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28章

第28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28章

    “叶家大小姐,叶国礼的女儿?”丁凤玉忽然转过头来瞧着叶青,然后拼命挣扎起来。

    幸亏旁边押着她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不然还真控制不住。

    “为什么你要隐瞒自己的身份?你就是存心害我们可可对不对?”丁凤玉却是又哭又叫,被警车扯着往前走的同时却是不住回头,神情也由愤怒渐渐变为绝望,“叶青,你既然什么都不缺,就不要难为我们家可可了好不好……是我这个当妈的猪油蒙了心,你有什么火气都朝我身上来……”

    “别对付我的女儿啊,求你了,放过我女儿好不好……”

    走在前面的丁凤轩被吵得脑壳都是疼的,心情灰败又绝望之下,哪里还忍得下?忽然回头,举起带着镣铐的手朝着丁凤玉就砸:

    “你要把自己的女儿宠上天只管去宠,为什么要来害我……”

    这一下正好砸在丁凤玉肩膀上,丁凤玉疼的“嗷”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却也知道对不住弟弟,并不敢还手,嘴里却是边哭边叫:

    “……凤轩啊,是姐姐对不住你……你怎么打我都行,可是可可,你不能不管呢……”

    后面始终僵立的郑铭,这会儿也站不住了,抱着头就蹲在了地上。

    马家驹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

    “一起带走。”

    等到四周终于安静下来,看看对面的叶国礼和叶青,马家驹却一阵头疼……

    从出任刑侦大队长以来,这个案子当真是最容易侦破的,自己这才过来多久啊,没费一点儿力气呢,就真相大白了。

    可也就是因为这个,后续事情怕是有些难以处理。毕竟叶家的家世,女儿被人冤枉不说,还被追着暴打,怎么可能愿意善罢甘休?

    本来这块儿是不归他管的,可眼下连郑铭这个所长都栽里面了,作为在场中级别最高的领导,马家驹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怎么说也要给人家个交代不是?

    当下上前一步,冲着叶国礼和叶青深深一鞠躬:

    “今天的事,确实是公职人员失职,叶先生叶小姐有什么要求,或者要什么补偿,只管提,我可以代为转告领导。”

    叶国礼微微一哂,脸色没有丝毫缓和:

    “补偿什么的,马队以为我们这样的人家,用得着吗?我的要求有两点,一,严惩犯罪嫌疑人,至于第二个要求,倒是不用你们领导出面,你马队长就能做到。”

    马家驹也是个聪明人:

    “您的意思是,想问出来赵可害叶小姐的原因?”

    “不错。”叶国礼点了点头,“我想知道,那个女生,到底是因为什么过节,要针对我女儿这么久……”

    来的路上,叶国礼已经先初步了解了一下,这起投毒案中被送进医院抢救的女生,听说全都被送进了ICU病房。

    这些人不过是偶然喝了一次加料的茶水,就这么严重,女儿却是服用了整整一年半之久……

    说那个赵可丧心病狂也不为过。

    “叶小姐呢?”马家驹又看向叶青。

    “我的意见一样。”叶青点头,那个“鬼”隐藏的时间也太久了,是时候把人拉出来,在青天白日下亮亮相了,“另外,还想拜托马队长一件私事……”

    “你说。”

    “如果可能的话,调查幕后真凶之外,我还想请马队长能帮着我找一个叫周旭的人。”

    “周旭?”

    叶国礼怔了一下,这个名字好像有些陌生啊。

    “周旭是我养父的儿子。”叶青对着两人解释道,“因为养母身体虚弱,统共就生了一个儿子,不想,六岁的时候却丢了……”

    周青甫夫妇并不是地地道道的山里人,相反,从二老尤其是周青甫留下的遗物来看,分明应该也是哪个中医世家才对。

    即便是叶青,看到周青甫留下的那一大摞古书医药典籍时,也是很吃了一惊的。

    看上面的标注密密麻麻,古方之外,还有自己的心得,周青甫医术也定然了得。

    却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放弃行医,隐居深山,做起了护林员的工作。

    至于说后来会终老没有离开,除了周青甫避而不谈的从前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两老怕一旦离开,周旭真是长大了,有能力回来了,却找不到家,只可惜两人一直等到死,都没有等回周旭……

    “行。”马家驹点头,对叶青的好感又增加几分……这会儿已经听出来,虽然叶国礼口口声声说叶青是他的女儿,却明显之前很长时间都没有在一起,甚至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难得叶青被轻忽了这么久,甚至因为贫穷经历过太多坎坷,却始终积极向上,充满阳光。

    毕竟这世上,有多少人骤然富贵之下,唯恐旁人知晓自己过去的狼狈,忙着掩盖还来不及,像叶青这样知道感恩的孩子已经太少了。

    “你尽可能多提供一些有效信息,等我回去,就转交给打拐办的负责人……”

    “嗯……”叶青点点头道,“我手里有一张养父凭着记忆画的周旭的模样,等我回去拍下来发给您……”

    “好,两位放心,我一定会争取在最快时间内给你们一个答案。”

    “谢谢。”叶青深深的冲马家驹鞠了个躬,“不管马队能不能帮我找回周家哥哥,我都欠马队一个人情。”

    养父去世时,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周旭了。

    也是无意间,叶青才发现,周青甫收集了很多报纸,上面都是被拐卖的孩子如何悲惨度日的。

    当时就向周青甫保证,一定会帮着继续寻找哥哥,如果周旭已经成家立业,就会带着他们一家,到坟前拜祭,如果真是和报纸上报道的那样,被打残了,自己也会养他一辈子。

    当时周青甫已经不会说话,却是流着泪艰难的写下“福利院”三个字,明显怕拖累了叶青。

    然后在当晚溘然而逝……

    这样一个善良的老人,叶青自然无论如何也不会辜负。只她也知道,凭自己,力量当然有限,而且这样的事,自然交给专业的人,更有把握一些。

    “叶小姐太客气了。”马家驹倒是对叶青口中所谓“欠一个人情”这样的话并没有在意……自家家境尚可,还有自己公职人员的身份,应该不会有到叶家求职的一天,人情一说,倒是不必放在心上……

    这会儿的马家驹当然绝没有想到,不过短短数年,叶青这个名字竟会响彻这个华国,而他手中握的这个人情,是有多么弥足珍贵。

    可即便如此,却依旧让看多了太多阴暗面的马家驹对叶青好感倍增:“叶先生好福气啊,有这么一个懂事乖巧,知道感恩的女儿。”

    叶国礼挑了挑嘴角,看着叶青的眼神无疑更加柔和……

    之前会对叶青不满,很大原因是因为叶宝如“无意间”透露出来的,叶青这段时间以来对秦长海夫妇的不管不顾……

    眼下看来,宝如怕是误会了,青青这孩子,明明有着一颗再温柔不过的心。

    说话间司机已经把车子开了过来。叶国礼和叶青一起上了车。

    陈元则留下来,帮着处理善后事宜。

    车开没多久,就接到马家驹的电话:

    “已经审问过赵可,她已经招了……”

    “之所以会针对叶小姐,确实是受人指使……”

    “对方大方的很,一出手,直接打给赵可五十万……后来听说有了成效,又汇过去五十万……”

    “只这人,她也没有见过,据赵可供称,是无意间进入一个论坛……对方的意思,令千金长得太好看,抢过她的男朋友……所以要求赵可,不拘用什么方法,能让叶小姐美貌不在就成……”

    赵可自认是个奉公守法的人,泼硫酸之类让人毁容的事自然不会做。可一百万的诱惑实在太大,且有所学专业帮了大忙。赵可很快找到了一个能让叶青容颜大变的简单办法,那就是往叶青的食物里添加激素类药物。

    正好他们家又开的有药店,可不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叶青下了这么长时间的药。而事情也想赵可预料的那样,叶青果然在短短的时间内,就面目全非。

    这次也是看叶青有瘦下来的趋势,赵可唯恐完不成任务,对方会索要钱财,又想着对方出手既然如此豪阔,定然是自己惹不起的千金大小姐,蜂蜜柚子茶还有昨天的当归鸡中放入的激素量都远超过从前。

    只她没想到的是,叶青早起了防备之心,当归鸡没吃,还把蜂蜜柚子茶给礼让了出去……

    “我们已经查到了赵可说的那个论坛,可那个帖子却已经没有了,时间又太久远,恢复起来,有一定的难度……”

    “希望叶小姐回忆一下,刚进入大学时,有没有收到情书之类的,或者高中时,有没有因为被男生追求和女生产生冲突的……”

    听赵可的供述,刚进入大学不久,就发现了那个帖子,大一国庆节,接下来的……

    “没有。”叶青很是干脆的否定了马家驹的猜测,即便没有原身的记忆,可叶青却知道,原身在感情面前颇有些迟钝,唯一动了感情的,也就现在那位名义上的未婚夫贺天明了。

    至于高中时,因为家境贫困的缘故,上学的机会太过难得,叶青更是全身心投入到了学习中,早恋什么的,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好,我知道了。有事我会再联系你。”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马家驹也不意外……

    相较于曾经经办过的大案要案,这件案子倒不是嫌疑人有多凶残,而是对方太小心,而这,也恰恰是对方最大的破绽。

    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再狡猾的凶徒也逃不过精明的猎人的眼睛。

    叶国礼侧身看了一眼身边始终静默不语的叶青一眼。

    不得不说自己这个女儿即便胖些,却自有柔婉天成之意,这样的气质,确实和出身书香世家的亡妻聂芳云极为相像。

    察觉到叶国礼打量的视线,叶青疑惑的抬起头来。

    叶国礼顿了顿,还是有些委婉道:

    “胖了也没什么,身体健康就好……”

    倒不是说叶国礼不想让女儿瘦下来,而是这会儿仔细看了,才发现,不过是一夜之间,叶青竟然瘦了这么多。怕不比昨天少了十多斤。

    如果不是确信昨天才见过女儿,叶国礼真以为自己要眼花了。

    可正如同骤然肥胖不健康一样,这么突然就瘦下来了,怕是对身体也不好。

    听赵可的供述,女儿刚入学时可不是一般的漂亮,叶国礼很怀疑,女儿会这样拼命减肥,未尝不是受了刺激的缘故。

    “您放心,我有分寸的。”叶青也不知该怎么解释……

    自己那药浴不独能减肥塑身,更能促进心法大成,有了昨天的经验,叶青有预感,以后体重下降的怕是会更快。

    原以为需要三个月,现在看来怕是顶多两个月,就能彻底瘦下来。

    为了不至于叶国礼太受惊吓,叶青又补充了一句:

    “我手里有一个药方,用了后减肥倒在其次,还能祛除体内的毒素……您放心,我不会乱吃那些减肥药的。”

    说话间车子戛然而止。

    叶国礼从率先从车上下来,亲自给叶青开了车门。又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给叶青裹在身上……

    即便叶青说身体很好,没有受伤,叶国礼却是不信。

    毕竟,叶青身上的血迹可不是假的。因为心里急,路上叶国礼根本没敢停车。会让叶青穿他的衣服,既有不愿女儿身上的血迹被人瞧见的意思,也怕万一被人拍到叶青,会有什么危险的意思。

    看到董事长亲临,院长无疑吓了一跳,忙不迭迎过来。还没跑到跟前呢,就看到了这一幕,神情顿时越发惶恐不已……

    这小姑娘是何方神圣啊,竟能让董事长这么纡尊降贵,小心服侍?

    “没什么大事,你去忙吧,让人过来给她做一个全身检查。”叶国礼边伸出手臂护着叶青往前走,边吩咐道。

    “已经准备好了。”那院长忙答应了下来,看叶国礼没有介绍的意思,也不敢追问,迭声应着就赶紧去叫人了。

    “我真没事儿。”叶青还以为,叶国礼会带着她直接回叶家呢,没想到却是要先来检查身体。

    “有事没事儿,得医生说了算。”叶国礼却是不允许她回去,想到女儿被人追着打,一身是血站在窗玻璃外的情景,叶国礼这会儿还有些心肝颤呢,怎么会允许叶青回去?

    两人很快坐专用电梯来到九楼,这里明显是专门给叶家自己人留的,刚打开电梯门,叶泽焦灼的声音随即响起:

    “青青怎么样了?”

    “二哥……”叶青站住脚,诧异的瞧着守在电梯间外面的叶泽。

    “阿泽,你怎么出来了?”叶国礼也吓了一跳……

    叶昊行动力不是一般的强,得了叶国礼的指示后,叶昊以最快速度搜拣了范雨欣的住处,果然找到了锁在保险柜里的叶泽托范雨欣丢掉的烟盒和酒瓶。

    也不知那个女人想些什么,竟然把那些烟盒和酒瓶全都编了号码。

    还有保存完整的模样,明显居心不轨。

    叶昊当即让人伪造了一个偷窃案的现场,直接把保险柜给扛走了。

    本来想着如果能在范雨欣家里搜出毒品,有了证据,也好向警察举报。不想那个女人却是精明的很,竟什么都没找到。

    叶泽虽是受害人,可他的身份却注定绝不能和毒品之类的扯上关系。

    叶昊没奈何,只得暂时把人撤回来。

    没想到那个范雨欣却是狡猾的很,发现保险柜不见了倒是没有报警,她自己却不见了人影。

    而同一时间,网上粉丝要杀死藏在叶泽身体中的恶魔的呼声却是更加响亮。

    竟是网警封一批号,又会冒出来新的一批。

    是以叶国礼急匆匆出来往六合居派出所赶时,特意叮嘱过叶泽,不许离开家里一步。

    方才从警局里出来时,叶国礼倒是接到过叶泽一个电话,为了怕他担心,叶国礼宽慰他说没什么事,等去医院检查一下会最快时间给他说结果。

    没想到叶泽还是赶过来了。

    “我们拦不住二少爷……”跟在叶泽身边的两个保镖神情愧疚……

    论起武力来,现在的叶泽自然弱的很,可气势却实在太强大了。甚至因为众人阻拦,叶泽直接转动轮椅就往外冲……

    那般凌厉的气势,当时就镇住了所有人。没奈何,只得带着他过来。却也是个个唏嘘感慨……没想到二少对这个刚认回来的妹妹这么看重,这也是大小姐没事儿,真是出了什么意外,简直不敢想,二少会怎样报复回去……

    “之前我们换了好几辆车呢,绝对没有人发现,”保镖保证道。

    “爸爸您别怪他,是我逼他们这么做的。”叶泽却是直接打断了保镖的话,迭声催促道,“这些都是小事,眼下还是先赶紧给青青检查一下……”

    叶青低头,视线停在叶泽撞得的青青紫紫的手背上,眼睛有些涩……

    眼下这样的场景竟是说不出的熟悉。

    犹记得上一世,自己因为一个人太孤寂了,就闹着和父亲还有哥哥们一起上山采药,结果却踩到青苔,差点儿滑倒,仅仅比自己大两岁的三哥就在旁边,见状直接扑过来,想要接住自己。

    自己倒是没事儿,三哥却因为用力太大,磕伤了膝盖,足足数日不能下床……

    亲人就是这样吧,恨不得替你承受所有的痛苦,有能力会替你遮风挡雨,没有能力照样会用尽所有的力气护着你……

    注意到叶青的视线,叶泽僵了僵,下意识的把受伤了的手缩了回去,木着脸道: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检查。”

    叶青应了一声,跟着医生进去了。

    叶泽长吁一口气。

    叶国礼却无疑对他很是不满,板着脸道:

    “你那些粉丝一个比一个疯狂……”

    “还有那个范雨欣,也不知跑哪儿去了……”

    “你知不知道,这么偷跑出来有多危险……”

    叶泽苦笑一声:

    “我知道爸是担心我,可事关青青……”

    话音未落,叶国礼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叶国礼拿出来看了一眼,随即接通:

    “尹院长……”

    打电话来的正是方才出来接的叶家医院的院长。

    “董事长不好了,医院大门忽然让人围住,又是哭又是闹的要见二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