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取名

取名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取名

    石景兰没想到刚进来迎接她的就是这个噩耗, 这比丢了宫权还让她吃惊。

    一时间连准备好的说辞都给忘了。

    石景兰嘴唇翕动,“表兄要赶我出去么?”

    她不由自主地带上一丝哀恳的音调, 多年来不肯委身争宠, 此时却为了留在京城而摇尾乞怜,石景兰感到由衷的耻辱。

    她只盼皇帝还有一念心软,说到底, 这种局面并非她乐意看到。若早知母亲会起如此念头, 拼死她也会将她拦住。

    何况,纪雨宁不是根本没事么?为了一场莫须有的风波落下这般严惩, 石景兰怎么都无法心服口服。

    然而楚珩决心已定, 他给了表妹两个选择, “要么, 你跟随沛儿去往封地, 要么, 就干脆收拾东西回石家,以后也不必进宫来了。”

    两个都不是她想要的,石景兰默默望向床畔刚生产完的纪雨宁。

    楚珩将她肩膀向身侧揽了揽, 木然道:“你也无须指望雨宁替你求情, 这是朕的旨意, 谁都不能更改。”

    石景兰彻底死心, 没想到皇帝会对纪雨宁维护到这份上, 甚至不愿她有丝毫为难。

    比较起来,自己这些年简直就是笑话, 原来世间真有一见钟情, 原来帝王之爱, 也有如此诚心如一的时候——皇帝把所有的包容都给了她,却把苛责留给旁人, 公平么?

    不公平,可她也只能承受。石景兰微微阖目,“谢陛下隆恩,妾遵旨。”

    她当然得选择前者,如此尚有一线生机,若皇帝哪日崩了,她好歹能当个衣食无忧的太妃;若任由人将她送回石家,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将欲离开,她却倏然回头,“陛下能放过我娘么?”

    在她看来,她是代替母亲受过,无论如何,皇帝都该成全这份孝心——到底那也是他名义上的舅母。

    然而楚珩只是冷静地道:“那得看石家怎么做。”

    言下之意,他不介意石家自行处置,可要保住罪魁的性命却万万不能。

    两行珠泪从石景兰眼角滑落,流到嘴边,苦涩难言,可她也只是默默咽下辛酸的泪水,再无一语。

    看着石景兰窈窕身姿消失在外,楚珩叹道:“你会不会觉得朕太过绝情?”

    纪雨宁拉住他的手,“不会。”

    她不想在皇帝面前假做宽宏大量,而且,她觉得此举也是最合适的做法。打从她生下皇子,与石家的矛盾几乎激化到顶峰,长此以往,必会水火难容。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分开是最好的决定。

    如果石景兰够聪明,就该知道封地才是好去处,在那里,她能享用最大限度的自由,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了她,她又是楚沛名义上的母亲,孝悌为先,谁也别想干涉。

    纪雨宁抻了个懒腰,柔柔叹道:“这么大的恩典,我都想出去了。”

    说不定还能偷摸着养几个男宠呢,不像宫里四面都是眼睛,行动瞒不了人。

    这本是她随口而发的感慨,哪知就见皇帝瞪大了眼,十足紧张架势。

    纪雨宁扑哧一笑,“闹着玩的,我哪离得了陛下?也只好我这个烧糊了的卷子来配你罢。”

    赶紧转移话题,让玉珠儿将襁褓抱来,端详着婴孩稚嫩的面容道:“陛下给他起个名字吧,要顺嘴的。”

    楚珩早在未生产前已想了个“矫”字,若是男孩,就盼着他矫健结实;若是女孩,则望她“翩若惊鸿,矫若游龙”,两边都不耽搁。

    纪雨宁以一种“你这人真狡猾”的表情看着他,也是巧了,当时她想的是“娇”字,虽然未知男女,她心里盼着女孩儿居多,因听说女儿是最乖巧懂事的。

    哪知事与愿违,这名字便派不上用处。

    楚珩安慰道:“照样也可以叫嘛,谁说男孩子不能娇气?”

    郭胜心道您方才可不是这么讲的,但作为皇帝最忠心的近侍,还是尽职尽责帮忙圆上,“奴才也听说,民间常以男作女名,女作男名,小鬼们怕勾错魂,如此才方便养活哩。”

    多亏他一番巧舌如簧,娇娇儿这个小名才叫开了,当然,这是之后的事。

    楚珩亲自喂纪雨宁喝了一盅参鸡汤,又用棉布揩去她唇畔污渍,方依依不舍地起身,“朕先到母后宫中去一趟,回头再来看你。”

    纪雨宁知道他要报忧兼报喜,只轻轻点头,“去罢。”

    玉珠儿轻手轻脚上前,将碗碟接过去,哪知纪雨宁不住捏腰间的软肉,还小声嘟囔,“一点儿都没瘦。”

    肚子里少了那么大块东西,她以为该立竿见影才是。

    玉珠儿嘴角抽了抽,“哪就这样见效,娘娘还是别太着急了,婢子听人说若瘦的太快,肚皮上顶容易起纹路呢。”

    纪雨宁陡然想起那回阮眉送的两张方子,如今正是用得上的时候,便催促玉珠儿赶紧取来。

    玉珠儿无奈道:“娘娘不是说这些都是奇技淫巧,懒得理会么?”

    纪雨宁装起了傻,“我有说过这话?你必定听错了。”

    玉珠儿:……总觉得陛下跟娘娘越来越像了,怎么回事?

    *

    石太后老早就巴巴盼着承乾宫的消息,可碍于颜面,也不好亲自过去慰问。

    好容易打听得纪雨宁平安生下孩子,石太后喜盈于色,正要让人准备辇轿,可巧皇帝过来,倒是省事。

    唯一遗憾的没把孙子顺便抱来,可念在初生的孩子不宜吹风,石太后还是大度地原谅了他,只急急道:“是皇子还是皇女?”

    “是皇子。”楚珩说道。

    石太后按着胸口念了声阿弥陀佛,并非她不喜公主,实在皇帝膝下空旷已久,好容易有了亲生的,比起公主,自然还是皇子更能安定民心。

    可看皇帝的脸色仿佛不那么好似的,石太后诧道:“莫非淑妃有何不妥么?”

    此刻倒有点微微内疚,说起来她对孙儿的关切在媳妇之上,那也是人之常情,可纪雨宁拼死拼活为天家诞下骨血,凭心而言,石太后还是挺动容的。

    “淑妃很好。”皇帝沉声道,“母后,朕有话和您谈,咱们里边说罢。”

    石太后嗅到一丝反常的味道,既不是淑妃出事,那就是……石家?方才就听宫人们说太医险些耽误什么的,寻常人哪请得动太医,只怕……

    等到了殿中,皇帝将前因后果清晰讲完,方才静静望向座上,“母后,您觉得朕此番处置是否妥当?”

    石太后简直无言以对,再想不到嫂子能干出这种蠢事来,连阴谋都称不上,这事究竟对她有甚好处?

    虽然不觉得石家默许她如此,可要不是为景兰,大约她也想不到这出。皇帝关心则乱也难免,石太后长叹一声,“你已想好了么?”

    以往也不是没有皇帝健在就将嫔妃赶去封地的例子,可那多数是对失宠又倍遭君王厌弃的妃子而言,景兰心气这样高,未必承受得住。

    楚珩淡漠道:“朕碍于孝道,先前已经成全了母后一次,这回,也请母后无论如何都成全儿臣。”

    那时若非自己迫他纳景兰为妃,他也未必答应。想到这里,石太后难免有些底气不足,只能打感情牌,“可是景兰禀赋柔脆,小郡王的身子也不太好,你放心他俩去那种地方?”

    石太后已看过皇帝划出的那块封地,算不上荒凉贫瘠,可离京城离得老远,设若有个万一,连传太医都来不及。

    楚珩面无表情,“正因为身娇体弱,才需要多历练历练,昔年母后与朕流落扬州,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不也照样熬下来了么?”

    当然是带了点夸张的,可石太后忆及母子俩同甘共苦的日子,不自禁亦有些伤感,自打成了太后,她对娘家的关心实在太多,放在儿子身上的精力反倒少了。

    这时候若还存心偏袒,难免引得母子失和,石太后唯有叹道:“你既已拿定主意,哀家还能说什么呢?只是一样,你路上须遣人好生护送他们,万勿出什么差池才好。”

    皇帝应了声,又道:“淑妃这回受了惊吓,母后是否该有所表示才对?”

    石太后:……她还没想怎么样呢,儿子就替媳妇来讨债了。

    面对这样胳膊肘往外拐的举动,石太后唯有咬牙,“把后殿那尊金佛抬去,送给淑妃压惊。”

    皇帝逼着她破财消灾,她就故意送个最俗气的,倒要看看纪雨宁作何感想。

    然而楚珩脸上并无不悦,而是爽快地指挥仆从将东西搬走——纪雨宁爱钱如命,这东西没准正投她眼缘呢。

    石太后:……

    午后,石景兰一脸凄惶地来找姑母诉苦,石太后却将她拒之门外,只让宫人转告了一句善自珍重。

    看来已是无可挽回了,石景兰只能哭成个泪人,再回屋收拾东西。

    国公府里,石老爷麻木地看着那具已经青白的尸首,继而解下头上乌纱——这妇人临死还摆了他一道,落下个畏罪自裁的污名,眼下也只有辞官一途了。

    石家终于走到今天这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