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进宫

进宫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进宫

    阮眉态度这样真诚, 纪雨宁也不好不收,尽管她自幼所受的教导告诉她, 女子应以贞静端方为宜, 不该流连于这些事——但,比这更出格的事她都做了,似乎也不介意多条罪名。

    本来是打算上街去的, 这会子却又让玉珠儿将门锁打开, “进来喝杯茶罢。”

    阮眉有点不好意思,“没打扰您吧?”

    自从皇帝在石家宴会上公然将纪雨宁抱走, 阮眉就知道, 纪雨宁在此地待不长了——也好, 她这样标致的人才, 居于陋巷未免太埋没了些。

    阮眉是真心替她高兴的, “都说一入宫门深似海, 可以姐姐的聪慧,必然难不倒您,再者, 也不会也有人再寻您的麻烦。”

    李肃这些时日的种种, 阮眉皆看在眼里, 她也苦劝不住, 到底只是个妾, 老太太都拿儿子没辙,她能怎么样?

    原本替纪雨宁担着心, 直到昨天那件事冒出来, 阮眉心头大石方才落地。

    纪雨宁微微笑着, “你今日过来,应该不止为这件事。”

    似她这般善解人意, 本不该这样着急忙慌的,想必是受人之托。

    阮眉不禁脸红,“其实,也有相公的意思。”

    从昨夜酒宴上回来,李肃一夜都没睡好,总疑心隔天皇帝就会派太监来传旨,把他从国子监祭酒的位置上踢下去,再发配至辽远的西岐或北疆——皇帝只一眼就被纪雨宁迷住,可不说什么都得照做?

    他实在是怕极了,因此天尚未明就催着阮眉过来,纪雨宁向来吃软不吃硬,又是个怜贫惜弱的脾气,只消阮眉向她诉说一番家里苦衷,唱两句冤,好歹体谅一下自己的难处——若没他这根顶梁柱,李家老小恐怕都只有喝西北风去。

    至于纪雨宁调换那批珍宝的事,他当然也不敢再追究了,只当舍财消灾,好歹别落井下石。

    纪雨宁听到此处,唯有轻哂,李肃还是一样的没胆色,凡事皆仗着女人出头。

    这种事便真是弄得他家破人亡也没什么意思,纪雨宁只淡淡道:“我走我的阳关道,他过他的独木桥,他不来招惹我便罢,我犯不着去作践他。”

    阮眉温婉道:“我也是这样想,只是相公总小人之心……”

    忽然意识到不该这样说李肃,忙住了口。

    限于出身之故,她对李肃的崇敬烙印在骨子里,一时也难改掉。纪雨宁只蹙眉道:“怎么不把悦儿也带来?”

    听说眉娘产的孩子已经立名,是李肃亲自给取的,自然是希望他今生今世快活无忧——他不是个好丈夫,对孩子倒算得用心。

    阮眉讪讪道:“妾出来得早,悦儿正贪睡呢。”

    看她模样,纪雨宁便知是李肃的意思——怎么,生怕她会对孩子不利不成?她倒不见得将对他的恨意转嫁到稚子身上。

    只能说李肃自己是什么人,看别人就是什么样。

    虽然她如今已不算是嫡母,可纪雨宁还是从腕上褪下一串虾须镯,“这个你拿去,就当是我给悦儿的见面礼。”

    阮眉慌忙推辞,“不成的,怎么能让您破费……”

    纪雨宁执意要她收下,“兴许是咱最后一遭见面,只当留个念想,以后别忘记有我这么个人就行了。”

    阮眉只得揣进袖中,她窘迫地擦了擦手背,小心望着纪雨宁道:“姐姐,其实你以前遇到的那个楚公子,就是陛下对不对?”

    纪雨宁失笑,“你怎么知道?”

    若说是因为姓氏,李肃都没联想到这点。

    阮眉羞涩地垂眸,露出一口细白的小米牙,“我只是觉着,姐姐素来是极自尊自爱的人,若与陛下只是初识,就算他怎么强求,姐姐也不会轻易答应跟他回宫,思来想去,除非姐姐早就与之相处过,识得陛下为人,否则,陛下焉能如愿以偿?”

    纪雨宁不禁感慨,她在李家过了六年,可李肃对她的了解尚不及一个新来的妾室——到底是错付了。

    幸好她陷得不深,也并未因此蹉跎掉最好的年华,再迟些,别说皇帝,兴许连贩夫走卒都未必瞧得上她了。

    眉娘在纪家喝了两杯茶,又吃了一碟子酸甜开胃的小点心,方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玉珠儿脸颊绯红,捏着那两张纸道:“小姐,您要留着吗?”

    秦楼楚馆里的东西,按说大家闺秀是挨都挨不得的,不过她还真有点好奇呢。

    纪雨宁想了想,“找个郎中看看里头药材,若合用,便留下。”

    她都已经做出淫奔之举了,再谈什么节烈未免有些可笑,何况,光是楚珩对她好,她不做出点回应也不行——这世上不对等的感情是最难持久的。

    在此之前她尚未学过如何取悦男人,但,不妨试着去做。

    玉珠儿手脚极快,早上便着人向家中递了口信,等主仆俩来到绸缎坊时,那两口子也已赶到。

    听说纪雨宁委托他们照看铺子,老人家激动得不知所以——其实也算不上太老,左不过四五十上下,因为长期操持农活的缘故,模样仿佛沧桑些,身子可结实得很。

    又把年纪稍大的那个小子推出来,“他叫榆钱,别看今年才十三,人小鬼大,精明着呢。”

    榆钱其实姓余名钱,生得还真有点像榆树叶子,干干瘦瘦的,一双眼睛却大而分明,甚是机灵。

    纪雨宁当场考了他几道算术题,居然对答如流,遂满意道:“行,那就让他帮忙当个账房先生罢。”

    榆钱当场就跟她磕了个响头,脆得跟西瓜皮似的,惹得众人哄堂大笑。

    玉珠儿有些落泪,在宫外还能一月见上三五回,进了宫恐怕没这般便利。

    那两口子则竭力安抚,说只要有这份心就够了,逢年过节差人报个口信,道一声平安,如此也免得他们牵肠挂肚。

    纪雨宁只觉得眼眶热辣辣的,父亲若见到她今日苦尽甘来,是否会高兴?可惜他老人家早已登临极乐,再不知人间琐碎了。

    玉珠儿擦了泪出来,眼睛红红的道:“小姐可要回纪家一趟?”

    纪雨宁却轻轻摇头,“罢了。”

    关于进宫的事,她已悉数在家信里报知了兄长,纪凌峰知道她是个有主意的,亦未深劝,只叮嘱她千万小心——他自己没本事挣个功名,为家族光耀门楣,让妹妹以平民之身进宫,实在是他的错处。

    纪凌峰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因此纪雨宁才愈发怅然,她自己不在意这些,但包括哥哥在内,似乎所有人都认定她走上一条刀山林立的道路——宫中美貌女子不少,但要屹立不倒,却非得家族做倚仗不可。

    她没有家世做后盾,所能指望的便只有皇帝的心。纪雨宁抬手轻抚冰凉的脸颊,她是什么都不怕的,未来再怎么难过,不见得比现在更糟。

    至少宫里那个人是值得信任的。想到楚珩温和的笑颜,纪雨宁感觉胸腔暖热起来,像凭空添了把火。

    她迫不及待想见他了。

    *

    因着纪雨宁的固执己见,皇帝被迫放弃那半幅皇后仪仗,只以妃礼迎她进宫。纪雨宁自己是宁可低调点儿,往后的路还长着呢,若现在就把风光都占尽了,岂不只剩下盛极而衰?

    何况还有个虎视眈眈的石家,虽然石家并未提出反对意见,御史台那些言官毕竟不是吃闲饭的——尽管纪淑妃已然跟李成甫和离,可前后间隔还不到半年,皇帝这么快就夺人之美,难免引来流言蜚语。

    石太后也劝儿子把重心着眼在宫殿上,先把人接进来再说,何苦同那些腐儒置气。

    因着三面声音都众口一词,皇帝才被迫改了主意。

    纪雨宁虽没盼着皇帝过来接她,可见到来者是长清公主时,眼神还是不自觉地黯了黯。

    长清嬉笑着揉了揉她肩膀,“怎么,见到我不高兴?只恨我不是个男子,否则,只怕还轮不上皇弟呢。”

    面对这样“吃豆腐”的举动,纪雨宁无奈,“公主莫开玩笑。”

    长清这才收敛嬉容,“好了好了,说正经的,今日陛下临时召了内阁议事,分—身不暇,所以让我过来,你总不会盼着郭胜那个老太监给你引路吧?”

    纪雨宁本来也没纠结,听长清解释完便释怀了,其实不过是封妃,根本用不着兴师动众的,是楚珩对她太过偏爱,让她不自觉地逾越分寸。

    纪雨宁觉得这应该算一个危险的信号,遂清了清喉咙,正色道:“公主还请先行,我跟随您之后便是。”

    长清却惯会淘气,“我偏不!”

    提着裙子就坐上马车,与纪雨宁紧挨在一处,“皇帝交代我的差事,我自然得尽职尽责地完成,他让我眼睛一刻都不许离开你呢!生怕你被人拐了去。”

    这还真像楚珩可能说出的话。纪雨宁放弃抵抗,“行罢。”

    长清笑眯眯地望着她,“其实你有点怨我对不对?怨我不曾早点把他的身份告知。”

    纪雨宁不说话,先前在静园住了那么些日子,长公主若是有心,早就私下透漏了,或者暗示也行。

    然而长清并没有,显然这姐弟俩是联合起来诓骗她。幸好当今不是个贪欢好色的昏君,否则她早就以死明志了。

    长清委委屈屈的道:“那时我与夫人不过刚刚相识,与陛下却有二十余年的姊弟之谊,夫人你扪心自问,我究竟该帮谁?”

    不得不说,楚家两兄妹都很懂处世之道。尽管长清还是在帮她自己开脱,可她的用词这样坦率,态度也这样坦白——设身处地想想,纪雨宁也不忍苛责了。

    长清见她皱着的眉心渐渐放松开来,便莞尔道:“还是夫人心胸豁达。”

    要不怎说人善被人欺呢?平时看她仿佛冷淡难以接近,可唯有相处久了才知道,纪雨宁实在是再容易讨好不过的人。

    比较起来,皇帝才是看着明朗,心却比她黑十倍呢。想到之前皇帝故意暗示蔡国公府李家有一批“巨款”,让舅舅去找李肃催债,长清就觉得心情复杂。

    如今李成甫是再没还手之力了,纪雨宁也如愿落入皇帝毂中,但愿他能长长久久地对她好——若他变了心,长清想自己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李肃撑着醉后虚浮无力的身子站在街角,看着那辆深青色的马车逐渐消失在视线外,只剩下车轮辗轧的辘辘声。

    仿佛有什么东西也跟着远去了,永不复返。

    *

    且说纪家这头,因穆氏素日往来的多为商贾之妻,并没那个荣幸步入国公府的宴会,因此她也无缘得知那头消息。

    这日闲暇方想起,“许久不见雨宁了,不知她近来如何。”

    要说穆氏对这位小姑子,实在是既敬服又觉得可惜。生就一副清丽脱俗相貌,却偏偏嫁给了穷书生,好容易以为熬出头了,丈夫偏偏又带了个外室回来,孩子还不许自己养;纪雨宁倒是拿得起放得下,可惜刚刚和离,李肃就升官了,叫人夸都夸不出口——这么大起大落的人生实在罕见。

    细想起来,纪雨宁简直没有一步路是走对过的,都说红颜薄命,难道真是一语成谶?

    穆氏啧啧道:“那个楚相公到底如何?之前说是回老家,之后再没见过人影,雨宁不会又被骗了吧?”

    小伙子生得一表人才,不成想又是个斯文败类,若真是有心求娶,怎么现在还不带聘礼上门?

    幸好自己收了那两枚金锞子,也不算毫无所获,只可怜纪雨宁被人骗去骗去,过得跟水深火热一般。

    当然穆氏只肯嘴上同情两句,要她拿出实际行动是不肯的——她自己都有一大家子要养活呢!

    纪凌峰嗤道:“谁稀罕要你帮忙?阿宁如今可比你强多了。”

    穆氏听这话口气不对,咦道:“怎么了,莫非李家要来接她?”

    “真真妇人见识!”纪凌峰拨着珠算轻快的道,“那李肃算得什么东西?跟皇帝比起来,简直如足下尘泥一般,妹妹哪看得上他?”

    穆氏忽然感觉脑子不够用了,这怎么跟皇帝扯上关系?纪雨宁怎可能遇得上?

    可看丈夫神情不似说谎,穆氏遂抓着他定要问个仔细。

    纪凌峰架不住她软磨硬泡,只得把石家宴会那场风波原原本本道来,“你也别想着过去攀交情,给雨宁添麻烦,我告诉你,今早宫里的仪驾就把人接走了。”

    穆氏呆若木鸡,纪雨宁居然真个飞上枝头变凤凰,而自己先前还百般疏远怠慢,早知如此,她肯定要把人接到家里来的——纪家出了位娘娘,那得是多风光的事啊,够她炫耀半辈子的了。

    一时间既痛且悔,死命埋怨丈夫,“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呢?”

    害她错失良机。

    纪凌峰白她一眼,“你也没问哪。”

    穆氏:……

    不晓得离宫有多少行程,纪雨宁素性靠在马车上浅浅打个盹。头一回出嫁的时候倒是不敢懈怠,心耳意神都牵挂在周遭锣鼓上,大抵也是因前途未卜。

    这回却谈不上害怕担心什么的,她跟楚珩已结识了大几个月,彼此性情洞若观火,不可能再出错。若说他都是装出来的,那这人演技未免太精湛了。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仿佛格外安静,显然已离了闹市,而马车的速度也渐渐慢下来,莫非已到了么?

    纪雨宁看向身侧,长清公主已不知所踪,不知是更衣还是先觐见皇帝去了,这倒糟糕,她不熟悉宫中路径,怎么走啊?

    正踌躇间,就见杏色的轿帘拉开一角,一只修长手臂轻轻伸来。

    纪雨宁尚在半梦半醒间,稀里糊涂地握住那只手,那人用力一拽,便将她带出马车。

    之后便落入一个清冽的怀抱。

    纪雨宁正诧异这人的胸膛格外坚实,仿佛比长公主高大许多,一抬头,便看到楚珩笑意澹澹的俊容。

    这也是姐弟俩策划好的么?

    楚珩见她怀疑,忙道:“皇姐可没说谎,朕方才确实朝会去了,这会子方散,因想着你初次进宫,必然样样都觉得生疏,有朕在,多少会安心一些。”

    纪雨宁确实挺感动的,浅浅施礼,“多谢陛下。”

    楚珩微微嗔怒,“早说了在朕面前不必拘束,怎么还这样?”

    纪雨宁原打算进宫之后便依照宫里的章程行事,可看皇帝的架势,私下也只好散漫些了——但愿有些人别往外传才好。

    幸好宫里的奴仆皆训练有素,早在皇帝说出那句话时便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不闻——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泄露出去对他们也没好处嘛。

    楚珩牵着纪雨宁的手,慎之又慎的道:“小心。”

    宫里为了整洁美观,多半都是石子路,御花园的一条夹道更是整个地由光滑圆润的鹅卵石铺设而成,平时坐轿不觉得如何,今天楚珩带她遍观宫中景致,自然还是走路为宜。

    遇上实在难行的地方,他索性俯身将纪雨宁抱起,混不顾身后太监们碎裂的目光。

    纪雨宁重新体会了一遍三岁婴儿的感受,虽然她的重量远非婴孩所能比拟——比起月前所见,她应该又涨了几斤,真难为皇帝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

    楚珩惋惜道:“可惜这时节枫叶都落尽了,若早些进来,朕还能领你去枫林逛逛。”

    纪雨宁笑道:“明年总有机会,何必急在一时。”

    越往里行,花木渐渐稀疏,宫室则愈发巍峨,之前大概是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里头。

    纪雨宁尚不知自己住哪座宫殿,本想提问,可看看皇帝端凝的脸色,还是默默住口,本来这也由不得她挑拣。

    有太后把关,想来也不至于太过奢靡的。

    到了一处雕梁画栋的屋舍前,楚珩指着朱红的门户道:“此为承乾宫。”

    听名字就很不简单,纪雨宁默默消化了一下,指着另一处更大气些的建筑道:“那个呢?”

    楚珩回过头,温柔地道:“是朕平日住的勤政殿。”

    挨得这么近哪……纪雨宁打死也不相信会是尚宫局的主意,若无皇帝授命,谁敢贸然与之比邻。

    她倒是想推辞,可再想想,为她一个妃子大兴土木已经够靡费了,这会子又弄出些新花样,闹着换地方住,那更不得了。

    干脆应下。

    楚珩牵着她的手往里走,怕她累,还时不时回身询问,“要不要坐下歇歇?”

    当着许多宫女太监的面,纪雨宁无论如何不能露出娇弱之态,只道:“还好。”

    殊不知她这种态度才更叫人吃惊,看淑妃娘娘的态度,仿佛不是那种会主动邀宠的,皇帝究竟是被灌了什么迷魂汤,才这般俯首帖耳?

    纪雨宁在外头看时,觉得分外古朴典雅,可进了里头才觉得内有玄机,虽然有意地往清流方向靠拢,可见到屋内陈设,比起石家仿佛都要强出许多,那博古架上的瓶瓶罐罐,她认得好几个是从汝窑出来的——她爹从前得了个汝窑的双耳瓶,不过巴掌大小,一直还舍不得卖呢!

    纪雨宁很明白自己不该露出小家子气,但这会子她真真切切被惊着了,“陛下布置这些,可有经过太后娘娘的允准么?”

    楚珩促狭地挤了挤眼睫,“朕的私藏为何要经过母后?”

    就好像那副虚谷先生的字画一样,他爱给谁就给谁,谁还能谴责不成?

    纪雨宁发觉楚珩也有不通情理的一面,大概这才是他作为皇帝的本相。

    她今天刚来,一时也不便打击他的热情,只屈身揉了揉膝盖。

    楚珩立刻发觉,“伤着了么?”

    纪雨宁摇摇头,“腿脚有点发麻。”应该是坐车坐久了的缘故,休息一会儿就无妨了。

    楚珩立刻将她抱到榻上,又蹲下身,帮她褪去鞋袜,用掌心缓缓搓揉略显浮肿的脚踝。

    纪雨宁怪不好意思的,小声道:“他们都看着呢。”

    楚珩立刻转头,像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凶神恶煞道:“谁在看?”

    众人立刻乖乖地对着墙,动作之整齐,步调之一致,着实令人瞠目结舌。

    纪雨宁:……长见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