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锅子

锅子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锅子

    纪雨宁倒不是白白帮她, 她也想趁机多打听一些石家的消息,尤其关于那位德妃娘娘——石景煜毕竟是个男孩子, 许多事他未亲身经历, 也难十分问的出口。

    所幸石景秀倒不是心机深的,三杯浓茶下肚,脸上红晕消退, 言语却活络起来。

    “我大姐也是个可怜人, 当初若未进宫,这会子相夫教子, 怕也得了个诰命。”

    原来当初石景秀许配给博望侯韩家嫡子, 一开始便打算嫁过去当冢妇的, 哪知世家多奇志, 那韩大公子不知撞了什么邪, 偶然出门看上一个庵堂里的女尼, 意荡神驰,回来便说要退婚,韩家老爷打了他数十板子, 半条腿血肉模糊, 他仍不改初衷, 不得已, 只好托媒人传递口信, 请石姑娘另谋高就。

    纪雨宁诧道:“后来呢?”

    她看石家人都有些骄骄之气,受此奇耻大辱, 焉能轻易放过?

    石景秀撇撇嘴, “后来大姐就被姑母接进宫中, 至于那韩家少爷,听闻是落发当了和尚。”

    在石家的打压之下, 韩家从此一蹶不起,然大周朝向来尊佛重道,这韩公子既然已成了方外之人,前尘恩怨一笔勾销,石家也不能拿他怎样。

    纪雨宁啼笑皆非,听起来这韩公子倒像是为了追求心上人才出家的,倒不知结果如何——真要是让他勾上手,岂不得双双还俗?

    石景秀道:“我大姐还劝看开些呢,她从小性子又软,脾气又好,相熟的夫人们见了无不交口称赞;也怨那韩公子无福,不得消受这位佳人。”

    石景兰是京中有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就连射覆、投壶等等也难不倒她。石景秀虽然从小在完美姐姐的阴影下长大,对她却也实在佩服。

    纪雨宁听在耳里,倒觉得这位德妃娘娘未必如此淡泊,小小年纪能在京城一鸣惊人,她所下的苦功必定超出常人百倍,且从石景秀的描述来看,这位德妃娘娘似乎并没有明确的爱好,只是样样都想做到最好——心气太高的人,所求必定也不少。

    看来宫中日子未必能有她想象中那样太平,纪雨宁倒也无惧,她接受了楚珩的身份,就得接受随之而来的种种麻烦,何况,楚珩也带给她不少便利——至少有他的人脉,生意是不愁了。

    石景秀说完了家里的事,只觉口干舌燥,捧着碗咕嘟咕嘟一饮而尽,眼巴巴地道:“纪姐姐,还有么?”

    居然也跟着唤起姐姐,纪雨宁不禁怀疑自己脸上是否写了“老女人”三个字,怎么人人看她都像看长辈似的?

    好在石景秀年轻面嫩,长她几岁也无妨,纪雨宁让玉珠儿另换了一盅茶饮来,笑道:“你少加些糖浆,省得越喝越渴。”

    石景秀猛灌了几碗酸酸甜甜的饮料,只觉开胃无比,腹中倒饿起来,不好意思的道:“请问有点心么?”

    得嘞,看来这绸缎店还得兼当饭馆。纪雨宁倒是习惯带些干粮出门,因让玉珠儿拿些过来。

    石景秀赛了一个黏米团在嘴里,腮帮子鼓鼓囊囊像松鼠,“纪姐姐,您还没跟我说,该怎么让郡王殿下喜欢我呢?”

    纪雨宁闲闲道:“我跟他又不熟,哪知道怎么办。”

    石景秀这下可来了脾气,合着这人从方才就在耍她不成?

    正要发怒,纪雨宁却按着她的胳膊,轻松悠闲地道:“你也别着急呀,我虽不了解兆郡王的为人,但也不妨听听你的心事,或许能帮忙出点主意。”

    石景秀便低下头,“我能有什么心事。”

    这话若早点提便好了,四年前她跟楚珏正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若那时就把婚事定下来,哪用得着如今犯愁?

    偏偏两人年纪都还太小,不但双方亲长想不到,她自己也想不到,直到楚珏去了西北,她整日里寤寐思服,跟油煎似的,又多看了两折《西厢》《牡丹》,这才恍恍惚惚意识,原来她已对楚珏动情。

    本盼着楚珏回来娶她,哪知这人光长个子不长脑子,见了她就知道男女之大防了,话都不肯跟她多说一句。石景秀便发愁啊,她已经及笄,明年就满十六了,以国公府的声势,提亲的人必会接踵而来,若不在此之前将婚事定下,岂非要抱憾终身?

    纪雨宁道:“既如此,你何不主动问问他的意思?”

    石景秀忽然羞怯起来,声如蚊呐,“这种事,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开口呢?”

    且不提是否矜持的问题,万一楚珏并没打算娶她,她这样贸贸然发问,岂不名声尽失?

    纪雨宁静静道:“人生在世,总难免要做出取舍的,你这样瞻前顾后,又怕失掉淑女的身份,又不甘心另嫁他人,难道你指望兆郡王自己醒悟?他若早看出你对他的心意,也不会傻乎乎围着我转了。”

    石景秀咬着下唇,“原来夫人您也瞧得出来,既如此,您为什么不赶他走呢?”

    纪雨宁微哂,“是他硬要赖上来的,与我何干?二小姐有功夫同我置气,不如想想如何将话说明白的好,否则,即使他离了这里,照样会去别处消遣,而非石家。”

    纪雨宁一向信奉因材施教,像石景秀这种脾气,你好好教她,她未必肯听,倒不如索性施点激将法,她反而斗志昂扬,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着石景秀拂袖而去,玉珠儿低声道:“小姐,二姑娘若是不成功,会不会再来寻咱们麻烦?”

    纪雨宁笑道:“应该不会。”

    石景秀是个有个性的女孩子,尤爱面子,纵使楚珏不接受她的心意,她顶多灰心失意,不见得到处嚷嚷——其实在纪雨宁看来,她只要多点耐心就好了,两人儿时是顶要好的朋友,摆明了脾气是相投的,如今楚珏远着她,要么是因为国公府,要么,便是不想过早成家立业。

    只要说明利害,她想楚珏总会有所触动——在最好的年纪,能找到一个全心全意爱你的人是多么不容易。

    纪雨宁经历了世事的颠簸,如今虽然安定下来,可到底不像年轻时那般单纯奋不顾身了。

    走了会神,待要吩咐玉珠儿将茶壶茶杯收进去,忽见小姑娘气喘吁吁地折返回来,“纪夫人,您适才熬茶的方子,方便让我也见见么?”

    这一家子还真不客气,男的要吃的,女的就要喝的。好在都是小事,纪雨宁也不介意,慷慨地将配方送给她,看着石景秀千恩万谢的离去,心里不由得想:石家原来都是吃货。

    *

    自从两人定下之后,纪雨宁便配了钥匙给主仆俩,只是她没想到皇帝隔天会再过来——这么折腾真的不嫌累吗?

    楚珩晃了晃手里一尾银光闪闪的白鲢鱼,道:“内务府才得的东西,朕想让你也尝尝鲜。”

    其实还有一篓极肥美的秋蟹,可考虑到孕中不宜食用寒凉之物,只好忍痛割爱。

    纪雨宁的眼睛果然亮起,自从最初的孕吐消退之后,她如今对于食物的兴趣却是格外发展壮大,尤其这鱼约有两尺长,片下来的肉都有不少了。

    纪雨宁立刻决定做一个鱼片火锅,剩下来的鱼头鱼骨正好熬汤。天冷,还是锅子最方便暖身,撒上一把绿油油的葱花,别提多好看了。

    光听描述郭胜都觉得口水直流,恨不得立刻进去大快朵颐。

    玉珠儿没好气地拉着他,“急什么,灶里还没开火呢,你先过来帮我整理丝线。”

    自从开了绸缎坊,玉珠儿要学的事就更多了,又不忍小姐劳神,少不得有人帮忙。

    郭胜:……他又不是纪家买的下人,凭什么听她使唤?

    正要拒绝,玉珠儿叹道:“别看你人老,一双手生得又白又美,怕是很精通刺绣吧?不像我粗手笨脚,什么都做不到。”

    这么一说,郭胜的尾巴立刻翘起来了,也因这姑娘难得在自己跟前示弱,总得赏她点面子,于是宽宏大量的道:“行了,说这些话做甚?咱俩都是伺候陛下跟纪夫人的,还分彼此么?”

    玉珠儿悄悄捂着嘴,掩去唇边一抹偷笑。

    纪雨宁收回视线,淡定地道:“还是我来吧,您仔细让油溅着。”

    楚珩虽然有心,奈何厨艺却不能速成,只得尴尬地放下木勺站到一边,省得给纪雨宁添乱。

    晚饭做好后,桌上铜釜也冒出沸腾的白气,郭胜跟玉珠儿在房中理着丝线,鼻尖却忍不住抽动起来,手中的线头也变得七歪八扭。

    纪雨宁实在看不入眼,于是扭头向皇帝道:“陛下,不如请他们一同上桌罢?这锅子就得大伙儿围着吃才有意思。”

    她跟玉珠儿从不计较什么主仆之分,不过皇帝显然不能如此。

    好在外头不比宫里重规矩,楚珩略一思忖便颔首,“行罢。”

    那两人这才扭扭捏捏地上了桌,当然是坐在下首,不敢阻碍皇帝跟纪夫人的相处。

    楚珩每挑起一块肉,总得细心吹凉了再放到纪雨宁碗里,“仔细烫。”

    纪雨宁还从未尝过这种喂食法,略觉羞耻,低低道:“我自己来就好。”

    楚珩自然不肯,须知鲢鱼多刺,这条大的虽然好点,可也难保鱼肉里挑不出细刺来,他得确保是足够安全的,才肯让纪雨宁享用。

    纪雨宁只好由他。

    下首的那两人肉没吃多少,倒喝了满满一碟子醋——太酸了。

    回宫第二天,楚珩说起到兰花巷做客的事,石太后登时眉立。

    石景兰心想这回可撞枪口上了,内务府送来好东西,两口子偷着自个儿吃了,却不先奉给母后,母后焉能不恼?

    正待柔柔地拉两句偏架,石太后却道:“下回记得让哀家同去。”

    纪雨宁的厨艺是一绝,她也怪怀念的。

    楚珩含笑颔首,“自然。”

    石景兰:……这样就和好了?不应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