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失踪

失踪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失踪

    殿内气氛剑拔弩张, 石太后倒暗暗诧异。

    纪雨宁若是个有心计的,进宫后就该表现得谦逊虚心些才是, 装也得装得好相处点。

    可她偏不, 依旧我行我素——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景兰以私心度人, 故意弄些弯弯绕绕的说话之道, 怎叫纪雨宁不看轻她?

    石太后叹道:“行了,既进了宫, 伺候皇帝才是第一要紧事, 有这会子吵闹的功夫, 不然想想如何讨好皇帝, 早日得个皇子才是。”

    这话自然是说给石景兰听听的, 然而石景兰脸上依然愤愤不平, 让石太后看得直摇头——她是为怕侄女丢脸才如此,可在景兰眼里,恐怕就成了她对纪雨宁存心偏袒了。

    糊涂啊糊涂。

    又说了会子话, 石太后就命二妃告退。

    差不多已到了该用膳的时候, 石太后故意将她们支开, 自然是免得伺候用膳。石景兰又有点微微的不甘心, 当媳妇的伺候婆婆是常事, 嫔妃服侍太后更是情理之中,当初她虽以太后亲眷的身份进宫, 石太后却也没蠲了这项, 如今纪雨宁不过大着个肚子, 石太后反倒处处优容起来。

    可她也拿纪雨宁没辙,若真闹出个好歹来, 她也吃罪不起,姑母更得迁怒于她。石景兰只盈盈笑道:“淑妃昨夜大约睡得不好,今早才来得这样迟,幸好太后不见罪,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纪雨宁没拿身孕当挡箭牌,坦然施了一礼,“是,妾以后知道了。”

    自然是对着石太后说的。

    石太后暗叹,这么一对比,更显出纪雨宁懂事。然而她岂会不知侄女的意思,特意挑出这么点错漏,若不叫她如愿以偿,以后更得寻纪雨宁麻烦。

    遂沉吟道:“淑妃,念你是初犯,哀家从轻发落,你回去好生抄十篇楞严经过来。”

    纪雨宁容色不变,“诺。”

    石景兰则唇角微弯,姑母到底还是心疼她的,虽然这惩罚略显轻微了点,不过……有身子的人不宜太过苛责,只要姑母站在她这边就好。

    出了慈安宫,石景兰心情明显舒畅许多,“淑妃妹妹,眼下有空,不如去琼华宫略坐坐可好?”

    看相貌她应该比自己还年轻些,但,石景兰偏要故作老成,纪雨宁也由得她——正好,她巴不得被人称作小妹妹呢,算起来也是她占了石景兰的便宜。

    遂盈盈含笑,“那便有劳姐姐了。”

    昨天事忙没顾上,这会子当然不能再驳她面子——石景兰这样较真的性子,记仇恐怕也记得格外深刻。

    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纪雨宁向玉珠儿使了个眼色,暗示她稍安勿躁。

    她并不觉得石景兰会公然为难自己,尤其琼华宫是她的地方,更得避嫌。

    玉珠儿得了指令,这才将紧握的拳头松懈开来,却仍虎视眈眈望着石景兰身边那几个侍婢,以防稍有不逊,她就重拳出击。

    采墨妍书等人都捏了把汗,没见过这样剽悍的侍女,纪淑妃看着文文弱弱的,怎么身边净是些硬茬子。

    纪雨宁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石景兰闲话,心思却早就飞到了勤政殿上,这会子皇帝下朝了没?

    之前在宫外看他挺随性的,进了宫应该不得自由罢,尤其照皇帝的脾气,面对那些个迂腐古板的老大臣恐怕只有大眼瞪小眼——难怪皇帝年年都要到静园避暑呢,想必也是想呼吸口新鲜空气。

    她才过了一天,都有点想念外头了。可惜如今正是北风朔朔,只好等开春再出游,那时候,他们就能公然出双入对了,谁不夸一句神仙眷侣?

    纪雨宁唇边衔着一缕矜持的笑,以致于都没听见石景兰的呼唤,“妹妹,妹妹!”

    好容易回过神来,纪雨宁忙正色,“何事?”

    “到琼华宫了。”石景兰好生无语,自己跟她说了半天为嫔为妃的规矩,她好像压根就没听进去——不会是故意的吧?

    纪雨宁却很真诚地道:“不好意思,昨夜没睡好,刚刚打了个盹,姐姐不妨再说一遍?”

    石景兰:……

    这会子已经口干舌燥没力气了,只能无奈道:“改天我派个掌管礼仪的嬷嬷去你那儿,你跟她学吧。”

    本来是想亲自当一回严师,趁机也好立立威,偏偏遇上纪雨宁这种学生——说轻了没效果,说重了只怕转脸就得去皇帝跟前告状。

    石景兰只觉分外棘手,这些年不是没遇见过想进宫的小家碧玉或大家闺秀,但都被她轻轻挡了回去,最终要么羞愧另嫁,要么就此死心,这个纪雨宁却是无懈可击,滑不留手。

    更糟的是她根本不知何为羞耻,以致于石景兰要用她出身商户或者嫁过人这两件事来攻讦她都毫无作用,说不定对方还会以此为荣呢——山坳里飞出了金凤凰,可不正是值得炫耀的事?

    二人入了座,石景兰便让人倒茶来,满以为纪雨宁会主动为自己斟上一杯,哪知对方却纹丝不动。

    依着民间旧俗,妾见主母、或者贱妾见良妾,都是该主动敬茶的,石景兰想借此压她一头,哪知对方根本不接招,她也没辙。

    她自己一路行来却有些渴了,加之说了半天的话,石景兰实在耐不住,只好命侍女奉茶来。

    又因她是东道主,将客人干晾着不像话,只得让采墨给纪雨宁也倒了一盏。

    这回纪雨宁并未拒绝,反倒轻轻接过,“多谢。”

    自顾自地品尝起香茗来。

    石景兰:……这样子倒好像她矮人一截似的,凭什么?

    偏偏纪雨宁安之若素,你很难在她脸上找到窘迫或难堪的神情。哪怕石景兰特意将几个最珍贵的摆件放到大堂里,纪雨宁也没有半点羡慕嫉妒的模样。

    石景兰只知她是做生意的,却不知她自小就在铺子里打杂,见多识广,虽然家境不算显贵,也还不至于被这点东西吓住。

    纪雨宁闲闲打量着屋内陈设,果然如石景秀所说,墨香四溢,看来她称赞家姊的言论倒并非夸张。

    石景兰应该是个素养极好的人,品味高雅,也正因如此,八仙桌旁边那座镜台就格外突兀了——虽然是一整块的和田玉雕琢而成,这种东西不是该放卧室里吗?谁会把它摆在大厅啊?

    不伦不类,实在叫人夸不出口。

    两人实在没甚共同话题,短暂的沉默后,纪雨宁开口道:“我听说姐姐膝下抚养着诚亲王留下的一双儿女?”

    还是皇帝先前提了一嘴,她念念不忘——纪雨宁是顶喜欢小孩子的,因为家中姊妹少,独一个纪凌峰年岁比她大,还是个男孩子,打小就没个伴,后来嫁到李家,尽管与大嫂张氏不睦,可看到大房接二连三地添丁进口,纪雨宁还是怪艳羡的。

    石景兰也如释重负,她入宫以来精心准备的种种,都被纪雨宁击了个粉碎,也就这一双儿女能压过她了。虽然不是陛下亲生,可诚亲王乃皇帝长兄,又与他一向交好,因此皇帝还是将两个孩子视若己出。

    这在石景兰看来,便是她跟皇帝的结晶。

    能对纪雨宁炫耀一番还是很不错的,石景兰就让乳母们抱着孩子出来,一壁含笑介绍道:“带玄色虎头帽的是阿沛,穿绿衫子的是他姐姐楚忻,两人一母同胞,出生前后相差不到半天,可惜王妃她……”

    说到此处,便以帕拭泪。

    妍书连忙劝解,“娘娘别太伤心了,小郡王和郡主养在您膝下,不也过得很好么?诚王妃若泉下有知,必会感激您这番深情厚谊。何况,陛下金口玉言让您照顾两个孩子,这正是对娘娘的信任呢。”

    此话自然是说给纪雨宁听的,暗示她别仗着腹里有块肉就得意,德妃那边可有两个现成的呢。

    面对这番毫无意义的警告,纪雨宁懒得理睬,只留心两个孩子的反应。当石景兰说及生母时,楚沛依然神气活现,只缠着石景兰问她要玩具,一旁的楚忻神色则黯了黯,却并未有进一步的动作。

    石景兰被楚沛磨得没法,只能答应午后陪他玩一会儿,一面抱歉地望着纪雨宁道:“这孩子真不懂事,壮的跟小牛似的,还成天要我陪他作耍,幸而是我处惯了的,若换做妹妹,还不知怎么样呢。”

    采墨道:“原是娘娘待小郡王太好的缘故,换做旁人,小主子才不肯跟她亲近呢。”

    主仆俩一搭一唱,玉珠儿听得只翻白眼,恨不得把鄙薄两个字写在脸上——说这些怪话给谁听呀?小姐有亲生的,才不稀罕领养呢。

    纪雨宁淡淡一笑,“我今日来得匆忙,没带什么见面礼,手头只有一点小东西,拿去给孩子们消闲吧。”

    说罢,让玉珠儿从衣囊里取出,却是两个狮子滚绣球的挂件,不过拳头大小,却做得十分精致,外表金黄璀璨,里头想必是镂空的,还放了滚珠,摇晃起来声音清脆,叮当作响,既能放在廊下当风铃顽,还可当球踢。

    不知是镀金还是真金……这样薄薄一层,真金也费不了多少,倒会投其所好。

    石景兰很好地掩饰掉眼中那点不屑,含笑道:“妹妹破费了。”

    因让楚沛楚忻一人一个分了过去。

    楚沛也不过来打个照面,兀自欢呼一声,把那东西当鞠球踢了起来,楚忻怀中抱着礼物,怯怯地上前道了一声,“多谢娘娘。”

    纪雨宁认真瞥了她两眼,小姑娘眼中有种不和年纪的消沉意味,她是王府遗孤,又得天家重视,谁还敢欺侮她不成?

    到底人家家事,纪雨宁不便深问,只柔柔起身,“德妃姐姐,这会子陛下恐怕已等得不耐,我得先回去了。”

    石景兰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她不会看不出这是纪雨宁对她的反击,是啊,就算她有两个孩子又怎么样,皇帝恨不得从早到晚都留在承乾宫里。

    这个女人!

    可巧楚沛已将那绣球踢得脏兮兮的,满头大汗地进来,“德娘娘,那个脏了,我要换一个。”

    石景兰以往是最疼爱他的,可这会子心情坏极,哪有工夫敷衍他?只能勉强道:“沛儿乖,婶娘改天再帮你买个新的,比这个还大还好。”

    楚沛拨浪鼓似的摇头,“不嘛,我现在就要。”

    说罢一指身边,“她那个不就干净得很?跟我交换就行了。”

    石景兰松了口气,今天倒是省事,遂招手示意楚忻过来,“好孩子,你是姐姐,得让着弟弟,来,把这个给阿沛好不好?”

    小姑娘微微摇头,清澈的眼睛不知不觉蕴满泪水。然而楚沛哪里容她拒绝,早已蛮横地抢过去,又把已经变形的鞠球塞给她。

    石景兰失笑,“这孩子,真真顽皮!”

    好在男孩子活泼点也不算坏事,本朝文武并重,皇帝也是最看不得死读书的,等开蒙之后好好学习就成了。

    听见石景兰轻描淡写的口吻,楚忻默默将话咽了回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她从来都没争赢过弟弟,而德妃娘娘也只会避重就轻——其实在她心里,根本只有弟弟是有价值的吧?

    *

    纪雨宁回到承乾宫,就看到皇帝已经焦急地踱着步子,见她回来忙问,“母后有没有难为你?”

    敢情他以为石太后是位恶婆婆哩。

    纪雨宁笑着摇头,“没有,太后娘娘待我很好,方才不过到德妃娘娘宫里略坐了片刻,因此迟了些。”

    楚珩便皱眉,“跟她有什么话好聊?”

    石景兰在他看来不过是个寄宿在家里的亲戚,好吃好喝供着就是了,将来她若愿意许嫁,便请太后做主聘出去;若不愿,便做个太妃,到时候随楚沛一齐前往封地——横竖楚沛视她如亲母,总会尊崇备至。

    皇帝虽然考虑得周到,纪雨宁却怀疑石景兰的野望远不止此,当然皇帝正值年富力强,尚不到立太子的时候,商量这个未免太早了些。

    她也懒得多想,横竖这胎尚未落地,到时候再考虑不迟。

    纪雨宁嗔道:“您也别忙,我还没兴师问罪呢。”

    楚珩便装起了傻,“胡说八道,朕有什么罪?”

    若不看对面是皇帝,纪雨宁恨不得扯开他腮帮子,看看有多少谎言在里头。

    遂没好气道:“原来太后娘娘就是长公主的奶娘,你怎么早些不说?”

    楚珩笑着拥住她的腰,“原来为这个,朕也没说不是啊?何况皇姐她生母早亡,早些年确实是母后抚养她的,指不定还真吃过母后的奶水呢!”

    纪雨宁伸出纤纤玉指点了点他脑门,“巧言令色,鲜矣仁。为人君的尚且如此,大臣们更不消说了。”

    “那可不同,朕再怎么诳你,都是心存善念,大臣们如若敢诓朕就是心怀异志了,朕总得让大理寺好好审审他们。”皇帝理直气壮地双标。

    他这样严于律人宽以待己,纪雨宁觉得非撕他的嘴不可了,然而手指刚伸出去,楚珩便啊呜一口含住她的指腹。

    纪雨宁慌忙收回,指尖处一团湿意,还热热的,她不禁面庞微赤,“你做什么?”

    楚珩笑道:“你想打朕,还不许朕还击不成?”

    那也不是这等还击法,简直……跟调情一般。纪雨宁心下怪怪的,她平素所见的子弟皆没这般孟浪,要么被她容光所慑不敢造次,要么是碍于先父权威,就连后来嫁进李家,李肃待她也是规规矩矩的——当然他是不喜欢她。

    可是跟楚珩在一起却不同,每每见到他,心底都会涌起饱涨的热情,什么女则女戒都抛到脑后——他是第二个令她如此悸动的人。

    纪雨宁摇摇头,将这些杂念摒除出去,楚珩已然牵起她的手,“走吧,朕带你看看那地龙是怎么运作的。”

    之前听他解释了一番理论,纪雨宁就以为是像农家那种大灶,几个大汉站在灶口扇风,把烟气散播开去,可等到了近前才知道,原来规模比她想象中庞大许多。

    望着直插云霄的烟囱,纪雨宁踮起脚还望不到头,烟囱都这么高,里头烧的炭火得有多少?百十斤恐怕都远远不及。

    因炭气对人有害,楚珩不许她进去,只在外边远远看着,原本红墙的砖瓦已经被熏得黧黑,还未靠近便仿佛有热气扑面而来,难怪到承乾宫还能保持温热。

    纪雨宁诧道:“陛下后宫就只有几位娘娘,如此不觉太靡费了么?”

    准确来说也就她和石景兰,便加上太后,一天也用不着这么多炭吧?

    纪雨宁出身商贾,凡事习惯从商人层面思考,此时此刻,她才真正体会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句话。

    尽管这些钱未必能到百姓手里,可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楚珩叹道:“朕所纳的嫔御虽然不多,可还有先帝留下的那些,总不能不顾着她们吧?”

    先帝晚年纵情声色,所纳嫔妃不知凡几,有子的尚能跟着儿子去往封地,无子的可不就只好留在宫中?再者,有些人习惯了京城水土,怕远行不惯,也有愿意为先帝守着骸骨的。

    纪雨宁想了想,“既如此,何不让她们住得集中些?”

    东西六宫那么大,总能有地方安置,东一处西一处的,浪费资源不说,平时有点什么事通知起来都不方便,她就听郭胜埋怨过最烦那些太妃娘娘的差事,来来往往两处跑,腿都要累折了。

    楚珩欣赏地望着她,没想到纪雨宁这么快就已融入当家主母的身份来思考问题,他笑道:“也不是没想过。”

    当年石景兰刚进宫的时候,也打算锐意改革,在他面前好好立一立功,然而能进宫的岂会有傻子,那些太妃太嫔熬过了先帝末年的腥风血雨,更是刁钻古怪,难以对付。她们之中的大多数都算不上和睦,要她们住到一处岂不等于要她们的命?何况住的远点还能自得其乐,偶尔小赌一会儿都行;若搬进来,就得处处循规蹈矩,天天聆听太后训示了,想想都觉苦不堪言。

    因此石景兰此话刚出,便立刻有不少人哭天抹泪,找剪子的找剪子,挂白绫的挂白绫,仿佛先帝一去就有人要逼死她们一般;更有甚者还联络朝中世家一齐施压,直言皇帝苛待庶母,任由嫔妃以下犯上,不遵人伦,有悖孝道,几乎逼得他下罪己诏才算完。

    最后是石太后逼着侄女去各宫各处道歉,又亲自出资多发了好几个月的月例,这才将此事按下。石景兰之后足足一月闭门不出,羞愧难当——她还从未受过如此屈辱哩,退婚那次不算。

    有前车之鉴在,楚珩自然不愿纪雨宁再去碰壁,宁可多费些银子,只图省事。

    纪雨宁皱起眉头,看来宫中积弊已久,皇帝因是晚辈,且到底后宫琐碎,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至于石太后也不像雷厉风行的脾气,宫中没个能降得住的人,自然由着那些老油子兴风作浪。

    纪雨宁因是初来,自不好大刀阔斧地伸手,这件事她暂且记下,总有一天得料理——李老太太那样蛮横,都没把银钱当流水撒,这些人白住着吃闲饭,倒动不动要这要那,拿着鸡毛当令箭,还挟制起皇帝太后来,天下岂有这样的道理?

    从那间广厦出来,楚珩见道边梅花开得正盛,便欣然折下一支,放到纪雨宁怀中,又遗憾道:“可惜没带装的来,插在玉瓶里,可不就是一尊美人菩萨像。”

    纪雨宁笑道:“昔年纣王调戏了女娲一句,就引来殷商倾覆,陛下如今以菩萨作此轻率之语,就不怕重蹈覆辙么?”

    楚珩嗅了嗅她泛着冷香的脖颈,深情道:“为了你,朕甘愿做纣王。”

    身后的郭胜情不自禁缩了缩颈子,这也太肉麻了,真亏陛下怎么说得出口,淑妃娘娘听了还很受用似的——这两人不成亲都没天理。

    气氛融融间,一个宫女惊慌失措地过来,“陛下,不好了!”

    郭胜忙拦在皇帝身前,皱眉喝道:“你是哪个宫的,做什么大呼小叫?”

    那人这才发觉纪雨宁也在,嗫喏道:“启禀陛下,启禀淑妃娘娘,小郡主她……仿佛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