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书信

书信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书信

    其实争论这个又有何益?她今日敢来跟自己呛声, 必定是有十足把握,若无皇帝允准, 她哪有这么大胆子?

    以她眼下的盛宠, 莫说要独霸皇帝一人,便是将自己这个太后的权力架空了只怕也是有可能的。

    石太后久久无言,半晌, 却出神道:“哀家年轻的时候也和你一样, 以为仗着男人疼惜,在宫中便可无往而不利, 什么都想要, 什么都想做到最好。”

    但事实证明她是错的, 一个女人的心气太高, 占有欲太强绝非什么好事, 她自己那时候多得宠呀, 在宫中除了皇后之外,无人敢不尊着捧着,若非如此, 她也不会早早得了个皇子。然而令她意想不到的是, 变化会来得如此之快, 仅仅因为一封匿名的揭发信, 无数的冤案落到她头上, 顷刻间,荣宠化为乌有, 而她则不得不带着阿珩远走扬州。

    彼时她才幡然醒悟, 男人的喜爱是最不牢靠的东西, 得宠的时候,便是要他摘天上的星星都使得, 她撒娇撒痴,她任性吃醋,他都笑呵呵地既往不咎,但,一旦他对她失去兴趣了,这些琐琐碎碎的点滴却成了她不贤无德的明证。

    石太后从扬州转了一遭回来,整个人已然脱胎换骨,她学着察言观色,学着揣摩先帝爷的心意,更要紧的,是千万不能嫉妒,纵使他雨露均沾,她也不能露出一点儿不悦来,反而得曲意迎合——男人年轻时或许会欣赏刚强脾气倔强的女子,可柔情似水才是他们最终的归依。

    石太后如今算熬出头了,可她看到纪雨宁时,情不自禁地就想起那段经历来,因此忍不住加以提醒。

    纪雨宁却一笑而过,“娘娘的意思妾自然明白,但,娘娘您是否想过,并非您当初做得不够好,而是先帝爷不懂得欣赏您的内在呢?”

    她不觉得皇帝跟先帝爷是一样的人,便真如此,也犯不着为了迎合他而改变自己,这样得来的宠爱有什么意思?她要的是不染杂质的感情,可以不多,但必须干净,否则,宁可没有。

    石太后心头一震,没想到纪雨宁竟是这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性子,这番话自然是大不韪,但,石太后一时间却不忍斥责她。她其实很欣赏纪雨宁这样脾气,敢说旁人不敢说的话,敢做旁人不敢做的事——这些,都是她自己办不到的。

    正因如此才想劝她,许多事不必如此固执,就算石太后想扶持几个人跟她打擂台,可论起皇后之位,却是无人能与之争竞的,只要纪雨宁表现出符合一个皇后的标准和贤德,她那边也会适当松口——毕竟是二嫁之身,要登临后位,总得臣民都心服口服才行。

    但,纪雨宁非但没察觉她的好意,反而对自己诸多同情,这种眼色更令石太后受不住。她千辛万苦走到如今这位置,不想听人说什么情比金坚的鬼话。

    纪雨宁心想,石太后大抵是爱着先帝爷的,因为爱之深,才会这样的不甘心,得不到先帝全部的爱,便用权力来补足,她以为天下男子皆是如此,更不愿自家儿子成为那个例外——说到底,这算是一种情绪的投射吗?

    纪雨宁安静地施了一礼,便抱着娇娇儿告退,粉团般的婴孩抱着她的食指轻轻吮着,这样清闲安宁的幸福,石太后想必曾经有过,可到底还是叫权欲迷了眼,这对她而言是幸还是不幸呢?

    无论如何,今后看来都会有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要打,纪雨宁倒是不担心,她坚信绳锯木断,水滴石穿,石太后并非无情之人,终有一日她会尝试从皇帝的角度考虑问题,那时,才是母子二人破冰之日。

    回到承乾宫后,楚珩自然有点紧张,“母后没把你怎么样吧?”

    仿佛要将她剥光了从头至脚检查一遍。

    纪雨宁含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

    其实不止石太后心存疑虑,连她有时候也在想,她跟楚珩的进展会不会太快了点?短短一年多从相识到相爱,连孩子都生出来了,民间的盲婚哑嫁都不见得这样迅速。若皇帝只是因她的美貌一见钟情,那当她花容残损之时,便是情义消退之日。

    茫茫出神间,却不料手指头被娇娇儿吐了一嘴的口水泡泡。

    楚珩掏出腰间手帕,珍而重之地为她揩去,一壁说道:“朕倒觉着跟你认识很久了。”

    纪雨宁愣愣道:“是么,在哪里?”

    “梦里。”楚珩用一句玩笑话掩盖了真实,他其实早就想告诉她,从扬州的那一面起,他就对她情不能已。但,毕竟是太过久远的事,纪雨宁都未必记得,与其徒增伤感,不如留待怀念罢。

    *

    借着整饬宫仆的事,纪雨宁差不多已对宫中内务了若指掌,石太后向来不大理政,自从与赵家断绝往来,如今更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每日领着一众太妃太嫔看戏文听评书,日子倒也自得其乐。

    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只除了……

    纪雨宁从皇帝那里听说李家要尚主时,脸上的表情可谓大出意外,“是二公主?”

    这倒奇了,不是没想过李肃迟迟不肯再娶,是存了攀龙附凤之念。但,她以为李肃至多将主意打到长清头上,长清是不至于被人骗的,顶多当养个男宠玩玩,可是长宁……她才回来几天呀,李肃怎么就盯上她了?

    虽只在满月礼上见过一面,纪雨宁对长宁的印象并不算坏,个性固然冷傲偏僻了点,那也是因远嫁异乡颠沛流离的缘故,如今又逢新寡,纪雨宁倒是不在意另嫁,她自己也是二嫁之身,但,这新驸马的层次会否太差了点?

    其实李肃的官阶算不上低,才貌亦堪称双全,只是纪雨宁与他相处日久,早已洞悉那张人皮之下多么卑劣,自然不愿长宁往火坑里跳——虽说她是公主,李家人欺负不了她,可也犯不着寻这么一桩婚事。

    楚珩冷哼道:“说是在诗会上见了几面,长宁就嚷嚷着非君不嫁,哼,朕倒不信这样巧!”

    李肃那个人确实有点小聪明,尤其当他想曲意讨好的时候,更舍得下血本,这两个月被他到处钻营,打听得长宁公主去哪儿,他便去哪儿,还真被他来了几回浪漫的偶遇。吟几首风花雪月的情诗,再诉说一番自己辛苦打拼的身世,长宁这样的年轻女孩儿岂会不动心?她见多了北戎莽汉,似这等文质彬彬正合她胃口,轻易便被勾上了。

    如今大有干柴烈火之势,虽尚未过明路,外头已盛传李成甫是二公主的入幕之宾,长宁又不像长清那般以挥霍游戏为乐,眼看流言俞传俞烈,她便决心下嫁李家为自己正名,如今已催着石太后请礼部打造婚书了。

    纪雨宁蹙眉,“不然,我去跟公主说说?”

    匹不匹配还在其次,她就觉得这桩姻亲怪尴尬的,李肃若真当了驸马,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不是存心膈应人么?

    楚珩深深叹道:“她连朕的话都不肯听,还能听你的?”

    纪雨宁也无法了,她发觉生在皇家的公主都很像叛逆的孩子,因保护太过,永远不能长大,长清如此,长宁也是如此。大抵这也是她们婚事不谐的缘故。

    如今长宁正跟李肃打得火热,只怕她劝了也是火上加油,作为追求者,李肃又不知在公主耳边吹了多少耳旁风,兴许长宁对她的印象并不会好——攀龙附凤总是为人所诟病,似这些金枝玉叶更是格外清高。

    纪雨宁只得放弃插手其中,长宁要嫁便嫁吧,究竟碍不着她什么,人只有尝过苦头才知道醒悟。她倒想瞧瞧,李肃这一石破天惊的举动,到底会不会引火自焚。

    本来抱着看热闹的心思,但等回到宫中,玉珠儿却面容沉重地递过一封信函来,问她是谁也不说,只道:“娘娘看过便知了。”

    纪雨宁将信拆开,却是阮眉那格外秀气的笔迹,她在李肃面前装得大字不识,也只有纪雨宁知道这个秘密,如今却成了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纪雨宁匆匆看罢,心头不禁火起,忙喝了几口凉茶才镇住。

    玉珠儿早知怎么回事,不禁骂道:“这李成甫也真是!当初千辛万苦将人接回家里,还埋怨娘娘不能相容;如今倒好,他自己要娶公主了,却又将人撵出去,没见过这样三心二意的男人!”

    原来李肃生怕尚主不成,他平生自认清白,唯一的污点便是为阮眉这个烟花女子赎身,又纳她为妾,当初这件事闹得轰轰烈烈,一时也难隐瞒,未免公主着恼,李肃干脆先将阮眉送到一处偏远的庄子里,甜嘴蜜舌地哄着她,这边才好给家里腾出位置,风风光光迎公主过门。

    阮眉与他相处数年,固然颇识其为人,却不料他会狠心至此,恩情说断就断。几番苦求无果后,阮眉也冷了心肠,不指望回去伺候,只希望能把儿子接出来团聚——他既然要娶公主,日后自有尊贵的嫡子继承家业,何必非揪着一个庶子不放呢?

    殊不知李肃因为年岁日长,子嗣又格外稀薄,难免有些恐慌,若他与公主也生不出孩子来,岂非二房血脉断绝?因此说什么都要将悦儿留下,至于公主那边……大不了暂称是大哥的孩子便是。

    眼看骨肉分离,千辛万苦产下的孩儿连个正经名分都不能有,阮眉着实心如刀割,她在庄子里日夜泣血写下这封书信,又辗转托人送到宫里来,可想而知,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