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婆媳

婆媳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婆媳

    纪雨宁并没有抗旨, 只是打了个马虎眼,让皇帝成功推迟接她回宫的打算。

    郭胜望着玉珠儿感慨, “还是纪夫人有手段, 这招欲迎还拒使得真妙。”

    若皇帝要求什么就做什么,那和秦楼楚馆里的歌伎有何分别,纪夫人倒是深谙御夫之道, 若即若离, 哄得皇帝越发难舍难分——看似尊卑有别,可实际上风筝线的那头握在纪夫人手里, 皇帝才是被操纵的那个。

    玉珠儿不满地瞪着他, “胡说八道, 小姐才不会如此!”

    怎见得宫里就一定是好去处了?照她看还不如外头呢。听说那些娘娘们一餐只喝半碗粥, 每日除了念经就是拣佛米, 没有半点旁的消遣, 憋都得憋出毛病来。

    郭胜:……你说的好像是庙里姑子。

    罢了,他也无暇同玉珠儿争辩,眼看皇帝唤人更衣, 便知今夜要在此歇下了, 忙遣走那批侍卫, 自个儿进去伺候。

    当然他的住处仍是玉珠儿为他安置的“狗窝”, 因天越发冷了, 又多加了几层棉絮。

    原本玉珠儿会烧个暖水袋供他捂脚之用,今日大概是沾了点脾气, 晚膳后就不见踪影。

    郭胜抱着冷冰冰的被角, 头一次尝到被女人甩脸子的滋味——稀奇了, 他一个太监还有小姑娘肯跟他置气,不得不说是种荣幸。

    *

    楚珩虽然在此留宿, 可当然是不便做什么的,或者说不敢。

    纪雨宁的身孕才两个月出头,外表一点儿都瞧不出来,可楚珩看她就像看珍稀动物,哪怕里头只是黄豆大小的嫩芽,他也生怕碰坏了。

    纪雨宁见他心不在焉地翻书,眼睛却时时望向自己这边,忍不住笑道:“陛下要摸摸它吗?”

    “可以吗?”楚珩立刻来了精神。

    纪雨宁穿了件丝绸制的软袍,小心翼翼将衣裳掀开一角,虽然不是头一遭裸裎相对,可灯光之下仍有点羞赧。

    楚珩的眼神却是不沾染丝毫欲念的,像看一具圣洁的菩萨,他谨慎的伸手出去,将指腹置于其上,耐心感受。

    结果当然毫无反应。

    楚珩略觉失望,“他似乎不愿搭理朕。”

    纪雨宁笑道:“得四五个月之后才会有胎动呢,现在谈这个未免太早了些。”

    楚珩这才缓过脸色,“你仿佛懂得许多。”

    “当娘的嘛,许多事自然得慢慢了解。”纪雨宁说道,想起她刚嫁给李肃那阵子,也曾想过儿女绕膝的时光,可结果……现在想想倒如释重负,若孩子摊上李肃这位父亲,反而是他的不幸。

    楚珩颔首,“看来朕也该从头学习了。”

    虽然现有他大哥的孩子做例子,可因为朝政繁忙的缘故,一向是丢给太后教导,他只留意二人学业便好。但如今是自己的孩子,自然得加倍用心,不能事事马虎。

    他忽然想起,“朕记得你说过不能生育。”

    纪雨宁答得淡然,“这种事当然得看运气,陛下先前不是也自称不能么?”

    在真相大白之前,她一度以为宫里那位是个断袖,如非切身经历过,只怕现在仍留有疑心呢。

    楚珩:……冤枉!这都是哪儿传来的谣言?他一世清名都没了。

    郭胜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打了个盹,忽然感觉身上被人踹了一脚。

    正不悦时,便看到皇帝一丝不苟的面容,吓得他起床气都没了,“陛下怎的这样早?”

    楚珩朝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别吵醒里头那人。

    郭胜心领神会,纪夫人有孩子呢,自然得多睡会儿,遂也低声道:“陛下此刻回宫么?”

    今日有大朝会,楚珩自然不愿耽搁,且两人昨夜已说好了,暂时仍居于此,他总不能强求纪雨宁跟他回去。

    郭胜道:“可是太后娘娘那头……”

    “朕会向母后解释的。”楚珩沉吟,其实他也觉得住在外头清净,虽然每日往来费事了点,亦有种别样滋味——当然等胎气稳固后,他还是要带雨宁回去的,外头的大夫毕竟不及宫中高明。

    说到此,他倒觉得该留两名太医才是,再就是负责保护的暗卫。纪雨宁再怎么聪慧颖悟,到底不通武功,有些事非得靠拳头说话的。

    郭胜小心翼翼提醒道:“纪夫人这间屋子,怕是住不下许多人罢?”

    委婉建议皇帝该低调点。

    哪知皇帝随即颔首,“也是,那就换个大宅子好了。”

    郭胜:……根本就不听人话嘛。

    然而皇帝立意要让纪雨宁住得舒坦,郭胜只能照办,至于会否扰民——这个,有钱就什么都不怕了。

    纪雨宁醒来时,那一列浩浩汤汤的仪仗已然远去,若非亲眼所见,她都觉得昨天像一场梦。

    到院中梳洗时,就见墙头趴着颗脑袋。原是邻家阿婆,真难为她那把老骨头。

    阿婆神神秘秘唤她过去,咧着豁了牙的嘴道:“纪夫人,是哪位高官过来找你?”

    她还从未见过如此阵仗,以她有限的见识,自然想不到皇帝身上去,只以为是衙门出动了——莫非李大人又升官了么?专程来报喜的?

    纪雨宁还惦记着她给李肃通风报信的事,自然难有好脸色,只盈盈一笑道:“您弄错了,人家可不是来贺我的,是来捉贼的。”

    阿婆这一吓可不得了,“哪来的贼人?”

    她独居于此,儿子媳妇都不在跟前,难免心慌。

    纪雨宁拿纤指对准自己,莞尔道:“就是我呀,您不知道,我原是江北一带的女土匪,这兰花巷便是第二个贼窝呢!”

    说罢再无废话,带着玉珠儿堂而皇之地逛街去。

    阿婆看她神色不似作伪,越想越后怕,难怪李大人会跟纪氏和离,这贼婆娘怕是有案底的,自然不能让她影响前程;这么说,昨天也是京兆府的人奉命来捉贼的?

    虽然一时没搜出贼赃来,难免牵连到她身上。想起前几日看到的那箱银锭,阿婆觉得这地方实在住不得了,她虽活了大把年岁,还不想就此送命——宁可远着点好。

    纪雨宁回来时,就发现隔壁人已搬走,整间屋子空空如也,连件衣裳都没剩下。

    这才像被贼洗劫过的阵仗呢。

    楚珩原打算开完大朝会就去向母后请安的,哪知石太后性子急,一早就在下朝的地方候着,见他出来便追问,“淑妃呢,为何不在?”

    在她看来实在没理由拒绝,儿子都用半副皇后仪仗去求她了,但凡识趣些的就该立刻答应,还摆什么架子?

    楚珩无奈道:“她没说不回,只是得迟两个月,横竖您不急在一时,何苦强人所难呢?”

    石太后眉立,“这算哪门子歪理,合着她腹中不是哀家孙儿,她说不见就不见?”

    原以为这纪氏是个懂事的,如今瞧着还是不驯。也就仗着皇帝好拿捏,处处吃准他脾气——这个笨儿子!

    石太后当机立断,“怕是哀家亲自去接她,她才知道分寸。”

    皇帝立刻警觉,“您想做什么?”

    石太后淡淡道:“哀家能做什么,左不过与她说明利害,劝她回心转意罢了。”

    说罢,就命人摆驾。

    楚珩仍有些不放心,待要阻止,郭胜却悄悄儿的道:“陛下无须忧心,纪夫人不会有事的。”

    太后娘娘虽然严厉,可却是只色厉内荏的纸老虎,不足为虑。纪夫人那才叫四两拨千斤、强中自有强中手呢。

    楚珩怀疑地看着他,“你怎么比朕还了解?”

    郭胜:……因为强将手下无弱兵嘛,看看玉珠儿那姑娘,就知道纪夫人有多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