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量身

量身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量身

    纪雨宁虽然席面上听得认真, 倒没有完全把乳娘这套理论生搬硬套。

    她不想单从利益层面来权衡她跟楚珩的感情,若纯为利益, 根本她也不必进宫——难道当个淑妃会比一个女商户更自在?太后都没这般随性自由。

    可从乳母的言谈里, 她确实认识到楚珩的不同层面,之前她只是大致了解他的性情,整个的框架却是模糊的, 掺杂了太多虚构的成分。

    如今才是一个完整立体的人, 虽不知他为何空悬后宫,纪雨宁大致能够体会——或许他跟自己一样, 都在寻找一个灵魂共通的伴侣。

    她不能保证她是最适合他的, 可她会尽力朝这方面去做, 夫妇之道贵乎磨合, 她在李肃身上失败过一次, 这一次从头来过……如果仍旧失败, 她只能按照乳娘的理论去发展了。

    石太后颇感欣慰,觉得自己这趟总算没有白来。

    一旁的郭胜忍不住腹诽:纪夫人根本就没答允回宫好么?人家提都没提这事呢。

    倒是太后娘娘自个儿把话题给绕远了。

    本来想连夜赶回宫中,可架不住纪雨宁盛情相邀, 石太后还是恭敬不如从命。

    多年没住过这种棚屋, 如今瞧着倒是怀念, 连枕头里塞的都是粟米壳, 一晃起来沙沙作响, 让石太后忆起昔年和儿子被贬谪扬州的时候,过的也是这般朝不保夕的日子。

    扬州虽是富庶之地, 可在先皇后的威压之下, 她却像是阴沟里的老鼠, 卑微而苟且,如今虽然苦尽甘来, 那些年华却再回不去了。

    石太后缓缓追忆往昔,不知不觉竟沉入梦乡。说也奇怪,以前在宫里都得点安神香才能睡得着,时不时还得梦魇惊醒,这回却是一觉到了大天亮。

    郭胜当然仍旧这回住“狗窝”,玉珠儿不情不愿地为他将铺盖卷好,正要离开,郭胜可怜兮兮的道:“能给我一壶热水吗?”

    他这把老骨头实在禁不起折腾,有点热水好歹能暖暖身子。

    玉珠儿瞪了他半晌,最后从房中取来一个铜制的手炉,扔进他怀里,显然是平时自用的。

    郭胜像抱西瓜一样抱着,只觉四肢百骸都舒坦起来,小姑娘到底心软,舍不得他受冻——要是她能坦率点就更好了。

    *

    次早起来,石太后倒是改了主意,不再强求纪雨宁随她回去。她看出这女子是个有决断的,落定了的事便难更改,与其为此事弄得她与皇帝不快,不若顺其自然——当然太医还是得留的,一方面照顾纪雨宁的胎像,另一方面也得时时向宫中传递消息,省得她日夜悬心。

    郭胜听说还添两个太医,眼都傻了,连同皇帝之前说的,这就得有四位,加之暗卫等等,怎么住得开?

    正愁没地施展,忽听玉珠儿说起隔壁那户搬家的事,郭胜便眼睛一亮,可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只要把隔壁也盘下来不就成了么?

    这样他也不必住狗窝了。

    郭胜喜孜孜地带上太后回宫复命去。

    玉珠儿诧道:“他是皇帝近侍,为何跟公主府的乳母这般熟稔?”

    纪雨宁淡淡道:“可能年纪近似,更有话题可聊吧。”

    玉珠儿:……也对哦。

    得知姑母去了那纪氏住处,石景兰辗转反侧,一夜都没睡好,好容易听说太后回来,忙随意扑了点粉,睁着两只红彤彤的眼睛出去接驾。

    见只姑母一人,不免有些疑惑,“纪……淑妃没跟您一起回来么?”

    本来想喊得亲热点儿的,但纪雨宁年纪未必比她小——嫁人都嫁了六载,可知不会太年轻,叫妹妹未免不太合适。

    可若是唤姐姐,倒显得无形中低了一截,石景兰自己也不乐意,只能含糊过去。

    石太后叹道:“她一定要在外头养胎,哀家只能由她去,横竖皇嗣为大。”

    这话倒好像疑她似的,石景兰不免有些憋屈,强笑道:“臣妾倒巴不得淑妃早点回来,也好多个人作伴。”

    这话当然不老实,不过是让姑母看到自己的诚意。

    皇帝摆明正在热恋之时,她也阻拦不了,与其在这关口煞风景,倒不如顺水推舟,俗话说得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没准皇帝就是看中这股新鲜劲,等人到跟前随处可即时,也就那样了。

    石景兰巴巴地道:“臣妾连宫室都准备好了,定会让淑妃宾至如归,只要淑妃不觉得生疏便好。”

    侄女的功夫到底修炼不到家,这就急忙摆出女主人的架势了。石太后有点好笑,看来安稳日子过惯了,有点事就跟慌脚鸡似的。

    她淡淡道:“这些自有皇帝料理,你管好自己就行。”

    虽然石家如今势大,石太后可没打算非要石家人生孩子,太子更不必非出在石家肚子里——古往今来那些弄权的外戚有几个能得善终的?只要石家安分守时,不逾越本分,那就是她的福报了。

    这还是姑母第一次明着敲打她,石景兰不禁闹了个大红脸,恭敬地送走太后,方长长吐了口气。

    侍女道:“娘娘可要向外头递些消息?”

    石景兰苦笑,“你以为他们不知么?不过是装聋作哑罢了。”

    对父亲而言,皇帝有继承人才是第一要务,免得皇权旁落,那些个藩王拣了便宜,石家只会被一锅端;至于皇嗣出在谁肚里,那是次要考虑的问题。

    可是对石景兰来说,意义却大为不同。当初进宫之时,她是盼着与表兄结为连理的,哪知表兄并不流连后宫,反而一心扑在朝政上。

    那时石景兰心底便隐隐有了猜测,只是碍于男性尊严,不便宣之于口;后又蒙太后恩恤,将诚亲王的一双儿女交由她教养,石景兰便从此多了点指望,若皇帝始终无嗣,少不得要从宗亲里过继一个,她手头不正好现成的吗?

    哪知半路却杀出个纪雨宁来,还怀了孩子,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皇嗣,饶是石景兰自诩金枝玉叶,也不得不感到一丝由衷的羡慕。

    侍女劝道:“也不见得就是皇子呢,多半是位公主也说不准。”

    又沉吟道:“或者可以拿淑妃娘娘嫁过人的事做些文章。”

    那些个礼法开化的时代,以再嫁之身入宫为妃为嫔并不罕见,可大周立国百年,礼法却是渐渐严明,皇帝此举还是有些耸人听闻的。

    石景兰冷声,“你想说本宫连个二婚女都不如么?”

    真要是这么一闹,丢的不是纪雨宁的脸,而是她自己的脸——嫁过人了还能以半幅皇后仪仗进宫,又和她平起平坐坐上妃位,这要是闹得满城风雨,石景兰觉得自己只好去上吊了。

    侍女面露愁容,“那,咱该怎么办?”

    石景兰也茫然得很,当然她不会对纪雨宁出手,那是最笨的办法,要得到家族的支持与太后信任,她先得保证自己是清白的。

    可是纪雨宁……看来她只好到庙里多烧几株香,求菩萨保佑是个女胎了。

    *

    皇帝再度踏着满地枫叶来到时,眼前已焕然一新。

    隔壁那间宅子被整个地推倒重建,重楼叠嶂,雕梁画栋,乍一看倒像是高山上海市蜃楼一般。

    楚珩笑道:“多亏那家人去的巧,你是怎么说服他们的?”

    纪雨宁哪好意思把那个江洋大盗的笑话拿出来讲,根本她只是玩笑,哪晓得那婆子深信不疑——好在不费一分一文,也算幸事。

    她还是觉得太靡费了,“只住两个月,似乎不必如此。”

    楚珩倒是想得开,“以后闲时也可以再出来住么。”

    就好像一座小型的行宫一样。

    纪雨宁心说哪有人将行宫建在这种地方,这样扎眼,倒不怕招来刺客?

    不过皇帝生来有些浪漫情怀,她也只能听之任之,索性这群人手脚极快,三两天便已弄好,否则成日嘈嘈切切的,她还嫌烦。

    楚珩见她原本白皙的肌肤沁出淡粉色,不由捏了捏她的手,“冷吗?”

    纪雨宁笑道:“陛下你才是,怎么问我?”

    除了上回封妃的阵仗,他见她时都身着常服,看去便不怎么保暖。

    或许她该给他做棉衣。

    楚珩道:“你之前答应的也没完成,如今又乱许愿,你说的到底哪一句是真话?”

    带着点撒娇口吻。

    呃,这个……纪雨宁觉得倒真是她的错,实在是最近太忙了,既要整修铺面,又得忙着进货出货,时间太少,事情太多,她整个人都快成陀螺了。

    幸好今日有闲,纪雨宁便招手,“你来,我给你量量尺寸。”

    如今自个儿开了绸缎庄,她那里现成的布料倒是不少,按进价论也划算——不过给皇帝做衣裳还论价钱也太小气了些。

    楚珩不解,“以前不是量过吗?”

    那回在耿记布庄,也是她亲自经手的,这么大的人了,不见得还能长个子。

    “贴秋膘了嘛。”纪雨宁极自然地道,眼看皇帝人逢喜事精神爽,脸面都圆了些——男人不可能怀孕,那就只能是发胖了。

    楚珩:……早知道该先减减肥的,好想停在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