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认同

认同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认同

    不怪他们吃惊, 一般人打赏哪有赏金锞子的,何况对于稚童, 如李肃这般给把铜板就该千恩万谢了。

    纪雨宁看他掏那红封时, 还以为不过是点散碎银子,哪知一出来就是这么大手笔,倒弄得席上鸦雀无声。

    穆氏起初亦难以置信, 还以为是唬人用的假东西, 及至大的那个张嘴咬不动——这小崽子的牙多利呀,有他验证过, 可知不是掺锡的假货。

    便是真掺了锡, 这么黄澄澄的也值不少钱了。

    穆氏看楚珩的目光立刻热络起来, “公子家中作何生意?是卖玉石的、还是卖绸缎瓷器的?”

    既无功名, 可知是家里有钱了。若是同行, 那就更有结交的必要。

    哪知楚珩却淡淡道:“不过是路上捡来的玩意, 嫂嫂留着给孩子作耍便好,不必客气。”

    越是如此,越让穆氏觉得此人家境不可估量——说什么随手捡到, 她怎么没这狗屎运?

    怕是家中背景还不小, 财不外露, 生怕被人缠上吧?

    席散之后, 众人各怀鬼胎。穆氏既发了一笔小财, 看楚珩愈发顺眼,心内倒是纠结:两位妹夫, 一个有钱, 一个有权, 两边都割舍不下,到底选谁好?

    唉, 只怪纪家没用,多生几个女儿,便可将这些人才一网打尽了。

    纪雨宁才懒得管嫂子心计,只面朝着纪凌峰道:“大哥,我想歇一晚再走,还是从前那间房?”

    纪凌峰忙道:“自然,早就为你准备好了。”

    又踌躇望着两位男宾,“只是他们……”

    本来没料到楚珩会来,自然没为他收拾客房。

    纪雨宁淡淡道:“不必麻烦,一间就够了。”

    楚珩跟在她身后,拔脚欲走。

    李肃不知怎的竟也跟了过去——方才席上看这两人亲如一家无话不谈,他心里便翻江倒海,这会子却还恬不知耻地要住一间房,到底知不知礼字如何写?

    纪雨宁回头,不悦地瞪着他,“大人还有何事吗?”

    李肃讪讪道:“我是不放心你……”

    纪雨宁冷笑,“你我早已桥归桥路归路,有甚不放心之处?楚公子再怎么说也是正人君子,大人就这般揣测,未免也太以己度人了些。”

    楚珩虽没说话,可耀武扬威站在纪雨宁身侧,一双眸子神采飞扬,无疑在说:他并不介意让人看场活春宫。

    这两人可真是……可真是……李肃一时竟想不到恰如其分的词来形容,只在心里骂了句狗男女,铁青着脸拂袖而去。

    这厢纪雨宁带着楚珩回到从前卧房,楚珩本来想关门闭户,纪雨宁却拦着他,反把门窗尽皆打开。

    “若有什么动静,咱们在里头便能知道。”

    有效防止被人偷听。

    楚珩耳朵微红,“那不是什么都被看去了?”

    该说这人胆子太大还是太不避嫌?纪雨宁微微一笑,“你想我哥哥把你赶出去么?”

    许他住下就该千恩万谢,若是在岳丈家里还不检点,纪凌峰怕是能把他腿打断。

    楚珩果然收敛绮思,规规矩矩将手放到背后——为长远计,牺牲一夕之欢倒也是值得的。

    纪雨宁看在眼里,就觉得此人或许真是个志诚君子,能够交托终身倒也不错,只不过……婚姻对女子而言太像豪赌,她刚从一场一败涂地的赌局中出来,实在没勇气再去下注。

    横竖也不到考虑这些的时候,过一天算一天吧。

    见楚珩还捏着那几个空空如也的红封,纪雨宁便想起,“你从哪来的金子?”

    她可不信什么天上掉的地上捡的。

    楚珩轻易把锅推给了皇姐,“公主给的。”

    本来他也想不到这些,不是皇姐撺掇,谁记得要带赏钱?尽管长清也是娇生惯养,浑忘了外头物价不比宫里。

    纪雨宁略微皱眉,长公主最爱面子,哪怕楚珩仅是清客身份,也被她视为公主府的所有物,给他那两枚金锞子,自然是为了装饰之用——兜里有钱,办起事来才有底气。

    如今楚珩却不但招摇,还轻易送人,让公主知道怕不得了。虽说长公主不见得稀罕这点金子,可到底不妥。

    纪雨宁便即起身,“我去要回来。”

    楚珩却拉着她,“不必,做人岂可出尔反尔,公主那里,回头我道个歉就没事了。”

    因拖曳的幅度太大,纪雨宁差点坐到他腿上,这下却顾不得什么金子不金子的了,只红着脸道:“你先放开。”

    楚珩席上喝了几盏薄酒,这会子乘着醉意,倒是难得胆大,“不放,孤男寡女独处一室,你还指望我坐怀不乱?我可比不得柳下惠那等风骨。”

    早知道该先关门的,这下庭院里的人不看得清清楚楚?纪雨宁有点慌,不得不撇开平日刚强,软语道:“我今日身子有点不舒服,改天吧。”

    这个倒是事实,明明没吃错东西,小腹那块总是闷闷的坠得慌,加之小日子也迟了几天没来了——纪雨宁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只不好宣之于口。

    楚珩看她神情不似作伪,只得放她一马。虽然有点扫兴,可他从不愿勉强——就好像他不会强行带她回宫一样。

    他会尊重纪雨宁本身的意愿,直到她心甘情愿接受他的那天为止。

    纪雨宁看他满脸的怏怏,一副小孩儿讨糖吃没讨着的沮丧,不由得抿唇轻笑,“虽然不能行房,我倒有别的法子帮你缓缓。”

    纪家并非书香门第,也并非那种食古不化的人家,纪雨宁出阁之前,还是研习了不少避火图的——可惜因为李肃对她的漠视,一直都没用得上。

    楚珩虽也看过不少杂书,这会子却知道最好的应对是装傻,当下摆出不耻下问的态度,“什么法子?”

    纪雨宁柔弱无骨的手伸进他衣摆中去,楚珩下意识地一僵,只觉女子的气息清甜如同兰麝,久久萦绕在鼻端,徘徊不去。

    次早醒来,两人都有种新奇的体验,这样在亲戚家睡到日上三竿,仿佛便是正式作客的夫妻一般。

    楚珩拥着她光裸的肩膀,打量室内古朴温文的陈设,“你哥哥倒不像暴发户,没一股脑地将古董珍玩堆积在屋里,装饰也很雅清。”

    纪雨宁道:“这都是仿照我从前闺房的布置,你没去过我扬州老家,那才叫浑然天成呢,似哥哥这般照猫画虎,到底过于穿凿,落了下乘。”

    微微有点怅惘,自从纪家将生意挪到京城来,她也甚少回扬州了,只除了每年祭拜之时——爹爹是个念旧的人,垂危之时便谆谆嘱托,要他们扶柩回乡不愿葬在异地,和早逝的发妻魂魄两隔。

    老人家生平没做过一件错事,唯一愧疚的是错看了女婿,将她匆匆出嫁——那时候李肃还未像现在这般原形毕露,可从她几次归宁的情况,老人家已知此子不堪良配。

    奈何木已成舟,纵使纪雨宁在李家过得并不快活,他也只能装作不知,背地里让纪凌峰多照看妹妹。他又是那样骄傲,并不肯承认自己的独断专行会带来多大坏处。是他没有保护好女儿,让她在花灯节上被人掳去,失却清白;也是他亲自挑了李成甫这么一位后生,浑然没问女儿是否愿意嫁给他。

    直到临终之时,他才依依拉着女儿的手,两行浊泪滚滚而落——他担心无法向九泉下的妻子交代。

    起初纪雨宁的确是有怨的,怨父亲不管不顾将自己扔在李家,却没想着接她出去,可直到后来,纪雨宁才渐渐意识,无论爹爹还是周遭的这些人,全都是在按照世俗的规则生活,至于她自己,不也同样任劳任怨,在李家耗费了大把的青春?

    她在父亲回光返照之际取得了谅解,用一个善意的谎言换得他安心瞑目,但,从那之后,便有一股莫名的冲动团聚在腔子里,迫切地要呼啸而出——她实在烦透了这些人情规矩,只想再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

    因此在阮眉回来之后,纪雨宁便果断提出和离。与其说李肃对她的冷落是主因,还不如说她早就腻烦了这个男人——纪雨宁想想,自己确实不够格称为贤妻。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无论对错,纪雨宁已然得到解脱。她趴在楚珩结实的胸膛上,手指一圈圈画着线,感受着指腹下肌肉微微的战栗——这个男人确实是可爱的,因不自知便更让人觉得向往。

    纪雨宁有了一丝留恋之意,她忽然说道:“明年我想回扬州扫墓,你能陪我去吗?”

    楚珩自动把这个翻译成“见家长”,也对,兄嫂都见过了,自然该看看岳丈和丈母娘。

    他轻轻嗯了声,想起他俩的初识也是在扬州。那时他还是个被贬的可怜皇子呢,她不知他的身份,他却早知她是大商贾的女儿。

    回想起来简直物是人非,楚珩谨慎地试探道:“你在扬州可有何故人?不如趁机也走访一二。”

    自从十六岁那年出事,爹爹便将她拘在家中,不许她出去半步,纪雨宁早就跟亲朋故旧断了往来——至于更早一些的,那些尘封的记忆她也不愿多想。

    楚珩见她紧紧闭着唇,便知犯了忌讳,只得把话题岔开,暂且不表。

    因着公主府还有任务在身,纪雨宁没打算久留,只吃过早饭便告辞了。

    穆氏一改昨日的疏淡,竟依依出言挽留,仿佛很舍不得小姑子和她一家似的。

    实在留不住,只好涕泪连连地送客,临走还送了一大堆东西,有今秋新收的大米,各种菜蔬果干,以及各色布料——都是些零碎尺头,做衣裳是不够的,拿来纳鞋底缝扇套裁手绢倒是不错。

    纪雨宁简直啼笑皆非,可见那两块金锞子已经收服了穆氏的心,否则她这种小气鬼不会想到要还礼的——就算如此,她也不肯让收礼的占了便宜,净捡些物美价廉的来送。

    不过比起她对旁人的态度,她对楚珩已经算有心了。

    楚珩倒还是挺高兴的,他在宫里长大,从来只见过炒熟的菜蔬,未知生着是何模样,原来没切块的茄子有这么大个,还圆滚滚的,都能抵上蹴鞠用的鞠球了。

    纪雨宁只觉得这孩子真可怜,生平头一次见茄瓜么,该不会只吃过长条形的茄子罢?

    她淡淡道:“嫂子打算在你身上捞回本呢,打量你家中非富即贵,以为拉拢了你,日后便可好处不断,我看,这回她却是要失望了。”

    她哪晓得穆氏这回误打误撞却猜中了,当然楚珩此刻是不会承认的,他对纪家人倒没什么恶感,虽然他们一开始看不起他,那也是人之常情——比起宫里的勾心斗角,当面带笑背后藏刀,这种纯然不加掩饰的喜恶倒让人舒服得多。

    马车里干坐无聊,纪雨宁翻看穆氏送的东西,倒侥幸发现了几捆五色丝线,大概是穆氏不要的,对她而言却正合适——公主府虽然也有,可大多是陈货,不及刚染出的颜色鲜亮。

    纪雨宁便让楚珩帮忙捉住丝线的一段,她则借助日光,耐心将几种不同浓淡的丝线挑出来,准备刺绣之用。

    楚珩端端正正坐着,原本不打算心猿意马,可偏偏两人的距离挨得如此之近,以致于他能轻易看见纪雨宁鬓边垂落的一缕发丝,沿着纤细脖颈延伸到肩膀,并缓缓融入领口那痕雪肤中去。

    楚珩忽然就觉得心痒难熬,冷不防一个喷嚏,丝线便松动了。

    好在纪雨宁已整理完,并没责怪,只分门别类地将绣线收到盒中去。

    再次面对面时,气氛便异常缠绵了,楚珩望着对面姣花软玉般的面容,情不能已,鬼神神差般将唇靠拢过去。

    纪雨宁没有躲开,唯独脸上的红云略微加深了些——她今日特意擦了点胭脂,若非楚珩这样细心,未必看得出来。

    他猜想纪雨宁应该是为了掩饰紧张——难道她在他面前也会害羞么?

    这个猜想令楚珩激动万分,本来想吻一吻便分开的,这会子反倒破罐子破摔,恨不得连舌头都融化掉。

    等到结束时,两人呼吸都微微急促,仿佛坐车比走路还要吃力。但不得不说,这回滋味愈发的好。虽然不是第一遭接吻,但起初两人都攒着劲要取悦对方,反而弄巧成拙,甚至差点磕着牙齿。

    这回为了自己享受,却能沉浸其中,有种神魂颠倒的奇妙滋味。

    两人一时无话,直到马车停下,长公主艳丽的面庞出现在窗外,楚珩方唬了一跳,简直像从前被太傅抓着偷看杂书一般。

    长清很敏感,“怎么了,见到本宫就像见到鬼一样?”

    楚珩心说见到鬼也比见到你好,这人怎么随处可见?身为公主就没点正经事可做吗?

    这姐弟俩气氛古怪,纪雨宁倒也没多想,她总以为长公主艳名远播,楚珩为着避嫌才会紧张——看不出来,男人捍卫起贞操也是挺节烈的。

    纪雨宁只姗姗下来,笑道:“公主,您那件料子太过繁复,我想先做府上乳母的衣裳,不知可否能够?”

    长清哪敢与石太后争先,忙道:“长幼有序,自是应该的。”

    纪雨宁这才放心,“那您可得多等几日。”

    长清本来就不缺衣裳,之所以将纪雨宁留在府里,不过是为了在眼皮子底下监视这对有情人,省得皇帝成天跑动跑西,却要怪她做姐姐的纵容。

    等纪雨宁去后,长清便绕着马车啧啧有声,“看来纪家真认了你这位女婿,送了满满当当一车东西?”

    本意是为打趣,哪知楚珩骄傲地昂首,“当然。”

    比起金银珠宝等俗物,自然是自家种的菜蔬更能代表心意,这不叫认同叫什么?

    长清:……好像很有道理。

    她被说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