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迷妹

迷妹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迷妹

    纪雨宁并不知道自己在石家变成了风云人物, 最近因为生意的事,她跟石家打了不少交道, 对蔡国公府的印象也好了不少——原来这家人并不像传言那样跋扈, 对外倒还是彬彬有礼的。

    之所以名声不显,大概是石景煜的关系,俗称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玉珠儿道:“我瞧着二公子还是挺讨人喜欢的, 在咱们跟前更是毕恭毕敬, 小姐您还是对他好点罢。”

    郭胜混迹在暗卫堆里,心想你怎不对我好点?石景煜才认识几天啊, 这么快就打成一片了。

    那小子不就生得白点、模样俊俏点么?郭胜摸了摸略显沧桑的脸皮, 觉得自己实在不是年轻小伙子的对手。

    要不是皇帝吩咐, 他还真不想来, 可谁叫陛下放心不下纪夫人, 他又仗着有点武功, 只好来当个盯梢的,免得那群呆头呆脑的暗卫保护不力。

    前儿刚下了一场小雨,今日天才放晴, 纪雨宁便让店中的伙计们将绸缎搬出来晾晒, 免得生霉生虫。

    这么早自然没什么生意, 可凡事总有例外。

    纪雨宁看着那个远道而来的胖乎乎身影, 心想有些人就是记吃不记打, 脸都肿了还要出门呢。

    杜夫人头上仍戴着一朵大白花,不过颜色略淡了些, 大约再过不久就能脱孝了。

    纪雨宁含笑道:“夫人别来无恙?”

    从气色也知杜夫人过得不好, 丈夫死了没多久, 不知从哪儿冒出些打秋风的亲戚,个个嚷着要分家产, 她怎不知死老头子还欠下风流债?

    偏偏儿子软弱,连露面都不敢,杜夫人独木难支,只得舍财免灾,前后费了一个多月的工夫,唾沫都快干了,总算把这群妖魔鬼怪打发走。

    愈想愈觉得怄气,自从李肃回京之后,自己就没一日顺心的,这两口子生生是丧门星!

    望见纪雨宁更是百般不痛快,她又是个欺软怕硬的个性,不敢上李家门槛,只好来寻纪雨宁的麻烦,聊以出气。

    当然此女并非善茬,上回还骗她白白损失了五百两银子,杜夫人一想起就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这次她学乖了,无论纪雨宁说什么,她都不会上当,更不能由着她拱火便买东西——她是来找茬的,不是来送钱的。

    望着眼前焕然一新的牌匾,杜夫人慨叹道:“听说纪夫人盘下了石家铺子,我便想来看看新鲜,不想传言果真。”

    一双牛眼斜睨着对面,“这么好的地段,怕是得千两银子不止吧?不知纪夫人哪来的银子,难道是卖身钱?”

    那次在公主府就看她跟个男子过从亲密,也是,像她这么不挑的人,当然不介意半点朱唇万人尝。

    玉珠儿变了脸色,待要出去和她理论,纪雨宁却抬手拦着,淡淡道:“劳夫人恭维,我想夫人您这种资质,怕是连卖身钱都难赚。”

    “你!”杜夫人气得脸都青了,这个纪氏可真粗俗,这种话她也说得出口?

    实在纪雨宁并不像她们这些贵妇爱面子,若骂人都还净顾着文雅,那就太没杀伤力了。

    何况似杜夫人这般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跟她谈面子才是白费劲。

    屡战屡败,杜夫人只能把火气吞进肚里,冷冷地走进店中。

    其实这间店她之前也来过,当时是看在石家面子,倒没认真想买里头东西——石家那个亲戚也颇惫懒,不看国公爷面子,早一掌给他打出去了。

    如今经纪雨宁接手整饬之后,看着倒干净整洁了许多,杜夫人暗暗惊讶纪雨宁的本事,但这并不表示她就会轻易放过。

    信手拾起一块布料,杜夫人眉头皱得比天高,“这种花色早就过时的了,怕是城隍庙的乞丐都不要穿!”

    纪雨宁淡淡道:“是么?我怎么听说是江宁织造进的新品,还被太后娘娘赏脸要去了,看来太后都不及乞丐识货。”

    杜夫人:……

    这个纪氏,行动就会给人下套!

    未免那番话传到宫里,杜夫人忙紧紧阖上嘴,再不敢拿花色说事,只顺手牵起另一块布,眼里的鄙薄能漫出来,“这是最劣等的蚕丝罢,织成的布比窗纸还薄,又不能抵抗寒气,大冷天的谁肯穿它?”

    纪雨宁道:“那本来就是窗纱。”

    杜夫人:……

    虽然几次三番出丑,她却愣是赖着不肯走,非要把店里逛个遍,非但如此,简直每样东西都能挑出毛病来——即使根本说不到点上。

    纪雨宁算是瞧出来了,这人根本是来滋事的,由她这尊门神坐镇,还有哪位顾客敢上门?

    纪雨宁却也不恼,只让玉珠儿冲泡了一壶热茶来,当然是自斟自饮——杜夫人这种连水都不配喝。

    杜夫人瞧着却有些眼馋,那水里不知加了些什么,甜滋滋冒着香气,她远道而来正觉得口渴,于是颐指气使道:“来了半天,连口水都不叫人喝,你们店里就是这般待客的吗?”

    纪雨宁笑吟吟地将茶杯递过去。

    杜夫人正要一饮而尽,哪知茶水刚一入口便烫出了燎泡,慌得她失脚坠地,只觉喉咙都快被烫熟了。

    气得蛾眉倒竖,“你存心害我?”

    纪雨宁笑盈盈道:“不是您让我好生待客么?怎么,给您喝茶您还不满意?”

    原来那茶水滚烫无比,纪雨宁刚才只是做做样子,并没有认真喝下去,杜夫人是中了障眼法,信以为真。

    得知自己上当,杜夫人简直七窍生烟,此刻也没功夫歪缠了,还是快找大夫看看要紧,哪知纪雨宁却轻轻拉着她,指着那些被打湿的绸缎道:“夫人,您看该怎么处理?”

    杜夫人实在信了她的邪,要算账且等以后,喉咙实在耐不住了,只得匆匆吩咐仆人,“把那些布包起来。”

    纪雨宁却道:“还有架子上的,也一并让你家主子带回去罢。”

    都是方才东挑挑西捡捡的东西。

    杜夫人这回可实在气炸了,已经上过一回当,还想坑她?

    “不过是摸了两把,凭什么强买强卖?”

    纪雨宁淡淡道:“夫人您扪心自问,被您摸过的东西,人家还敢要么?何况这些本是国公府预定下的,您总得让我有个交代。”

    杜夫人生得胖壮,手汗也格外发达,一摸一个黏糊糊的引子,更别提她身有狐臭,又酷爱熏香,沾染在绸缎上头更不得了。别说架子上这些了,等她一走,纪雨宁还得整个地清扫一遍呢。

    杜夫人满面红涨,“扯你娘的臊!凭什么就不能用了?”

    纪雨宁转向隔壁那个苗条纤弱的身影,“石二小姐,若是你,你还肯要么?”

    石景秀:“……当然不。”

    虽然她看不起纪雨宁的为人,不过杜夫人这种做法……差点让她连隔夜饭都呕出来。

    原谅她实在不能违心。

    眼看纪雨宁还找了石家人做见证,杜夫人生怕两面夹攻,只能悻悻而去——当然那些布还是被迫属于她了。

    纪雨宁很高兴刚开门就有这样好生意,让玉珠儿将银票和欠条一并收起来,这厢方重新沏了杯茶来,道:“二小姐是来找郡王殿下的么?可惜殿下不在。”

    石景秀很快整理好情绪,“不,我是来找你的。”

    她承认方才那幕令她有点震撼,纪雨宁的处事之风也令她稍稍佩服,但,这些都不能弥补她对大姐造成的伤害。

    石景秀默然道:“我大姐是个很善良的人,她不会主动跟夫人您争些什么,可是夫人,您也不该拿我大姐扎筏子,跟她过不去。”

    纪雨宁道:“我没想和谁过不去,不过是陛下寻上了我,如此而已。至于册封仪仗的问题,或许国公府该跟礼部商讨。”

    言下之意,这不是她能决定的,根本这道旨意来得突然,在此之前她都不知道皇帝是谁——难道她还能劝皇帝收回成命?

    石景秀固执地道:“就算如此,也该有个先来后到之分。夫人您进宫晚了数年,又是二嫁之身,不觉得太过招摇了么?何不自请向陛下降为嫔位呢,如此一来,对夫人您的名声也有益处。”

    这话就颇耐人寻味了,石景秀这个年纪哪里懂得许多?纪雨宁浅浅笑道:“此话是你的意思,还是你姐姐的意思?”

    石景秀有些不自在,来找纪雨宁当然是她的主意,不过也是在看了景兰送回的家书之后。

    当然姐姐没指望家里为她做点什么,只是那些委屈,让人看了都难免牵肠挂肚。

    纪雨宁这会子倒跟明镜一般,“你姐姐有功夫天天写家书,怎么就没工夫跟陛下解释呢?她资历深厚,又是陛下表妹,情分当在我之上才是。”

    原本还对楚珩的说法半信半疑,如今瞧着,他多半是问心无愧的,只是另一位就不这么想了。

    石景秀哑然,难道她能说姐姐跟皇帝感情不深么?既然如此,有什么话直接对皇帝说就好,做什么非得要她转达?

    忽然觉得大姐也不那么光明磊落了。

    纪雨宁道:“这是我跟你姐姐的问题,我俩自会处理的,很不该将你牵涉进来,倒是你,究竟是怎么看待兆郡王的?”

    突然提起楚珏,石景秀脸上飘起了火烧云,忙掩饰着喝了口茶,随即呸地吐出,“好酸!”

    纪雨宁道:“当然,这是酸枣和青柑熬制的茶饮,喝前得加点蜜糖才滋润。”

    她深深嗅了一口,“确实很酸。”

    石景秀的脸更红了,她忽然发现什么都瞒不过眼前的这个女人——她一定早就察觉到自己对楚珏的心意。

    情绪不知不觉起了变化,石景秀蝎蝎螫螫道:“纪夫人,你能教教我,如何让郡王殿下垂青么?”

    原打算出去解救的郭胜:……看样子是不劳他出手了。

    纪夫人不但很会对付男人,连女人都轻易被她迷倒——陛下很危险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