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伴驾

伴驾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伴驾

    石家的宴会虽是盛事, 纪雨宁也没打算着意妆饰。她在孕中,本来也该少用胭粉一类——世面上的膏脂多含铅粉, 用久了总有毒性, 对胎儿不利。纪雨宁虽然也用玫瑰浆茉莉粉自己调制了些,可到底不宜存放,只能现配先用。

    如今懒怠动弹, 素性也省去这些, 只用凤仙花汁薄薄染了层指甲,即算完事。

    玉珠儿打量着镜中白净脸孔, 赞道:“小姐这才叫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那些姑娘们见了您肯定会自惭形秽的。”

    纪雨宁用红艳艳的指尖点了点她脑门, “行了, 才学几首酸诗, 就拿来四处卖弄?正经快把唐诗三百首背下来为宜。”

    玉珠儿吐吐舌头,她觉得好难呀。可是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随小姐进宫,作为淑妃娘娘的首席宫女, 腹中没点墨水怎么能行?

    因此她说什么都要临时抱佛脚, 不成功便成仁, 为此还特意拜了郭胜为师——虽然有些丢脸, 可君子就该不耻下问嘛。

    纪雨宁现赚了些银子, 便用不着再去借林家马车了,自个儿从街上雇了一辆。虽然不算很宽敞, 可坐下她跟玉珠儿两人该绰绰有余了。

    可到了国公府门前, 纪雨宁才发觉自己有多寒酸, 原来人人都坐着自家马车,车壁上各式各样的徽记, 无不标志着他们的身份和来历。

    石家果然是个望族,和他们比起来,纪雨宁以前在李家举办的酒宴都和过家家差不多了。

    杜夫人虽然近来多舛,可因为送出来的贺礼格外隆重的缘故,还是荣幸受到了来自石家的请柬。

    尽管国子监祭酒的职位被人夺去,可她还有儿子,还有两个女儿——就算石家不能帮她安排一下儿子的官职,好歹能安排一下女儿们的婚事嘛。

    因此她见到纪雨宁便格外的不爽快,有她在此,那些男人的眼光恐怕很难注意到别的地方——天生的祸害!

    纪雨宁觉得这该是对自己的夸奖,遂莞尔道:“夫人幸会。”

    此处并非大街,杜夫人也不好同她翻脸,只能勉强点头,“久仰,久仰。”

    可想到自己先后被骗去的那些钱财,杜夫人终忍不住刺上两句,“不知纪夫人是以何身份前来?据我所知,您早已与李成甫和离了罢?”

    在场的不是高门显宦的小姐,就是她们的母亲,如纪雨宁这般无官无职还腆着脸前来的,恐怕仅此一例。

    一时间,众人视线齐刷刷集中到此,实在这种事并不常有——虽然宴会中途也有勾心斗角的,可这么早开战就太心急了。

    纪雨宁却是半点不恼,依旧风度翩翩的道;“不敢不敢,我不过是与李成甫和离,夫人您可是新寡呢。”

    言下之意,对方死了相公都能名正言顺来赴寿宴,她又有什么不能?

    院子里响起低低的嗤笑声,一多半是称赞纪雨宁的机智——实在是杜夫人太蠢,骂身份卑贱就钉准身份,做什么非扯和不和离?结果偏被倒打一耙。

    杜夫人气得鼻歪眼斜,待要说话,石景秀匆匆赶来,皱眉道:“杜夫人,纪姐姐是我请来的客人,还望您莫要与她为难,至少也别在石家生事。”

    说罢,端详了一下纪雨宁的模样,“你没事罢?”

    “无碍。”纪雨宁跟她打过招呼,便让玉珠儿将手里贺礼递过,不过是薄薄一副卷轴。

    杜夫人嗤道:“不知是哪来淘来的破旧字画,亏你拿得出手。”

    要省钱也不是这等省法,以为老夫人随便什么人都看得上吗?

    哪知石景秀揭开之后,却倒抽一口凉气,“纪姐姐你从哪里得来?”

    纪雨宁:……郭胜说是赝品,难道不是?

    周遭早有识货的围上前去,楚珏亦啧啧称叹道:“瞧落款,应该是虚谷先生的真迹,纪夫人果然出手大方。”

    赏玩间不慎碰到了石景秀的拇指,石景秀脸上一红,忙缩回手去,正色道:“夫人大驾光临,是我疏忽,还请快些入座吧。”

    毫无迟疑就把纪雨宁排在杜家前头。

    杜夫人这下可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纪雨宁从哪里弄来这般贵重的贺礼?若是仿冒,何以石家会瞧不出来,连兆郡王也跟着帮腔?

    难不成这女子当真神通广大、会七十二变不成?

    李肃姗姗来迟,老远就听到前头传来嘈杂嚷嚷之声,也不知是何处的稀客引来骚乱,笑问那门卫时,门卫说道:“可不就是老爷的旧识,夫人小姐特意交代了,让咱们好生迎接呢。”

    “旧识?”李肃显然不懂。

    门卫促狭地挤了挤眼,“就是大人你的妻房啊——当然现在不是了。”

    一时间,李肃仿佛被人火辣辣地扇了一巴掌,前几天被石景煜打的痛楚仿佛卷土重来——虽然事后阮眉特意用热鸡蛋揉过,可浮肿却未完全消去,今日他特意抹了点脂粉才勉强掩盖的。

    还说她与石景煜清清白白,人都登堂入室了,这石景煜也真是疯魔,难不成还想娶她过门吗?

    *

    纪雨宁虽从那两兄妹口中得知了不少石家情形,可如今亲眼目睹,才知石家豪奢远远超出她想象,脚下的地板是用整块大理石铺设而成,光可鉴影,周遭的桌椅陈设,不是黄花梨,就是鸡翅木,恐怕一般的公侯府邸都未必能做到如此。

    那道封妃的圣旨尚未公开,石老爷自然不会亲自来见她,那样太过显眼,也有碍身份。

    不过石夫人倒是忙里偷闲来打了个照面,她对纪雨宁的态度既不冷淡,也不怎么热情。

    纪雨宁猜测应该是因为石景兰的关系,纵使皇帝纳她为妃,可石夫人心疼女儿,自然不愿凭空多出个“情敌”。

    石景秀倒有些不好意思,讪讪道:“姐姐您这般年轻,坐那席不合适,不如还是挨我坐吧。”

    她有意在楚珏面前显摆一下持家的本领——楚珏不是喜欢成熟女子吗?那她就往成熟方向靠拢,不怕他不上钩。

    纪雨宁微笑,“好。”

    石景秀这一桌多是未出阁的小姐,对她的敌意倒不怎么重,而以好奇居多。实在纪雨宁如今也算得个人物,在李家最辉煌的时候选择和离,却并未因此变得潦倒,反而先后获得长公主跟石家的垂青——其中有些知道内情的,对此讳莫如深,那些不知道的就疑心公主是否要给石家做媒了。

    毕竟纪夫人这样的才貌,哪怕曾嫁过一次,娶进门也是蓬荜生辉嘛。

    酒过三巡,纪雨宁正盘算着要不要现在离开,她给楚珩做的衣裳才完成了一半,放在那里,还是趁早赶工的好。

    何况这种筵席说是菜色丰富,真正可吃之物其实不多,纪雨宁孕中忌口,大鱼大肉亦非她所爱,因此略动了几筷子就完事了。

    正要起身,眼前忽多了一个黑压压的身影,纪雨宁皱眉,“你怎么来了?”

    男宾席跟女宾席是分开的,李肃能在乱中准确无误地找到她,可见早就在注意。

    李肃手里捧着酒,这会子倒显得格外斯文有礼,“许久不见,不知夫人可愿赏光?”

    纪雨宁谅着此人来意不善,尚未开口,李肃便已轻笑出声,“哦,是我忘了,夫人如今不能饮酒。”

    这话虽有些奇怪,众人一开始也没多想,及至见李成甫的目光直勾勾落在纪雨宁腹部的衣裳上,神色不由得微妙起来。

    纪雨宁有点恼火,低低道:“你想做什么?”

    没头没脑跑来说这些,简直不知所谓。

    李肃晃了晃手中晶莹杯盏,眼角微微泛红,哑声道:“雨宁,你若肯随我回去,我保证不再多言。”

    纪雨宁看出他有些醉态,这人的酒量从来就不太好,以前还险些把怀孕的眉娘给吓着——如今显然故态复萌了。

    纪雨宁轻轻抿唇,正要说话,石景煜闻讯赶到,“你怎么又来,还嫌上回被打得不够么?”

    早知道该让管事筛查一下请客的名单才是,这人真是贼心不死。

    李肃醉中却禁不得激,斜睨着对面道:“怎么,你还想替她出头?看来真是做贼心虚,自个儿干了丑事,又怕被人说嘴,就先拿苦主泄愤是不是?”

    石景秀觉得这状况真是出于意料,纪夫人不是皇帝的人么,怎么听李成甫的意思,倒好像误会二哥跟她……这事怎么越来越乱了?

    石景煜却不耐烦跟这人饶舌,揎拳掳袖要大干一仗,石景秀苦劝不住。

    李肃非但不避,似乎也不打算还手,反而将脸伸过去,趾高气昂地道:“你打,你打呀!我倒不信国公府能一手遮天。”

    他这样惫懒,石景煜一时反倒不知该怎么办好。

    眼看局面已不可收拾,纪雨宁盈盈起身,待要劝止干戈,外头黄门侍郎尖利的声音忽然响起,“陛下驾到!”

    这下众人可都顾不得看热闹了,齐齐拂衣跪迎,纪雨宁也不例外。在场诸人,只有李肃搞不清状况,像漂泊在湖心的一块孤岛,茫然不知所措。

    还是石景煜及时踹了他一脚,他才随波逐流跪倒在地。

    那缕明黄的衣角到了近前,众人愈发屏气凝神,既惊且喜,不应该呀,皇帝就算要赴石家寿宴,顶多在男宾席里打个招呼便走,为何会来此处?

    说不得有些痴心妄想,许是皇帝瞧中了哪位,要带去宫中伴驾吧?

    纪雨宁明显感觉周围的气氛紧张起来,姑娘们的腰也挺得更直了,她则因为蹲姿不太舒坦,正摇摇欲坠间,身子已被人打横抱起。

    楚珩半握着她的腰,温声道:“夫人愿随朕回宫吗?”

    仿佛他刚刚才认识她,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她一眼。

    纪雨宁:……戏演得太真,连她都差点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