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名声

名声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名声

    郭胜是彻底服气了, 早知道这姑娘脑回路异于常人,却不晓得她心理素质好成这样, 只得叹息着将那张“人皮”收起, 又正色道:“当然不能吃。”

    那上头的颜料可是朱砂,虽然有一等方士靠这个炼丹,还夸口称能延年益寿, 可他跟着皇帝自然不信这些——生怕再吃出毛病来。

    玉珠儿见他大惊小怪的模样, 却扑哧一笑,“我不过说句玩话, 你倒当真了, 血不拉几的, 谁稀罕这个?”

    郭胜刚起了点怜香惜玉的念头, 立刻又被摁了下去, 那赵四姑娘胆子太小, 眼前的这个偏又胆子太大,天底下怎么就没有一个合心合意的女人呢?

    可知物似主人形,再看那边, 皇贵妃已施施然从台阶上去了, 可知那人皮是吓不倒她的。

    纪雨宁正打算叩门, 却见楚珩捏着鼻子从里头出来, 虽然已经清扫过, 那股子味道仍挥之不去,他在金兽里埋了一把龙脑香, 等那袅袅的烟气发挥作用尚需时日, 见到纪雨宁倒想见着救命稻草, “你来得甚好,朕正想到你那儿坐坐。”

    纪雨宁只觉好笑, “原来您也知道兹事体大,既如此,为何还要装傻弄鬼吓她一遭?”

    楚珩理直气壮,“不如此,如何能打消赵家心思?”

    赶走一个赵四,保不齐还有别的赵五赵六蜂拥而上,既如此,不若一劳永逸,等赵四姑娘回去说出所见所闻之后,保准赵家再不敢将女儿往宫里送——谁家愿意花朵一般的孩子变成血淋淋的尸骨,他们是嫁女儿,又不是卖女儿。

    纪雨宁看出皇帝想警告的不单是赵家,宫里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这样大张旗鼓地赐死一个宫女,还施以生剥之刑,虽然是做戏,外头人可不知情。尤其楚珩一直都是仁君的形象,此番却暴戾如斯,固然令那些门阀士族望而却步,但同样对他的名声不利。

    等于将矛盾从纪雨宁身上转移到他身上,如此以来,纪雨宁固然免于指责,可皇帝却保不齐被人非议。

    纪雨宁微微低眉,“为了我,其实不值得如此。”

    她当初随他进宫,其实小半怀着负气的意思,并不全是真心。但,如今他亲手将她捧到如此高位,盛宠之下,纪雨宁却觉无以为报,如果——她是说如果,为了朝政稳固,皇帝必须纳几个世家女子为妃,她想她也能接受。

    也许会短暂地难过一阵子,但,世事大多难两全,寻常人都少见一夫一妻,身在皇家,她又怎好太过固执?

    只要他待她的心是纯粹的就够了。

    闻听此言,楚珩面上不禁冷了些,用力抓紧她的手腕,“你是信不过朕,还是信不过你自己?”

    纪雨宁:……?

    “除非世上还能找到比你更绝色的,否则,朕哪里瞧得上别人?”楚珩指着她手里提篮道,“譬如这盏甜羹,也许不见得是最好的,但因出自你之手,又正逢朕酷暑干渴之际送来,在朕眼中,便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美味。”

    说罢,捧着碗一饮而尽,颇有几分豪气干云的架势。

    虽然是个奇奇怪怪的比喻,纪雨宁还是很感动,脸上也悄悄冒出两朵红云来。掩饰着将提篮合上,“走吧,我那里还备得有,想喝多少都由你。”

    楚珩露齿一笑,“这算是邀请么?”

    “算。”纪雨宁坦诚道,她觉得这时候再羞怯就太不像话了,她送点心、送汤,本来就是为勾引人的,何不干脆大方些?

    楚珩笑着往她面皮上刮了两下,“这会子倒不扮贤惠了?”

    原来他也看得出她的改变,自从晋封皇贵妃之后,纪雨宁虽未刻意守什么规矩,当着人却无形中检点了许多,或者说拘束了许多,她知道这个皇贵妃是他顶着太后压力封的,因此愈发不能叫慈安宫那边看轻,以免贻笑大方。

    但,这么以来不就跟李家一样了么?她发誓要摆脱那套束缚着她的枷锁,而楚珩最欣赏的,也正是她轻松愉快的笑容。

    仿佛有什么东西悄然粉碎,纪雨宁只觉周身舒展开来,牵着皇帝的手也更自在了些。她想她确实不必拘泥于什么名位,但并非由于名位不重要,只是……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她只要做好他的女人就够了。

    *

    赵家小姐回到家中便病倒了,请了多少大夫都不见效,只说是风邪内侵,积郁于里。常听说宫中多冤魂厉鬼作祟,难不成竟撞了邪?

    赵老爷当即就请人去庙里烧些香纸,原还要请僧道做法事,赵夫人好容易拦下了——她可不信这个小妇养的狐媚子,怕是打量攀上高枝,故意在府里装模作样地拿乔,傻子才肯上当!

    但,香烛纸钱烧完之后,赵四姑娘的病果然大好了些看,只是眼圈仍是乌黑的,人也郁郁寡欢。

    几个老的问不出什么来,倒是小姐们前去探病时,赵四姑娘抓着她们的胳膊,拼命诉说宫中可怕——打从那日回来之后,她就没睡过一个整觉,闭眼就是那光溜溜红糊糊的人形,赤条精光地走到她跟前来,一边走还一边淌着血,地板都被洇得透湿……

    姊妹们怀疑她做噩梦了,皇帝在民间素有美誉,哪会这样吓人?

    赵四姑娘赌神发誓,“我若有半句假话,管叫天雷轰顶,不得好死,”一面捂着脆弱胸口,又有些羞惭,“你们是没亲见,若和我一般,只怕也会吓得当场便溺……”

    众姊妹想起那日马车中闻到的怪味,不禁沉吟不语,四妹是她们之中心气最高也是最重仪态的一个,如非确实受到惊吓,怎可能出这样大的丑?

    一时间心情都无比沉重,也有不肯死心的,“那毕竟是个宫女,遇上咱们,还能说杀就杀了?”

    不信皇帝会不顾赵家。

    赵四姑娘撇了撇嘴,眼睛望着头顶纱帐,“宫女也是好人家的女儿,你敢赌,你去试吧。兴许陛下看在赵家面上不肯赐死,若打成个残废,岂不比死还难受?”

    众姊妹听她脑筋活络,言语利索,倒不像是发疯的迹象,心里已然信了八分,虽不敢明着对父母说早点找人嫁了,只是进宫的热情难免大打折扣。

    又因为赵四并未让她们保守秘密,于是在相好的手帕交造访时,姑娘们几乎不约而同地将这故事讲述了一遍,其中添油加醋,自然又是别种滋味。

    不到半月功夫,皇帝的盛名已然传遍京城,比起佶屈聱牙的朝政新闻,这种暗自流传的宫闱密谈无疑更能激起民众的热情,连茶楼里的说书先生都多了几出新鲜故事,从他们口中,皇帝不但不近女色,俨然已成了暴君,谁家要是想不开想做国丈,无疑于将女儿往火坑里送。

    幸好皇帝只是私德有损,而大节无亏,因此这等传言除了让京中风声鹤唳外,对朝廷运转其实无甚影响,更无损皇帝威名——甚至威力的幅度还增加了。

    等石太后发觉流言的严重性时,事情已不可收拾,难怪赵家最近都没个消息过来,她派去的人也都无功而返,敢情是被皇帝吓破了胆,真是些不中用的东西!

    石太后毕竟是看着儿子长大的,焉能不知楚珩为人如何,他那个脾气别说剥皮,叫他手上沾两滴血都像要他的命——这等不干不净的东西看了岂不伤眼?

    石太后自觉其中有异,便叫了郭胜过来垂询,郭胜自然不敢隐瞒,一股脑推到皇帝头上,本来他也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让他配合演一场戏,他还能不干么?

    石太后根本拿不住他的话柄,当初郭胜也是她派去服侍皇帝的,打小伴着长大,还特意强调一个忠字,若郭胜对皇帝都阳奉阴违,她又怎么敢用他?

    因此石太后简单骂了两句,倒并没如何,她觉得问题的根源还在纪雨宁身上,定是她花言巧语哄着皇帝,皇帝才不惜自毁声名,也要成全两人爱情的坚贞,这个妖冶祸主的女人!

    还不待石太后兴师问罪,纪雨宁却主动上门了,每逢旬日她都会抱着娇娇儿过来,跟祖母玩上一会儿,美其名曰联络感情。

    今日也不例外。纪雨宁行了礼,便大大方方入座,还让人端了点心和茶来,十分怡然自得。

    石太后看她脸上没有半点愧疚的意思,心头乌火更旺,“皇贵妃,你没什么想跟哀家说的吗?”

    纪雨宁愣怔片刻,随机露出恍然神色,让玉珠儿取账本来,一字一句念与这位老人家听,免得疑心她中饱私囊。

    石太后被一连串嗡嗡作响的数字吵得头疼,不得已喊暂停,皱眉道:“谁管你这个?哀家问的是赵家。”

    纪雨宁拍了拍裙子上的点心碎屑,含笑起身,“如此就更有得说道了,敢问母后,赵姑娘擅闯勤政殿,还弄脏了衣柜,连同一件真丝软袍和两匹流光锦都不能用了,该怎么处罚才好?”

    一双大而圆的杏眼望着对面,“母后,人是您召进宫的,这干系您得想法子撇清吧?”

    石太后的眉毛几乎蹙成两道竖线,本意是想问罪纪雨宁撺掇皇帝吓人的恶行,可是经她这么一说,那赵四倒成了图谋不轨的刺客一般,自己则成了窝藏贼犯的祸首,岂有这样颠倒黑白的?

    石太后试图把话题拉回正轨,“皇帝的名声……”

    纪雨宁立刻附和,“正是,若没有一个妥善的处置,只怕人人都以为陛下软弱可欺,个个都到勤政殿埋伏暗箭了,为了陛下安全着想,妾以为宫中目前不宜增添人手,反而得清查一波才是,母后以为呢?”

    石太后才发现陷阱在这儿等着呢,嫔妃进宫自然得使奴唤婢,纪雨宁此举旨在掐断选秀的可能,而清查宫中仆婢,更有助于她在宫中立威——这也是她跟皇帝商量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