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36章

第36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36章

    酒精的刺激下,又被从怀里抢走心爱的女人,程仲眼睛都红了。

    从国内追到国外,又从国外追回来,心爱的女孩子却始终对他不屑一顾,没想到竟会在翡翠华庭偶遇,瞧见华旭婷难过时,程仲真是觉得心都碎了。

    也因此,才会时时注意凤凰厅的动静,更在华旭婷黯然离去的第一时间出现。

    好容易有了一亲芳泽的机会,更甚者,华旭婷对他也是少见的温顺,竟是有些予取予求的模样,不论他做什么,都闭着眼,没有拒绝的意思……

    这会儿突然被人把佳人从怀中抢走,程仲如何能接受?直接追上前去,去拽叶青:

    “臭婊子……”

    却被叶青回身一脚,也给踹飞了出去……

    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叶青都不是喜欢惯着人的性子。方才就已经察觉,程仲对自己三人抱着深深的敌意。

    两方会冲突起来,这人功不可没。

    而且既是和贺天明交好,明显都是一丘之貉,即便对华旭婷也没有多少好感,可既然知道了对方怀里抱着的是华旭婷,叶青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瞧着对方酒醉状态下被人糟蹋。

    耳听得肉体和墙体发生碰撞时的闷响声,其他人都觉得肉痛。瞧着叶青的神情却是敢怒不敢言……

    以往都是他们欺负旁人,何尝被人这么吊打过?

    偏偏会所之前对上方截然相反的态度,也让他们明白,说不定对方家族也是自己惹不起的。不然就无法解释那董经理所为。

    程仲这会儿是真的被激怒了,可身体却和散了架一般,弓着身子在地上挣扎了几下,都没爬起来,气的在地上猛捶地板,凶狠的瞪着叶青,嘶声道:

    “把婷婷还给我……臭……”

    叶青却倏地回头,眼神里全是轻视之意:

    “趁人之危,巧取豪夺,无耻之尤!”

    程仲顿时气结:

    “你胡说八道,婷婷她也喜欢我……”

    叶青也不跟他废话,直接拉过华旭婷,在华旭婷小腹处拍了数下,方才还昏睡不醒的华旭婷一下睁开眼来,猝然瞧见旁边的丁秀文和叶青,明显有些茫然。

    叶青却是直接把她扯了起来,推着她面朝地上的程仲,肃着脸道:

    “那个男的说,要带你去开房,你愿意的话,就去扶他起来……”

    “开,房?”华旭婷喃喃着,好一会儿才明白叶青话里的意思,忙摇头,“青青你弄错了吧?我怎么会做这样的事,就是程仲,他也不是那样的人……”

    程仲只觉脑袋“嗡”的一下,整张脸都和充血了一般,忽然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就往电梯里冲。

    贺天明等人对视一眼,忙跟了上去,路过叶青身边时,两人却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一直到进了电梯里,紧绷的神经才算放松下来。

    “那个叶青到底是谁?”杜览恨恨的瞧着贺天明,咬着牙道……吃了这么大的亏,却到了这会儿,还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还有比这更丢人的吗。

    贺天明却和没听见一般,始终咬着牙不肯回答……

    要是让旁人知道,那个彪悍的女人,其实是叶家的正牌女儿,自己名义上的未婚妻,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来了。

    “你倒是说啊?”杜览明显气极,直接就想揪贺天明的衣领。

    却被贺天明一把甩开,不耐烦的道:

    “想知道什么你不会直接去找那个叶青啊,这会儿又发什么疯。”

    “好了!”却被旁边人拽住,又指指始终不发一言,背对着众人站立的程仲,“你们别吵了。”

    电梯壁的闪光处,正好倒映出程仲泪水狼藉的脸……

    电梯外,华旭婷脸色也是清白交错。眼泪不住的往下流。

    如果说之前对叶青的话,根本无法相信,这会儿瞧见程仲逃避的模样,也知道叶青说的话是真的。

    羞窘之下,简直不敢抬头去看丁秀文和容远寒的脸色……

    别说容伯父和丁阿姨,就是自己也看不起这会儿的自己吧?

    这脸皮得有多厚啊,明明前脚还表现的对容珩情深一片,后脚就要和人去开房。还偏是被逮了个正着。

    “不想出大事的话,你以后最好滴酒不沾。”叶青一旁正色道,“你的体质沾不得酒,这会儿虽然醒过来了,待会儿头疼却是免不了的。”

    又对神情复杂的丁秀文道:

    “她刚才是处于昏迷状态,外面发生了什么,应该都不知道。”

    丁秀文神情恍然:

    “我就说嘛……多亏青青认出你来了,又把你抢过来……”

    不然后果怕是不堪设想。

    “青青,谢谢……我不知道,竟然是酒精的缘故吗……”华旭婷神情羞愧,瞧着叶青又是纳罕又是感激……

    华家家教严,又是只有华旭婷这么一个女孩子,等闲不会让她碰酒。倒是十八岁成人礼的时候,父母的首肯下,第一次喝酒,等到半夜醒来时,已经在床上,头更是疼的要炸了一样。

    好容易在疼晕过去之前,敲开了父母的房门。

    华父华母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却是检查不出一点毛病,最后只得拿了几片止疼药回来。

    彼时华旭婷还以为是喝酒喝多了,才会如此。

    好在经历过那次比死还要痛苦的感觉,那之后华旭婷就对酒敬而远之。华家父母也被她“宿醉”后的痛苦吓到了,一再嘱咐,绝不能再沾酒。

    以她的身份,不想喝的话,倒也没人敢硬灌,是以也就再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

    方才从凤凰厅里狼狈而出,也是太过难堪,才会半推半就的跟着程仲过去,却又在进去的第一时间,就后悔了。可又不好马上走,加上心情太过苦闷,又盛情难却,也就做做样子,喝了一杯。

    想着等会儿就找个借口离开,不想那么一点酒,竟然也会导致昏睡的严重后果。

    这也就是万幸出来时碰见了叶青,不然……

    华旭婷越想越后怕,下一刻忽然扶着头,呻、吟了一声,脸色也跟着有些发白。十八岁时的惨痛记忆瞬间回笼,冷汗瞬时顺着额头汩汩而下。

    丁秀文刚才听叶青说时,还觉得有些玄乎,听说过有人喝酒过敏的,怎么可能还有人碰见就昏迷的?

    至于说头疼,那不是宿醉的人经常有的吗。

    却没想到华旭婷的症状竟然全都对上了。而看她眼下的模样,明显不是一般的痛苦。

    “阿姨,麻烦您帮我,给爸妈打个电话……”华旭婷倚着墙,头疼的站都站不住了。

    “好好,我给你妈打电话……”又招呼容远寒,“你直接开车咱们送婷婷去医院吧。”

    “不用去医院。”叶青蹙了下眉头,“找个房间,我帮她针灸一下就好。”

    “针灸?”容远寒和丁秀文就有些面面相觑……

    华旭婷眼下脸上已是没有一点血色,还有站都站不住的样子,怎么看都像什么急病发作。这万一要是耽误了……

    “不用,去,医院,”华旭婷疼的用力抱着头,“先,先让青青,帮我……”

    十八岁那年也是这样,华家父母当即把女儿送到了最好的医院,事情还惊动了华家其他人,也都随后赶来,更是招来了医院最好的医生,可是什么法子都用了,却依旧找不到根源也减轻不了华旭婷的痛苦。

    甚至即便吃了止痛药,这样的痛苦也依旧持续了整整一夜。

    于那会儿的华旭婷而言,真是和受了十八般酷刑一样,说是生不如死也不为过。

    眼下这才几分钟啊,华旭婷就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至于说会让叶青试试,一则叶青一眼瞧出病根所在,医术明显不是一般的高,二则也是实在受不了了。

    那董经理一直在旁边候着呢,这会儿见此情形,忙殷勤的过来:

    “诸位跟我来……”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叶青点点头,“麻烦董经理再寻一副银针来……”

    要说效果最好的,则是金针刺穴。正好养父珍藏的就有一套。只是那套金针比一般的银针要长的多,对腕力的要求不是一般的高。

    叶青自忖,想要用的话怕是得等自己心法练到四层的时候。

    “银针我们这儿就有。”董经理微微一笑……

    作为中都一流会馆,只有你们想不到的,没有我们这儿没有的。

    等到了房间内,银针果然已经准备好了。叶青接过银针,先是天柱穴,然后太冲穴……足足刺入九处大穴。最后又取了两根银针,刺入双手少冲穴。

    眼瞧着叶青手起针落,足足几寸长的银针便没入体内,动作干净利落之外,更有说不出的优美。

    容远寒和丁秀文,并一旁站着的那位董经理,都瞧得目瞪口呆。

    叶青却是丝毫没看他们,只专心催动心法。

    那些静止的银针竟是一起微微震动起来,两只小指上的银针针头处,更是有液体缓缓淌出,有微微的酒意跟着弥漫开来。

    惊得董经理不住揉眼睛……看武侠小说里,那些武功高强的侠客,可以利用内功,把酒从指尖处逼出,还以为全是作者编造的呢,今天却是开了眼界,敢情喝到体内的酒还真能这么弄出来。

    可怎么就觉得有些太过玄幻了呢。

    看向叶青的眼神,一时就敬畏不已……

    怎么忘了,眼前这女孩子,说不定真是个现代的侠女呢,没见她方才一个人就打倒了一大片吗。

    也不知道对方愿意收徒不愿意……

    正想着呢,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董经理这才回神,忙过去打开,却见外面站着一对气质良好神情惶急的中年夫妇。

    丁秀文已经迎过来:

    “子熙,静明,你们来了?快进来。”

    正是华旭婷的父母,华子熙并方静明。

    两人已经在电话里听丁秀文大概说了下,来时路上除了中途跑药店买了些止痛药外,可以说是一路狂奔。

    又是担心,又是心疼,两人头上全是汗,来不及和丁秀文寒暄就直奔床边:

    “婷婷呢?我们拿了止疼药过来……”

    “你那止疼药啊,怕是用不着了。”丁秀文冲着床边努了努嘴,神情不是一般的骄傲,“我们家青青正给婷婷治呢,酒也帮她逼出来了,这会儿应该好多了……”

    什么叫“正治呢”?还酒水也“逼出来了”?明明每一个字都知道什么意思,可合起来怎么就不懂了呢?

    “是真的。”早在叶青把银针刺入的那会儿,华旭婷就明显的察觉到,疼痛减轻了。等酒水逼出来后,减轻的感觉更明显了。

    如果说之前好像有人在拿大锯,一点一点儿的锯着她的脑袋的话,这会儿就和重感冒那会儿似的,虽然依旧很不舒服,可已在忍受范围之内,比起那些止疼药来,叶青的手法无疑更快,效果更是出乎意料的好。

    一路慌慌张张的赶来,一想到当初女儿痛到几欲昏厥的模样,夫妇两人真是魂儿都要吓飞了。如何也没有料到,竟然看到了这么神奇的一幕,面面相觑之余,瞧着叶青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面前这女生别看年纪小,瞧着却是有国手的风度。

    华国中医源远流长,却在近代开始衰落。

    相对于中医中药而言,西医无疑分类更细、更精到,也见效更快。

    尤其是治疗外伤方面,更是有着独到之处。渐渐在国内医疗界占据了大半江山。

    至于笃信中医的,要么是老人,要么是得了绝症被西医下了死刑判决书后,秉持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态度,才去找中医。

    恶性循环之下,中医名家已是如同凤毛麟角。

    曾经的扁鹊、张仲景之类的人物,也成了湮没在历史中的传说。

    却是如何也没有料到,会在一个瞧着风华正茂的小姑娘身上,感受到古老的中药带给人的震撼。

    毕竟是女人,方静明心更细些,若有所思的瞧了丁秀文一眼:

    “这位是……”

    记得不错的话,方才秀文好像说的是,他们家青青?

    “她呀,是阿珩的女朋友……”丁秀文这会儿瞧着叶青,真是没有一处不好的,简直恨不得昭告天下,自己儿子找了个多优秀的女朋友。

    方静明就滞了一下……女儿痴恋容珩多年的事,他们也是知道的。本来还想着,有些希望的,这会儿却是明白,看来女儿彻底没戏了。

    那边儿叶青已经开始收针,既然已经做到这一步了,索性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你去洗一下脸……”

    又对丁秀文道:

    “阿姨,那个面膜让华小姐用一下,还有护肤品……”

    等华旭婷依着叶青所说,用了面膜又涂上仙姿护肤膏后,竟然不大会儿,头痛的症状就彻底好转。

    至于脸上,更是有一种会呼吸的感觉,竟是比做了顶级SPA还要舒服的多。

    方静明瞧的心动不已:

    “仙姿?秀文你这套护肤品哪儿买的?我赶紧也去买一套……”

    瞧瞧女儿,刚才还是和失了水分的花儿一样,躺在床上萎靡不振,这才多大功夫啊,就已经光彩照人。

    女人哪有不爱美的?方静明当下就想买一套。自己用之外,也可以给女儿备着不是?

    “这个呀,怕是买不来。”惊喜太多,如果说丁秀文之前接受这份儿礼物,更多是因为秉持着未来儿媳妇和自己是一家人,好不好自己这个做婆婆的都得给拼命撑场子的想法,眼下已是彻底信服。

    没瞧见婷婷刚才疼成什么样吗,再瞧瞧这会儿,啧啧,简直不敢想。

    青青说她送的这套化妆品是独一无二的,这会儿丁秀文可是对这话心服口服。对待手中这两盒化妆品,都有点儿小心翼翼了:

    “这不是我生日吗,青青就精心挑选了上好中药,准备了好久,才给我做出了这么两瓶来。”

    叶青制药的过程,丁秀文自然不知道,会说的这么复杂,也是拒绝方静明的意思。毕竟,自己的儿媳妇儿就得自己疼,要是自己乱做人情,又是送这个又是送那个的,可不得把孩子累着?

    方静明愣了一下:

    “青青做的?”

    这会儿算是明白了,怪不得秀文那么满意,这儿媳妇儿,是真的可人疼啊。

    看两家人要离开,那董经理却是凑了上来,还不住的给叶青赔笑脸:

    “不知叶小姐可有跟我们合作的意思?”

    “您这套化妆品,能不能提供给我们一些,价钱好商量……”

    董经理是什么人啊,眼光毒着呢,一眼就看出,这套化妆品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商机。

    眼下中都会所正是遍地开花的时候,翡翠华庭虽然有自己的优势,可也面临着重重危机,真是能拿到叶青手工化妆品的独家代理权,必然会让翡翠华庭站到一个新的高度。

    “这个怕是不行。”叶青摇了摇头,“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方才丁秀文说的不错,手中这款仙姿与其说是化妆品,倒不如说是一副中药,光是其中耗费的名贵中草药都有一二十种之多。

    而且不是钱多少,关键是确实太过耗费时间。

    不是因为欠了容珩的人情,以叶青懒散的性子,可也不会这么大手笔。

    看对方丝毫没有进一步和自己谈价钱的意思,董经理意识到对方是真不在意。想想也是,能手持翡翠华庭黑龙金卡的人,又岂会是什么普通人物?

    虽然失望,却也没有表现出来,点了点头道:

    “叶小姐什么时候想和我们合作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等送走叶青,丁秀文第一时间就把叶青送的礼物从各个角度拍了照片,然后发给了容珩,连带的还有叶青接连踹倒三名年轻男人的酷帅视频,甚至后面还特意标上:

    “看我儿媳妇儿,多帅!”

    容珩这会儿正好闲下来,刚从警卫员那儿拿来手机,就听到一连串的提示音。

    瞧见是自家老娘发过来的,忙第一时间点开……

    以往每年丁秀文过生日,因为容珩到不了场,少不得都要在当日给儿子来一曲凄怆哀怨的批判会。

    那一次都让容珩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一点开,就瞧见丁秀文发的小人儿在得意的跳来跳去,甚至下面还有一行小字:儿子真棒!

    小字后则是滚动播出的十多条膜拜儿媳妇儿的!

    等打开视频,容珩更是整个人都懵了……

    不是吧,老娘好像就自己一个儿子吧?自己请去救场的,明明是叶青那个大胖子啊,这个横扫一大片的侠女又是什么人?

    可不得不说,这样的视频看着还真是燃啊。

    容珩直看的热血沸腾。

    太过激动之下,还叫来警卫员一块玩儿跟着看:

    “你瞧这耳光甩的,还有这几脚飞踹……”

    容珩身边的警卫员名叫张越,张越师出太极门,参军后,又糅合了其他拳法,身手自然是极好的。

    一开始听到容珩称赞,还想着少将怕是夸大了吧,及至看到视频,顿时惊讶不已:

    “啊呀,这果然是真功夫……”

    甚至瞧着,怎么像传说中的内家功夫啊?

    一时竟有些心痒难耐:

    “少将,这人是谁啊?有时间了,我想和她切磋切磋。”

    “是啊,这是谁啊?”容珩也有些莫名其妙,忙发了个问号给丁秀文,“这是谁啊?”

    前脚发过去,丁秀文后脚就直接发过来视频请求。

    容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接通,却被丁秀文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通:

    “你天天忙什么呢?视频里那是叶青,叶青啊……女朋友瘦了这么多,你都不知道关心一下,我怎么会生出来你这么个木头疙瘩儿子……我跟你说,儿子可不要,儿媳妇绝不能丢……”

    最后总结为一句话:

    “要是沉迷于你的破研究,结果却把我儿媳妇儿弄丢了,你这个儿子我也不要了!”

    视频里的惊天地泣鬼神的侠女是叶青?忽然转头看向警卫员:

    “你打得过她吗?”

    那警卫员正因为少将妈妈透露的可怕消息风中凌乱,突然听到少将这么问,忙坚定的摇头:

    “报告首长,我打不过!”

    开玩笑,那可是少将夫人啊,自己敢打过吗,看着容珩的神情更加崇拜,不愧是少将,就是找的夫人,也是杠杠的厉害。

    “打不过吗?”容珩揉了揉太阳穴,麻烦有些大了。据自己所知,小张也很厉害了,他都打不过,这要是将来自己惹恼了叶青被揍的时候,可要指望谁来救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