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眉娘

眉娘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眉娘

    纪凌峰手脚很快,没几天就把那批仿冒的珠宝送来了,令纪雨宁诧异的是,这批货色看起来极真,几乎不像是假的。

    就连套在腕上的绿翡翠水头也极足,碧莹莹的幽光几乎能闪瞎人的眼睛。

    纪雨宁不免错愕,“这得多少银子?”

    “兄妹间哪还提钱不钱的话,况且假货终究是假货,再怎么鱼目混珠也比不上真的。”纪凌峰笑道,“不是你说妹夫升了官要装点一下门庭?若做得太粗糙,妹夫脸上也过不去不是?”

    看纪雨宁脸上仍有些疑虑,他拍胸脯担保,“这些东西外行人决计看不出来,便是这翡翠,除非用极精细的戥子称量重量,否则,断断不会发现是假的。”

    纪雨宁便放下心来,李肃当然没那个闲工夫去库房一一盘点,等他发现的时候事情也晚了——自己早就把这笔财富转移出去,让他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她眼中不禁浮现出笑影。

    一面让玉珠儿将东西搬进去,一面就请哥哥留下用饭。

    纪凌峰却甩手,“罢罢,妹夫如今升了官,架子也大,我一个低等生意人还是少来往为宜,省得惹妹夫不痛快。”

    纪雨宁本待分辩,可想到李肃为人,到底还是沉默的住了口——他若是真顾念旧恩,不会连老丈人的丧仪都不闻不问,所以,纪凌峰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

    兄妹俩相顾无言了一会儿,还是纪凌峰打破岑寂,“我听说,妹夫从外头带回一个大着肚子的姑娘?”

    不是门房在那儿议论,他还蒙在鼓里,可这会子人已经进屋,再闹也晚了,纪凌峰是个务实的人,既然离不得这家,就得尽可能将利益最大化,他睨着妹妹,“听说八个月快临盆了吧,你是怎么想的?”

    纪雨宁短促地一笑,“我还能怎么想?”

    纪凌峰踌躇片刻,“其实,你既生不出孩子,不如把他抱过来养,也好巩固你在家中的地位,之后或是将那丫头发卖,或是赶到不能见光的地方去,我想她也威胁不着你。”

    纪雨宁一听便知道是她嫂子穆氏的主意,哥哥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便是耳根子软,别人说什么都信——何况穆氏这回还很有道理。

    娘家是指望不成了,穆氏绝不会欢迎她这位小姑子归去,纪雨宁唯有怅然道:“且看看再说吧。”

    其实纪凌峰所说的故事并不稀奇,多少当家太太都是这么干的,但,纪雨宁不想沦落到和她们一样的地步,倒不是怕李肃生气——他倒巴不得将孩子养在她膝下,眉娘的身份到底上不得台面。

    只是,纪雨宁不愿剥夺另一个人做母亲的幸福,她这辈子或许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但,强行隔断一份母子之情,再掠为己有,这和强盗匪徒有何两样——她从不因出身而自贱,但,人至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况且,她早已厌倦与李肃的相处,宁可流落外头吃糠咽菜,也不愿日日见到李肃春风得意的嘴脸,这种日子更叫她折寿。

    *

    纪雨宁花了小半个月的工夫,一点点将临清带回的那些珠宝掉包,按照她的预期,李肃将来一定会用这笔家财贿赂上官,好助自己平步青云,那时,便是它们发挥作用的时候。

    可惜,不晓得要等多久,纪雨宁身在牢笼,对自由的渴盼日复一日强烈,楚少甫似乎成了她唯一的慰藉。可想到对方要准备应试,纪雨宁还是压抑下难耐的心情,依旧尽好一个称职的主母本分,阮眉要生产了,这时候更不能出乱子。

    张氏在祠堂跪了快二十天,两条膝盖都险些折断,至今卧病在床。当然她心里绝没有半点忏悔的意思,只觉得时运不济,明明大好的计划,偏偏让纪雨宁发觉——这个好管闲事的,活该生不出孩子。

    她也恨阮眉,可刚被剥夺了管家之权,老太太也盯着她,她不敢再露出什么把柄让人抓住,只是每晚临睡前去佛龛上一炷香,祈祷菩萨千万保佑二房得个女儿,这样就没人来跟大房争财产了。

    对这种小人之心,纪雨宁根本懒怠理会,只叮嘱阮眉放松心情,切不可太过紧张,无论此胎是男是女,李肃都会高兴——到底这是他第一个孩子。

    说不定也是唯一的一个。毕竟李肃这些年表面洁身自好,家里的两个妾却都没闲着。播了种全无收获,可见是他自个儿不中用了。纪雨宁不无恶意的想。

    阮眉是在中秋前夕发动的,那天李肃刚好有事要去一趟衙门,约好了晚上赶回。眉娘送他到门口,才折返身子,小腹便麻麻地泛出酸意,是要发动的迹象。

    纪雨宁忙让玉珠儿去请大夫,又要派人叫来李肃,阮眉拉着她的胳膊急忙摇头,“不用惊扰老爷了,我一个人就好。”

    其实李肃也帮不上什么忙,在她看来纪雨宁反而值得信赖得多——倘若说她看李肃像看高不可攀的太阳,在入府之后,她却真心将纪雨宁视为至亲,除了儿时父母那点零星印象,不会有第二个人待她这样好。

    纪雨宁:……这样子怎好像她娶了眉娘过门一般?全乱套了。

    眼下却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趁着大夫在路上,纪雨宁赶紧着人烧热水煮剪子,再就是干净的棉布也得备几匹来,为了以防不测,还命和济堂送来几株上等山参——当然是记公账,到底这孩子是为李家生的。

    听说二房出事,张氏拖着病躯也要一瘸一拐地过来看热闹,假惺惺为阮眉祈福,嘴上可满是幸灾乐祸神气,“弟妹,我听说头胎往往容易难产,阮姨娘一向娇弱,体质又不好,这孩子生不生得下来还是未知之数呢!”

    这回用不着纪雨宁发话,从寿安堂匆匆赶到的老太太照脸便给了她一耳光,骂道:“糊涂东西,你二弟的孩子出事,你又能得什么好?给你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了,也不照照镜子看配不配!”

    李老太太虽不喜欢阮眉,可孩子是李肃的骨血,她总不能不管,听张氏这样咒诅岂有不气急败坏的?

    张氏捂着红肿脸颊也不敢辩,只能拄着拐仍旧颤巍巍地回房去,心想死老太婆就知道要孙子,哪日让她落得家破人亡才好呢——想想可真痛快!

    不知是否张氏的乌鸦嘴发挥作用,原本负责收生的稳婆心急火燎出来,“老太太,二夫人,姨娘的情况仿佛不太好!”

    李老太太几乎晕倒,好容易才站住了,“怎么回事?”

    稳婆小心翼翼道:“……阮姨娘的身子本就不怎么健朗,生到一半便几乎没力了,喂了几口参汤也不见效,如今……怕是大人和孩子只能留一个。”

    李老太太当即发话,“保孩子!”

    二房的血脉可不能在她手里断绝,她当初在老头子坟前发过誓呢,说要把一家子拉扯大,眼看着胜利在望,怎么能这时候放弃?至于阮眉,能为李家生儿育女已经是她福气,大不了多出几两丧葬费便是了,她还敢争什么不成?

    哪知话音方落,纪雨宁却抢着上前一步,斩截地吩咐那稳婆,“若母子皆安当然最好,倘必须择其一,保大人。”

    李老太太:……这儿媳妇存心跟自己对着干吗?

    还未待她出言指责,纪雨宁已嫣然回首,“娘,不管怎么说我才是那孩子的嫡母,今后也归我负责将他养育成人,至于您还是好好过个清闲晚年吧。”

    说罢,便拎着裙摆,堂而皇之地进去发号施令,免得稳婆们阳奉阴违。

    李老太太气得嘴唇簌簌发抖,这该死的,这该死的,明摆着咒她活不到孙子长大——她前世究竟造了什么孽,今生让成甫将这么一个毒妇娶进家门?

    待听得纪雨宁吩咐将一整株山参给阮眉咬在嘴里时,李老太太实在坐不住了,这样的参一株就得百两银子,做什么要白填限?她生老大老二的时候也没这样破费。

    可惜纪雨宁早就吩咐关紧门窗,将那老虔婆的哀嚎隔绝在外,这厢望着阮眉温声道:“不用睬她,稳婆已经将胎位正过来了,只消多使点力——你能办到的吧?”

    阮眉听到话里浓浓的鼓励,不知怎的苍白脸颊上显出些许红晕来,那支山参已经被她咬破,苦涩汁液沿着牙关流进胃里,也让她恢复了些许气力。

    伴随着一阵压抑着的低吼,阮眉只觉身下一松,仿佛有什么东西沿着腿间滑落。紧接着便是稳婆惊喜的声音,“生了生了,恭喜夫人,阮姨娘为府里诞下了一位小公子。”

    纪雨宁眉心一宽,阮眉的孩子落地,她肩上的责任也算了了。

    待要离开,阮眉却轻扯了扯她的衣角,她的手此刻实在没什么力气,可纪雨宁还是敏感地察觉,“有何事?”

    从阮眉的眼神里她领会出来,遂支开那几名稳婆大夫,“去老太太院里领赏钱吧,这里不用你们伺候了。”

    众人不疑有他——大户人家杀母夺子的故事多着呢,便是纪夫人真要对阮姨娘不利,她们又能怎么办?说不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然而纪雨宁只是轻轻挨着床畔坐下,面上笑容淡淡:“到底什么事你说吧。”

    防人之心不可无,人的欲望总是一步步发展壮大的,阮眉生下了二房独子,接下来或许便要对她这位正头夫人下手——是诬陷还是栽赃,其实她根本就不在乎。

    比起死亡,现在这种生活也好不了多少。

    阮眉吃力地坐直身子,本想亲自动手,却发现自己实在没什么力气,只能气若游丝地道:“夫人,你能帮我把梳妆台下的抽屉打开么?”

    纪雨宁心想这人真是没救了,什么时候还想着女为悦己者容,生怕李肃被她产后憔悴模样给吓着?

    然而打开抽屉后,却发现里头并非胭脂水粉之类,而是一本厚厚册子——原来她还念书?

    纪雨宁欲要交给她,阮眉却轻轻摇头,含笑道:“这是我送给姐姐的礼物。”

    看不出来她是个风雅之人,纪雨宁失笑,然而随意翻开看了几页后,脸上笑容便倏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涛骇浪。

    这赫然是一本账册,记载了李肃在临清那三年所有钱款的来路,包含买通官司、行贿受贿等等。换言之,这便是他婪取民脂民膏的铁证。

    纪雨宁只觉呼吸都急促了些,“你从何处得来?”

    阮眉微微吐了口气,“老爷回家前给我的。”

    李肃那个多疑的脾气,对谁都不放心,也就阮眉仗着一片赤诚能博得他几分信任。且李肃以为她是看不懂账本的——根本他只当阮眉是一个吟风弄月知情识趣的爱宠,哪里需要她真正当家理纪呢?

    阮眉淡淡道:“老爷觉得我傻,所以肯将这本账册交由我保管,其实我八岁那年就懂识字了,青楼里的姑娘要伺候爷们,不会吟诗作对怎么能行?”

    只是李肃从来不曾发现她这方面的好处,他俩的相处,更多是在床笫之间,至今李肃都觉得她纯洁得像一张白纸,也蠢得像一张白纸。

    果然不能小看女人,李肃这样的步步提防,结果还是在女人身上栽了跟头,世道真是太公平了。

    纪雨宁默然,“既如此,你为何要将它交给我?”

    不管阮眉的单纯是不是装出来的,至少她对李肃的心是真的,不会看不出这账册对李肃不利。

    阮眉笑道:“因为我觉得您拿着会更有用处。”

    入府这些时日,她也看清了纪雨宁的境遇,高堂不慈,妯娌不睦,夫妻不和,饶是在这样艰难的境遇下,纪雨宁依旧没想过难为她,反而对她这个小妾释放出最大的善意——论光明磊落,这府里的人都不及她半分。

    所以阮眉选择了知恩图报,她盈盈望着对面的女子,眸中澄静无波,“夫人,您想要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