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宴会

宴会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宴会

    纪雨宁这回的身份亦主亦宾, 她不是来做客的,自然也无须入座, 到时候协助长清公主将那身衣裳换上就好——实话实说, 款式颇有点繁复,公主一个人怕是还没法穿呢。

    尽管如此,长清还是为她安排了座位, 倒不是说另眼相看什么的, 纯粹考虑到皇弟的感受——若皇帝知晓她冷落自个儿心尖上的人,怕是要跟她干仗哩。

    纪雨宁并没有第一时间入席, 而是静静捧着杯茶站在角落里, 观察来来往往的宾客。她并不羡慕权贵, 可是人总会有点好奇, 何况在场的又多是俊男美女, 想不注意都难。

    楚珏因在西北住了四五年, 乍回京城倒觉陌生,以往那些亲眷,个个看着都觉眼熟, 可又不敢贸然与之相认, 怕叫错了反倒尴尬。

    倒是纪雨宁年纪比他长几岁, 模样看着亲切, 又颇有大姐姐风范, 楚珏便含笑上前,“阁下亦是国公府的小姐么?”

    石家姝丽, 光艳动天下。不是这等底蕴深厚的门阀贵族, 哪里熏陶得出这般天姿国色。

    纪雨宁也不恼, 兀自微笑着,“不是。”

    在她看来对话就算结束了, 她没兴趣向一个外人介绍自己的身份,何况对方错认在先。

    楚珏却更感好奇,不是石家,还有哪家勋贵能收到公主府的请柬?

    待要详问,长清已施施然过来,“十八弟,你都长这么大了。”

    楚珏晒得微黑的脸膛摆成个囧字,“皇姐,我是十四。”

    长清:……谁叫先帝的儿子太多,序齿下来都一长串,她哪儿记得住?

    幸好活到成人的没几个,否则更费事了。

    当下热情的道:“原来是小十四,就说呢,十八弟那样白白嫩嫩的,怎会是你这般黑炭模样。”

    楚珏颇觉无语,他这趟回来,人人都夸他长高了变壮了,唯独大姐姐表扬起来还是不落俗套。

    大抵是在美人面前,他不爱听这些话,便小声抗议:“那边阳光太大给晒的,养一养便好了。”

    见皇姐没有替他介绍的意思,只好自己抛出来,“这位是……”

    长清爽快地道:“是纪夫人,我刚请她帮忙做了件裙子,待会儿穿出来,你可得评评是非好歹,不许做违心之言。”

    楚珏根本就没注意听,兀自神游中,称之夫人,这么说是嫁过人的了,瞧皇姐对她的态度,大概也不是寻常织女,到底是何来历,地位这样特殊,连皇姐都客客气气的?

    楚珏原本只存了三分慕少艾的心情,这会子因纪雨宁的神秘倒上涨到八分,看来他离家这几年,京城变故可不少。

    宾客席中,身着粉裙的女子眼见楚珏如此,不由得轻咬红唇,眼中似恼非恼。

    *

    长清公主不喜拖沓,这回干脆连暖场的歌舞都省了,只象征性地说了几句场面话,就吩咐宴会开始。

    楚珏很是配合地道:“皇姐,您不是有惊喜要给咱们观赏么?到底何物?”

    其实他对衣裳并不怎么感兴趣,但听说是这位貌若姑射仙人的纪夫人的手笔,难免也想见识见识——这世上有貌的不少,有才的亦颇多,可才貌兼具还能叫人心服口服的,就实属万里挑一了。

    长清轻笑一声,“瞧你们这猴急劲?罢了,本来想吊吊胃口,还是这会子拿出来省事。”

    站在人后的郭胜又翻了个白眼,心想还好陛下不在,看到公主这副臭美劲怕是得气晕过去——明明就很想给人看嘛!

    玉珠儿却很紧张,长公主此举无异于将小姐架在火上靠,若不能艳惊四座,就得贻笑大方了。

    她下意识捏紧手臂上的肉,好让自己缓缓精神。

    偏偏掐错了地,郭胜又疼又不敢叫:……姑奶奶,倒是捏你自己的胳膊呀,人家也怕疼哎!

    使劲甩了几下,却甩不掉,实在玉珠儿太过全神贯注,根本无暇注意其他。郭胜也只好拿出久违的男子汉气概来——掐就掐吧,到底他皮糙肉厚,肿几天就没事了。

    彼时长清已命人将库房里几盏大油灯取来,还特意在外罩了玻璃罩子,把大殿弄得云遮雾绕,如同神仙洞府一般。

    她再从事先挖好的角门里冉冉走出,因那块地方太过隐蔽,又与身后的幕布融为一体,乍一看,倒像是凭空出现。

    宾客早已习惯公主这些把戏,可当真正置身其中时,还是难免为之错愕。

    郭胜亦呆呆张大了嘴,之前听玉珠儿说,纪夫人挑了两块大红大紫的花布来为公主做衣裳,他便着实捏了把汗。

    长公主是喜欢富丽奢侈,可绝非俗气,这种红紫杂糅的配色,稍稍处理不好便像是生了冻疮。

    但,大抵是周遭环境过于幽魅,长公主那身白皙皮肤也足够驾驭——那是种多年养尊处优出的冷白,再如何烂俗的衣料披于她身也不显突兀,反而有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

    然而玄机似乎不单只此,细看之间,便发现长公主外边还披了一层,那是种薄纱般的缎子,上头用密密匝匝的金线和银钱勾勒出复杂的纹理,单看不觉得怎样,可当与里头衣物交叠在一起时,便好像那块颜色鲜艳的布料被完美地分割成数瓣,金银丝线则铸成里头花蕊,远远望去,恰如含苞盛放的紫藤萝一般。

    这样晕黄不定的光线下,长公主居然变得温柔可亲起来,仿佛真是天上花神降落凡尘,没了平日骄纵的脾气,只剩下对世人的悲悯。

    郭胜咽了口唾沫,悄悄向玉珠儿道:“这都是你家夫人自己琢磨出的,还是别人教她的?”

    玉珠儿也松开掐着他的手——到现在都没意识抓错了人——小声道:“小姐平日无聊,便喜欢琢磨这些,不过李大人不喜小姐在外抛头露面,总不得施展罢了。”

    纪雨宁总觉得绣工还在其次,想法才是最重要的,若一味追逐技法而失却创新,那才叫得不偿失。

    连同她给乳母做的那身,两套衣裳都称不上复杂,但却包含着她对雇主最诚挚的嘱咐:长公主是“花”,乳母则是“蝶”,合在一起,恰恰便是蝶恋花。

    虽然长清嘴上对乳母诸多嫌弃,那乳娘也看不出恭敬来,但,不知怎的,纪雨宁总觉得这两人有种不为人知的非凡默契,大抵养育之恩便是如此,平时不觉得如何,失去方知可贵。

    纪雨宁轻轻按着腹部,如果猜测属实,这一回,她必定要留下它,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长清穿着那身新衣,在台上得意地转来转去,楚珏已最先鼓起了掌,“几年不见,皇姐倒似更见风韵,让人看了都舍不得挪开眼睛。”

    长清笑骂道:“小滑头,从哪儿学来的浑话?回头告诉你皇兄,看他怎么修理你!”

    楚珏嘿嘿一笑,他总不能夸皇姐越活越年轻了吧?那样太没大没小,而且也不够诚实。

    忽一眼瞥见边上端然站着的纪雨宁,楚珏便欣然捧了杯酒起身,“还得感谢纪夫人的手艺,您这件长裙与皇姐相得益彰,想必全京城都找不出更合适的了。”

    过分的谦卑便成了虚伪。纪雨宁也不推脱,只微微笑道:“我不惯饮酒,便以茶代酒,与殿下干了这杯罢。”

    一个声音冷不防道:“敢问纪夫人在何处高就,如何结识的公主?为何以往都不曾听闻?”

    眼下之意,长公主这般抬举一个半路出家的绣娘,而不理会宫中织造坊,有辱没身价之嫌。

    楚珏勃然变色,“景秀,你……”

    石景秀并不畏惧,她是国公府的嫡女,姑姑是太后,亲姐又是德妃,做什么要害怕一个李祭酒家的夫人——听说现在连夫人都不是了。

    楚珏越为此女分辩,石景秀越不客气,听说连太后都被此女哄得晕头转向,如今又是公主又是郡王,怎么,她想将皇亲国戚一网打尽么?

    当然她最不服气的还是楚珏,刚回来都没看自己一眼,净顾着看那人去了。

    小姑娘大大的眼睛充满泪水,下巴却高高扬起,努力装出不可一世的模样。

    纪雨宁也是过来人,怎会看不出这姑娘的心事,虽不知为何,大抵跟情窦初开有关,相比起来,这个年纪的男孩就要迟钝得多了——难怪误会重重。

    她却没工夫牵红线当月老,只盈盈说道:“评判一个人的绣工,难道还要看她生在哪门哪户,师从何人吗?我倒是听闻国公府素来最重教导,男子六岁读书习字,女子六岁即学纺绩针黹,还会请最好的先生来教导,既如此,石二小姐的绣工想必也很出众啰?”

    石景秀涨红了脸,“我们府里还得学习琴棋书画,哪里有闲工夫钻研这些!”

    纪雨宁笑道:“术业有专攻,石二小姐这么杂学旁收的,怕是一项都练不好罢?既如此,又何来资格指点旁人?”

    她没兴趣同刚及笄的小姑娘吵架,欠身向长清公主施了一礼,便潇洒离去。

    郭胜眼看情况不对,忙偷偷追出来,幸好纪雨宁脸上并没有半点沮丧懊恼神气——不是她心胸开阔,只是年岁相差太多,这种近乎儿戏的纠纷不值得。

    郭胜这才放心,若真将纪夫人气哭了,陛下那里恐怕不好交代。

    当然这回气哭的说不定是石二小姐,挑事没有成功,吵嘴还斗输了,说出去多没面子。

    郭胜讪讪道:“这位石姑娘,原本太后打算要她进宫的……”

    打的是陪伴亲姐的名义,当然明眼人都知晓怎么回事——德妃娘娘自个儿倒是挺乐意,姊妹俩独霸宫中,总比外人拣了便宜要好。

    可如今纪雨宁出现,兆郡王又回来,怕是事情得有变数。石景秀幼时很得太后与先帝爷喜欢,常要她进宫玩耍,那时与她最好的便是楚珏,可自从一别数载,两人皆已长成,这份感情似乎已变了味。

    楚珏仍当她是妹妹,石景秀却不再当他是哥哥了。

    郭胜苦笑着摇头,“估摸着石二小姐自己是不愿进宫嫁给陛下的。”

    他在公主府待了这些天,自然知晓不少八卦,纪雨宁不以为怪,只淡然道:“正常,换我我也不愿嫁。”

    郭胜:……呃。

    觉得该努力为自家主子挣回点面子,“但,陛下正值盛年,容貌英伟,风姿绝伦,但凡见者就没有不夸赞的……”

    纪雨宁道:“那就更奇怪了,这么优越的条件,却只立了一名妃子,膝下又无子嗣,怕是当今不喜欢女的吧?”

    郭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