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番外一

番外一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番外一

    帝后合婚乃大喜, 论理是该越隆重越好的,皇帝的意思也是如此。且刚平定诸藩王之乱, 可不得有所表示, 以定民心。

    纪雨宁秉性不甚喜欢热闹,可她很清楚皇帝脾气,若潦草敷衍过去, 必不会善罢甘休——且楚珩原就耿耿于怀失去的那六年, 虽是二婚,务必要比头婚还风光, 这才合他的心意。

    纪雨宁自是体谅他的, 但皇帝这回却打错主意, 宫里就这么点人, 想热闹也得热闹得起来, 且皇帝刚才削了一波宗室, 这会子又乘兴请他们来喝喜酒,不知道,还以为皇帝存心给他们难堪呢。

    要说楚珩实在是个“慈悲为怀”, 哪怕兄弟们不尊先帝遗命, 犯上作乱, 他也依旧宽以待之, 只将几个罪魁圈禁了事, 并未祸延家人。非但如此,他还额外开恩, 颁下一道诏书, 规定从此封地王爵, 不但嫡长子可继承,凡同脉所出之血亲, 皆有权获得一块应属于他的封地,因此罪犯的家属不但不怨恨,反而感恩备至。

    纪雨宁原本不解皇帝为何如何宽纵,直到听楚珏讲解了一番,方才明白其中关窍,所谓“推恩”推的可不是恩,封地就那么点大,人越多,所分的可是越来越少的。如此一来,皇帝不费一兵一卒就消解了诸藩王的势力,还笼络了民心——往后诸侯王忙于内耗,要对付他们自然也就更容易了。

    因了这道“喜出望外”的恩旨,子弟们自然得前来道贺。

    难怪皇帝有恃无恐。

    纪雨宁却笑道:“我若是他们,必不肯来。”

    毕竟不是人人都看得懂里头关窍,这天上掉馅饼的事,谁知道是喜是忧,万一皇帝想将他们一网打尽可怎么好?他们若是称病,纪雨宁也不好强邀他们过来。

    然而皇帝打定主意要办个普天最盛的婚礼,既然宗室子弟还不够,他干脆又传下一道口谕,请京中百姓都来宫里作客,若晚了没赶上的,也能分得一盅美酒——宫中的酒自然都是上乘佳品。

    消息一出,京中顿时鼎沸。起先还有人疑疑惑惑,觉得流言是诓人的,皇帝怎能大方至此,这得把整个酒窖都搬空了吧?然而总有第一个吃螃蟹的,等那人喝得醉醺醺的出来,满面红光,众人方知消息不错,于是一窝蜂地涌去,唯恐慢了就轮不到了。

    纪家夫妇自然也得了请帖,因忙着置衣略晚了些,哪知一来就见到这副喧腾景象,跟下饺子似的,差点堵在门口进不去!

    好在小黄门认出他俩,急忙放行。穆氏一面整理崭新裙摆,一面噜噜苏苏道:“皇后娘娘也太好性了,让这些卤人也来沾光,他们哪配?”

    觉得自己身为皇后亲眷的威严受到践踏,说好的特权呢?

    纪凌峰并未听到她的埋怨,而是忙于计算那些水酒的价钱,乖乖,这得上万银子吧?

    阮眉搀扶着自家婆婆的胳膊,也正姗姗从角门过来,心下万般无奈,她本不欲来叨扰的,谁知李老太太不知着了什么魔,听说这回的宫宴许白身进去,她便非得瞧瞧——浑忘了两条老腿已僵硬得不能动了。

    要说李老太太本就是一副风烛残年之相,儿子死后更是形容槁木,看去已是万念俱灰,若非阮眉还肯照顾她,这把老骨头早早该驾鹤西去。然而自从李家的坟茔失了火,李老太太却奇迹般清醒过来,疑心这是老天爷对李家的惩罚,让她连亲儿子的尸骨都保留不住,她更担心孙子遭殃——阮眉忙于生意,本就非时常有空,因此李老太太说什么也得从床上下来,耗尽这口气将李悦养大,否则,死了也没脸见列祖列宗。

    到底年纪上来,老人家的记性已不太好,相熟的亲戚都不大认得,更别提其他。直至皇后大婚的喜讯传来,她才模糊想起,自己仿佛曾有位儿媳妇,后来和离了改嫁去宫中的。

    这回过来到底是祝福还是赌气,只怕李老太太自己都分不清楚。

    然而纪雨宁对她的态度却一如往昔,并没有格外亲热,当然亦不存在怨恨。她看着眼前这张苍老如橘子皮的面孔,忽然就只剩下怜悯——原来谁都敌不过时间。

    李老太太被她盯得很不自在,却还是抖抖索索递过去一方红布,上头绣着一对交颈鸳鸯。

    她现在已做不得针线活,礼物当然是阮眉准备的,不过由她这位李家当家人的身份送出,其意味就有些微妙了。

    纪雨宁只是含笑让玉珠儿收下,继而恭恭敬敬递过去一盅佳酿,“老太太,您高寿?”

    李老太太脸上的肌肉颤动起来,忽然间她明白过来,自己,或者说李家对纪雨宁来说已不过是陌路人,她不会报复,因为心里早就忘光了。

    李老太太勉强撑住发抖的手腕,将那杯酒一饮而尽,继而由阮眉搀扶着默默回去——对双方而言,或许这都是最好的结局。

    纪雨宁满宫里转了一圈,重点敬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老寿星——她自己也不是很有酒量——方才回承乾宫与皇帝汇合。

    承乾宫已更名为凤仪宫,加以整修,四壁都用花椒和泥,散发出温暖的香气,正合椒房之意。

    楚珩亦穿着件深红喜服,领口微敞,白皙有力的手腕从袖子里伸出来。他方才去看了兄嫂,这会子便说起,“朕想给你哥哥封个一等侯的爵位。”

    纪雨宁蹙眉,“定是哥哥醉中说些胡话,陛下别理会他就是。”

    楚珩摆手,“不是他的意思,是朕自个儿想的。”

    历代帝王即位,虽不一定得加封皇后娘家,但楚珩总觉得自己得有所表示,不如此,怎能彰显妻子的特殊?

    纪雨宁看他已微露醉态,忍不住上手抚了两把,果然脸上滚热,她只得哄小孩儿一般万分无奈地道:“您对我已经很好啦,用不着多做什么,我扶您进去歇着。”

    楚珩趁势将两条胳膊都挂到她颈子上,娇娇儿也喜欢做这个动作,父子俩果然一脉相承——好在今日娇娇儿早就被乳娘哄着睡下了,否则这样热闹的气氛,更加磨人。

    纪雨宁却支撑不住他那样庞大的重量,只能半拖半抱,好容易搬回寝殿床上。看他睡得那样酣甜,纪雨宁实在不忍心称他为死猪,然而也想不到更好的形容。

    想象中的洞房花烛夜并未发生,纪雨宁倒是松了口气,新娘子光应酬宾客都累得半死,哪里有工夫做其他事?

    喝了点淡淡的果子酒舒缓神经,纪雨宁便准备宽衣入睡,哪知刚钻进松软的锦被,某人的双臂就将她牢牢抱住。

    橙红的烛火下,楚珩一双眸子亮若晨星,“难得新婚燕尔,夫人想让为夫独守空闺么?”

    纪雨宁挪了挪身子,哪知却被他抱得更紧,这锦被也不知是谁织的,又密又厚,跟天罗地网般。

    哦,是她自己织的,那没事了。

    纪雨宁扭头望着他,似带薄嗔,“昨儿是谁折腾大半宿,还嫌不够?”

    真亏这人怎么有胆子胡闹的,还好她机智,晨起让玉珠儿帮忙多上了点粉,否则眼圈下的乌青一定会被瞧出来。

    楚珩道:“你叫朕一声好哥哥,朕便饶过你。”

    这又是哪学来的恶趣味?纪雨宁没好气道:“胡吣!喊你做哥哥,那我哥成什么,岂不全乱了套?”

    楚珩轻咬她的耳垂,“你论你的,他论他的,又何妨碍?不过闺中情趣罢了。”

    说罢,手已伸到她腋下来,作势要挠。

    纪雨宁是最怕痒的,偏偏这人皮糙肉厚,也不怕她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纪雨宁只得服软,脸上却冒出晕红来,“说好的,不许往外头瞎传。”

    楚珩重重点头,满怀期待地看着她。

    纪雨宁声如蚊呐,好半天才扭扭捏捏将那两个字唤出来,楚珩偏装聋作哑,“你说什么,朕听不见?”

    “不理你了!”纪雨宁用被子蒙住头,作势睡去。

    结果可想而知,楚珩非逼着她念诗似的念了一大串才算完,纪雨宁觉得嗓子都有些使不上力了,“这都是你让我遭的罪!”

    楚珩道:“朕白天遭罪,你晚上遭罪,不是很公平?”

    纪雨宁:……好家伙,一语双关哪!

    次早两人穿得整整齐齐去慈安宫请安,纪雨宁仿照民间规矩向石太后敬茶,石太后自然注意到她嗓子的异样,“怎么了?”

    纪雨宁只得说昨天酒喝多了,将息两天便好,并不碍事,抽空却狠瞪了皇帝两眼。

    楚珩眼观鼻鼻观心,默默面壁。

    石太后只能装作没看见,年轻人胡闹是常事,她原是经历过的,要训斥也没底气。只得轻咳了咳,嘱咐两人善加保重,不可醉酒误事——相信言外之意都能听明白。

    楚珩趁机提起要给纪家加官进爵,石太后也没什么异议,区区一个虚衔而已,在京城这个贵族多如牛毛的地方实在不值一提,她倒是想恢复石家的爵位——因着石家父女参与诸王之乱,如今家族受到牵连,石父已于狱中自裁,石景兰流放,不但家产被抄没,连石景业的世子位也被掳去。

    石太后可怜那些子弟,总想给他们留条后路,然而这个实在是她误会。楚珩本来想让石景煜降等袭爵,是石景煜自己不要的,他发誓要靠自己的双手闯出一片天来,不能光凭祖宗荫庇过日子。

    石太后也无法了。

    从慈安宫出来,楚珩便笑道:“这会子你该遣人向家中报知喜讯了。”

    纪雨宁细想也知道他之前必做了不少功夫,否则石太后不会答应得如此轻易。受人之恩,她只好规规矩矩做了个揖,“那我便替兄长先谢过陛下。”

    楚珩睨着她,“你兄长不就是朕,你替朕谢朕,朕听着咋这么绕呢?”

    纪雨宁作势要打,楚珩忙捂着头,“你昨晚上亲口承认的,这会子又抵赖,亏你还是个生意人呢,不讲信用!”

    这是在御花园里……纪雨宁实在耐不住了,非得给他个教训,两人一路打闹进勤政殿去。

    玉珠儿正在台阶下赏花,零星几句从耳边飘过,她诧异抬头,“娘娘为何跟陛下兄妹相称?”

    郭胜望着她刚摘下的腊梅,这姑娘怀里抱着玉瓶,倒好像观音座下的仙童一般,没想到心思也纯挚可人。

    他自然不好去玷染的,只能含糊道:“这是一种亲切的表示。”

    “原来如此。”玉珠儿恍然点头,旋即粲然抬眸,“那,我以后也认你当哥哥,好不好?”

    郭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