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皇帝成了我外室 > 回忆2

回忆2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皇帝成了我外室 !

    回忆2

    楚珩不喜欢占小便宜, 哪怕一只普普通通的白陶碗,该是人家就是人家的。

    但, 怎么还是个问题, 虽然纪家就在前街,仅仅隔着一道陋巷,他总不能贸贸然闯进去吧?似这等乡绅富户, 尤其看重体面, 总得具了拜帖才是,可他该怎么落款呢?说自己是从宫中赶出来的皇子, 听起来就很像招摇撞骗, 尤其母亲那样好强, 特意交代过不许泄露身份, 他自然不能违拗母命。

    楚珩尚在纠结提笔, 姓纪的小姑娘自己过来了, 她提着裙子整天爬上爬下,楚珩瞧见都有些不忍直视,得亏他是个高风亮节的人物, 换做登徒浪子, 早被人将便宜占去了。

    纪雨宁过来是特意问他们要不要帮忙的, 初来乍到, 邻里之间自然得相亲相爱——且这对母子一看就娇生惯养, 纪雨宁怕他们连自己都养不活哩。

    楚珩婉言谢绝她的热情,随即便将洗得干干净净的瓷碗交到她手中。

    纪雨宁讶道:“你还记着呢。”

    仿佛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楚珩板起脸, “不问自取即为偷。”

    纪雨宁笑嘻嘻地接过去, 随即却发现碗碟卧着一袋桃酥, 香气四溢,她不禁眼睛亮起, “给我的?”

    楚珩矜持地点头,“投桃报李。”

    纪雨宁乐了,这位倒是个实诚人。她也不拒绝对方好意,喜滋滋地品尝起来,除了不似刚出锅的那样酥脆,色泽、滋味都比她以前吃过的强不少,“你从哪弄来的?”

    楚珩岂好说那是宫中内造的点心——原本带着路上充饥的,然而石太后胃口不佳,楚珩又不喜甜腻之物,于是放到现在。

    楚珩避开正面问题,只道:“你喜欢吗?我那里还有。”

    纪雨宁自然来者不拒。

    楚珩便返身回屋,把箱子里那些果干、饴糖、饼饵之类悉数卷走,出来看时,小姑娘捧着碗在院中巴巴候着,像个讨饭的小叫花子。

    他忍不住笑起,“喏,给你。”

    其实算不上很多,不过姑娘家正在发育,难免嘴馋。加之扬州城风气靡靡,纪雨宁虽然初通人事,也难免有些争强好胜之心,生怕吃成个难看的大胖子,往常有意约束饮食,然而物极必反,越想着不要吃,眼睛越是动不得了。

    她只能悲喜交集地打量着,一壁好奇问道:“你们家以前很富裕吗?”

    像她都吃不起这些贵价的点心——有钱也没门路,都送到县老爷府上去了。

    看对面的服饰打扮,饮食又这样精致,纪雨宁很难不怀疑是哪个被抄家的显贵,又或者落网的巨贪。

    楚珩被她逗笑了,“差不多吧。”

    他越是神神秘秘,纪雨宁倒越发悠然神往,不过她也知晓这家人或许有些难言之隐,她作为外客,还是别去揭疮疤的好,因此只抱着点心碗施施然离开。

    一来二去,楚珩跟她熟络不少,亦约略知晓她家中境况,原来她上头还有个哥哥,但素来惫懒,不但不肯念书,连功课都要抄她的——等于她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活,难怪小姑娘怨言不断,总是来找他诉苦。

    楚珩笑道:“尊兄想必也是明年举子,我倒想会会。”

    往常在宫里还有伴读切磋经义,如今他闭门造车,许多地方难免模糊生疏,或许找个人参详还更好。

    纪雨宁一听便大惊失色,“不行,我哥哥跟你合不来的,再说……”

    后半句忽然断了下去,纪雨宁看看楚珩,再看看自己,闭口不言。

    楚珩成功脑补出一个暴脾气的壮汉,怕是这纪大哥不但不学无术,而且嫉妒成狂,若误会他引诱自家妹子,恐怕会引发一场流血的惨案。

    楚珩蓦然感觉颈子上有些凉凉的。

    纪雨宁想了想,却欢天喜地道:“你要是不嫌弃,我来陪你切磋吧。”

    “你?”楚珩怀疑地望着眼前人,并非他心存偏见,实在过于美丽的女子很少有智慧非凡的——她们的精力也不容许用在干巴巴的诗文上头。

    但纪雨宁显然不是绣花枕头,她不但能写字,能作诗,讲起八股都头头是道。虽然她用不着考科举,可谁叫纪凌峰动辄让她代劳,熟能生巧,纪雨宁比起那些正式进学的都不差什么。

    如是三五回后,楚珩终于心服口服,也间接得知了这姑娘的芳名——何况她并不避讳,每篇讲义后必定署有落款,笔酣墨饱的三个大字,得意洋洋展示她不比任何人差。

    这姑娘脾气大了点,但却不令人讨厌,尤其当她凝神写字的时候,淡淡的金光洒在白皙脸庞上,她习惯将一缕头发咬在嘴里来集中注意——雪肤,红唇,乌发,端的是美不胜收。

    楚珩忽然间有些心中痒痒,他想正式拜访前头那家人,纪雨宁却急忙拦住,“不行。”

    “为何?”楚珩皱起眉头,莫非真是在玩弄他,连登个门都不许——不,他不该这样恶意揣测人的。

    纪雨宁踌躇再三,才蝎蝎螫螫解释道,她对家里人撒了个大谎,二两银子的房费根本不够,她对家中所说的是二十两,倘见了面必定会被戳穿的。

    楚珩:“……你哪来那么多银子?”

    想也知道,这其中的差额必然是纪雨宁帮他们补全的。

    纪雨宁骄傲地叉腰,“当然是私房钱,你不知道我攒了多久。”

    纪家虽然家大业大,儿女们成年之前却没多少捏在手里,纪雨宁单纯靠着过年时走亲访友得来的红包,才攒下这笔数目——幸亏她嘴甜,又比纪凌峰精于算计,如今纪凌峰依然两袖清风,她却已多了个小金库。

    楚珩望着她有些无语,这姑娘究竟知不知道她做了笔多亏本的买卖?说她乐善好施都还轻了,这得是观音大士托生。

    原本蒙在鼓里便罢了,如今得知实情,楚珩自不能让她吃亏,便道:“你借我的银子,等以后慢慢还清,先打个欠条罢。”

    现在是没机会,石太后催逼着他加紧念书,又不许他做些苦力零工,嫌失了身份,楚珩便琢磨着等得闲拿些字画出去变卖,好歹能换回点银子。

    纪雨宁慷慨挥手,“算了,我又不稀罕这十来两,你留着自个儿使罢。”

    说完,便蹦蹦跳跳地离开,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留给他。

    楚珩望着两条乌黑油亮的小辫消失在墙头,不知想起什么,等回过神来,唇角已高高扬起,忙用手按捺下去——糟糕,他最近是不是笑太多了?不够庄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