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26章

第26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26章

    幽暗逼仄,头顶一个发黄的灯泡,即便是白日,也要开着,虽然能让房间内增加一些光亮,却无端端让人心里有些发寒。

    丁凤玉隔着窗户往里看了一眼,顿时有些发毛……

    审讯室都是这样,监狱那里还是人能呆的?

    自己的女儿合该过人上人的幸福生活,备受艳羡,快乐一生,自己绝不能让她和阴沟里的耗子似的,一辈子见不得人。

    “姐你快着些。”丁凤轩匆匆赶了过来,手里拿着那个装有赵可几人茶杯的袋子,还无比贴心的给丁凤玉拿了双手套,“注意,别把你自己的指纹弄上去。”

    刚才正好郑铭有事儿出去,丁凤轩就以分局领导的身份,直接找了个借口去拿了这个袋子过来。

    丁凤玉应了一声,稳了稳神,手抓住门把手,轻轻一拧,门随即洞开。

    “抓紧时间,”丁凤轩在后面嘱咐道,“顶多十分钟,你就得出来……”

    丁凤玉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侧身踅了进去,反手关住房门。

    听到门响声,一直垂眸不语的叶青这才抬头,待得瞧见进来的是一个穿着时髦的中年女人时,明显愣了一下……

    怎么过来的不是警察?

    “你是,青青,对不对?”丁凤玉眼里全是泪水,上前一把抓住叶青的手,“青青啊,我是可可的妈妈,你要救救我们家可可啊,阿姨求你了……”

    说着,“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你和可可是最好的朋友,你也知道,可可平时对你有多好……”

    之前温宁曾经提到过,说赵可很喜欢给叶青捎好吃的过去。那会儿丁凤玉很不高兴,觉得农村人都脏,女儿怎么就那么傻,和个土包子做什么朋友……

    可眼下,这一切都成了丁凤玉用来摆平叶青的筹码,用力攥住叶青的手,乞求的瞧着叶青:

    “我们家虽然是中都本地人,可不过开了个小药店罢了,平常家里难得吃一回肉,可只要家里做了好吃的,可可都会给你留一些……”

    “就是这一次,会犯糊涂做傻事,也是因为温宁老欺负你,她气不过啊……”

    “可可这孩子,心眼太实在了……青青啊,你要是有良心,可不能看着可可落到坐牢的地步啊……”

    “她可都是为了你啊!”

    口中说着,捂着嘴,低声呜咽起来,那悲痛欲绝的模样,当真是让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她也是一时糊涂……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没了可可,我和可可爸可也活不成了……”

    “青青你帮我们一回,只要你答应,提什么条件我们都应下。听说你老家没人了,阿姨正好还想再要个女儿,你就当我女儿好不好?不瞒你说,可可的舅舅就在公安局,只要你愿意,她舅舅就能帮你把户口迁到中都……”

    现如今,中都户口可是个香饽饽,但凡来中都读大学的,哪个不想把户口落在这里?

    “我刚才也打电话问了,人家说温宁她们三个都没事儿,你就是应了,也顶多回学校背个处分,到时候我再去找学校,把温宁欺负你的事,跟学校反映一下,说不定这个处分也会没有了……”

    “正好我们家还有些积蓄,到时候全拿给你……你要是嫌背个处分难看,也可以拿着这笔钱,直接考托福,出国读书……”

    说道这里,已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这要是从前的叶青,面对一个这么伤心欲绝的母亲,甚至对方身份还是和自己“情同姐妹”的好闺蜜的妈妈,说不定就会心软答应下来了,毕竟那个傻孩子,就是叶长海夫妇那样狠心在她重病时直接丢到山沟里的人,都能从不记恨,任劳任怨的去侍候……

    可叶青却做不到以德报怨。直接抽出自己的手,静静瞧了面前哭的悲悲切切的丁凤玉一眼,神情里没有丝毫动容:

    “任何人都要为她做过的事负责,赵可也不例外。”

    “另外,你们既然有钱,等赵可从监狱里出来,把她送她出国不就好了吗……”

    丁凤玉怔了一下,只觉胸口处一阵发闷:

    “你……”

    这个死女子,竟然敢耍自己?

    合着自己说了这么多都白说了?

    还是说,自己提的条件,不能让她满意?

    当下脸色就有些难看,却是强忍着满腔的怒火,从怀里掏出一张纸:

    “这是我家房子的让渡权转让书,只要你肯帮忙,我前面说的条件全都作数,还把我们家的房子转让给你……”

    相较于中都户口,在中都有一所房子,可也是所有年轻人梦寐以求的事。

    心里却是一阵的发狠,等暂时过了这个难关,看自己怎么收拾这个臭丫头!

    “你走吧。”叶青也不愿意和她多费唇舌,直截了当道,“是谁做的,就是谁做的,我不可能答应你的,顶罪什么的,你就别想了。”

    丁凤玉没想到,叶青竟然是这么个油盐不进的性子,怔愣片刻,似是有些绝望,边慢慢站起来,边从怀里掏出手绢,一副想要擦泪的模样。

    却在起身的瞬间,忽然扬起手帕就向叶青口鼻处捂去……

    夫妇两人开来的车后备箱里,正好有些致幻类的药剂。方才寻了个空当,丁凤玉直接用手帕沾了些。只要掩于口鼻处,绝对能让人一分钟之内失去行动能力。

    方才进门时,丁凤玉已经初步估量了叶青的身量,虽然挺高,可瞧着有些虚胖,倒是她身高和叶青相仿佛不说,还常年东奔西走,自然要比叶青强壮得多,再有出其不意之下,一定能一击而中。到时候再拿她的手,自然可以随意把指纹给印上去。

    不想却被叶青一下扭住手腕儿,一用力,丁凤玉手中抹了药的帕子一下掉在地上,叶青随即往外一推……

    以叶青现在炼成的一层心法,别说是丁凤玉,就是个体壮如牛的男子,也别想在叶青面前占半分便宜。

    倒是丁凤玉,猝不及防之下,人朝着审讯室的铁门就撞了过去。修的精致的眉眼,一下就和冰冷的铁门来了个亲密接触,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里面的动静也惊动了外面站着的丁凤轩和赵林两个。

    赵林脸色惶恐,瞧向丁凤轩:

    “凤轩呢……”

    方才丁凤玉和疯了一样,坚持说一定要让那个叫叶青的顶罪,赵林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对,可到底心疼女儿,终是没有反对。

    听里面的动静,这是人家不愿意,打起来了?

    丁凤轩也有些焦躁。

    看看表,已经过去八分钟了,听郑铭的意思,马家驹很快就会到了。

    两人都在分局,虽然丁凤轩抓的是后勤,对马家驹却也算熟悉,知道这人不但刑侦手段非同一般,还是个铁面无私的主。

    要做什么,必须得赶在他过来之前搞定,还要那个当做证物的袋子也要及时送回去,不然怕是自己也会有大祸临头。

    这么想着,就有些后悔。真是为了个不争气的外甥女儿,把自己搭进去,自己家可还过不过了?

    可所谓开弓没有回头箭,这会儿就是后悔也晚了。

    一咬牙,上前推开门:

    “姐……”

    可怜丁凤玉,方才那一下撞得太狠,头晕目眩之下,正扶着门喘息,丁凤轩这么一推门,顿时让她承受了二次重击,两管鼻血从鼻孔里一下窜了出来。

    丁凤轩完全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

    那个叫叶青的好端端坐在那里,反倒是自己姐姐,鼻青脸肿不说,脸上还鼻血横流,瞧着不是一般的狼狈。

    “凤轩……”丁凤玉这回是真哭了,疼啊。

    丁凤轩忙上前扶了丁凤玉一把,恶狠狠的转头盯着叶青:

    “你好大的胆子,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竟然敢在这里打人!”

    “你是警察?”叶青看了看身着警服,一脸义正辞严的丁凤轩,神情讽刺,“你也知道这是公安局?所以说你们俩是一路的,想要让我替赵可顶罪?”

    丁凤轩脸顿时黑了。抬脚踢上门,上前就想擒住叶青的胳膊……

    丁家人个子都高,丁凤轩可不是足足有一米八,再加上后勤上也不出任务,当真是人高马大,叶青站在她面前,竟是有些娇小的感觉。

    “你快点儿抓住她!”丁凤玉胡乱的抹去脸上的鼻血,冲着丁凤轩低叫道。

    反正是撕破脸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只要能把叶青的指纹弄上去,丁凤玉确信凭自己的人脉,叶青愿意顶罪也得顶,不愿意顶罪还得顶。

    丁凤轩沉着脸,上前一步,就是一个擒拿手。

    不想对面女生看着胖,身形竟是灵活的很,再加上丁凤轩常年不练,动作早已有些迟钝,叶青轻轻松松的往左侧一避,直接抬脚朝着丁凤轩的臀部踹了过去。

    丁凤轩本想着,一个胖乎乎的女生罢了,又能有多大劲,仗着身高腿长,不但不躲避,直接一扭腰,就想扭住叶青的胳膊。

    却不想,身后一阵大力袭来,别说抓住叶青了,他自己根本站不住脚,踉踉跄跄的向前扑去,竟是步了丁凤玉的后尘,朝着铁门就撞了过去。

    只和方才的力度而言,叶青这一下无疑力气更足,丁凤轩也就撞得更狠,一时不但鼻血横流,眼前更是全是小星星。

    “凤轩,凤轩……”丁凤玉腿都是软的,忙上前去扶,“你怎么样了?”

    却是暗恨不已,自己还是太小瞧这个叶青了,毕竟是农村出来的,有一把子蛮力。早知道这样,就嘱咐弟弟多带些家伙进来了。

    “你,你竟敢袭警……”丁凤轩勉强扶着门站好,这么多年养尊处优,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在自己这一亩三分地上被人打,急怒攻心之下,直接从门后摸出一个电棍,摁开按钮,挥舞着就要去电叶青。

    眼瞧着电棍上电流“啪啪”直响,叶青知道厉害,忙往旁边躲闪,可审讯室太过窄小,未免狼狈至极。觑了觑门口,看来自己得想法冲出去。

    同一时间一辆警车并两辆路虎同时开进了六合居派出所。

    郑铭正好从外面回来,太阳穴突突直跳,忙不迭朝着警车跑过去,边跑还边低声询问跟着一起过去的手下:

    “分局的丁科长走了没有?”

    “没有啊。”手下警察摇了摇头,“应该在您办公室吧,刚才丁科长过来,说是马队长让他先把证物拿到您办公室等着……”

    郑铭头上青筋直蹦,冷汗一下冒出来了:

    “我什么时候让他……”

    事关重大,能破例让丁凤轩去见嫌疑人已经是违反纪律了,现在倒好,丁凤轩竟然还把证物给拿走了!郑铭直觉,怕是出大事了。

    可还没想到要怎么应对,那辆警车已经戛然停下,随着车门打开,一个身材高大、眉眼凌厉的彪悍男子从车上下来,郑铭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忙跑过去:

    “马队长……”

    马家驹点点头,刚要说什么,两辆路虎车也在旁边停下,先下车的是陈元,叶国礼则在车上等着……

    这几天,那些记者苍蝇一般的死死盯着叶家。

    为了不引起注意,叶国礼半路上特意换了辆不起眼的车。

    马家驹正好看过来,一眼瞧见陈元,不免愣了一下:

    “陈元,怎么是你?”

    两人长辈有交情,马家驹和陈元也算是发小。

    作为律师界的大腕,从来都是只有轰动的大案要案,才能请得动陈元,怎么今日会到这么一个小小的派出所来?

    “我今天来,应该是和你的目的相同。”陈元倒也开门见山,边伸手和马家驹握手边道,语气中却是有些暗示之意……

    方才在车上时,陈元才知道,叶国礼之所以这么雷霆震怒,却是这次被抓进派出所的不是旁人,竟然是叶国礼的亲女儿。

    陈元当时心里就一咯噔……

    前一段时间,叶国礼突然联系他,言谈间有修改遗嘱的意思。

    陈元那会儿让还有些奇怪,怎么叶国礼突然兴起改遗嘱的心思,也是方才才清楚,竟然是突然冒出个亲生女儿来。

    一开始还以为是不是私生的,听叶国礼解释才知道,根本就是原配聂夫人所出,却是一出生就被抱错了。

    当即明白,叶家愧疚之下,怕是正准备好好补偿这位大小姐呢,结果倒好,却是被人给冤枉送进警察局了!

    以叶家的影响力,亲生女儿真是犯事了也就罢了,结果如果真是被人冤枉的,必然不肯善罢甘休。

    马家驹眯了眯眼睛……能让陈元这么紧张,请陈元出来的这人怕是能量非凡。往另一辆路虎车上看了看,却是什么也瞧不见。心里却是转过一个念头……难不成下药的其实是哪个豪门大小姐?所以才会这般妄为!

    脸色就是一肃,直接摇了摇头:

    “咱们虽然是发小,可公是公,私是私,公私可是不能混为一谈。你的委托人要是没犯罪,我自然会把她平平安安送出去,可若是犯了罪,谁来了,都不管用……”

    话音未落,忽然听见二楼那边一片喧哗。然后临着路那边的玻璃一下被人打碎,一个头发蓬乱的女人被人推着从里面探出头来:

    “你快后退,不然,我就把她推下去!”

    马家驹神情愕然……

    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敢到公安局劫持人质?

    当下从身上拔出枪,大踏步往楼上而去。

    被撇在后面的陈元还在发愣,身后的车门也忽然打开,叶国礼一下从车上下来,跟在马家驹的后面拔足狂奔……

    旁人或许不知道,叶国礼却一下听出来,方才那个女子的声音可不正是女儿叶青?

    明明女儿一直不声不响的,最是个不爱惹事的性子,这是被逼到什么地步啊,会做出这样的事?

    “叶叔……”陈元已是目瞪口呆……叶国礼可是叶氏财团的当家人,什么时候这么不顾形象的狂奔过?

    难道方才那女子……

    却是冷汗都下来了,忙跟着叶国礼就往前跑:

    “叶叔,你等等我……”

    而此时马家驹已经冲上了二楼,直指叶青:

    “放开人质……”

    下一刻却是一怔:

    “丁科?”

    却是丁凤轩正拿着一根电棍神情狰狞站在叶青前面几步处。

    一眼瞧见马家驹,丁凤轩一慌,手里的电棍都拿不住了,直接掉到地上。

    叶国礼跟着跑上来,正好瞧见衣服上全是灰尘,更甚者身上还沾有血迹的女儿,一时目眦欲裂,直接越过马家驹就往前冲。

    “你是什么人?”马家驹忙想去拉,却被随后赶来的陈元死死抱住胳膊,叶国礼则趁这个机会,旋风一样的冲过去,一把扯住丁凤玉,往旁边一甩,“青青,你怎么样?跟爸爸说,谁把你打成这样?”

    “什么怎么样?”丁凤轩这会儿也回过神来,忙收敛心神,冲着马家驹道,“呦呵,小的袭警不说,还劫持人质,现在老了也来了,正好,家驹,把他们全都抓起来。”

    “你们无权抓我的当事人。”陈元上前一步,挡住马家驹,神情严肃,“我的当事人一向遵纪守法,会这样,一定是被逼所致。”

    “不错。”叶青抬头,视线不躲不避的看向马家驹,“你是能当家的人吗?这两个人,”

    说着,抬手指向丁凤轩姐弟,“他们的亲戚赵可给同学下药,却要逼我帮着顶罪。我不同意,他就拿电棍打我,我也是没办法……”

    叶国礼怎么也没有想到,身为叶家大小姐的女儿竟然会遇见这样的事,顿时眼睛都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