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69章

第69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69章

    叶宝如刚才还冷眼看戏,这会儿脸上却是紧张的胃部都有些痉挛……

    虽然早知道叶青还有一个姓周的养父,可叶长海当时跟叶国礼说的却完全和郑思明的说法不一样……

    叶长海的意思,他和老周头是好朋友,老周头因为无儿无女,哭着求着,想让叶长海过继给他一个,叶长海也是被逼的没法了,不得已才把叶青给了老周头。可其实,真正呕心沥血抚养叶青的,还是叶长海夫妇……

    虽然拼命说服自己,郑思明一定是说谎。叶宝如却是直觉,很有可能,对方说的才是真的!

    毕竟,这段时间的接触,早让叶宝如明白,亲生父母是一对多么自私又多么不拿闺女当人看的人渣。

    贺天明也完全没有料到,叶宝如的亲生父母会是这样的德性,一时也有些傻眼。

    至于容珩和叶昊,虽然已经是第二次听郑思明说当年的事,却依旧心如刀割……

    那会儿青青可是刚刚两岁多啊!正应该在父母的怀抱里恣意享受父母的疼爱,却因为发烧,就被直接丢到山沟里让她自生自灭。

    反观那会儿的叶宝如,却是叶家所有人的心肝宝贝,爸爸疼着,妈妈宠着,两个哥哥护着,别说发烧烧昏过去,就是咳嗽一声,全家都鸡飞狗跳……

    叶泽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饶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会儿依旧痛不可抑,忽然用力从轮椅上站起来,一把把叶青抱在怀里,泪水夺眶而出。

    叶昊也上前,红着眼睛张开手臂,把一双弟妹搂在怀里。太过愤怒和心痛之下,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场上一时死寂一片。

    爱迅平台直播空间的观众,刚才还弹幕不停,这会儿却是完全和静止了一样,明显全都懵了。

    不过片刻,就有弹幕疯狂的跳了出来:

    “卧槽!这不会是真的吧?”

    “世上真会有这么恶毒的人?”

    “人干事?”

    “看他们兄妹三个抱在一起,好想哭!”

    “刚升级做了妈妈,女儿哭一声,心都要碎了!想想要是我女儿两岁多了,发烧了被扔到山沟里……心疼死!想杀人!”

    “哭了……真是那样的话,叶妹妹就太可怜了……”

    “你,你胡说什么,哪有这样的事儿……”叶长海没想到,郑思明一上来,就掀了他的老底儿,老脸一下涨得通红。

    “你说没有?”没想到老家的人都来了,叶长海还敢睁着眼说瞎话,郑思明气的浑身都是哆嗦的,回身拿手一一指着身后的人,“他叫叶长勇,和你叶长海是没出五服的兄弟,长勇,你说说看,叶长海家到底几个女儿?”

    那叶长勇也是个老实人,看镜头对准他,虽然很是局促,却好歹磕磕巴巴的把话说囫囵了:

    “长海哥,咱不能这么丧良心啊。老周头是个好人,也是个可怜人,他这辈子,就青青一个后人了,你可不能把青青给坑害了……”

    老周头是个心善的,又会中医,别看自己过得苦,帮的人可是不少。他养的女儿青青,也从小就和老周头一样心慈,瞧见旁人受苦,人家还没说什么呢,那小姑娘,就会先哭一场。

    当初叶长勇的儿子从山上失足跌落,就是瘸了一条腿的老周头和年幼的女儿青青把人给救下来的。

    村里人可是没少受老周头父女的恩惠。

    就说青青吧,完全是继承了她爹老实又肯帮人的性子,老周头病倒这几年,哪家有病了,只要青青在家,不管多远,都会跑去帮人诊治。

    至于说叶长海夫妇,则是村里有名好吃懒做靠卖闺女发财的没良心人。之前手里没钱时,惯会做些揩油顺手牵羊的事儿,等靠着闺女发了财,又拽的二五八万的,恨不得用鼻孔看人。

    大家本就看不上这样的,又听说叶长海这么欺负老周头留下的那闺女,可不就呼啦啦站出来一大群,愿意跟着郑思明来给叶青作证的?

    叶长勇之后,其他人也都先后自报姓名:

    “我叫王成,长海啊,咱们可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你那会儿都把青青给扔了,不是老周头,两岁点儿大的丫头早就让狼吃了。这会儿丫头大了,不怪你就好了,你怎么还有脸过来红口白牙的颠倒黑白……”

    “这丫头不是个记仇的性子,你那年崴了脚,我是可亲眼瞧见,丫头把你从山上背下来,一二十里的山路啊,你可是一百五六十斤呢,丫头也就八九十斤,瘦的皮包骨头似的,可丫头愣是一步都没让你走,大冬天的,把你背到家,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我正好见着,就跟你说,反正你们家姑娘多,随便找件衣服,让丫头换上,可别着了凉,你倒好,说什么丫头就是个蠢的,冷暖都不知道,管她干啥……”

    “……青青她真是个好孩子,我就没见过比这爷俩还要心实的……”

    “现在青青找到他亲爹了,这也是好人有好报啊!”

    “可不是,说青青不孝顺,那可真是坏了良心了!你自己摸着良心说,就是对你这样狠心的爹,青青可在别人面前说过你一句坏话?偶然下学了,叫你逮着了,还使唤人给你干活,我就没见着闺女闲过……”

    “老周头病倒躺在床上不能动,那丫头一把屎一把尿的侍候,涮涮洗洗,出太阳了,抱出来晒太阳,天阴下雨了赶紧挪屋……有一回我走过一个山坳,正瞧见老周头坐地上抹泪呢,问他,老周头说,觉得拖累了闺女,不想活了,就找了个想吃山菇的借口,想着把闺女支开,自己找根绳子死了算了,没想到青青是个实心眼的,以为他真想吃呢,又担心出去了,老周头一人在家有什么意外,硬是把人背上,沿着山沟找山菇……”

    “那天老周头拉着我的手,跟我说,他这辈子命苦,先是没了爹,又没了妻儿,好在老天爷可怜他,让他得了青青这么好一个女儿……可就一样,青青这孩子心眼实啊,就怕走了,闺女让人欺负,我跟他说,你放心吧,我虽然没什么本事,可真是青青让人欺负了,我就拼了老命,也会去护着……”

    五六十岁的老汉,指着叶长海夫妻,哭的说不出话来,嘴里翻来倒去就是说着:

    “坏良心啊,你们两口子,坏了血良心啊……”

    看他情绪太过激动,叶青忙过来,边帮着王成揉胸口边红着眼睛劝:

    “老成叔,您别激动,您有个心口疼的毛病,可不敢激动,我没事儿,真的,我没事儿……”

    “好青青,好青青啊!”王成拍着叶青的手,“你老成叔没本事,没本事啊,没有护好你,对不起你爸……”

    “谢谢老成叔……”叶昊推着叶泽走了过来,兄弟俩齐齐朝着王成和其他赶来的乡亲一鞠躬,红着眼睛道,“不是你们没护好青青,是我们做兄长的不称职,让妹妹受这么多苦……”

    这些年来,错把鱼目当珍珠,掏心掏肺的疼叶宝如这个假货,却不知道亲妹妹却在陌生的地方艰难求生,甚至刚牙牙学语,就被丢到山沟里自生自灭……

    容珩则是用力握住叶青的手,一想到叶青受过的苦,简直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别听他们胡说,这些人都是跟我有仇,故意来坏我的名声的……”叶长海嘶声道。

    “我就没见过比你更黑心肠的……”如果不是人多,胡伟廷恨不得上前去把那对儿不要脸的夫妻揍个死去活来,“你不是不承认吗?我这儿还有录像呢!”

    说着拿了个U盘递给叶昊:

    “都说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也是巧了,我陪着郑老师过去时,正好碰见了一个人……”

    又恶狠狠的盯着叶长海夫妻:

    “他们跟你有仇,你儿子总不会跟你有仇吧?”

    说是巧合也不对,既然打定主意要给叶青出气,叶昊自然要让人用些手段……

    当下便有人上前接了U盘,连到电脑上。

    屏幕上很快出现一个画面,虽然有些晃荡,却是不耽误大家瞧清楚,里面明显是在一个小县城的饭馆里,画面上一个和叶长海有七分相似的小年轻正大快朵颐,边吃还边吹嘘:

    “……我爸妈很快就会从中都回来,三千万,不算多,可开个公司,咱们这小地方,够了……公司的名字我都想好了,就用我和小婷的名字各取一个字……”

    “钱不是问题……那个叶青她亲爹可是有钱的很,别说三千万,要个三亿,都没问题……”

    “可人家要是不给呢?”被他搂着的女孩子明显有些担心,“不是说那个叫叶青的两岁多就被你爸给扔了吗?人家有钱了,会认?”

    “这你不用担心,我跟你说啊,那个叶青啊,她就整个一大傻、逼……我爸说啥她就信啥……哈哈哈……”

    叶长海腿一软,彻底瘫倒了地上……

    屏幕上正笑的猖狂的小年轻,可不是他亲儿子叶强?

    叶宝如本来还抱有一丝幻想,看叶长海的模样,哪里不明白,这些人说的竟然是真的。

    叶青根本就不是那姓周的强要走的,而是叶长海把人给扔了!还是两岁多的时候,叶长海就干的这丧心病狂的事儿。

    爱迅直播间里的观众,更是目瞪口呆:

    “人渣啊!真是毁三观!”

    “差点儿把人家闺女给弄死,这会儿还有脸跑来要三千万?多大脸!”

    “还说人叶妹妹避而不见,这要是我,杀人的心都有!”

    “我们也是傻子吧?被这么个人渣耍的团团转……”

    “傻子+1!”

    “傻子+2!”

    ……

    “心疼叶妹妹!”

    “我刚才还跟着骂了叶妹妹,这会儿怎么就觉得自己那么不是人呢!”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我赌一包辣条,那个叶宝如八成说谎了!”

    “我也觉得……”

    “想要打人!我捐一百,有没有人替我打那对儿渣子夫妻一拳?”

    “我出五百!”

    “一千!”

    当下就有媒体朝着叶宝如围了过去:

    “叶宝如小姐,请问你父母当初虐待叶家大小姐的事儿,你知道吗?”

    “你之前说叶董家暴你是因为要逼你让出未婚夫的事儿是真的吗?”

    “贺少能接受这样一对儿岳父母吗?”

    ……

    一个个犀利的问题,砸的叶宝如整个人都懵了。就是贺天明,也没想到本来是要看叶家笑话的,最后自己却成了出尽洋相的那个。

    偏偏这会儿所有人都瞧着这里,他就是想走都来不及。刚才还智珠在握踌躇满志的贺家大少,这会儿真真是和小丑一样了。

    恼火之下,放在叶宝如肩上的手猛一用力。

    叶宝如这才回神,却是拼命摇头,抽泣着道:

    “怎么会这样?”

    “爸,妈,你们怎么能这么对青青呢?”

    又看向叶青兄妹,神情痛苦:

    “大哥,二哥,对不起,我不知道青青竟然过的是那样的日子……”

    “青青,那些苦本来是我该受的……对不起青青,对不起……”

    “如果有可能,我宁愿受苦的那个是我……”

    “早知道这样,爸让我把天明让给你时,我应该答应下来啊……我欠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不得不说,叶宝如这么哀哀哭泣还是很有迷惑性的,直播间里对叶宝如的责难果然少了些,更有水军趁机带节奏:

    “都是苦命人,叶青固然可怜,叶宝如就好过了?”

    “刚刚出生的婴儿又懂得什么?只能说是命运无常……”

    “是啊,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尤其是叶宝如,我瞧着她在叶家是待不下去了,又有那么对儿渣爸渣妈,这往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

    镜头里却忽然多了个人,却是叶昊,正大踏步走过来,居高临下的逼视着叶宝如:

    “你欠青青的,当然还不清!”

    “是你自己说,还是我替你说?”

    “啊?”叶宝如忽然觉得不妙,下意识的一把抓住叶昊的手,“大哥,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到了这个时候,还要扮无辜?宝如,你好,你真好……”叶昊一把甩开叶宝如的手,神情惨然,“好好,你不说是吧,你不说,我替你说……”

    口中说着,面向镜头,神情冷冽中又有悲戚:

    “之前,网上流传着一张我妹妹很胖很胖的一张照片,所有人都说好丑,可你们知道,我妹妹,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吗?”

    叶宝如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都是木的,却是一遍遍不停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叶国礼已经是植物人了,这个世上不可能再有人知道这件事的。

    可即便这么着安慰自己,依旧不住簌簌发抖。

    叶昊却已经霍的转过身来:

    “宝如,还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你说什么呀大哥,我怎么不懂……”叶宝如咬着牙,却是怎么也不肯认输……

    已经失去叶家大小姐的身份了,自己绝不能再失去更多。那件事神不知鬼不觉,并没有留下丝毫破绽……

    “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的。”叶昊手按着胸口……面前这个女孩子,真的是自己疼了将近二十年的妹妹吗?

    本来还残存的对叶宝如最后一点儿兄妹之情也跟着彻底消散。

    “我妹妹之所以会变成那么一个巨无霸一样的大胖子,不过是因为,她被人下了药……对,激素类的药物……那个下药的女孩子后来承认,会给我妹妹下药,是因为接了一单悬赏信息……有人愿意出百万巨款,让我妹妹变成大胖子……”

    “因此,从到中都上大学后,妹妹就被身边的人喂了足足一年半之久的激素类药物……大家是不是奇怪,并不要人命,为什么让人发胖,就愿意出一百万?”

    “那是因为,我妹妹,和我去世的母亲,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说道最后这句,叶昊眼圈儿又开始发红。

    “大家一定想不到,那条悬赏信息,是谁发布的吧?”

    “就是这出所谓叶家家暴丑闻的两位当事人……”

    直播间里的观众简直要疯了:

    “老天!细思极恐!”

    “简直堪比年度大剧!”

    “虽然没有证据,可我怎么觉得这才是真的呢!”

    “是啊,之前就觉得蹊跷,叶妹妹盛世美颜,又有叶家大小姐身份加成,怎么会死皮赖脸要去缠什么贺少?合着都是叶宝如编的!”

    “还有那个贺天明,阴沉沉,还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呢,说什么人叶妹妹非得嫁给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性!”

    “亏我之前还抵制叶家,支持贺家,我真是找抽!”

    “找抽+1,真想要抽死那会儿的自己!”

    “要是有人这么对我女儿,家暴都是轻的,看我不抽死他!”

    “就是,占了人家的位置不说,怕人家回来,就下药把人毁了,你说这心是怎么长的!”

    “这才是最毒妇人心吧!”

    “心疼死叶妹妹了!”

    不愧是和叶长海一脉相承,尽管叶昊这会儿已经完全还原了当时的情形,叶宝如却依旧抵死不认,哭哭啼啼道:

    “大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知道是我爸妈对不起青青,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冤枉我啊……”

    “爸爸要是醒过来,一定不会让你这么诬赖我的……”

    叶昊却是已经完全没了和她再说下去的意思,直接又拿出一个U盘,电脑上的画面很快切换,却是在一个阴暗的书房里。

    只瞧了一眼,叶宝如就面色如土……

    那里,可不正是叶国礼的书房!

    漆黑的夜晚,潜入叶国礼书房的母女,愤怒的叶国礼,被女儿和妻子先后袭击,痛苦的倒在地上的叶国礼……

    别说直播间里的人,就是在场自诩见惯了各种场面的媒体人也都集体失声了……

    这就是叶宝如和郑文华之前口口声声说的家暴?

    这哪里是家暴,分明是谋杀。

    尤其是叶国礼被叶宝如用花瓶砸倒时痛苦不堪却又不敢置信的神情,更是让人莫名心碎……

    这个叶宝如,简直禽兽不如。

    要弑杀养父不说,事后,还能泼了那么大一盆脏水到养父头上,说是禽兽如不,都侮辱了禽兽。

    叶宝如头“嗡”的一下,下意识的死死抓住贺天明的手,哀求道:

    “天明,你带我离开这里,你不是说最爱我吗,现在带我走,快些带我走,求你了……”

    那些媒体人纷纷看过来,其中一个女记者,更是气愤之下,朝着贺天明和叶宝如狠狠的吐了口唾沫:

    “一对狗男女!多大脸,说叶妹妹要死要活的想要嫁给你!”

    被吐了一脸的唾沫,贺天明倏然回神,如何也没有想到,会在这么多人面前,揭开这么可怕的内幕……

    之前贺景文就觉得叶宝如“家暴”一说有些牵强,还提醒贺天明好好问问,别到时候被人抓了把柄,措手不及。

    可叶宝如却是一口咬定叶国礼是真的打她的时候,意外撞到了书架。

    又有贺家突然涨起来的股票,以及攀上肖家这样的大功,贺天明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之下,当时就选择了相信叶宝如。

    一想到自家集团可能会遭遇的冲击,以及接踵而来的叶家的报复,贺天明恨不得一脚踹死叶宝如,僵着脸,恶狠狠的就去掰叶宝如的手指,叶宝如疼的连连尖叫,却是和抓了根救命稻草般,怎么也不肯撒开手:

    “天明,你别这么对我,我什么也没有了,就剩下你了……”

    话还没说完,一个尖利的女人声音忽然响起:

    “叶宝如,你竟然骗我!”

    叶宝如猝然抬头,视线余光中,正好瞧见一个女子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扔过来。

    她的伤本来就不重,会坐在轮椅上,更多的是为了博取同情,这会儿瞧见有不明物体飞过来,下意识的就把贺天明往前一推。

    贺天明一下被砸了个正着,正要破口大骂,下一刻却是捂着脸哀嚎起来……

    女人泼过来的竟是硫酸!

    至于扔硫酸的女人,没来得及跑,就被保安给按住,那女人却是并没有逃的意思,反而神情癫狂的冲着叶泽的方向拼命挣扎,口中还语无伦次的翻来覆去念叨:

    “阿泽,我对不起你!是叶宝如骗我,是她要害你,我被她骗了……我被她骗了……”

    挣扎间,女人脸上捂着的大口罩也掉了下来,这张面孔虽然不算很好看,却因为之前总是和叶泽站在一起被大众熟知,分明正是叶泽曾经的经纪人,范雨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