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汤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汤

    玩笑归玩笑, 实事还是得办的。

    楚珩对纪雨宁的决定一向支持,这回更提不出反对理由, 于公, 这桩功绩对天下女子皆有益处;于私,纪雨宁如今已是统领六宫的皇贵妃,唯独资历上欠缺了点, 要立后尚难服众, 而此事一出,便能彻底堵上言官们的嘴——可谓两全其美是也。

    石太后自己生的孩子, 怎么会不晓得他的念头, 固然是桩利国利民的善举, 石太后也不想从中作梗, 只冷冷说道:“恐怕银钱艰难。”

    先帝晚年靡费太过, 留给楚珩的只是个空架子, 饶是他这几年励精图治、开源节流,也不过恢复到太宗皇帝时的三四成,纪雨宁要做的却是笔大生意, 若这钱从国库里出, 一来有作秀之嫌, 万一折了, 恐怕将是个无底洞;二来, 这几年大周国运算不上好,天灾频发, 除了用于赈灾救急的银两, 军费更不可省——拓跋燕虽然举刀伐向北戎, 可她跟拓跋焘到底是血亲,谁知道兄妹俩会否握手言和, 再反咬大周一口,人心难测,不得不防。

    石太后此语,旨在打消纪雨宁的热情,或许纪雨宁真是为百姓着想,可她这皇贵妃的位子尚未坐稳就急于立功,实在浅虑了些。

    却不知纪雨宁已然筹至烂熟,当下笑吟吟地道:“母后无忧,银钱的事臣妾自会想办法,总不至于动用国库里一分一厘就是。”

    “是么?那哀家就等你的好消息。”石太后淡淡挥着鹅毛扇子,认准了纪雨宁在说大话——她又不会点石成金的法术,若真能叫她将这件事办成,那石太后倒不得不心服口服了。

    没多久,便传出皇贵妃号召京中世家募捐的消息,这个原在石太后意料之中,亦不稀奇。但,她不觉得那些世家会乖乖听话,不同于赈灾能得个好名声,纪雨宁提出的设想不过是空中楼阁,能不能建成还是两说呢,谁会蠢到往里头扔钱?谁家的财富都不是天下掉的。

    若没个起头的人,纪雨宁恐怕要尴尬收场。

    如是过了两三日,京中果然鸦雀无声,石太后坐不住了,打算把纪雨宁好好叫来开导一番,细说利害——她主意原是不错,吃亏在太年轻,在京中又无人望,再过个两三年,没准还真能叫她办成了。

    当然,石太后私心里也想树立一番婆婆的权威,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纪雨宁就是太自负了,殊不知做女人原该安守内宅的,她事事都想争先,事事出头,怎么能不迎来当头一棒呢?

    石太后准备了满腹苦口婆心的言论,就等安慰受挫的儿媳妇,顺便取消这个孩子气的计划,然而诏令还未出慈安宫,事情便有了变局,侍人来报,承乾宫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且都抬着大大小小的箱笼,看分量,想必不是金子就是宝石之类。

    石太后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谁出手这样阔绰?”

    侍人亦满脸震撼,经她打听才知,却原来是两位公主起的头。先是长宁发话,她如今既已出家,名下一切产业皆与她无关,皇贵妃如若喜欢便皆拿去,若不喜,便扔了也使得——长宁一向性子冷傲,此举足以证明她对纪雨宁的信任。

    继而是远游回来的长清,听说纪雨宁急需用钱,二话不说就将静园积存多年的珍宝捐了出去,用她的话说,金子银子堆着也会生霉,倒不如取之于民还之于民。

    有这两位公主做榜样,之后的事情便容易多了。楚珏为首的一干亲王郡王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至于那些贵妇人向来最爱攀比,哪怕不知皇贵妃为何对桑蚕起了兴趣,可见大伙儿都一头热,便也不肯居于人后,唯恐落个小气破落户的名声——比起赈灾的热情也不差什么。

    石太后听到这里便无语了,合着纪雨宁根本不问过程,只问结果,还以为她会做些慷慨激昂的宣讲,和那些臣子们斗智斗勇,那么此事便可顺理成章再拖上三五年,然而,她却是速战速决——这等杀伐决断的个性,也不知像谁,没听说纪家有过如此人物。

    倒是有点像皇帝从前的脾气,许是近墨者黑罢。

    侍人并不知这位太妃娘娘在腹诽儿子,只当她在为皇贵妃如此得人心而着恼,可还有更气愤的消息等着。侍人觑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道:“娘娘有所不知,二小姐和二公子亦捐了不少……”

    石太后眉立,“他们哪来银子?”

    石家早就入不敷出,当初景兰离京时又带走不少,这半年多若非石太后有意无意周济着,怕是连御田米都吃不起了。

    竟也跟着其他人一起比阔,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纪雨宁望着来纳贡的石家两兄妹,也纳闷呢,她又没差人去石家要钱,要不要这么主动?

    不同于其他世家都派仆役前来,石景煜却是亲自充当挑夫,并非石家连个仆从都请不起,而是石景煜生怕那些下人粗手笨脚的,摔坏了东西——两个深红的朱漆箱笼里,满满都是古董瓷器,不但价值不菲,而且分量沉重,石景煜一路过来,肩膀都快被压断了。

    纪雨宁打趣道:“还以为二公子来送嫁妆,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的?”

    扭头望着二人,“抬回去吧,我不要你们的东西。”

    石景煜脸上便有些囧,辛辛苦苦才搬来,如今原样返回,会不会太累了点?

    石景秀知道纪雨宁并非嫌弃,而是不忍看石家雪上加霜,遂坦诚道:“娘娘无须顾虑咱们,为天下人出力原是应该的,何况已经用不上了。”

    石家的财富是怎么累积来的,大约也未必全然干净,她不能让过去重来,但至少可以少少地弥补一二——其实可供她们兄妹掌控的财富也不多,首先田契地契是动不了的,兄妹俩合计之后,便把各自房里的那套黄花梨家具变卖,换成散碎银子,至于不易脱手的花瓶、笔洗、餐具等等,干脆打包好了送到纪雨宁这里,也好过自己被外头黑市诓骗了去。

    纪雨宁饶是见过些大场面,这两兄妹的行事仍叫她有惊世骇俗之感,“那你们房里还剩什么,岂不空荡荡一片?”

    石景秀轻松地道:“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有何不可?”

    至少她还有个栖身之所,不过少了些富丽堂皇的陈设罢了。

    玉珠儿忍不住道:“那你将来的嫁妆怎么办?就不怕郡王殿下嫌弃你么?”

    如今她越来越关心这一类的问题,大抵心内也有个隐秘的渴盼。

    石景秀莞尔,“他自己都两袖清风,有什么资格嫌弃旁人?”

    石景煜亦鼓足勇气道:“娘娘,这些算是我个人出一份力,与那张欠条无关的。”

    言下之意,三万两银子他还得如数归还,并不指望纪雨宁循情。

    男子汉就该顶天立地,纪雨宁此刻才对他真正改观,颔首道:“好。”

    石景煜立刻满心欢喜,两排牙都并不拢了,直到妹妹向他使了个眼色,他才急忙正衿敛容——阿弥陀佛,今时今日他对皇贵妃可无非分之想,纯粹是把她当姐……不对,当娘看待的。

    亏得众志成城,短短半月间纪雨宁就凑足了十来万银子,再加上她娘家私下出的力——纪凌峰在投资这方面还是颇有眼光的,不同于其他人泰半凑热闹,纪凌峰真心觉得妹妹主意不错,也许短期内会亏损些许,但,只要有越来越多的女子加入这项营生,势必会对行业造成冲击,那时,便是他坐享渔人之利的时候了。

    因此纪凌峰瞒着穆氏将私房钱全部投了进来,纪雨宁望着那些白花花的银票,实在想不到他竟能攒下这么多私房——还以为他是个颇为老实本分的男人呢,哪晓得穆氏也会百密一疏。

    纪凌峰挠了挠头,不得不为自己辩白,“那是你不了解男人,我就不信,皇帝私下没有瞒你的事?”

    多亏他这个挑拨离间的妙招,当天纪雨宁就杀奔勤政殿算账去了。趁楚珩未回,纪雨宁带领玉珠儿将勤政殿里里外外翻了个底朝天,结果还真有所收获。床底下有几本姿势怪异的图画,枕边又有几个黑黢黢的物件,并些丸药散剂之类,散发着幽幽香味。

    纪雨宁便疑心他迷上丹药,以史为鉴,多少帝王毁在这上头,待楚珩回来,她便痛心疾首地质问他,是不是真的想求长生?

    楚珩先是懵懂,及至明白过来,便哑然失笑,“朕求什么长生,朕有你就够了。便真怕寿数太短,朕邀你一起服用不是更好,一个人孤零零地活着有什么意思?”

    纪雨宁呸了声,“那不倒成两个老妖怪了?”

    “你可不就是个妖怪,不止迷了朕的心,连朕的魂都勾去了。”

    皇帝说起情话从来不嫌腻牙,纪雨宁却没打算跟他歪缠,更不肯令话题岔开,信誓旦旦指着道:“那这些是什么?”

    楚珩叹了口气,一副你连这都不懂的架势,眉毛挑起半边,极有含蓄地望着她。

    纪雨宁恍然大悟,继而内疚地道:“是我不对,可是您也不用太自卑的。”

    一壁缓缓抬头,双目含情,仿佛很能理解对方的隐衷。

    楚珩:……谁自卑了?把话说清楚,他只是想精益求精好不好?

    郭胜站在廊下,隐约听到里头动静,只得向玉珠儿道:“晚膳让厨房添一道枸杞羊腰汤。”

    玉珠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