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腊八

腊八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腊八

    石景兰跟妹妹略多说两句话, 就觉得浑身无力的很,景秀这性子, 还真不适合进宫, 当不了帮手不说,没准反倒添乱。

    她又跟纪雨宁这般要好,没准反被承乾宫那头拉拢了去。

    可除了景秀, 石景兰也实在想不出一个合适的人, 心里实在茫然得很——难道要她自己去争宠吗?

    多年来修德自持,规行矩步, 贸贸然去效仿小妇行径, 倒叫她臊得慌。

    可是纪雨宁的势力眼看着一日日坐大, 等生下孩子, 必然会压她一头, 来日后位之争……她能争得过么?虽然有石家和太后在, 可究竟立谁为后,还是得看皇帝的意思。

    石景兰把已经半冷的茶泼到漱盂里,定了定神道:“听说你最近跟兆郡王走得很近。”

    石景秀晕红了脸, “哪有, 听他们胡说!”

    事实上她最近在街上跟楚珏偶遇了好几回, 虽然有刻意的成分在, 可也靠了不少运气。楚珏刚从西北回来时, 大抵是秉着男女之大防的思想,甚少跟她说话, 如今石景秀主动出击, 碍于礼貌, 楚珏总得表示回应,一来二去的, 两人滋味都有些微妙,仿佛重回到儿时两小无猜的光景——虽然没那么坦荡,可正因隔了层纱,反而朦朦胧胧饶有趣味。

    纪雨宁跟她说烈女怕缠郎,还真是不错。当然在石景秀眼里,楚珏才是那守身如玉的烈女。

    石景兰岂会不知妹妹想法,可她实在看不上楚珏做她的妹婿,虽然有个郡王名分在,可其生母不过是先帝的一个小小才人,既无根基,又无势力。将来即便定了封地,只怕也是个贫瘠荒凉所在,景秀跟他实在不是什么好去处。

    “先前左相府的公子不是很喜欢你吗,你没想过跟他相处看看?”石景兰对朝政倒看得透彻,石家虽好,可顶天也不过纯臣,仗着爹爹才能屹立不倒,可爹爹的身子已是一年不如一年,石景业虽沉稳不亚于其父,可论起聪明机警就差太多了。

    不趁早另觅出路,早晚会面临败落,联姻便是极好的法子。若能与相府结盟,对她成为皇后也是极大的助益——当然这层意思,石景兰就不便对妹妹表露了。

    石景秀撇撇嘴,“都说丞相府多好,我却看不上,还没成亲呢,屋里就放着三四个妾,将来净顾着内斗去了,哪还管得了别的?”

    石景兰轻哂,“你是嫡她们是庶,再怎么越不过你的地位去,何况男人三妻四妾份属寻常,你这样斤斤计较,实在落了下乘。”

    石景秀抬目瞥她一眼,“既这般,你为何要跟纪淑妃过不去呢?”

    石景兰哑然。

    “行了,我知道姐姐您自小主意就多,我既没你聪明,也不及你本事,如此,至少婚事让我自己做回主罢。”石景秀实在不想拿终身幸福来当筹码,不管最后她能否与楚珏走到一起,至少她为之努力过,这便死而无憾。

    石景兰望着妹妹清凌眉目,不禁怅然若失,曾经她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实却给了她重重一击,比起被退婚的羞辱,她更恨那人没有眼光——宁愿追求一个落发出家的姑子,也不愿跟她成亲,她石景兰就这么不值钱?

    此时的景秀恰如她当年一样天真,或许只有当她对心上人失望后,她才会真正改变主意。

    石景兰懒得再说了,只道:“你回去吧。”

    石景秀将欲离开,又殷殷叮嘱道:“爹和大哥都说这回请立世子是纪淑妃的主意,让你务必对那头好点,好歹别叫人议论石府不知感恩。”

    石景兰有如芒刺在背,肌肤都生疼起来,可最后也只好忍着不适道:“我知道了。”

    石景秀这才放心。

    等她离开,石景兰方从家里送来的礼物中挑出几样珍贵又稀罕的,包装得整整齐齐再给承乾宫送去,心下倒觉得好笑——早知道这么费事,那会子何不一并留在承乾宫更好?

    也省得两头跑了。

    当然为表示诚意,石景兰还是亲自走了趟,纪雨宁也极有礼貌地接待她,虽然气氛仍有些生疏,比起刚进宫时那种皮笑肉不笑总好多了。

    看到一旁自得其乐玩着玻璃绣球灯的小姑娘,石景兰倒颇有感慨,“妹妹将小郡主养得很好。”

    这才过来几日,不但身形变得圆嘟嘟的,连皮色都红润了不少。

    本来还想问问楚忻最近的饮食起居,可石景兰想了想,到底没好意思上前——万一这孩子没心没肺,半点不怀念以前的生活,岂不成了自讨没趣?

    石景兰只能以袖掩面,匆匆离去。

    经此一役,两宫也恢复了短暂的和平,楚珩来看纪雨宁时,还半开玩笑道:“朕看你最近倒是贤惠多了,听说前日还跟德妃一起陪太后听戏?”

    纪雨宁白他一眼,“否则还能怎么样?”

    太后盛情相邀,总不能不去吧,哪怕她不怎么喜欢这种虚与委蛇的应酬。

    说也奇怪,从前石太后以乳母的身份见她,两人倒能亲密无间无话不谈,如今得知对方是太后假扮的,忽然间整个人都高高在上起来,也多了层无形的隔膜。

    楚珩啄了啄她的嘴角,温声道:“这是你把宫规看得太森严的缘故,其实母后性子和软,只要不闹出格,你稍稍逾越些她也不会见怪的。”

    想了想,又补充道:“朕也一样。”

    纪雨宁笑道:“陛下是在借机夸自己吗?”

    楚珩吻了吻她手背,“你说是就是吧。”

    他自然是真心实意的,可纪雨宁心里还是有点微妙的异样。石景兰是他的表妹,石太后又是石景兰的姑母,若无自己,这仨可就真正像一家子般,而不管她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融入这种浑然天成的氛围里。

    她与他毕竟认识得太晚了,早已过了青春放肆的年华,这样的爱,究竟能有多深刻呢?

    心底一股邪火冲上来,纪雨宁忽然发狠在他虎口咬了下,因用力太猛,手上出现了一道血印子。

    楚珩有些发懵,“你做什么?”

    纪雨宁无所谓地笑了笑,“妾以下犯上,冒犯陛下龙体,陛下该怎么处罚我呢?”

    然后她整个人都偎傍了过去,

    楚珩感觉心脏怦怦跳,他当然能读懂她的暗示,但还是理智拒绝,“你有身孕……”

    “五个月了,太医说过,小心些不要紧的。”纪雨宁的手隔着松软的白绸寝衣伸进他胸膛,仿佛还蹭了两下,“陛下不想与我亲近吗?”

    楚珩虽是个定力很好的人,但这种情况他若还忍得住,就不是个男人。

    听到里边窸窣响动,玉珠儿适时地将楚忻带到偏殿。

    小姑娘眨巴眼睑,“皇叔跟纪娘娘吵架了么?”

    仿佛动静还挺大的。

    玉珠儿随性地一挥手,“没有的事,赶蚊子呢。”

    郭胜:……大冬天哪来蚊子,这姑娘说瞎话的本领也太差劲了。

    *

    转眼已是腊八,阖宫都煮起了腊八粥好掸掸雪气。

    石景兰一如往年,早早就准备了几样粥点并下饭的小菜送去慈安宫,以备姑母起身之后就能立刻享用。

    石太后一边由宫人服侍穿衣,一边便叹道:“你只顾讨好哀家,皇帝那里何不多用些心?”

    有时候看她似聪明,有时候又觉得呆呆傻傻——固然做媳妇的得孝敬婆婆,可丈夫也不能只当个神像供着吧?自个儿先把架子端起来,怎怪人家不来亲近?

    石景兰垂下头,“难道我还要像个贱婢一样天天给陛下送汤送水么?这种事我可做不来。”

    她是名门闺秀出身,甫入宫便打量要做皇后的,要她放低身段献媚邀宠,固然能得一时好处,可离她的目标却差之千里。一个贤后当堪为表率,并在皇帝犯错时适时劝谏,一味腆着脸奉承,等于把这项权利也放弃了,她不想因小失大。

    “何况臣妾厨艺不及淑妃,今日正逢腊八,淑妃定会往勤政殿送汤饮,到时候相形见绌,臣妾更加难堪。”纪雨宁平时就爱自己捣鼓些吃食,还每每不吝同皇帝分享,这就阻了石景兰去勤政殿的路。

    石太后简直恨铁不成钢,“厨艺不精可以学呀!难道谁都是天生就会的?”

    说这种自暴自弃的话,叫她听了都觉闹心。

    石景兰黯然道:“为这个刻意跟她比赛,不是更落了下乘?”

    本来她一个国公府嫡出跟商户女平起平坐就够惹人耻笑了,若还比赛着献艺,那些宫女太监更该当成新鲜热闹,她往日里的高姿态更成了笑话。

    再说,她这双手生来便是要弹琴写字的,若被油烟熏得漆黑,再染上杂七杂八的葱姜气味,石景兰觉得自己就真和集市上捡蒜头的婆子差不多了。

    石太后也无话可说了,自己不使劲,总指望哪天皇帝开窍忽然宠幸她来,还不如下辈子投个好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