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64章

第64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64章

    病房里的王培明这会儿可不是正觉得焦头烂额?

    夜里正睡着呢被人从家里叫了出来,王培明才知道,竟然是董事长受了重伤。

    等见到浑身血肉模糊、神志昏迷的叶国礼,王培明一颗心登时就提了起来……

    叶国礼的伤势主要集中在头部。

    颅骨多处骨折之外,又因为脑挫伤引起硬膜下水肿,蛛网膜下出血,送过来后一度停止呼吸,这样重的伤势,根本是王培明从医将近二十年遇到的最严重的。

    即便天云医院出动了最厉害的专家团过来,叶国礼生存的希望依然不足百分之二十。

    更甚者,即便是手术成功,也逃不了成为植物人的可怕结果。

    而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手术,可偏偏叶国礼这会儿又出现了内高压。

    必须要等高压降下去,才能手术。

    而每耽误一分钟时间,叶国礼的危险就增加一分。

    眼下已经过去将近半个小时,颅压再降不下去,怕是就会回天乏术。

    王培明一颗心都提到了喉咙口,连带的冷汗涔涔。

    听到有人进来,王培明却是从心里埋怨叶昊……大少这是昏了头吧?都这会儿了,还要放人进来。

    所谓病急乱投医,想也知道这会儿进来的这位,应该是叶昊又从哪里请来的专家。

    可不是王培明自夸,放眼中都,论起外科水平之高,也就中都医院那里的廖松年能和自己相提并论。

    这会儿还让人进来,不是添乱吗。

    其他人也是这般想法,团团围在叶国礼手术台旁边,根本没有给叶青让路的意思。

    时间紧急,叶青却是顾不得解释,直接拉开挡在面前的一个医生,站到了最前面,探手执起叶国礼的手腕。

    “你做什么?”王培明吓了一跳,忙要阻拦。

    “王院长,是我。”叶青拿下口罩,淡声道。

    “总裁?”王培明明显怔了一下……

    即便叶青还没毕业,叶国礼却已经先让人给叶青装修好了办公室。并直接在天云医院领导班子上宣布,以后天云医院,会完全交托到叶青手里。

    其他人也是一怔,再没有想到这会儿进来的竟然是传说中失而复得的叶家大小姐。

    叶青已是放开了叶国礼的手腕,冲着王培明道:

    “颅内高压的问题,我可以解决,你现在马上准备手术。”

    “啊?”叶国礼明显没有想到叶青会这样说。他的认知里,叶青不过是个中医学院大三的学生罢了,连最基本的书本知识都没有学完,怎么可能解决这么棘手的问题?

    要知道,当初因为叶国礼宣布会把天云交到叶青手里,医院上下还颇有些惶恐情绪,想着叶青这么年轻,真能管理好这么大一个医院?

    更别说这会儿,还说出这样一番匪夷所思的话……

    什么叫她可以把颅压降下来,开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

    “总裁,我能理解您的心情……”王培明忙阻止,“可眼下总裁……”

    话还没说完,叶青已经取出银针,极为娴熟一针朝着叶国礼风府穴刺了下去。

    风府穴之后又是风池穴,太冲穴……二十四个穴位,一气呵成。

    “总裁……”王培明为人性情谨严,之前或者慑于叶青的身份,说话还很客气,这会儿却是真的急了,直接吼道,“事关人命,您怎么可以任意妄为?”

    其他医生也都是脸现不满之色,更甚者还有人想着,是不是叶小姐其实对董事长当年把她弄丢了事怀恨在心,眼下是刻意来报复了?

    可你倒是没事儿,真是手术失败了,自己这些人可不要背锅?

    叶青那边已经施针完毕,旋即催动丹田处潮涌的劲气,手指轻拂之下,那些银针竟是仿佛有外力操持一样,极有规律的跳动起来,灯光下,只见那些银针星星点点,仿佛天上星辉罩在叶国礼周身。

    诡异的情形让所有人都呆住了。

    “王院长准备好了没有?马上就可以开始手术了。”叶青头也不抬道。

    “啊?”王培明这才回神,下意识的去看旁边的监测仪,却是惊声道,“颅压真的降下来了……”

    所有人都转过头去看,顿时目瞪口呆,叶国礼的颅压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回落,转眼就到了安全区域附近。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手术。”叶青略略提高了声音。

    “啊?好。”王培明这才回神。

    好在他有极强的心理素质,下一刻,便投入到了紧张的手术中。

    期间叶青并不曾看旁边各种各样的先进仪器,而是不时给叶国礼诊一下脉,就会适时调换银针的位置。

    本以为这台手术,应该是自己从医以来最艰难的,没想到却是空前的顺利,之前预想的所有意外一件也没有发生不说,更甚者,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国礼身上生机竟是越来越浓。

    待得手术结束,王培明甚至怀疑,自己之前是不是判断失误了。眼下的叶国礼不但完全没有了生命危险,就是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也大大降低。

    这样的经历,可以说是王培明从医以来最不可思议也最诡异的了。

    等手术彻底结束,王培明放下手术刀的那一刻,只觉得从医这么多年的经验都有些被颠覆了……

    王培明倒也不是排斥中医,可这么多年的从医经历却是让他认定,在这个日新月异的时代,借助各种先进的仪器从而最快速度清理病灶的西医无疑因为更顺应历史潮流,从而站在医学界的顶端。

    中医固然也有用,可如果是西医做不到的,那中医也定然更没有可能。

    甚至于叶国礼之前说要在天云上中医科室,王培明虽然照办,可更多的把这一举动看成董事长哄女儿的玩具,也就是个摆设罢了。

    却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总裁实力打脸……

    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就是了。

    更重要的是,总裁这会儿才多大啊!

    果然从前是自己太过偏执,而中医竟然如斯博大精深。

    和他一样震惊的,还有其他医护人员,一个个瞧着叶青的眼神都是炽热无比……

    这样的妙至毫颠的绝妙针法,比之西药还要神奇的效果,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竟然是真的?

    “谢谢大家,谢谢。”叶青拿下口罩,冲着以王培明为首的医护人员深深一躬,“谢谢你们给了我爸第二次生命……”

    “总裁太客气了。”王培明百感交集之余,更是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以后医院再有什么疑难病例,我能不能请总裁一道会诊?”

    “治病救人,医者天职。”叶青肃然道,“另外,我还想拜托大家一件事,父亲手术成功的消息,暂时不要外传。如果有人问起,王院长就依照之前诊断的结果说就行。”

    之前曹志说,这件事牵扯到自己,而叶宝如和郑文华之所以敢把这盆脏水肆无忌惮的泼向自己,明显是之前对父亲的伤情早就了然于胸。

    而曹志之所以会拦阻自己,明显叶宝如郑文华身后还有其他人。既如此,倒不如给他们个彻底施展阴谋的机会,说不定,还能钓出更多的鱼来……

    叶青既然如此说了,王培明等人自然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因而一群人出现时,曹志瞧见的就是满脸疲态,难掩失落的一群人。

    “叶先生这会儿伤情如何,能进行问讯吗?”曹志第一个迎上去。

    “不能。”王培明神情沉重,直接给出了否定回答,“董事长伤情太重,如果能挺过七十二小时的观察期,性命才算有保障,至于说开口说话……”

    口中说着,看向叶昊:

    “叶总最好做好心理准备……董事长最好的结果就是,成为植物人……”

    叶昊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冷冽的眸子顿时染上了浓浓的悲伤。

    曹志皱了下眉头,却也无可奈何。

    眼下叶国礼这个样子,自然什么也不可能问出来的,没办法,只得留下两名警察守在这里,自己则上车回了警局。

    车子刚出了医院,肖焯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曹志顿时觉得牙疼,可也没有办法,只得接起来:

    “喂,肖少……”

    都这么晚了,还不睡,肖焯该有多想叶国礼死啊。

    “之前打你的电话怎么不通?”肖焯语气明显很是不悦。

    “啊,是吗?”曹志却是一个头两个大,语气有些不自然道,“许是里面信号不好……”

    事实上却是曹志接了周磊的电话后,为了避免两头不是人,直接把手机改成了飞行模式。

    也就是这会儿才恢复通话。

    “天云医院的信号会不好?”肖焯嗤笑一声,却是话题一转,“还是说有人给你施加了压力?聂家的人?”

    语气里明显很是笃定……

    之前了解过聂老头的病情,根本就是九死一生,却没有想到,最后手术竟然奇迹般的成功了。

    更甚者据肖焯刻意打听的结果,期间,聂老爷子心脏一度停止跳动,医院那边儿都宣告死亡了,结果人又活过来不说,身上各项指标还全都降到了足可以保证手术的理想数值之内……

    虽然更详细的事情,肖焯没有打听出来,却是当即就觉得不妙……

    和廖松年一样,肖焯也把聂老爷子的奇迹归结为应该是闫济民事前给叶青交代了什么。

    可即便如此,肖焯也意识到叶青绝不可小觑。之前还想着是她用了什么手段,才得以拜入闫济民门下,现在瞧着,分明是也有几把刷子的。

    也是因为这个,才会在知道叶国礼重伤的情况下,交代曹志不要让叶青父女见面。

    没想到一开始曹志答应的好好的。可等肖焯再打过去,想问问具体情形时,却发现电话竟然打不通了。

    听肖焯发问,曹志倒也没打算瞒着,苦着脸道:

    “还真让肖少您猜着了,不过不是聂家人,而是,周磊……”

    “周磊,周家的那个?”肖焯明显很是意外,不过略顿了顿,“我知道了,没事儿了。”

    之前叶宝如说叶青想尽法子勾搭贺天明的同时,还攀上了周磊,肖焯还以为这话夸大了呢,没想到竟是真的。

    可那又怎么样呢?周磊或者能接受一个脚踏两只船的女人,可要是肖家长辈知道,未来儿媳妇不但水性杨花更兼忘恩负义心狠手辣呢……

    随着第一缕温暖的阳光洒在天云医院高耸的楼顶之上,守在六楼叶宝如和郑文华病房外的警察忽然觉得不对……

    明明时间还早呢,外面的嘈杂声又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回过神来,走廊那里的电梯门跟着打开,一群扛着短炮的记者直接从里面冲了出来。

    更夸张的是,步行梯那里,也有大群记者蜂拥而至。

    “喂,你们干什么?”两名警察忙拼命阻拦,可哪里来得及?却是瞬时被挤到一边。

    同一时间,一直紧闭的病房门一下打开,躺在病床上凄凄惨惨的郑文华和叶宝如被几个保镖护着推了出来。更甚者叶宝如身后还跟了对衣着破旧的老人,可不正是叶长海和秦桂花夫妇?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瞧见正主,这些记者顿时和打了鸡血一般,短炮响成一片,一个个话筒全朝着两人伸了过去:

    “请问叶太太,听说叶董事长眼下重伤,性命垂危,是不是真的?”

    “外界盛传,叶董事长是从叶家别墅送过来的,受伤时身边只有叶太太和叶小姐,是不是意味着,叶董事长的伤势和两位有关?”

    叶宝如还没有回答,秦桂花和叶长海已经直接嚎了起来:

    “和我们宝如有什么关系啊?叶国礼他们一家丧了良心了啊……”

    “我们宝如这么孝顺,叶国礼他怎么能就为了叶青,这么着朝死里打啊……养了这么多年了,就是条狗,也该有感情了,他叶国礼就能为了亲闺女,要害死我们家宝如啊……”

    听到秦桂花“养条狗”的说法,叶宝如神情无疑有些僵硬。

    好在这会儿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转而勉强从病床上撑起上身,流着泪道:

    “爸,妈,你们别再说了……爸爸他养我这么多年,别说是帮着叶青抢我的未婚夫,就是想要我这条命,也是,该当的……”

    口中虽这么说,却是热泪横流,再配上青青紫紫的一张脸,并身上的伤,怎么瞧怎么可怜。

    可眼下这些记者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这点,而是和打了鸡血一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叶长海两人身上……

    来之前这些媒体都接了爆料,说是豪门叶家有惊天大瓜。

    大家来了之后才知道,竟然是叶家家主叶国礼和太太及女儿全都重伤。

    当时就有人猜测,是不是叶家家族内部发生了巨变。

    却又转而被其他人否定。毕竟叶国礼有多宠爱女儿,可是世人皆知。

    如果说叶国礼兄弟阋墙,还有可能,可要说和女儿发生冲突,最后重伤,无疑是天方夜谭。

    可眼下这又算怎么回事?什么叫“叶国礼为了叶青”?更甚者,堂堂叶家大小姐,怎么会叫旁边那对儿一看就是下层百姓的夫妇爸妈?

    难不成……

    当下所有的话筒都转了方向,相机也是对着叶长海夫妇接连闪耀:

    “请问二位同叶宝如小姐什么关系?叶青又是谁?”

    叶长海本来还有些被眼前场面吓到,听到“叶青”的名字,眼神顿时恶毒无比……

    那个死丫头。竟敢耍他们!

    自己分了好几亿,竟然连一个子儿都不肯给自己夫妻。

    两口子这几日日日候在雅苑小区外,冻得够呛,别说要钱了,愣是连叶青一面都没有见到。

    后来自然也回过味儿来,那个死丫头,是真的变了。

    想要从她手里拿钱,根本比登天还难!

    好在,还有叶宝如……

    “我还能是谁啊,我是宝如的亲爹啊……”想到叶青死死抠着,怎么也不肯分给他们的那三亿,叶长海真是悲从中来,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下来,又指了指秦桂花,“宝如她不是叶家的亲女儿,是我们俩亲生的……当年不是在医院里抱错了吗……”

    怎么也没有想到,豪门叶家还有这样狗血的事情。

    围着的记者们先是一静,下一刻顿时沸腾起来……

    抱错孩子这样狗血的事情竟然会在叶家发生?

    再联系到这一家三口的血案……老天,怪不得爆料人说有大瓜!

    “也就是说叶董事长的亲生女儿是你们养大的吗?”

    “她是不是就是两位口中的‘叶青’?”

    “叶青是个什么样的人?”

    “叶青和叶家血案有关系吗?”

    记者们明显被勾起了最大的好奇心,问题一个接一个的砸过来。

    叶长海却是暗暗高兴……之前叶宝如可是和他们说好了,回答一个问题,就给十万!

    “是啊,叶青可不就是我们养着的……”

    “可怜我们都是地里刨食的,也挣不了那三核桃俩枣的,可青青说想上学,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供啊……”

    “我们家里孩子多,为了养活这几个孩子,我们吃尽了苦头啊……”

    “我们本来想着不然就让青青不上了,可又不忍心,你们是不知道啊,为了给她交学费,我们当家的还卖过血呢……”秦桂花也演上瘾了,当时就开始乱编一气,“好容易把她供成了我们家第一个大学生,谁知道她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这不一认回她那个有钱的爹,嫌我们老两口丢人,连见都不肯见我们一面……可天下只有不孝的儿女,没有狠心的爹娘……我们还是想着,那怎么说也是我们女儿啊……这不,天冷了,我们就想着给她送些厚被子来,可那丫头却根本连见都不肯见我们一面啊……”

    “我们也知道,人家亲爹有钱,看不起我们这穷爹娘也在理,却怎么也没有想到,青青她怎么就会变得这么坏呢?”

    “不是她,她那亲爹也不会伤成那样,还害了我们宝如和养宝如的那个妈啊……”

    “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叶家血案,其实和叶家真正的大小姐叶青有关?”

    这样的大料还真是一个接着一个,简直让人应接不暇。

    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数日内,娱乐版都不用发愁没东西可写了!

    “可不就是吗!”秦桂花抹着眼泪道,错眼间正好瞧见叶宝如悄悄冲她比了个“五”的手势,好险没笑出声来……这就五十万了?

    忙朝自己腰侧狠狠掐了一下,又挤出几滴泪来:

    “这中都的事啊,你们比我一个农村人清楚,我闺女宝如,之前不是和贺家小子定了婚吗?”

    “谁成想,俩闺女换回来后,叶青她就一眼相中了贺家那孩子呢?”

    “可这姻缘事,真就是说想换就能换的吗?我闺女和贺家孩子早就情投意合……”

    “谁知道宝如她养父就那么糊涂呢?竟然非逼着贺家那边儿和宝如退婚,娶她那亲闺女……”

    “这不是昨儿个,我们宝如和贺家那孩子去叶家商量事儿呢吗,结果宝如的养父当时就翻了脸,把贺家那孩子给赶走不说,半夜三更的又把宝如叫过去,非逼着她和贺家孩子退婚……”

    “可我们宝如和贺家孩子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怎么舍得抛下?她可不就跪在地上求吗……”

    “宝如养父见我们宝如不同意,就翻脸了,你们瞧瞧,你们瞧瞧,把我们宝如打成什么样了……”

    “动静大了,就惊动了宝如的养母,宝如的养母从小把宝如拉扯大,可不就不舍得吗……哪儿想到宝如养父那么狠的心,竟然连宝如养母一起打……”

    “眼瞧着就要出人命了,她们母女俩可不得赶紧跑吗……好在上天有眼,宝如养父追着她们打时,撞到了书柜上,那柜子可不就倒了……”

    一边说着,一边冲那些记者不停作揖:

    “这是老天有眼,不愿意瞧着好心人遭罪,才让那书架倒的啊,可不关我们宝如和她养母的事儿……叶家有钱有势,我们就是穷老百姓,你们可得给我们主持公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