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除夕

除夕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除夕

    李肃回到家中, 只见阮眉披着件厚实的羊绒斗篷,正在院中捣年糕, 一时间倒有点恍惚, 还以为是纪雨宁在时。

    纪雨宁从前每逢年节都爱弄这些吃食,年糕、饺子、汤圆等等,哪怕他远去临清的那几年, 她也不曾懈怠, 依旧会准备的好好的,再大包小包寄来——这些唾手可得的东西, 如今看来却弥足珍贵。

    纪雨宁人虽然离开, 她的习惯却依然留驻。

    李肃心中忽然多了丝温情, 上前为阮眉掸了掸斗篷上的雪珠子, “今日天色不好, 改天再做吧。”

    阮眉摇摇头, “这糯米粉隔夜会变硬的,明天就不好吃了。”

    李肃失笑,“这是谁告诉你的?”

    以前也不见她精于庖厨之道。

    阮眉天真地道:“夫人哪。”

    她刚来那阵子, 看纪雨宁将家务打理得井井有条, 简直佩服得不得了, 因此有事没事都跑去点卯, 纪雨宁也不吝赐教, 所知所学都倾囊相授,连家里每个人的口味都告诉得清清楚楚。阮眉虽还达不到熟记于心的境界, 可也慢慢历练着来。

    李肃听罢不由得沉默, “她在这些事上向来最肯用心的。”

    有些事只有失去才知道珍惜, 纪雨宁去后这几个月,不是没找媒人说亲, 可挑去挑去,总找不到合适的,不是脾气太过娇蛮,就是手脚过于粗笨,更甚者相貌欠佳——都说娶妻娶贤,可也得拿得出手不是?

    大抵是回忆过于美化,如今想来,只有纪雨宁是桩桩件件都挑不出错的,可惜物是人非,悔之晚矣。

    阮眉打量他的神色,小心道:“大人今日去纪家了么?”

    她也听说纪家门口停着辆极华丽的马车,却不晓得是哪来的贵客。

    李肃苦笑,“是陛下带着淑妃归宁。”

    阮眉眼中露出惊喜来,“夫人回来了?”

    可看李肃神色恹恹,她便知晓此行不会太愉快,小声道:“陛下为难大人了么?”

    李肃从袖中掏出那张字纸来,“你瞧瞧。”

    阮眉看毕并不显出骇怪,反安慰道:“不妨事的,五万两银子,挤一挤就出来了,妾那里稍稍有些积蓄,好歹能帮衬一下大人,大不了多省吃俭用几年。”

    李肃叹道:“我是怕你跟着我吃苦。”

    阮眉温情脉脉地望着他,“妾能陪伴大人身侧,已是倍感荣幸,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不得不说,作为妾室,阮眉实在无可挑剔,可李肃心中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他紧紧握着那张借据,却感到一丝空泛的安慰——至少,这样东西是他与纪雨宁之间仅存的联系。

    他宁愿她恨自己,也不要她挥着衣袖潇洒离去,那样,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

    好容易将那两个鼻涕眼泪糊了满脸的小鬼头劝回房中,纪雨宁赶紧拉着楚忻坐上马车,本来还想到集市上买些新鲜菜蔬的,这会子再不敢耽搁,先打道回府为宜。

    楚珩诧道:“什么菜御膳房没有?”

    纪雨宁就说要些新鲜的菱藕,用来做藕粉丸子、炸藕合之类。

    郭胜道:“这个好办,让人去御湖里刨两截就是了,奴才看那荷叶谢后,底下直挺挺地露出许多呢。”

    楚珩恍然大悟,“原来菱藕就埋在荷杆下?”

    这才叫不辨菽麦呢,纪雨宁拿眼前的少爷没办法,只能无奈道:“待会儿您亲自看看就知道了。”

    回宫之后,郭胜便穿上防水衣,踊跃的操作起来,纪雨宁自然是不到湖边吹冷风的,只让人将小厨房挪出块地儿,将这趟带回的熏鱼腊肉等等腌货取出,准备做几道农家小菜,请皇帝尝尝鲜。

    结果主仆俩进门时,俱是满身的泥污苔痕,郭胜还好点,皇帝脸上则是一道一道的,活像被画了大花脸般,显然是不熟悉地形的缘故。

    纪雨宁实在拿他没办法,只得寻了个干净的棉布,为他擦拭身上污渍,并及时躲开皇帝想要偷亲的动作。

    楚珩略感懊恼,随即兴奋地举起那截脏兮兮的菱藕,“你瞧,我亲手抓的。”

    不要说得像打猎一样啊……藕节又没长脚,还能跑了不成?可念在是皇帝的初体验,纪雨宁只能敷衍地拍了拍巴掌,“做得很不错。”

    郭胜忽然间不知该同情谁好了,是缺乏常识的幼儿皇帝,还是有着慈母般心肠的淑妃娘娘?

    不管怎么说,这趟任务算进行得十分顺利,等主仆俩都洗得干干净净的出来,香喷喷的藕合也炸好了——果然还是刚出炉的时候最好吃,又鲜又脆。

    皇帝自个儿尝了两块,着实满意,且里头也有他的一份功劳,更显得意义匪浅,因指着分出的一碟道:“把这个送去太后娘娘宫里。”

    郭胜领命正要出去,纪雨宁道:“等等,如此未免太寒酸了些,不如多送几样。”

    因又做了一盘冬笋炒腊肉,一碗秘制熏鱼,至于其余各类酱菜,直接装盘就好。

    楚珩担心那鱼太后咬不动,纪雨宁笑道:“您自己尝尝,可曾费牙?”

    原来下锅之前先浸泡过,外边焦香,里头却是松软可口。

    眼看皇帝不知不觉都要尝完了,郭胜急忙端走,“奴才告退。”

    楚珩笑道:“这小子,如今也学着在朕面前捣鬼。”

    纪雨宁心说也不知道捣鬼的是谁,连亲娘的饭菜都抢,这才叫带孝子呢。

    她自个儿则挑出几样菜色另外装了食盒,向玉珠儿道:“你送去琼华宫罢。”

    楚珩不解,“怎么想起她来了?”

    纪雨宁温声道:“难得出宫一趟,也让德妃尝尝鲜,她久在宫中,必没见过这些花样,开开眼界也好。”

    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冲着石家这几个人不断光顾她的生意,她也得投桃报李才是。

    琼华宫中,玉珠儿放下东西就走了,只留下一众宫人们面面相觑。

    采墨捏着鼻子靠近那盘熏鱼,忍不住皱起眉头,“什么东西,气味这样难闻?”

    若非知晓慈安宫也得了一模一样的,简直要怀疑纪淑妃故意给主子难堪。

    妍书稍稍多些见识,迟疑道:“听玉珠儿方才说,好像是熏鱼?”

    石景兰没见过这种东西,难免有些发愁,纪雨宁特意送来,若是不受,回头皇帝问起岂非难堪?

    她已经失了表哥欢心,断不能再出什么岔子了。

    采墨道:“娘娘,不如奴婢先帮您尝尝。”

    如此皇帝询问滋味时也有话好答。

    石景兰轻轻颔首。

    采墨便鼓起勇气沿鱼皮撕开一点儿,上头本就裹满了酱汁,弄得筷子上到处都是,但里头味道却不怎么难闻,鱼肉更是嫩生生的,如同新雪一般。

    妍书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凑过来道:“我也尝尝。”

    夹起一点放进嘴里,细细咀嚼,眼睛不自觉地瞪大,“娘娘,挺好吃的。”

    “果真么?”石景兰仍半信半疑,可看到两个侍女大快朵颐的模样,又由不得不信,遂也跟着咬了口,这下她脸上的表情却差点破功,那股又香又辣的滋味着实超出她的想象,稀奇的是却又有种酣畅淋漓的快感,让人尝了还想再尝。

    不过片刻工夫,一盘熏鱼便被分食殆尽,主仆几个都有点意犹未尽,又不好意思去向承乾宫讨要——纪雨宁送的东西,不说扔出去就算好了,怎么还蹬鼻子上脸?

    这种事石景兰也做不出来,只勉强道:“少食多有味,这种俗物,你们也无须惦记,有空多读两卷书才是正理。”

    妍书采墨俱垂首称是,心中却忍不住畅想,若此刻她们是承乾宫的侍女就好了,想吃什么吃什么,书香墨香再怎么高贵,到底比不得饭菜香味养人呐。

    *

    转眼已到了除夕,宗亲都来赴年末大宴,这种场合,纪雨宁本来不打算出席的,因她身份特殊,与那些内命妇也并不十分相熟。

    无奈楚珩执意要她露面,还将她座位安排在自己身侧,纪雨宁骑虎难下,直接以尽可能从容的姿态迎接众人神色各异的眼光。

    实在她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看起来就有五六个月大,跟她进宫的时间可不太相符——可见两人绝非在石家宴会上结识,指不定刚一和离就立刻勾上皇帝了。

    众人心里难免有些鄙薄,虽然时下改嫁并非稀罕事,可短短几日就琵琶别抱,足可见此女生性风流,玩弄男子于鼓掌间。

    原本就有人看不得皇帝将一商贾之女带入宫中,许以高位,其中更有与石家交好的,趁机为石景兰打抱不平起来,“敢问陛下,德妃娘娘入宫年久,这论资排辈,也该以她为先,怎的反倒居于淑妃右首?未免有悖礼数。”

    其时以左为尊,看上去是纪雨宁高了一筹,但她估计皇帝安排座位时没想那么多——纯粹是想让她挨着自己,石景兰则贴近太后罢了。

    又有与皇帝亲厚而看不上石家的,振振有词道:“淑妃娘娘身怀龙裔,莫非在仁兄眼里,皇嗣的分量还及不上一个妃妾么?”

    两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下,于是齐齐将目光投向当事人,但,令他们失望的是,两位娘娘都没有出来较劲的意思。

    纪雨宁按着肚子,十分艰难地忍着将从喉间溢出的饱嗝——总觉得孩子越大越容易顶到胃,害她都不能好好吃饭了。

    至于石景兰,她今日的胃口仿佛极佳,面前那盘熏鱼被扒拉得只剩汤汁了,连石太后都忍不住瞟了她好几眼,侄女一向爱惜仪态,今儿个莫不是饿疯了?

    殊不知石景兰只是食髓知味,怕错过这餐就再没有了,哪还顾得上听人讲话。

    两边的战火骤然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