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33章

第33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33章

    “听说了吗,叶青回来了!”

    “真的还是假的?不是被抓起来了吗,怎么这么快就放出来了?你们是不是看错了?”

    “应该是她吧?虽然瘦了好多,陈晓说瞧着像她……好像是去办公楼那个方向了……”

    窗户边的男生叫宋航,正要开口说什么,忽然发现了从办公楼那边儿拐出来的辅导员宋岳华,忙冲大家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咱们宋哥过来了……”

    其他同学忙停止了窃窃私语,不想宋航忽然站了起来,怪叫一声:“卧槽,那是,叶青?”

    什么,真是叶青回来了?

    大家纷纷往窗外张望,表情却是和宋航如出一辙的目瞪口呆……

    宋岳华身边的女生,身形高挑,上面一件中长款的藏蓝色披风式上衣,下穿一条黑色小脚裤,白色板鞋,如云般的乌黑秀发披散在肩头,随着女生走路的动作上下起伏,尤其是女生高昂着的头,和嘴角边若有若无的一丝笑意,瞧着真是赏心悦目。

    一时纷纷咋舌……

    要说大家也是将近三年的同学了,可不是陈晓之前确定说那就是叶青,真是走在路上碰见了,大家伙怕是全不敢认。

    不独人瘦了不少,就是衣品和气质,跟从前也是天壤之别。

    “话说,我记得叶青刚入校时,也是很好看的……”角落里一个男生幽幽道……

    犹记得刚入校时,自己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游戏,玩的太嗨了,一下和一个背着一大蛇皮袋行李的女生撞到了一处。

    本来想发火呢,正好和女生犹如小鹿斑比一样的一双漂亮眼睛对上,别说骂人了,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搁了……

    可那会儿脸皮太薄,虽然后来发现女生正好和自己一个班,却也不敢表白,想着等稍微熟悉一些来个水到渠成,哪想到老天弄人,一开始是根本找不着机会,除了有限的几节全班同学一起上课的时候,根本见不到叶青本人。

    打听了下才知道,叶青家太穷了,不但没法给她准备学费,家里还有一个有病在身的父亲需要她供养。

    这样的话传出去,本来被叶青美丽俘获的男生都打起了退堂鼓,再过几个月更好,叶青突然开始发福起来,体型简直一天一个样,第一个学期还没结束呢,曾经的美丽女孩就彻底成了一场梦,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大胖子。

    如果不是瞧见现在这个神采焕然的叶青,又有了当初的一点影子,男生简直以为,曾经那个和自己撞了个满怀的美丽女孩子,是做过的最荒唐的一个梦罢了。

    “是叶青。”陈晓肯定的点点头。一个寝室住了两年之久,陈晓自信不会认错,下一刻却又有些感慨,“张赫说的不错,叶青原来真的是很好看的……”

    当初刚入校时,叶青身上的衣服加一块儿也就三四套罢了,还全是高中时候发的校服。

    她又瘦,宽宽大大的衣服穿在身上,长得再好看,先遮掉三分了。

    再加上又是腼腆的性子,就越发不被人注意。

    可要叫陈晓说,真是穿上锦衣华服,再有和现在般自信满满的气度,别说中医学院的校花,就是中都所有大学的校花,叶青也做的。

    “对了,我可先跟你们说好啊,叶青既然放出来了,肯定就是冤枉的,至于说赵可之前说的什么‘小三不小三’的话,也定然都是胡乱攀咬的,谁都不许再提了啊!”

    虽然瞧着叶青精神状态还好,可一下瘦了这么多,要说没受苦是假的。

    而之前赵可在大合堂发疯时说的那部分言论,也在整个医学院里都传开了,一时有关叶青做了小三的八卦消息在学校传的满天飞。甚至还有人说的有鼻子有眼的,说什么学院领导已经拿出意见,准备把叶青给开除了事……

    宋岳华和叶青已经来到门外,两人却是站在那里,并没有往里进的意思。

    大家正自莫名其妙,却见又有几个人走了进来……

    中医学院院长闫济民,党委书记刘芸,他们旁边还有两个人,一个是中都医学院行政副校长袁明义,另一个则是校长助理周奋。

    和闫济民的一脸郑重相比,袁明义并周奋却明显有些无奈……

    本来叶青作为嫌疑人被带走,也不是学院领导的责任,闫院长倒好,竟是不依不饶,竟是闹到了杨杏林校长那儿,非要杨校长出面帮着给她恢复名誉不可。

    还说什么杨校长抢他的学生,要是这次不肯出面的话,他就说什么也不会放程辉……

    闫济民性子虽然有些怪,可作为中医学院的院长,一向还算识大局,这么着不顾体面的大闹,还是第一次。

    杨校长实在没法了,只得派了两人过来。

    瞧见过来的校领导,宋岳华忙迎上去。闫济民点点头,再看向叶青时,脸上全是掩也掩不住的笑容,这么慈爱的眼神,简直闪瞎所有人的眼睛……

    话说整个中医学院中最不苟言笑的就是闫院长了。

    所有中医学院学生心目中,闫院长一向是严师,就是一向最得青睐的程辉学长面前,都没见他这么笑过!

    别说班里的学生,就是袁明义并刘芸三个,这会儿可也是一样的想法。

    要说唯一知道真相的,就是宋岳华了……

    老师方才可是说了,一个叶青,能顶十个程辉。

    有叶青在,以后不愁中医会断了传承!

    听宋岳华说叫叶青过来,是怕她直接进去,会被其他学生排挤,因此想着陪着过去简单说明一下。

    闫济民当时就说好。紧接着又说,光宋岳华一个人,分量还不够,他会邀请学校领导人一块儿过去,做一个简单的情况说明。

    宋岳华听得心里起起伏伏,心说以杨校长对中医学院这块儿厌恶的样子,怎么可能过来,至于说其他领导,一向都是听杨校长命令行事,想要他们过来,可能性也不大。

    怎么也没想到,老师竟然请来了仅次于杨校长的两位大领导……

    要知道袁明义可是从卫生部直接下来的,至于说周奋年纪轻轻就坐上了校长助理的宝座,也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感慨之余却是越发明白,老师之前说,想要把叶青要过去,亲自教导,这话还真不是开玩笑。

    当下先进了教室,简单的介绍了来的学校领导后,叶青就由闫济民护着,在班里学生热烈的掌声中进了教室。

    那模样倒不是蒙冤归来,而是得胜凯旋似的……

    毕竟袁明义和周奋这样大忙人,天天忙得陀螺似的,等闲别说请人过来,就是见都很难见上一面。

    “……叶青同学是一位品学兼优的好同学……之前有些误会,现在已经查明,温宁三位同学中毒事件和叶青没有丝毫关系……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叶青同学归队……”

    话说叶青什么样,自己根本不清楚,品学兼优之类的,也是闫济民方才一再强调的。

    总觉得是不是因为程辉改报杨校长的研究生,让闫济民受刺激了,才会拿一个刚上大三的学生当宝。

    甚至方才来的路上,闫济民还直接提出,要让叶青直接跟着这一届的毕业生出去实习,说什么叶青会的东西,早就超越了课本上所学,在学校里窝着也是浪费,倒不如投身到实践中去,利国利民……

    连“利国利民”这样的话都出了,袁明义也是服了。

    等学校这些重量级的领导来了又去,班里同学却是半天回不过神来。

    而到了下午,又从大五的学长那里听说了一个更了不得的消息……

    闫院长的得意门生程辉学长,放弃读闫院长的硕士研究生,被校长杨杏林特招走了。

    大五学长中,出彩的除了程辉之外,还有一位叫秦瑶的学姐。

    作为中医药界的大拿,闫院长管理学院授课之外,还是中都排名第一的总军医院的特约专家,平常不是一般的忙,想要读他的研究生也不是一般的困难。

    之前闫院长说过,准备只专心带程辉一个研究生,明显是要当自己的衣钵继承人来培养的,现在程辉走了,秦瑶本还觉得大有希望呢,特意跑去询问,没想到却被闫院长拒绝,多方打探之下却得到了一个如何也无法相信的消息,闫院长竟然选了一个大三的学妹,说是要重点培养……

    而那个学妹的名字就是,叶青。

    “你的意思是说,你爸手里那张药方,有很大可能和闫济民这个人有关?”贺天明扯掉脖子上的领带,随手丢到车座上。

    推开车门,随手把车钥匙扔给了等候的门童……

    今天是周六,贺天明刚从公司出来,就接到了发小打过来的电话,说是从前一块儿玩的好哥们程仲从国外回来了,问贺天明有空没有,大家伙约在翡翠华庭会馆里给程仲接风。

    “应该是这样。”电话那头叶宝如的声音旋即响起,“之前叶青在医学院一直很不起眼,何德何能,能让闫济民那样的大人物另眼相看?”

    语气中明显有自己也没有察觉的嫉恨之意……

    果然是亲生女儿啊,为了给叶青铺路,叶国礼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犹记得当初自己学模特时,想要投考到一位国际知名大师旗下,结果成绩却是不甚理想,自己回去后就想让叶国礼帮着想办法,却直接被拒绝。

    到现在,叶宝如还记得叶国礼说的那番话:

    “……每个人的路都要靠自己走,不是说咱们家有钱,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要量力而为……”

    到了他亲闺女这儿,就不用靠自己走了。

    叶宝如敢说,没有叶国礼拿出大笔钱财帮着铺路,闫济民肯正眼看一下叶青才怪。

    “好,我知道了。”贺天明顿时有些烦躁……

    贺家做的主要是药物方面的生意,眼界较之旁人,自然也要宽的多。

    无论是国际上的新药,还是国内一些著名的医学界人士,贺家都有交好。

    闫济民这人他也知道,据说是目前中医界的代表人物。

    这人听说还是有些水平的,可以算得上青黄不接的中医界的一方泰斗人物。

    之前贺家也有过和他合作的打算,可后来考虑到中药批量生产的话,难度比较大,利润上更不如西药丰厚,最终打消了这个念头。

    要是叶家想要合作的人真的是闫济民,还真有些麻烦。

    “你二哥那里还是一直没消息吗?会不会没有出国,其实是请闫济民帮着诊治?”

    既是除疤类的药物,那眼下定然是用在叶泽脸上啊。能找到叶泽的话,消息也能更确切些。

    “应该不是吧……”叶宝如心情更加不爽……

    那个范雨欣还真是个饭桶,自己把叶泽可能在地方都提供给她了,结果到现在都没什么消息传来。

    知道叶青眼下是闫济民的得意门生后,叶宝如也想到了这一点。还特地跑了一趟雅苑小区……

    会不会叶泽根本没有出国,而是和叶青在一起?

    如此,正好方便闫济民过去医治。

    却是没发现一个可疑的人,倒也在哪里瞧见了一个突然多出来的残废,可是见了人才发现,对方根本不是叶泽,而是一个长相陌生的年轻男子……

    更有盯着人的回报,说是闫济民从没有去过雅苑小区。

    叶宝如至此只能放弃。刚要挂电话,却又想起什么:

    “对了天明,你这会儿在哪儿呢?”

    “程仲回来了,几个发小说要给他接风……”贺天明倒也没有瞒她。

    电话那边的叶宝如沉默了片刻:

    “嗯,我知道了,你少喝些酒……”

    心情却是有些压抑……

    贺天明那些发小,叶宝如也都认识,一个比一个会玩儿不说,还很放得开。从前还是未婚妻的身份时,叶宝如就对贺天明那些发小有意见,为了避免叶宝如难过,贺天明也是能不去就不去。

    可眼下,自己身份未免有些尴尬……

    “好,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一抬头,正好瞧见发小杜览正搂了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在前面冲自己招手,贺天明旋即挂断了电话。

    “天明你快着些,里面可是有惊喜……”

    “什么惊喜?不是程仲那小子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吧?”

    程仲家也是商业巨贾,旗下开设的影视公司较之叶家还犹有胜之,每回出来玩,总会叫上公司一些女孩子过来。

    “还真让你猜对了!不过惊喜却不是程仲准备的,里面长得最好看那个,可是冲着你来的……人家可是说了,你才是她的初恋情人……”

    “胡说什么呢……”贺天明笑着叱骂了一句,抬手摁了电梯上的“九”字,却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出来玩吗,哪有不逢场作戏、寻欢作乐的。

    下一刻,视线一滞。却是目之所及,正好瞧见一个穿着红色中长款斗篷式风衣,踩了一双短靴的帅气女子,正和一个气质秀雅的中年女子手挽着手走过来,电梯闭合的一瞬间,女子正好抬头,对上那双澄澈的眼睛,贺天明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

    这双眼睛给人的感觉,还真像那个让人想起来就火大的叶青。

    更甚者,前几日叶国礼还委婉暗示贺家,婚约履行的话,贺家未婚妻依旧是叶宝如,如果贺家有什么异议,便是作罢,也未为不可。

    这本来也是贺天明的意思。

    可不想,叶家那边又闹出了想要往制药行业进军的事,更甚者这件事的主导者应该还和叶青有关。

    贺家也好,贺天明也罢,马上想到了一个可能,之所以会如此,除了叶家想要疗治叶泽外,极有可能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是叶青对贺天明喜欢叶宝如的报复,而这件事背后,也透露出身为叶家家主的叶国礼明显还是更看重亲生女儿。

    没有查到确切的消息前,贺家并不准备进一步激怒叶青,是以这会儿还不曾给出明确答复。一想到还要继续和那个大胖子之间发生牵扯,贺天明就不是一般的恶心。

    倒是他身边的杜览吹了个口号:

    “啧啧啧,天明你手忒快了点儿,外面这小妞长得还真有味儿道……”

    他怀里的女生就有些不乐意,娇嗔道:

    “杜少这话真让人伤心,人家就没味儿道吗?”

    杜览毫不避讳的直接抱着就亲了一口,意有所指道:

    “怎么会?宝贝你更有味儿道……”

    电梯外面的叶青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贺天明。

    之前已经向叶国礼明言,既然之前是贺天明和叶宝如之间定的亲,她完全没有接叶宝如位置的意思。

    婚约如果要履行,依旧是叶宝如嫁过去,不履行的话,索性直接解除。

    摇摇头,很快把贺天明这样毫无意义的无关人等抛到脑后……

    今儿个是容珩妈妈丁秀文的生日,应该是容珩打电话说过,两天前,丁秀文就亲自给叶青打了电话,说是生日宴定在翡翠华庭,问她需不需要去接。

    叶青没让,说是自己一个人过去便好。

    为了怕失礼,还特意来早了些。

    没想到丁秀文已经在会馆门前等着了。

    如果说两人初见面的那一刻,叶青是意外的话,那丁秀文就是震惊到有些失态了。甚至到这会儿,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如果不是确信上次分开到这会儿也不过十来天的时间,丁秀文一定会以为,叶青跑去整容了。

    哪有人短短几天,变化就这么大的?

    如果说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和小姑娘呆在一起时,那种舒服的感觉了。

    而且这么一瘦啊,丁秀文也发现,叶青的五官轮廓其实是极精致的,真等彻底瘦下来,简直无法想象该是如何的美丽。

    自己那傻儿子,还真是有福气。

    一时又是感慨又是担心:

    “你这也瘦的太快了,可别对身体不好……是不是阿珩说什么了?你跟我说,他要是敢嫌你胖,回头我就骂他……”

    “让阿姨担心了,没事儿的……”叶青硬着头皮道……

    容珩在时,自己这个临时女朋友只需要吃吃吃就行了,真是一个人出场,怎么就这么不自在呢。

    可不得不说,容珩那家伙还真是有福呢,有这么个温柔可亲的妈妈。

    明显看出叶青的拘束,丁秀文笑着安慰她:

    “你容叔叔说了,今儿个不请外人,就咱们娘儿仨坐坐就行了……”

    儿子小时候就性子独,不会哄女孩子不说,连撒个娇都不会,长大了更好,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书呆子了,本来就毫无情趣可言,又照常不回家,丁秀文可不是做梦都想有个娇娇软软的小女儿来疼?

    再看这会儿的叶青,真是越来越和自己想要的女儿相像了,尤其是这粉丢丢的皮肤,啊呀,跟牛奶果冻似的,简直嫩的能掐出水来。

    丁秀文简直爱的不行,这么可爱的青青,婆婆那边儿的难度,或者又能降低些呢。

    两人这边儿跨出电梯门,那边儿一个热情的声音随即响起:

    “啊呀,二嫂,这边儿……”

    两人抬头瞧去,却是一个三十多岁打扮时尚的美丽女子和一个亭亭玉立的漂亮女孩子正站在那里。

    女孩子叶青倒也认识,正是华旭婷。

    瞧见丁秀文并不是一个人出来,身边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两人也都是一愣。

    丁秀文不觉皱了下眉头……

    时尚女子,叶青不认识,她却很熟悉,可不正是婆家弟媳崔月?

    崔月娘家在中都地产界颇为有名,商业圈中虽然比不上叶家贺家那样的人家,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出身自然不是丁秀文这样的农家孩子比得上的。

    平时见了丁秀文,也都是礼貌中带着疏远,这样的热情还是第一次见。

    尤其是崔月还和华旭婷在一起……

    华旭婷略顿了下,微微打量了叶青一眼,旋即收回视线……

    并不是上次见到的容珩的那个胖乎乎的女朋友。

    崔月挽着她的手上前一步,笑着道:

    “婷婷这孩子可真是个有孝心的,知道二嫂你生日,特意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从前那会儿我就说,咱们家阿珩是个有福的,现在瞧着,还真让我说着了……”

    说着,漫不经心的瞥了叶青一眼:

    “对了,二嫂身边这位是……”

    十有八、九又是中都大学的学生。

    叫崔月说,就没见过比自己这位二嫂更愚蠢的女人。放着华旭婷这样好的女孩子不要,听说竟是给容珩找了个大胖子。

    华家是什么人家啊,中都政坛上颇有影响力,别看华旭婷的爸妈也是教书匠,华旭婷的大伯却是副部级高官。又因为华家这一代,就华旭婷一个女孩子罢了,整个华家都宠的什么似的。

    眼下娘家正投标一块地皮,需要求到华家那里,崔月可不立马把主意打到华旭婷头上了。

    也是巧了,今儿个正好碰见华旭婷,问了后才知道,说是给丁秀文准备生日礼物呢。妯娌这么多年了,崔月还真不知道,丁秀文是今天过生日。

    当下就做主要带了华旭婷一块儿给丁秀文过生日。

    华旭婷本来坚持不过来的,说是容家一家三口团聚呢,自己过去怕是不大好。

    崔月还以为容珩回来了呢,问了才知道,却是容珩在华旭婷回国后的第一日,就带了个高大肥胖的女朋友过去见她。

    崔月当下打了包票,说根本不可能。容家小辈的婚事全要容家老太太点了头才算,容珩有女朋友的话,第一个带着去见的肯定是老太太。

    至于说那天那个高大胖的女朋友,更是笑话还差不多。

    总算说动华旭婷跟着过来了。

    又打电话给容远寒,知道他们在翡翠华庭,便直接带着华旭婷杀了过来……

    人都到了,这两口子总不会再把人给撵出去吧。

    正想着给丁秀文打电话呢,没想到就碰见了。唯一不妙的就是,丁秀文怎么还带了个女孩子?不过好在看体型并不是华旭婷之前见过的那个容珩的所谓女朋友。

    崔月可不当即就先发制人,直接给华旭婷盖了个“容珩女朋友”的标签。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要叶青知难而退。

    几人这边寒暄,浑然不知身后不远处,一个阴沉沉的年轻男子正瞧着这边,和他并肩站着的,正是贺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