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76章

第76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76章

    叶青本来准备迈步走呢,闻言又站住了脚。

    房间里周凤成明显又是恼火又是愤怒:

    “程永志你发什么酒疯?快滚出去!”

    说着起身就想去推搡对方。

    叫程永志的男人虽然喝的有些高,反应还算灵敏,身子歪斜着往旁边一闪,正好躲开,却是一下撞到桌角上。

    他本就一肚子的怨气,这会儿又自觉再次被周凤成欺负了,神情就有些扭曲,抬起手中酒瓶朝着周凤成就扔了过去,红着眼睛道:

    “操你娘的,周凤成,我跟你拼了。”

    周凤成吓了一跳,忙往旁边躲,酒瓶撞在旁边墙壁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里面残余的酒液滴滴答答,洒了周凤成一身都是。整个人顿时狼狈至极。

    周凤成简直要气疯了,边给保安打电话边拽住程永志的衣襟,直接往门外拖,口里还恶狠狠的骂着:

    “程永志,你他妈是不是想死啊,从前我不跟你计较就算了,你他娘的还蹬鼻子上脸了,信不信我找人弄死你……”

    程永志毕竟喝醉了,瘦弱的个头也比不得周凤成壮实,眼瞧着就要被周凤成拖到门外,却是死死的抠着门框,如何也不肯走:

    “你把我开除了,我老婆也和我离婚了,你倒好,还升官发财……”

    “周凤成,你,你他妈就是个小人,是你把我害的家破人亡,你不得好死……”

    说道伤心处,竟是眼泪与鼻涕齐飞,嚎啕大哭起来。

    周凤成脸色越来越黑,猛一用力,就把程永志给拽了出来,一把推倒地上,抬腿朝着对方踹了两下,又冲着还在通话中的手机吆喝道:

    “今天谁值班呢,不想干了是不是?三分钟之内,不过来,就全他娘的滚蛋!”

    刚要收起手机,忽然觉得不对,忙抬头,却是之前被自己赶出去的那个叶青,正在隔了几步远的地方站着。

    周凤成心里忽然打了个突,下意识的瞄一眼被自己踩在脚下鬼哭狼嚎的程永志,再看向叶青时,已经很是不悦:

    “你怎么还没走?”

    “我要走不走,管你什么事?”叶青也恼了,沉了脸,神情中尽是讽刺之意,“动手打人不说,竟然连旁人站在那里都要管,周副院长还真是好大的官威啊。”

    没想到刚才还被自己耍的团团转的叶青,真是翻了脸,还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周凤成就哽了一下,心里也生出些怯意来……

    即便是领导的亲戚,那也和领导有关系不是。

    可转念一想,却又释然,毕竟看贵客的意思,叶家和肖家眼下可是势不两立,既然做出了选择,根本容不得自己两面讨好。

    脸色彻底冷了下来,有些愠怒的瞪了叶青一眼:

    “不知天高地厚。”

    别说亲戚已经退休了,就是还在位子上,也不可能就为了亲戚的晚辈,得罪肖家。

    这也就是亲戚不知情,不然,怕是早让人把她给押走了。

    又恼火朱怀民给自己惹了麻烦,本来确定了叶青的身份后,还想着给朱怀民提个醒呢,这会儿却是决定,不管对方死活。

    说话间,那些保安已经冲了上来,瞧见被周凤成踩死狗一样踩在下面的程永志,愣了一下,忙上前,架住程永志就要往外拖。

    “你们放开我……”程永志哪里肯,从地上爬起来的一刹那,忽然蹦起来,朝着周凤成脸上就抓了一下,用力太大,周凤成脸上顿时多了好几道血檩子。

    保安吓坏了,再不敢犹豫,拽着程永志,几乎是两脚离地的往外拖,程永志又哭又叫,拼命挣扎,还不时艰难的回头朝周凤成吐唾沫,“周凤成,你贪污受贿,吃拿卡要,要人回扣……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脸当副院长……”

    周凤成脸上肌肉直抽抽,咬着牙道:

    “给所有保安都说一声,以后再有谁值班的时候,放这个疯子进来,直接辞退……”

    捂着脸上抓伤要进办公室时,才发现叶青还搁那儿杵着呢,抱着胳膊,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顿时更觉晦气。

    偏是刚才叶青的气势,又让周凤成不敢拿她撒气。只得阴着脸回了办公室,又用力把门撞上。

    巨大的关门声,震得办公室都有些晃悠。

    “这人怎么这样!”跟在叶青身边的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留着寸头,瞧着很是精干的样子,看周凤成这样脸色就有些不好……

    他叫李正,是李松阳大哥家的儿子,刚从部队转业回来的。因为工作还没安排好,这几天正好在家闲着。

    会让他过来给叶青开车,一是因为叶青之前明确表态,只要司机,不要保镖。

    别人不知道叶青的真实身份,李松阳却是一清二楚,又知道叶青是第一次来H省,人生地不熟的,真是出个意外就麻烦了。

    这样就想到了侄子李正,不但开车是一把好手,还有些功夫,正好身兼两职。

    除此之外,他还有点私心,那就是想让侄子李正结个善缘……

    这段日子可是亲眼目睹了聂霆一家对叶青有多重视,简直比看聂辰看的还重。

    真是李正能让叶青满意了,对李正自己将来发展也有好处不是?

    之前因为聂霆嘱咐过,别宣扬叶青的身份,怕影响不好。

    李松阳倒是没有对李正明说,却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一定要注意,护好叶青,决不许出一点儿纰漏。

    李正也是个聪明人,看叔叔这般严阵以待的模样,自然明白,这位叫叶青的女孩子别看年轻,身世一定不凡。

    本来还唯恐对方一身大小姐的脾气不好侍候,没想到叶青却是没有一点儿架子。对李正很是尊重,就是称呼李正,也是一口一个李大哥。

    如果说一开始李正还想着是好好完成叔叔给的任务,不出什么纰漏就成,这么一两天过去,已经对叶青很有好感。

    刚才叶青出来的快,李正还以为是事情完了呢,这会儿却是看的明白,分明是让周凤成给赶出来了。

    “小人罢了。”叶青却没有解释的意思,抬脚就往楼下去,“咱们走吧。”

    周凤成隔着窗户瞧着叶青上了一辆路虎,车子很快驶离了中医院,一颗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还真是有钱,随随便便开辆车子就是路虎。可就是太嫩了点儿。

    亏自己还担心对方会跑去找程永志呢。没想到这就走了。

    这么想着,长出了一口气,又坐了回去。

    “咱们回去吗?”李正边开车边询问叶青。

    “不用,找个咖啡馆或者茶楼之类的地方你把我放下,然后,你帮我去找一个人……刚才被周凤成赶走的那个……”

    叶青道。

    “好。”军队出身,李正最大的优点就是服从。正好再往前不远,就有一间咖啡馆,里面环境还挺清幽。

    李正先进去订了个四面都有绿植的幽静位子,这才返身出去办事。

    叶青不觉暗暗点头,心说李松阳果然是个靠谱的,选的李正还真是个又踏实又能干的。

    服务员很快送上一杯研磨好的咖啡,叶青喝了一口,尽管里面放了足够多的方糖,却依旧不习惯,索性丢到一旁,倒是搭配咖啡一起送过来的碟子里的点心闻着很好闻。

    叶青刚要去拿,咖啡厅的门再次打开,叶青动作旋即顿了一下……

    还真是巧啊。

    这会儿正从外面进来的,可不正是之前机场时,周凤成点头哈腰陪着的那两人?

    两人明显也看中了叶青坐的幽静角落,进来后就直奔叶青旁边的位子。

    等落座后,那胖子先开口说话:

    “人我已经约齐了,总共十六个,我们H省的药材市场,他们占到百分之九十六的份额……至于说剩下的那些小鱼小虾米,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程理事看,什么时候大家坐一起吃顿饭?不瞒程理事说,大家都是仰慕您的很……”

    “这个没问题。”程理事点了点头,“给你的药物清单都记住了吧?告诉他们,这段时间只能收不能卖,价格高一点儿没关系,损失多少,到时候肖少全给大家补上……至于你那边儿,依旧按照百分之二给你提成……”

    “不敢不敢,程理事太客气了。”那胖子明显有些受宠若惊,“我老汪能给肖少效力,那可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您放心,在中都我不算啥,可在我们H省,大家都会给我几分薄面,只要您程理事不吐口,谁都别想从H省拿走一棵药!”

    叶青手就顿了一下……

    来之前朱怀民确实还给叶青推荐了好几个知名药材商,叶青正想着,一一打电话过去询问呢。

    看来肖焯之前吃了亏,这回准备还真不是一般的充分呢。

    那边儿程理事两个商量好了事情,又叫来服务员起身结了账。

    两人走到门口时,正好和匆匆进来的李正迎面碰上。

    “哟,这不是李正吗?”那胖子随即站住脚,主动同李正打招呼,笑容不是一般的热情……

    作为H省商会理事,人脉自然要广,李正这样的小青年,旁人或者不在意,胖子却是不敢小瞧。毕竟,人家的亲叔叔可是聂省长大秘。

    “汪叔,您也来喝咖啡啊?”李正也笑着跟胖子打招呼。

    “是啊,我还有事,就不跟你聊了,李正你要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尽管来找你老汪叔。”

    担心旁边程理事不耐烦,胖子寒暄了两句,就离开了。

    李正直接来到叶青旁边:

    “人已经找到了,这会儿正在我朋友开的洗浴中心呢,您看是带过来,还是咱们过去?”

    那程永志喝醉了,又被人在地上拖了很远,整个人跟从垃圾堆里扒出来差不多,李正自然不会把这样的程永志领到叶青面前来。

    “咱们过去吧。”叶青直接道……刚才身边切实上演了一出隔墙有耳,叶青可不想自己和程永志的话被人传出去。

    李正也是这个意思。

    等两人上了车,叶青直接询问那胖子是什么人。

    “他呀,叫汪宏源,一开始也是倒腾药材起家的,后来又赶上了房地产的东风,现在也有几个亿的身家……别看他有钱,却最是个八面玲珑的主……”

    “您之前,见过他?”

    “第一次见面。”叶青也没有避讳李正,“和他在一起的那人,就是从中都过来,想要对我们家下手的人……”

    李正倒吸一口凉气,下一刻却是有些惊喜……这样私密的事,叶小姐都愿意跟自己说,明显是彻底接纳了自己:

    “要不要我跟叔叔打个招呼?”

    “先不用,我们看看再说。”

    李正朋友开的洗浴中心是和宾馆一体的。

    他那朋友名叫徐勇,本来正和旁人说话呢,一眼瞧见李正开的车,忙迎了过来:

    “呦呵,你这小子,行啊,这车,够气派。看着是发大财了啊!”

    “刚才听涛子说你过来了,我正埋怨他,怎么不把你留下来,他说你还回来呢,我还以为是骗人呢……”

    李正从车上跳下来,却是顾不得和他招呼,直接跑到后车门那儿,打开车门,叶青正解开安全带,探身从车上下来。

    徐勇正和李正调侃呢,一眼瞧见叶青,却是眼睛都直了,竟是张着嘴,半天都没说一句话……

    因为环境优美,天气煦暖,H省一年四季都是游人如织,徐勇却是第一次见着长得这么靓的妹子。

    回过神来,顿时对李正艳羡不已,捶了李正一下:

    “好小子,我说怎么那么神秘,敢情找了个这么好……”

    后面“女朋友”三字还没有说出来,李正却是吓了一跳,忙打断他:

    “别胡说,这位是叶小姐。”

    又冲叶青道:

    “叶小姐,他是我朋友,徐勇,您直接叫名字就成。”

    徐勇这才意识到不对,毕竟,李正的身份在哪儿放着呢,虽然说李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可瞧在李正的叔叔,李松阳的面子上,街面上的人也对李正恭敬的很。徐勇还是第一次瞧见,李正说话时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

    “你好。你叫我叶青就成。”叶青冲徐勇点了点头。

    不但长得贼好看,就是声音也贼好听,徐勇咧了咧嘴,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好像有点儿蠢,忙又合住:

    “叶小姐,您请,您请……”

    李正询问了程永志在哪个房间,直接就把叶青送了过去。

    等李正从上面下来,徐勇上前就拽住了他的胳膊:

    “我说小子,你这么神神秘秘干什么呢?那小妞,到底是谁啊?”

    “你不知道我这会儿抓心挠肝的……”

    李正就有些无语:

    “你至于吗?听说你女朋友可是个厉害角色,你就不怕挨收拾?”

    又警告徐勇:

    “还有啊,记住可别乱说,叶小姐可是我叔叔的贵客……”

    “你叔叔,李秘书?”徐勇恍然,“怪不得我觉得叶小姐气质不一般呢……”

    听说李正的小叔可是很受聂省长器重,既然是李松阳托付的人,肯定是有来头的。

    “所以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房间里的程永志这会儿瞧着叶青,也全是戒备之意……

    任谁被人打了一顿丢到街上,一觉醒来,正在宾馆被人涮涮洗洗,也得崩溃。

    程永志一开始还以为是周凤成又要耍什么花招呢。

    甚至听到脚步声,还随手举了把椅子在手里,想着反正自己这样惨,大不了就和周凤成同归于尽。

    怎么也没有想到门外站的竟然是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年轻姑娘。

    “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得看看你有没有资格。”叶青不客气的道,直接把之前给周凤成的药物清单推过去,“这样说吧,要是上面的药你都认识,还能说清楚它们的性能和产地,或者我们就可以谈谈合作的问题……”

    “我凭什么要和你合作?”程永志神情明显有些狐疑。

    “凭我们都和周凤成有过节?”叶青一字一字道。

    听叶青提到周凤成的名字,程永志嘴唇都有些哆嗦,声音里几乎带上了哭腔:

    “你说的是真的?”

    他是个胆小懦弱的人,不然也不会被周凤成逼到这个地步,都只敢借着酒劲跑过去发发疯。

    “真不真我会做出证明……”

    “好。”程永志在脸上抹了一把,又可怜巴巴的瞧着叶青,“你可别骗我……”

    被周凤成赶出中医院后,程永志不知道求了多少人,都没人给他主持公道,这会儿听叶青这样说,终是生出了一线希望来。

    拿起叶青给的药单,略看了看很快给出答案:

    “大黄,喜凉爽,不耐高温……凉血解毒,逐瘀通经……我们H省西部质量最好……”

    “五倍子……止咳,降火……大云县盛产……”

    一直到清单上最后一位“紫菁”时,才有些犯难,翻来覆去好大一会儿,却是始终想不起来这是什么药,可怜巴巴的看了叶青一眼:

    “就这一个不知道……”

    叶青随手拿出一张事先画好的药草,推到程永志面前。

    “这不是蛤蟆衣吗,又叫车前草……”程永志一下认了出来,“云山那儿好多人家都种的有……”

    “是吗?”叶青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车前草,就是她要拿来替代肖家偷走的药物清单上其中一味的。

    叶青故意写自己那个时代“紫菁”的名字,主要目的有两个……

    叶青自认画技一般,头脑里的药物,她记得很清楚,可真要画出来,顶多有个六七成的像。

    要是这样的前提下,程永志依旧能认出来,足见确实如他自己所说,是个辩药高手。

    那自己再画出其他药物,顺利找到的可能性也极大。

    还有一点就是之前吃了亏,叶青已经打定主意,所有替代药物,都会用自己那个时代的叫法,那样的话即便被肖家拿了去,他们也不可能参透里面的秘密。

    之前叶青还想着,肖家处处布防,要打开突破口必然有些难度,却不料被周凤成拒之门外后,还能碰见程永志这么个奇人。

    对上程永志期待的眼神,直接点了头:

    “我们合作。找到我需要的所有药物后,我会付你一笔报酬……”

    “我不要报酬……”程永志捏着拳头道。

    “我知道,报酬之外,我还会帮你讨回公道。”

    “真的?”程永志眼睛一亮,下一刻却是又暗了下来,“说的容易,你不是我们H省人吧?你要是斗不过周凤成怎么办?或者等我帮你找到药物,你要是拍拍屁股直接走了……”

    “你先跟我说,你和周凤成到底有什么仇……”

    叶青不问还好,这么一问,程永志就又开始抹眼泪:

    “我跟你说……周凤成他毁了我,毁了我的家……”

    程永志和周凤成全都毕业于H省中医学院。

    只周凤成毕业的早,程永志要比他晚几年。等程永志入职省中医院时,周凤成已经凭借长袖善舞的性格做到了科主任的位子上。

    程永志因为从小父母双亡,由伯父抚养长大,从小性子内向,学中医却是很有天分,还肯钻研,不但医学院的课程学的很好,还经常自己啃中医名家的书,毕业时以全优的成绩,进了中医学院。

    一开始周凤成其实是很看不上这个内向到有些窝囊的小学弟的,偶然却发现,小学弟医术精湛之外,写论文也是一把好手。

    他那会儿正想要进步,又经常和上面人周旋,腾不出时间来,可不就盯上了程永志。

    一番花言巧语之下,程永志顿时受宠若惊,真就按着周凤成的意思,写了好几篇论文。

    本来当初说好了,署两人名字呢,没想到周凤成全都占为己有,直接抹杀了程永志的痕迹。

    程永志是个较真的人,被周凤成这么耍了,很是难受,可他性子又太弱,又觉着周凤成原本对自己还挺好的,真是闹大了,影响他仕途多不好。

    可就是这样私下里跟周凤成提了几次,就把对方给惹恼了。

    一边假装同意做个声名,把程永志名字也带上,另一边却拿了个文件,给程永志签字:

    “……周凤成当时给我打电话,说就是接收一批医疗器械,他不在,让我替他签个字……”

    “谁知道他隔天回来,就直接说我吃了二十万的回扣……”

    “可我根本没见着钱啊……”程永志这会儿说起来,依旧是痛苦不已,“我虽然没爹没妈,可我大伯从小教我,做人不能做亏心事……”

    “那件事之后,医院领导就把我开除了,还让我去感谢周凤成,说不是他说情,就要把我送派出所去……”

    “我那会儿刚结婚没多久,媳妇儿已经怀孕了,却因为嫌丢人,就把孩子打了,然后跟我离了婚……然后我大伯……”

    程永志的大伯一辈子打光棍,好容易把程永志拉扯大,又供他上了大学,可没想到还没想着清福呢,程永志就做出了这样没出息的事。

    老人也是个倔的,一气之下,直接和程永志断绝了关系……

    这两年爷俩虽然缓和多了,老人却依旧觉得抬不起头,平常还不显,逢年过节就会念叨,丢了祖宗先人的脸。可对外又担心村人难为程永志,偌大年纪,却是见了谁,都给人家赔笑脸……

    “我也不想着再娶什么媳妇儿了,我就想我大伯活的不那么憋屈……”

    程永志小小的个子,这会儿捂着脸哭的整个人都是哆嗦的。

    “我会帮你洗刷冤屈,也会让周凤成受到应有的惩罚。”听程永志的意思,周凤成怕是不少吃别人的回扣,查清这件事应该并不难。

    “到时候你想回中医院上班也成,不想在这里干的话,也可以到天云医院去。”

    叶青继续道。

    之前李正打探的结果,程永志从中医院出来后,就自己开了个诊所,儿科方面尤其擅长,即便诊所位置偏,可因为他医术高,每天慕名而来的人都是络绎不绝,只是他那个诊所因为周凤成总是让人捣乱的缘故,一直开不长……

    天云既然要开设中医科室,自然需要程永志这样的人物。

    “天云医院?你说的,是中都那个天云医院?”虽然是私立医院,可天云医院却是和中都几间顶尖医院齐名,即便程永志是中医,却也知道这个赫赫有名的医院。

    眼下叶青突然提到将来可以请他去天云任职,程永志明显就有些不相信。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天云医院的总裁,叶青。”

    叶青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程永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