢,没见过这样搅屎棍般的人!”

    纪雨宁挽起她的手,“行了,别说嘴了,咱们快去快回吧。”

    她并不想跟长公主攀交情,当然也无须理会李肃的嘱咐——要拍马屁就自己去拍吧,姑奶奶懒得伺候。

    *

    楚珩从郭胜口中得知李家也收到请帖,惊得一蹦三尺高,立刻怀疑这是皇姐的主意,难道郭胜把什么都说了?

    郭胜起先还想装傻来着,可被主子爷那双冷冰冰的眸子一望,浑身几乎软倒——老虎不发威,还当他是病猫?

    只能磕头如捣蒜,拼命为自己分辩,说是长公主威逼利诱他才招供的,真不是有意啊。

    楚珩便去找了皇姐,“你为什么邀请纪夫人来此?”

    长清微微一笑,“李成甫要升官了,他的夫人我当然得恭贺恭贺,况且,这与皇弟你有何关系呢?”

    楚珩无语,他还在潜心接近中,当然不愿暴露身份,否则纪雨宁一定会躲得远远的——先前她就已逃过一次了,谁能保证不会再犯?

    长清拿扇子骨敲了敲他肩膀,莞尔道:“既然有意,何不勇敢暴露真容?她若对你有情,你更不该欺瞒她,否则来日该多难受?”

    楚珩不言,舌尖有一点点的酸涩漫上来,这世上人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而他的苦衷便是太害怕失去。

    所以在他拥有万全的把握之前,他只能以一个贫寒士人的模样去接近她,先博得她的信任,再博得她的爱情——假如顺利的话。

    长清不禁起了好奇,皇帝性情爽利,还是头一遭见他露出忧郁形容,“莫非还未得手么?”

    楚珩板起脸,难得有些恼火,“皇姐,以后我的事你就别管了,朕自有主张。”

    说罢,仍旧回房批奏折去——如今两头奔波,他愈发得勤勉自身,每日只睡三个时辰,不能耽搁朝堂之事,他希望将来带给纪雨宁的,是一片明朗的未来。

    长清目露骇异,看来这个弟弟是当真深陷情网了,那纪夫人究竟有何本事,能诱得他如此?

    郭胜自作聪明的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公主您虽然嫁了三次,怕也未曾真正尝过情爱滋味吧?”

    长清睨着他,“那也用不着你一个太监来指教。”

    自个儿都少了一嘟噜玩意,还有脸教导男女之事呢,也不怕被笑掉大牙。

    郭胜:……哎,不要在人家伤口上撒盐嘛。

    *

    纪雨宁来静园时候尚早,侍女回报公主殿下尚未起身,纪雨宁只好道:“请公主殿下不必着急,臣妇自便即可。”

    那人笑着进去,纪雨宁便绕着园外一条清溪缓缓而行,欣赏园中花木景致。

    玉珠儿悄悄道:“公主架子真大,都日上三竿了还未起身,明明是她请您来的。”

    纪雨宁笑道:“她是公主,骄傲也是她的本钱,旁人自然得多担待。”

    事实上她也不喜应酬,趁着晨曦微露散散步也好,待会儿热起来便懒怠动弹了。

    楚珩藏身于一丛灌木之后,尽管长清百般激他,劝他以皇帝身份出来见客,楚珩总是不愿——真到那时候反而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本来想到书房躲避半日的,然而一听闻纪夫人到来的消息,楚珩心里便无端烦躁,手里的朱批也批不下去,遂也乘着晨风出来,栖身于暗处,准备远远看一眼纪雨宁的模样——这般窥伺似登徒子所为,非明君之风,但,他就是压抑不住那股跳动的心绪。

    比起平时所见,纪雨宁今天盛装打扮过,看去更为炫目,却又避免与一众贵客们争竞斗富,头上少用金子宝石,而多以珍珠玳瑁为点缀,深红的玳瑁簪下挂着长长的珍珠耳铛,愈发显得眼清如水,肤白如瓷。

    真真清丽无俦。

    楚珩竟看得呆了,以致于主仆二人到了近前都未发觉。

    纪雨宁信手拨开一支粉色的蔷薇花苞,正好与楚珩打了个照面,两人俱是愕然。

    他怎么会出现在公主府?

    楚珩:……现在解释还来得及吗?

    纪雨宁看着他那一身富丽装束,只觉心情复杂,“你的衣裳……”

    楚珩:……

    糟糕,今天没打算外出,所以穿的是便服,可即便是便服也比外头华丽许多——想起他先前感恩戴德多谢纪雨宁送的那三套衣裳,楚珩简直无地自容,现在她一定觉得自己是个大骗子吧?

    说什么都晚了,楚珩待要语气沉痛把自己的身份老实告知,纪雨宁却飞快打断,“不用多说,我都知道了。”

    楚珩默默垂头,果然,靠欺骗得来的感情是不可能维系长久的,何况他们的感情似乎才停留在友谊的阶段。

    现在连珍贵的友谊也没了。

    哪知纪雨宁的反应却与他想象中不同,并非失望,而是痛惜,但见她语气沉重的道:“我以为你是个有志气的,能靠读书上进光耀门楣,想不到你却糊涂至此,纵使今朝不中,还有来年,为何偏偏想不开要走上岔路呢?”

    楚珩:……什么意思?

    纪雨宁望向他衣上精美的刺绣,越看越觉得刺眼,“纵使京中无人替你引路,也不必堕落至此,效仿娼妓之流,去当公主府的男宠,你以为这般就算成功了?即便借着公主赢得富贵功名,朝中那些大臣只会愈发看不起你,床榻间岂能出得状元?”

    楚珩这才恍然,敢情她误会成另一种关系,急急想要辩解,却又哑然——没有比这个更好解释他为何改头换面,又意外出现在公主府了。

    只能沉痛地道:“其实是公主她逼令我所为,我并不想如此。”

    皇姐,对不起,只好先委屈你一阵了。

    可巧长清公主已经起身,听说客人被—干晾了半个时辰,怪不好意思,遂急忙到园中来寻,刚好听见皇帝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强抢民男的恶妇,他自己则成了楚楚可怜的小白花。

    长清公主登时眉立,皇帝这一肚子坏水都是跟着后宫争宠学来的吧,要不要这么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