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番外二

番外二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番外二

    成婚之后要处理的事情颇多, 纪雨宁倒结结实实忙碌了一阵,除了宫里琐事, 如今她正儿八经是各宗室的皇嫂了, 谁家夫妻吵架,都得请她从中调停——纪雨宁都不知自己的名声何时这般显赫了,她以为这些官家太太该瞧不起她出身才是。

    却原来在阮眉的操持下, 那间缫丝厂的生意越做越好, 接连又开设了织布坊、染布坊,俨然有与京城最大的织造局别一别苗头的架势。实在是那些女工受够了仰人鼻息看人眼色的日子, 如今纪雨宁不但为她们提供了轻省行当, 还能凭实力拿分红, 不必受上头层层盘剥, 如此一来, 自然赚钱的动力更大。且织布绣花本就是个精细活, 但凡精锐些的都跳槽到阮眉这里,旁人哪还争得过她们?

    眼看着阮眉的名头越来越响,京中差不多的人家也蠢蠢欲动起来, 起初只是些鳏寡孤独之辈、或是贫贱无所依的女子借此混口饭吃, 渐渐地, 连平头百姓也将女儿送到坊中来, 能得一门谋生之计总是好的, 何况这里的刺绣师父免费教授技艺,可比外头那些招摇撞骗的三姑六婆强多了。

    纪雨宁是凭着一腔热忱, 世家贵妇则是发现了商机, 当然其中不乏颇具慧根的, 看出此举利在当代功在千秋,有利于擢升大周朝的女子地位——纵使她们出身显赫, 可面对同样自命不凡的丈夫而言,依旧矮了一截,身为女子,在世上总是要受些闲气的。

    正因体谅这些人的苦衷,无论她们出于何种目的,只要真心入股,纪雨宁都来者不拒。她还额外请皇帝帮忙,修订了一条律例,凡此项所得分红皆视为妻子的私蓄,不必充归公中,就连丈夫也无权干涉。

    兜里有了银钱,夫人们的气势自然大涨,也难怪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得请皇后主持公道了——男人都是花花肠子,也只有皇后娘娘是跟她们真正交心的。

    而对于来诉苦的兄弟或臣子们,楚珩则一律摆出爱莫能助的架势——皇后的意思,是连他都驳不回的,还是忍耐忍耐,等下辈子投个女胎罢。

    如此以来,楚珩惧内的名声算是传出去了。御史台也终于看清,想指望这位爷重振乾纲是不可能的,选秀的事,也只能无限期搁置下去了。

    纪雨宁过完一个清清静静的新年,想起除夕石太后半吐半露问起,打算怎么处置楚沛那孩子,她也想知道皇帝是怎么想的。

    楚沛是诚亲王遗下的骨血,虽这回遭人利用,险些酿成大祸,可他毕竟是个孩子,石太后的意思也不应太过苛责——人老了总是愈发心软的,何况太后已经在石家之事上让步,总不能连这点心愿都不成全她。

    然而楚珩决心已定,“朕打算将沛儿废为庶人。”

    杀鸡儆猴,方可立威。纵然楚沛年纪尚小不能明辨是非,可到底关乎国本,如不严惩,日后难免别有用心之人再拿来做文章。皇帝不容许一丝一毫的隐患。

    纪雨宁听口吻便知他思虑良久,也难再劝,只道:“那陛下得给他找个好归宿才行。”

    或是寻个家境殷实些的人家,保证他后半辈子衣食无忧,如此,石太后也能稍稍得些安慰。再就是爵位,诚亲王是战死疆场,纵然如今功过相抵,也不能让他这一支血脉断绝了,或是从宗族里再寻个合适的过继?

    楚珩沉吟,“其实,前几日忻儿来找过朕,她自请搬出宫中,以女子之身支撑王府,至于沛儿的教养,她也愿一力承担,必定严加管束,绝不有负你我之托……朕想,不如干脆成全她。”

    扭头看了看纪雨宁的脸色,皇帝恍然,“你早知道了,是不是?”

    纪雨宁一点都不惊讶,并非楚忻先来找过她,而是她也是这么想的。拓跋燕都能当个一呼百应的女汗王,大周为何不能出个女郡王?何况楚忻年纪虽小,却已格外沉稳圆融,她所欠缺的只是历练,这些,假以时日都能办到。

    楚珩只觉得太早了点,“可忻儿今年虚岁才九岁……”

    纪雨宁道:“多请几位嬷嬷照拂便是了,且王府跟宫里离得不远,有什么不懂的,只管过来问询,陛下还怕我不指点么?”

    楚忻想早点脱离她的羽翼,纪雨宁尽管有些不舍,但却很能理解。人总是要在磕磕绊绊中学会长大,宫里对楚忻而言是个避风港,所有的问题麻烦都有人解决,但,她总得自己面对以后的——至少在她愿意主动承担的时候,纪雨宁不能当她的绊脚石。

    楚珩便把这层意思跟石太后说了,石太后很有些不信服的神情,王爵可不单只是个头衔,要处理的事情多着呢,可叫石太后来说也挑不出合适的人选,只能先将就混着,总归这姐弟俩成人还得好几年,到时候操心也来得及。

    楚忻也知道皇祖母的打算,这更坚定了她独当一面的信念,至迟五年,她必得让祖母看到自己的能耐。除了教导诗文经义的先生,楚忻又恳求纪雨宁,为她寻个管理账房的主簿。

    纪雨宁笑道:“怎么,你也想学做生意?”

    小姑娘摇摇头,“有些事不必去做,但是一定要懂。”

    真是个人精,纪雨宁着实对她刮目相看,横竖阮眉的生意蒸蒸日上。纪雨宁已打算将从前石家那间铺子关掉,玉珠儿那位胞弟小猴子闲下来,正好可去王府管家,如此二老也多些进项。

    迁宫那天,楚忻看着姗姗来迟的楚沛,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去。

    楚沛本来还在啜泣,想着皇叔不定还将他送到哪户陌生人家,哪知面前却是自己的亲姐,他惊疑不定收住泪。

    楚忻并没有哄劝安慰他的意思,只自顾自道:“叔婶的意思,往后王府由我接掌,你若肯跟我学呢,我会为你请最好的先生,以后愿意考取功名,争取一官半职,那自是再好不过。”

    顿了顿,“当然,你若只想饱食终日混口饭吃,也由得你。我会照顾你的衣食,至于其他,你看着办吧。”

    楚沛恍然意识到两人的地位已经颠倒,再没了从前在姊姊面前颐指气使的底气,只怯怯地道:“你说真的?”

    楚忻点头,“你是我弟弟,我当然得照顾你。”

    更早一些的时候,两人也曾有过和平相处的时光。可随着楚沛渐渐长大,石景兰存了争权夺利的心思,宠得他愈发傲慢骄矜,那点情分便破碎得不剩什么了。

    如今楚忻愿意收留,只是为让爹娘在九泉之下合眼,至于呵护与关爱,她没时间也没精力去做——她要忙碌的太多了。

    看着仍在晨风中瑟瑟发抖的稚童,楚忻探口气,再度伸手道:“上来。”

    楚沛忙不迭抓住她胳膊,迈着小短腿一骨碌爬上马车,讨好般望着她笑,“姐姐。”

    说也奇怪,尽管她对他此刻分外严厉,楚沛却模糊生出一股可供信赖之感,石景兰许诺他荣耀富贵,却不会像楚忻这样,将事实原原本本地摊开在他眼前,好与坏都说得清清楚楚。

    这才是他真正的家人。楚沛吸了吸鼻子,望着端坐如松的姐姐,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坐姿太过邋遢,急忙挺直肩背。

    楚忻轻轻一笑,转脸望向窗外。娘娘说的果然不错,要对付小孩子,太纵容可不行,你稍稍冷落些,他自个儿倒黏上来了——她务必会将王府治理得井井有条,绝不给娘娘添麻烦。

    正月之后,楚珩便提起要带纪雨宁回扬州扫墓,原本早就答应好的,可那会子偏赶上北戎使节进京,加上长宁的事,千头万绪便搁置下来。

    趁最近有空,楚珩可不想再耽误了——做女婿的不看看老丈人怎么能行?多不像话呀。

    石太后知道这也是人之常情,可脸上实在没法露出喜悦来,小两口忙着游山玩水,把她扔在偌大的宫廷里,岂不冷清。

    纪雨宁察言观色,因笑道:“母后若不嫌弃,便随我们一同去吧。”

    石太后的招子倏然亮起,“果真?”

    楚珩颔首,“原是雨宁的意思,朕还怕您不同意呢。”

    石太后怎会不同意?她老早就想回扬州看看了,当时所受的那些辛苦,如今故地重游,必定得一一找补回来。且她已是尊贵无比的太后,这回心境不同,方能真正欣赏扬州的繁华富庶之处——总比孤零零留在这儿强。

    一家四口计议已定,皇帝便吩咐礼部准备出巡事宜,纪雨宁趁机又把长清请来,宫里没个主事的人,只能辛苦她半月,以免北苑那些太妃们又趁机作怪。

    长清觉得这任务很是艰巨,奈何以往收受的好处不少——静园那块地皮,从前是皇帝照管,如今是纪雨宁照管,若非两人帮忙,早不知赔进去多少了。

    长清只能勉为其难舍身取义,又叮嘱纪雨宁,千万得多给她带些土仪过来,越稀罕的越好,不能亲去,睹物思人也好。

    纪雨宁道:“干脆请个画师同去,一路上所见所闻尽皆呈现,不是更妙?”

    本是玩笑语,哪知长清却欣然抚掌,“如此甚好。”

    又密密地同纪雨宁咬耳朵,“我听说小秦淮不止有女伎,亦有俊俏男子做此营生,若遇着出色的,记得留个口信,回头我好去造访。”

    纪雨宁再度被她泼辣大胆的作风震撼了一把,说起来这位公主才像是先帝爷亲生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可敬!可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