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5章

第5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5章

    叶青倒是没有拿架子,抬脚就上了车。

    只她是个足足将近二百斤的大胖子,这么往车上一上,空气都显得有些不够用了。

    救护车这般狭小的空间,如此拥挤对病人也不好。

    邢院长实在闹不清叶青到底是什么来头,陈耿的身份在那儿放着呢,可不是医院里可以随便呵斥的小年轻。

    邢院长边擦头上的虚汗边招呼其他人先下来……

    只希望这胖丫头真能有用,不然,麻烦可就大了。

    叶青快步上前,等到瞧见长发青年手上的伤口,皱了下眉头……

    这人身上的毒,并不是普通的毒,毒性霸道不说,更不能见血。

    之前对方身上并无任何伤口,毒性运行速度慢,自然来得及赶回去,眼下这种情况,根本就已经撑不了多久。

    “可有银针?”叶青略检查了下,随即抬起头来。

    “银针?”陈耿愣了一下,忙探头询问车外的邢院长几人,“车上有没有银针?”

    “银针?”几人顿时面面相觑……

    银针是中医针灸所用,他们全都是西医,怎么会准备那些东西?

    倒是一直小心翼翼陪在这些大牛身边的县医院的院长李辉回过神来,忙不迭接口:

    “有有有……”

    之前是省卫生厅直接打电话,让他准备好救护车并所有抢救设备。李辉唯恐那里做的不到位,当下嘱咐各科室齐上阵,真是把能带上的都给带上了,至于这套银针则是耳鼻喉科一位医生的。据说他父亲是老中医,非逼着他也跟着练几手不可。

    没奈何之下,那位医生就带到了医院,没事儿的时候对着穴道练几下。

    下面的人送过来时,李辉还有些哭笑不得,毕竟现在哪个医院的王牌科室不是西医?至于说中医要么没有,要么也是处于被淘汰的边缘。那什么电视上的中医大师,十个有九个半都是骗子。剩下一个也就嘴皮子溜些,真是治病救人就虚了。

    至于说什么针灸草药,都是老古董了,不见得有什么效果不说,还被不少人拿来做招摇撞骗的幌子。

    眼下省厅特意分派的任务,却拿了这么一套银针过来,不是搞笑的吗?

    刚想让人把银针给送回去,上面这些医院的专家大牛就到了。

    李辉一激动,哪还记得让人还回去这档子事?

    做梦也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边应声搭话边拼命回忆,终于想起来,好像是随手扔到角落里了。

    好在车上的东西并没有人动,李辉赶紧一猫腰上了车,很快在车旮旯里找到那包银针。

    陈耿亲自接过来,转手递给叶青。

    叶青接过来看了眼,比自己前世用的短了些,好在也能凑合着用。

    当下抽出银针,先是涌泉穴,再是太冲穴……足足扎了十六个大穴。

    看叶青动作娴熟,根本犹豫一下都不曾,手起针落,不过数息之间,就把银针全扎了进去,李辉等人看的目瞪口呆……

    小姑娘这动作,这手法,还真是神了啊,甚至自己也曾接触过一些老中医,都没有小姑娘利索。

    更神奇的是,长发青年的反应,脸上的黑气明显渐渐褪去。

    “呼吸罩去了吧。”叶青头也不抬道,“现在,赶紧往回开。”

    车下的邢院长等人本来还正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下面不停转圈,听见叶青让把氧气罩去了,第一个反应就是上车阻止:

    “方才病人呼吸忽然出现衰竭,还监测到白肺现象,这么贸贸然去了输氧设备,真有个万一……”

    话说了一半,却又顿住,满脸都是不可置信……

    却是小山似的叶青闪开后,正好露出被她挡着的长发青年。

    虽然依旧躺在那里,可青年脸上的青黑之气已经散去了大半,呼吸平稳不说,脸色也红润了不少。

    这么瞧着,根本就是睡着了,哪里像是一个片刻之前还性命垂危的危重病人?

    “方才是不是一时操作不当?”陈耿严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视线虽是盯着叶青,邢院长几人却是冷汗又开始往外冒……

    这是要秋后算账的语气啊。真是叶青点一下头,几个人怕是就要担责任。

    可几个人也觉得冤得慌。毕竟他们是西医,又不是神仙,光凭肉眼,能看出来什么?这年轻人的病古怪,用仪器都检查不出来,他们能怎么办?

    “是毒霸道。”叶青头也不抬的伸出肉呼呼的胖手,捻着银针转了几下,长发青年脸上最后一点青黑之气也消失无踪,反而他的四肢黑气逐渐凝聚,和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瞧着无比骇人。

    陈耿一颗心再次提了起来,手心又开始冒汗:

    “手,和脚,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叶青后退一步,瞧着青年身上黑与白的对比,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也就是这银针不趁手,不然,就可以从十指顶部,把毒素全逼出来了。

    车微微颠簸了一下,青年遮在脸上的长发往旁边飘去,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漆黑如墨的剑眉,挺直的鼻梁,微抿的嘴唇,若是睁开眼,能想象青年拥有怎样一张俊颜。甚至即便这会儿气息微弱,依旧不能损其俊美分毫。

    饶是叶青,前世随父行医时,也算见惯了各色美男,这会儿也不由眼前一亮。

    只她视线很快转开,继续饶有兴味的观察着青年漆黑的十指……

    这毒前世也见过的,却没有这么厉害啊。

    转念一想,却又明白,这个时代污染太严重,毒物怕是也都进化了。

    陈耿嘴角抽了抽……容珩也就是不修边幅了些,却是身长腿长,足有一米八六的身高,再加上这样一幅宛若鬼斧神工的酷帅长相,每回出现,都会引得一些小姑娘跟在后面发花痴,以为他是哪个明星呢。

    眼前这小姑娘倒好,怎么瞧着竟似把容珩看的还不如那漆黑的四肢好看呢?

    至于旁边的邢院长如释重负之余,更对叶青充满了感激……

    陈耿是外行,邢院长却渐渐想明白,怕是方才抽血时,加速了毒素的流动。

    叶青手法如此高妙不说,更是还替自己遮掩了过去。

    对叶青轻视之意尽消之外,也颇为感激……

    这才刚升任医院一把手,真是在自己手上把人治死了,后果不堪设想。

    后面的事情就顺利多了。陈耿先让随行的战士,以最快速度开着越野车往他们出发的地方去。

    等到车子开到一个三岔路口时,越野车已经去而复返。

    瞧见被带来的那一丛怎么看都不起眼的小草,邢院长强忍住要上前阻止的欲望……

    倒不是说对中医不认可,而是邢院长以为,事关性命,怎么也要先做一下试验,确定植物真的没有什么坏处才好啊。

    却是想到之前叶青鬼神莫测的手段,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只小声吩咐其他同行做好准备……

    方才小姑娘给大家解了围,待会儿真有什么问题,大家怎么也不能就这么旁观才好,有可能的话,还是要出一份力的。

    叶青接过被当成宝贝一般送到自己手里的草药,略一搭眼,就明白正是自己需要的九樱草,当下先摘了六朵花递给陈耿:

    “让人煎了,加半碗水,熬去一半,趁热喝下。”

    “水有什么特殊要求吗?矿泉水行不行?”陈耿边吩咐其他人点燃酒精炉边道。

    “可以。”叶青点头,自己则亲自揉搓根茎,很快有浓绿色的汁液渗出,渐渐积了有茶盅大小。

    叶青满意的放下手里的植株,又招手叫来之前奉命去取九樱草的两人:

    “这根茎你们拿去,待会儿放水里煎了后,烫烫手……”

    “烫烫手?”两人顿时有些紧张,“我们,也中毒了?”

    “没有。”叶青凉凉的瞥了两人一眼,“你们以为中毒这么容易?”

    那人之所以中毒这般厉害,定是日日把玩毒物的结果。

    两人就有些讪讪,提着的心刚要放下来,就听叶青接着道:

    “只是碰触过九樱草,手会很痒……”

    两人刚要摆手说没事,叶青轻飘飘的声音接着传来:

    “痒到骨头里的痒,就是那种你恨不得把皮肉都给拔了……”

    两人顿时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确然是因为九樱草,两人只觉得从指尖开始,似是有小虫子在往皮肉李钻,顿时不敢怠慢,忙又点燃了一盏酒精灯,把叶青扔过来的根茎丢到水里,煮了起来。

    “药好了。”

    很快有人端了一盅土黄色的药汤过来。

    陈耿接过来,亲自给容珩喂下,药汤下肚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容珩就睁开了眼睛。

    对上那眸子的一瞬间,叶青只觉自己好像看到了满天星光。

    至于其他人,则是齐齐欢呼起来,尤其是那几位医学界的大牛,一颗心放回肚子里的同时,瞧着叶青的神情更是复杂至极,有欣赏,有揣测,更有几分热切……

    有机会了定要和胖姑娘好好探讨一下,能有这样出神入化的针灸之术,辨识药物之精,更是无人能及,就比如说那九樱草,众人根本听都没有听说过,结果却能起死回生,这般神乎其神的妙手回春之术,怎么想都太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