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归宁

归宁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归宁

    楚珩听见纪雨宁让他搬过去, 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能和心爱的人比邻而居, 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 应该是天底下再平淡不过的幸福吧?

    不过他也只心动一瞬便完事了,他的身份注定了不能这样,人人皆有自己的责任, 而他肩上的担子无疑是最重最沉重的那个。

    所以他也只好吐了口气, 徐徐说道:“且看看吧。”

    纪雨宁道:“可是担忧不能安心攻书?放心,兰花巷那边也清净得很, 除了衣食住行, 不比公主府差。”

    又抿嘴一笑, “你也不必害怕我歪缠你, 我的事也多着呢, 谁有哪个闲工夫?”

    她并非浮荡不堪的女子, 除了起初的那一夜稍稍狂浪点——那也是因才从李家出来,心里有气,急于摆脱束缚的缘故, 之后依旧循规蹈矩。

    至于像话本里的狐精那样整天缠着男人, 以致耽搁学业, 她也做不出来。

    楚珩笑道:“你家境亦不宽裕, 怎好再多个负累?”

    这个纪雨宁倒是筹至烂熟, “你不是甘为外室,还怕被人养?”

    她早就想好了, 铺子肯定是要照开的, 至于是找娘家借钱还是另外筹集资金, 且看看再说。当初她虽是个闺阁小姐,可也没少跟父亲走南闯北长些见识, 手头人脉大可以利用起来,等生意慢慢做大,银钱自然就不愁了。

    楚少甫若这回没中,正可以到铺子来帮帮忙,他又有一身好力气;若是中了,来年还有春闱,结果未知,就算侥幸封了个庶吉士,那也有好几年得熬呢,不多花银子是不行的。

    楚珩不由得百感交集,想不到纪雨宁为他考虑到如此周密——因为是白费心思,便更觉得愧怍。

    又想起她之前也是这么待李肃的,楚珩忍不住道:“你刚吃了亏,就不怕在我身上重蹈覆辙?”

    纪雨宁笑道:“难道被蛇咬过一口,从此看见井绳都怕?我既然选择了你,自然有我的考虑,你这般踏实忠厚的人,必然不会忘恩负义,对不对?”

    其实他倒算不上多么“忠厚”,听了这番夸赞,楚珩只感觉脸颊热辣辣的,同时心上却有一股暖流滑过,实在纪雨宁的表现又一次令他刮目相看——她明明亲历过世道的晦暗,却还保留着固有的本真,光明磊落,毫无芥蒂。

    这样的女子,才是值得他始终如一深爱的女子。

    楚珩情潮涌动,不禁试探道:“若我家境并不十分窘迫,你待如何?”

    纪雨宁看他一脸认真,忍不住点了点脑门,心想这人可真会玩笑,“怎的,你想说你是乡绅之后,还是哪个大官流落在外的私生子?”

    楚珩:……不,比那个还要稍稍再高一点。

    他抹了把汗,“若我以十里红妆迎你过门,你会答应吗?”

    纪雨宁板起脸严肃的道:“我会亲自将你送进京兆府。”

    穷得叮当响的人哪来十里红妆,不是偷就是抢,她可不希望枕边人堕落到这种程度。

    楚珩:……

    其实纪雨宁暂时也没有再成家的打算,倒不是嫌弃楚珩家境,只是刚和离过,她不想花费精力投入另一段感情——还是自由之身过得舒坦。

    再者,尽管她信得过楚少甫的人品,可这世间事也总难说得很,万一他这回发挥优越,中了个榜眼探花什么的,恐怕不少高门显宦会来招婿,到那时,纪雨宁就得主动退出了——与其为了荣华富贵撕破脸争吵,倒不如徒留一段美好的回忆在心中。

    眼看楚珩还在痴痴发呆,纪雨宁伸手在他眼前晃了两晃,莞尔道:“我看客房也颇宽敞,你要进来同寝吗?”

    楚珩眼里燃起了小火苗,“可以吗?”

    好像太刺激了点,他觉得脉搏快到有点受不住。

    “当然。”纪雨宁盈盈瞥他一眼,“不过明早长公主就得来捉奸了。”

    楚珩:……

    才荡起的心湖又平静下去。

    本来还想说几句话,郭胜匆匆过来附耳低语,楚珩不得不告辞,“我得走了,明日再会。”

    纪雨宁颔首,心想这人的感情还真是直白而热烈,方才他说要娶她时,她还当真心动了。可惜,一个被休弃出户又生不了孩子的女人,到哪里都不会受欢迎的,生活的磋磨,会使再浓厚的感情也遭破灭——她不愿面对那一日,只想沉湎于此刻短暂的幸福。

    亏得郭胜提醒,楚珩差点忘了向母后请安,不过因步伐太急,情绪没整理完好,等到石太后面前,脸颊仍呈现一种不自然的红晕之色。

    石太后就猜到他肯定又去纪氏那儿了,本来对纪雨宁印象不错,这会子反添了些不满,“在宫里也没见你这般殷切,哀家几回劝你去景兰那里走走,你总是不肯,这纪氏何德何能,让你变了个模样?”

    楚珩微微冷淡脸色,“母后明知强扭的瓜不甜,为何还要勉强呢?”

    当初石太后因可怜侄女被人退婚,在京中境况窘迫,才逼着儿子纳她,给她个位分好吃好喝待着便罢,又把睿亲王亦即楚珩大哥遗下的一双儿女送给她教养,实则让她终身有靠,以免落得晚景凄凉。

    楚珩觉得这人很该知足了,太贪心会遭天谴的。

    石太后气结,“那纪氏究竟有何好处,让你这般魂不守舍?景兰是脾气不够温柔,还是相貌不够她好看?”

    楚珩说道:“就是啊,母后您不也亲眼看过了么?”

    石太后说不出话来,饶是见惯了宫中美人,她也不得不承认纪雨宁的相貌是一等一的好,尤其那种不卑不亢的态度,超脱了身份,更让人在她面前相形见绌。

    景兰虽然姿貌不遑多让,但总觉寡淡了些,脾气也软和得像面团,确实难以激起男人兴趣。

    石太后倒不是单纯讨厌纪雨宁,若说做女儿,她会很欣赏这种个性,为人媳妇还是得温婉随和为宜,太尖锐是过不下去的。

    她只能叹道:“无论如何,你不该迎纪氏进宫,她是嫁过人的,又非完璧,不为你自己想想,也得顾忌一下朝堂的声音。”

    楚珩不以为然,“汉武帝时的王太后,宋真宗时的刘皇后,不都是二嫁之身,怎不见有人说三道四?那王太后还与前夫生了个女儿呢,武帝照样封她为修成君,雨宁还是没生过孩子的,到您这里反倒关隘重重,莫非竟退步了不成?”

    石太后才说一句,儿子就引经据典来堵她的嘴,更叫她觉得这纪氏狐媚妖冶、迷惑圣心。

    还要再劝,哪知皇帝却忽叹道:“朕看是您多虑了,如今是朕想娶,她还不肯嫁哩。”

    因把跟纪雨宁那番谈话娓娓道来。

    本意是为了安抚太后,哪知石太后却蹭蹭火起,“她以为她是谁,凭什么不嫁?”

    皇帝:……所以您支持这桩婚事啰?

    *

    次日起身,纪雨宁明显感觉静园的气氛有些异样。从长清公主到公主府的仆役,个个都如临大敌,倒是那个乳母异常倨傲起来,与昨日沉默寡言的态度迥异。

    纪雨宁不由想起孔圣人那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

    这句话不一定适用于所有人,但肯定适用于某些人。或许长公主忽然忆起了养育之恩,让这乳母有了发作的底气。

    纪雨宁仍是一贯的淡然处之,她不会因某个人身份卑微而看轻她,也不会因对方尊贵而捧着她。不管这乳母是何态度,她只管尽到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了。

    量尺寸的时候,“乳母”突然发难,“纪夫人既已和离,就没想过再找人家么?”

    连长清公主都悄悄捏了把汗,哪有这样问话的?太直白了些。

    纪雨宁只从容道:“不想。”

    按部就班地将软尺从乳母脖颈绕过去,稍一用力就能勒死人的架势。

    石太后诡异地沉默一瞬,“我倒认识几个还不错的后生,不知夫人可有兴趣一见?”

    纪雨宁含笑,“不必了。太好的,他瞧不上我;太差的,我瞧不上他。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您的美意。”

    这女子答话滴水不漏,可石太后还是无端有些憋屈,合着珩儿在她眼里就是个玩物么?也不说成家,也不说安定下来,还真就当个外室了?

    石太后本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越是如此,就越要弄个明白不可——她决定在静园多住些日子。

    旁观着的长清公主:得嘞,看来这一老一小都已沦陷,尽管是以不同的方式。

    不禁对纪雨宁刮目相看。

    纪雨宁哪晓得这家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兀自伸了个懒腰,让玉珠儿帮她按摩按摩肩膀。

    玉珠儿咦道:“小姐最近顶容易犯困呢,是不是累着了?”

    纪雨宁笑道:“有钱挣的事,谈什么累不累?”

    大抵因计划终于有了进展,胃口也比之前好了些,吃得也多了。纪雨宁本就是个懒怠脾气,又有点讳疾忌医——她如今可生不起病,便只让玉珠儿到药铺里抓了点开胃的药。

    玉珠儿道:“婢子前两日撞见阮姨娘,她说李大人到纪家去过了。”

    纪雨宁眉心一拧,“他到那儿做什么?”

    玉珠儿摇头,“阮姨娘也不知,只让奴婢提醒您留个心眼。”

    纪雨宁叹息,“阮眉倒是个好的,可惜……”

    罢了,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她都自顾不暇,还操心别人做甚?只是这纪家,看来她须做点准备。

    没几天就收到了家中来信,说是请她归宁。纪雨宁便猜到这是李肃的主意,不知他用了什么法子说动兄嫂,或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如今两口子肯定想劝她冰释前嫌呢!

    纪雨宁还没正式跟哥哥谈过和离之事,本来想等缓缓再提的,如今看来却是形势不由人。她当然不肯再回李家,只是该如何让李肃以及娘家亲戚等人都死了这条心……她忽然有了个更好的主意。

    这晚楚珩再秉烛过来时,纪雨宁便道,“明儿我得回去见见兄嫂,你帮我向公主请天假吧。”

    楚珩颇有些留恋之意,这段时日虽未同床共枕,可朝夕相处,每日都能得见,比之偷情是另一种滋味。

    他依依说道:“多久能回?”

    “不会太久。”纪雨宁笑道,“你若不放心,就跟我同去吧。”

    楚珩又惊又喜,都见家长了,现在是要外室转正吗?他按捺住雀跃的心绪,低低说道:“以什么身份呢?”

    纪雨宁:“……当然以男子的身份,难道你想扮女人?”

    楚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