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回忆

回忆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回忆

    许是连日舟车劳顿的缘故, 加之陪石太后诵了一大段经,纪雨宁回来安顿好娇娇儿便酣甜睡去, 楚珩却了无困意, 望着月色下清艳如昔的面容,仿佛时光从未在她脸上留下痕迹。

    楚珩忍不住将她鬓边散落的一缕头发拨到耳后去,纪雨宁却误以为他在挠她, 皱眉拨开他的手, 嘴里还嘟囔道:“别闹……”

    也只有睡梦里偶尔可见年少时的娇憨情态,楚珩轻笑出声, 笑完却有些怅然, 索性披衣起身, 到院中闲庭信步。每逢睡不着的时候, 他就爱一个人出来走走, 后来枕边多了个人, 往往一梦到天明,再无耿耿难寐的时候。

    今夜许是例外。

    月色透过斑驳树叶洒落地上,那庞大的影子仿佛被切碎了一般, 连同他的也成了虚无, 漫漫融入那片黑暗中去。楚珩下意识抬手, 想拨开挡着他的桎梏, 然而额上却仿佛被什么东西打湿, 恍然抬眸,哦, 原来是下雨了。

    *

    初来扬州也是个雨天。江南的气候格外恼人, 说变就变, 连下雨都黏糊糊地不干不脆,打伞吧, 多此一举;不打伞吧,一身衣裳可就糟蹋了。

    石太后脸上布满阴霾,那是她最怨愤的一段时光,若非皇帝听信王美人谗言,以为她阴谋害那贱人小产,她又怎么会被赶来这种地方——哪怕并非发妻,她也真心将他当夫君爱重,然而他呢,说散就散,多年情义还抵不过一个刚进宫的狐媚子!

    里头当然也少不了皇后那老妇的手笔,嘴里假惺惺的,说什么让她到扬州来静静心,却阴自唆使内宦抢走她带来的财物,她即便和儿子死在此处,外头的人也只会称心如意。

    楚珩自然知道母亲不甘,可事已至此,日子总得过下去。他望着那一大车笨重行李,坐困愁城,石太后有择席之症,加之从未远行过,这回干脆连枕头被褥之类都带了来,却比不得银钱实用,如今囊中羞涩,到哪儿去赁间合适的客栈?且,客栈许他们自带铺盖么?

    正为难间,驿馆边上一个梳双髻的女子停下纤纤玉足,用一口又清脆又爽利的淮扬土话道:“你们是从外地来的?”

    多年的宫中生涯让楚珩自幼颇具戒心,但这女子却不叫他害怕,小姑娘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他沉默着点了点头。

    那人便笑道:“想是在找地方住?正好,我对门那户人家刚刚搬走,你们若有意,我帮忙盘下来。”

    无事献殷切,非奸即盗。楚珩脑中蓦地闪过这句话来,但经那几个内宦狮子大开口后,他与母亲也没什么好被人骗的了,只委婉道:“我身上余钱无多。”

    言下之意,若为招揽生意,还是趁早打消念头。

    那女子听后大为不屑,骄傲地扬起下巴,“我爹爹便是有名的富商,哪稀罕赚你银子,你知道纪家吧?”

    楚珩还真听说过,早在出发之前石太后便打听清楚,扬州有个出名的纪氏商行,里头有各色时新料子,本来还打算做两身衣裳呢,当然这会子能省则省。

    瞧她年纪,不见得敢冒认纪家名讳,也许是真的?

    楚珩正思量间,女子已翘足向前,“想要住便宜又舒服的房子,就跟我来。”

    母子俩面面相觑,都觉得天上掉馅饼,不太像真的,但……看看也不会少块肉。

    等到了地方,里头却比想象中宽绰许多,就连家具什物都是现成的,且是上好的鸡爪木——在宫中也只有主位娘娘们才用得起这样奢华的布置。

    可对于养尊处优惯了的石太后而言,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

    楚珩沉声道:“开价多少?”

    心里已预计这姑娘是个宰客的,无奸不商,再怎么家缠万贯,银钱可没有人会嫌多。

    女子伸出两根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每月二两银子,童叟无欺,要还是不要?”

    楚珩原以为她说的二十两银子,心里正自犯难,虽然付得出房租,可这笔钱用了,其他方面难免捉襟见肘——早知道该多带些容易变卖的才对,扬州再好,无钱也寸步难行。

    及至听清那句话的意思,楚珩不由怔住,这么便宜?

    石太后也惊疑不定地收住泪,这价钱也太良心了,比客店还划算呢。

    姑娘撇撇嘴,“看你们是外来的,估摸着付不出多少银子,我才行个方便。丑话说在前头,屋里的东西随便用,可但凡损坏一样我是不依的。”

    那套家具还是她帮忙打的,虽不知原先那户人家几时回来,她也看不得心爱之物被人糟蹋。

    石太后忙道:“自然,自然。”

    喜滋滋地便回屋收拾东西去。

    楚珩则沉默着说了声,“多谢。”

    他并不擅长与女眷交际,在宫里除了主子便是奴才,平辈之间亦少来往,楚珩醉心诗书,难免落了些目无下尘的毛病,并非看不起人,单纯不知道有何话题可聊罢了。

    这姓纪的女子却仿佛天生自来熟,小嘴叭叭地道:“看穿着打扮,你们是从京城来的吧?是官宦人家过来探亲,还是获罪被贬的?”

    后一句到被她说中了,楚珩微微沉下脸来。

    女子却半点不觉得,依旧喋喋不休,“京城好玩吗,人多不多?扬州已经够挤了,京城不会还要喧闹吧?”

    楚珩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这么向往,怎么不亲自去看看?”

    女子两手绕后抻了个懒腰,叹道:“我也想啊,可是我爹不让我随便乱走,说外头坏人太多,一不留心就会被拐跑呢。”

    楚珩没注意听她说话,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到她纤柔腰身上,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总是有各式各样凸显自己的法宝,眼前这位便特意在腰间束了一截浅浅绸带,嫩绿的纱衫子,映着纯白布条,好似漫山遍野的山茶花一般清新怡人。

    直到里屋的母亲连声召唤,楚珩方回过神来,抿了抿唇,“我得去帮忙了。”

    小姑娘依依不舍同他挥手,“好吧,我改天再来找你。”

    也许不过是句客套话,楚珩莫名有些高兴,又有些恼火——她对谁没准都这么说的。

    至于对方是否因为相貌才对他这样殷切……楚珩摸了摸脸,他约略知道自己生得好,但因为脾气阴沉的缘故,在宫中并不得人缘。

    小姑娘初始也许会被他吸引,可当她碰了一鼻子灰后,她自己就会铩羽而归了。

    来扬州的第一天过得并不愉快,住处问题虽得以解决,可石太后锦衣玉食惯了,饭食稍稍粗粝些便难以忍受。

    一钱银子能换来什么好吃食?那家食肆还店大欺客,送来的菜色都是冷的,石太后气得饭都不吃就躺下了。

    楚珩倒是默默扒了个干净,觉得滋味尚可——除了饭里偶尔夹杂有几粒沙子。

    正准备端碗去厨房,院中忽传来一阵轻微的叩击之声,极有节律,不像是鸟雀所发出的。

    这么晚还会有谁?楚珩本想装睡,无奈那人耐心极好,听了约莫有一炷香的工夫,他只得出去应答,结果还真不出所料。

    小姑娘从围墙上探出一颗头来,若非她生得美,乍一看是有点吓人的——虽然现在也有点吓人,像志怪小说里的画面。

    楚珩耐着性子道:“你有何事?”

    小姑娘再度用手中工具敲了敲墙面,那原来是一根铁爪篱,爪篱上还系着绳索,底下垂着沉甸甸的物事。

    她费力地将那东西运过围墙,嘴里连声嚷嚷着,“接稳,别摔了!”

    楚珩身为凤子龙孙,还从未被人如此使唤过,但稀奇的是,这姑娘大喇喇的做派却不叫他讨厌。

    他只木着脸上前,“什么东西?”

    打开来瞧,却原来是一碗热腾腾香喷喷的红烧肉,色泽浓郁,让人瞧着便食指大动。

    姑娘乐呵呵地道:“家里做有多的,顺便分点给你们。”

    廉者不食嗟来之食,楚珩本待不收,转念一想,母亲近来胃口不佳,或许这个于她有益,遂还是伸手接过,又低声道了谢。

    姑娘看他捧着碗往里走,巴巴问道:“你自己不尝尝么?”

    楚珩本想说自己已经吃饱了,似乎有点不近人情,遂还是从善如流地打开盖碗,正准备尝时,忽然怔住,他总不能用手吧?

    姑娘变戏法地般从背后摸出一双筷子,“喏,给你。”

    楚珩:……敢情都是设计好的。

    他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因面前是位女子,楚珩举动愈发矜持,一口肉细嚼慢咽三五次方咽下去,末了只平淡地点点头,“很好。”

    最熟练的老饕也不过如此。

    自以为做得很完美,哪知对方却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人真有意思,怎么比女儿家还害羞?”

    楚珩:……他那不叫害羞,叫文雅懂不懂?

    话虽如此,面皮却不自觉地红赤起来,他觉得这姑娘也太可恶了,故意以调戏男子为乐,偏偏吃人的嘴软,他还说不得她。

    楚珩唯有以袖掩面,匆匆向里走去,巴不得以后再也不见。

    然而直到隔天他才骤然想起,盛肉的碗得还给人家呢。

    看来是不得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