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90章

第90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90章

    “我还有事,要先走了。”杨仲凯事务繁忙。本来即便白家村这里出现疫情,也无须杨仲凯亲自过来。

    可事关容珩,杨仲凯却是不敢掉以轻心。

    眼下疫情既然已经解除,容珩还有个神医女朋友在身边,杨仲凯的心自然就放了下来,又叮嘱容珩:

    “等将来你们结婚的时候,可一定要记得让我去喝一杯喜酒……”

    古语说人中龙凤,珠联璧合,眼前这对儿就是了。

    两人年纪还都轻着呢,已经能有这般骄人成绩,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

    “报告!”门外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杨仲凯回头,却是警卫员李英怀。李英怀的手里,还拿着一瓶药酒,“首长,到您喝药酒的时间了……”

    杨仲凯早年从军,经常深入一线,在野外摸爬滚打、风餐露宿都是常事,这么多年下来,落得一身的伤痛。

    尤其是南方这样潮湿的天气之下,更是经常会犯。

    杨夫人心疼丈夫,就特意寻找名医,换来药方,亲手给杨仲凯配了药酒,又叮嘱李英怀,每天一定要按时提醒杨仲凯喝了。

    只那药酒一开始还有些效用,时间长了,效果就不太明显了。只杨仲凯和妻子一路走来,很是恩爱,不忍伤了老妻的心,就每日依旧乐呵呵的喝了。

    这会儿可不是又到了杨夫人嘱咐的喝药酒的时间?

    “见笑,见笑,虽然将在外,可夫人有命,也不敢不受啊……”杨仲凯笑呵呵的接过来。

    “这药酒,将军现在喝了没多少效果了吧?”

    因为容珩一个电话,就劳烦杨仲凯连夜赶来,叶青也很过意不去。方才瞧着杨仲凯站立的姿势,自然马上判断出杨仲凯体内多伤痛的情况。

    上一世时,泡制药酒,也是叶青所擅长的。李英怀手里的这瓶,叶青只看了一眼,马上判断出来,不管是酒,还是里面泡的药材,全是好东西。

    只一点,泡药酒的人手法无疑还有欠缺,以致药材也好,酒也罢,都没有发挥出本身的性能,那么好的东西可真是糟蹋了。

    所谓投桃报李,叶青又刚掌握了如何使用内劲提纯药物,从而发挥出最大效用的不二法门,就想着在杨仲凯的药酒上试一试。

    “嘘……”杨仲凯做了个保密的姿势……这药酒可是老妻千辛万苦寻了法子后,亲自炮制的,要是老妻知道,其实药酒早没用了,又该睡不着觉了。

    叶青抿了抿嘴:

    “将军您要信得过我的话,请您稍候片刻,我帮您再处理一下……”

    “那敢情好。”杨仲凯笑着应了,随手把药酒递给叶青。

    叶青转头就进了房间。李英怀忙要跟上,却被杨仲凯拦住:

    “英怀,咱们和容少将一起在这里等着就好……”

    叶青小小年纪,手段就如此了得,身上必然是有些秘密的。她既然没有邀请自己旁观,还是不要跟去的好。

    而且这女孩子,眼神不是一般的澄澈干净,杨仲凯方才夸容珩找了个了不得的女朋友,可是真心实意,并没有敷衍的意思。

    李英怀就有些迟疑,不管是将军用的或者吃的,从不会让陌生人经手。

    眼下这位叶青,即便顶着容少将女朋友的名义,却是实打实的陌生人……

    可杨仲凯既然发了话,他也不敢违背,只得在外面等着。

    好在叶青进去时间不长,很快就走了出来:

    “好了。”

    “将军试试,看有没有效果……”

    这么说着,脸色却有些苍白……

    这药和酒都是好东西,提纯起来,难度未免就大些,刚才叶青几乎耗尽了体内的内劲,好在,效果也不是一般的好。

    杨仲凯也明显看出叶青似是有些脱力的模样,对叶青的评价明显更高了……

    别看人姑娘年纪不大,却明显是个知恩图报的性子。即便明知道自己更多的是为了容珩而来,却依旧不肯亏欠自己半分。

    旁边李英怀忙探手从叶青手里接过药酒,到底没有让杨仲凯喝……

    待会儿自己得先试试,确定无碍了再让首长用。

    叶青也瞧见了他的动作,知道这是李英怀的职责所在,倒也没有在意,就比如说张越,也是这样,不管容珩走到那里,都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李英怀好歹没有把自己改造过的药酒给直接丢了呢……

    那边李英怀却是一离开白家村,就请示杨仲凯:

    “首长,我能不能先尝一口?”

    可他的表情,分明是杨仲凯不同意,就不会再把药酒还回去了。

    杨仲凯也是哭笑不得,看来这几日,老妻又对小李耳提面命过了。

    李英怀随即拧开瓶盖,却是“咦”了一声……

    却是酒色较之从前,明显深了很多,更近似于清透的琥珀色。等拧开瓶盖,更是大吃一惊,实在是之前杨仲凯喝的药酒也全是他掌握着呢,因为添加的有中药,嗅着又有酒味儿,又有药味儿,颇是有些一言难尽。

    可眼下这瓶药酒,中药的苦味儿却是一点也无,唯有清幽绵长的馨香。

    杨仲凯是个爱酒的,只这些年保健医生限制着,不能多喝,也因此药酒味儿道虽然有些怪,杨仲凯也会兴致勃勃的喝了解解馋。

    这会儿骤然嗅到这股清香,顿时就有些忍不住。

    就是李英怀,也不住吸鼻子……好像比首长过年时喝的好酒还好闻呢。

    看杨仲凯等不及,忙不迭倒了一口到另一个瓶子里,举起来一饮而尽。药酒入喉的那一瞬间,李英怀只觉一股热热的气息一下从脏腑中升起,又最快速度蔓延到周身,整个人顿时如刚从热气腾腾的按摩室里出来一般,舒服的让人想要叹息……

    “赶紧给我倒上一盅,”嗅着那扑鼻的药酒香味儿,杨仲凯只觉心里和猫抓一样,恨不得一下夺过来,全喝进去才好。

    李英怀这才回过神来,顿时有些脸红。到了这会儿,他如何不明白,这药酒和之前的相比,明显已经有了质的飞跃,简直好的不能再好。

    忙不迭点头,按照平常的剂量给杨仲凯倒了一小杯。

    杨仲凯简直等不及,接过来直接一饮而尽,眼睛登时一亮:

    “啊呀,真好喝!”

    尤其是体内那种仿如泡桑拿浴的暖融融的感觉,更是让杨仲凯震惊不已……

    他体内寒气湿气都不是一般的重,甚至每天早上醒来时,腿总要揉搓好大一会儿,才能舒服些。

    山上湿气大,他又是昨儿个半夜赶过来的,这么折腾了快一宿,两条腿都有些发木,走起路来,真是和灌了铅一般。

    而饮下这一小杯药酒后,热气以最快速度涌向下肢,这么多年了,杨仲凯终于又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健步如飞。

    更要命的是,喝了第一杯,杨仲凯的馋虫一下被勾起来了:

    “小李,再给我倒一盅……”

    吓得李英怀忙把酒瓶收起来:

    “报告首长,叶专家刚才说了,这药酒饮用时,和您平常喝的剂量一样……”

    “啧啧,你这个小同志,刚才不还怀疑人家吗,这会儿又一口一个叶专家了……”杨仲凯半开玩笑半是教导道,“以后可要记住这句话,人不可貌相……”

    容珩是一个,叶青又是一个,这真是,后生可畏啊。

    说着又砸吧了下嘴……啊呀,那药酒味儿道实在太好了,当下话题一转,板着脸下令道:

    “再给我一小口,就一小口啊……”

    看杨仲凯离开,成阳才陪着孙怡婷和杜谨言并苏彤过来……

    孙怡婷和杜谨言症状较轻,又第一时间就喝下药茶,眼下已是大好了。

    “大恩不言谢,”成阳到底再次给叶青鞠了一躬,“叶青,谢谢你救了谨言和怡婷。”

    多年的爱情长跑下,眼见得就要修成正果,没想到庆祝脱单的旅游,竟然最后演变成生死时速的较量……

    成阳真是打心眼里感激叶青和容珩:

    “叶青你和容哥以后有哪里用得着我的地方,只管开口……”

    “别说,还真有。”容珩笑着道……

    这几日接触下来,容珩已经知道成阳的身份,是一名刑侦人员。

    只和其他警察不一样,成阳最擅长的却是模拟画像。甚至半年前,成阳所在的城市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未遂案,成阳根据受害者的描述,第一时间画出了凶犯的头像,然后公安部门根据他给出的画像,创造了两天之内抓住凶手的奇迹。

    “青青有个兄长,从小丢失……”

    从原身的日记中,知道她一直都有的执念其中一个就是找回养父丢失的儿子,叶青这段时间以来也多方努力,可因为时间过去的太久,根本就一点儿线索也无。

    更甚者她手里仅有的也就是一张兄长周旭的百岁照……

    容珩的意思,明显是想让成阳根据周旭婴儿时期的照片,推测出现在的长相。

    “这件事交给我。”成阳当即答应下来,又询问叶青,“有没有令尊令堂的照片?”

    叶青点了点头:

    “我哥的百岁照,就是爸妈他们抱着照的……”

    只周家太穷了,总共也就这么一张照片罢了。

    “好,你把照片发个传真给我,三日后,我把模拟画像给你寄过去。”

    成阳把模拟画像寄过来时,叶青也和容珩结束了在琼华山的行程。

    两人爬山涉水之下,收获颇多。

    尤其是叶青,找到了好几种稀有草药之外,竟还意外在一处山崖上挖到一个野生的人参。

    “正好要过节了,我给爸爸和伯父炮制些药酒吧。还有阿姨的身体也调理的差不多了,我再给她换一种更合适的美容膏吧……”之前因为叶青给丁秀文制作的美容膏效果太好,容远寒不好意思直接和未来儿媳妇讨要,却是不止一次明示、暗示容珩。

    “爸爸知道,一定会高兴坏的。”容珩眼睛一亮,很是期盼的瞧着叶青,“除了爸爸和妈妈的,你是不是还忘记了什么?”

    “还真是呢。”叶青一副被提醒了的样子,“你不说我都忘了,还有大哥和二哥呢,也要给他们两人都准备礼物才好……”

    容珩就有些悻悻然:

    “就只有大哥二哥吗?”

    “对呀,外公和舅舅舅妈,还有聂辰……”叶青脸色顿时有些发苦,“你等会儿,我得拿小本子记上,省的忘了……”

    容珩脸上终于挂不住了,咬牙道:

    “就这么些吗?是不是应该还遗漏的有重要人物啊?”

    特意在“重要”两字上加重了些。

    “你说郑老师和师母吗?嗯,也对,他们这次也在中都过年呢,这次忙完了,我可不是得去看看……”

    “青青,你……”容珩只觉和被人塞了一肚子的柠檬一般……

    是不是女朋友太小了,到现在还没开窍啊?

    还是说青青心里,自己这个男朋友根本不重要?要不然,怎么就会把自己这个亲亲男朋友给忽略了呢!

    跟在身后不远处的张越再也忍不住,背过身无声的笑了起来……

    所以说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自家少将其他方面还好,怎么一碰到感情,就成傻狍子了。

    明明叶小姐就是逗他的吗。

    瞧着脸皱的苦橘一样的容珩,叶青心里早软成了一滩水……

    在自己那个时代,容珩就是年少有为的少将军,而自己不过是商家女罢了,更别说自家容郎还长得这么好看,清亮的眉,俊极的眼,明明是自己配不上他才是,倒好,容珩却这么患得患失。

    错眼瞧见张越还正背对着这里,忙踮起脚极快的勾住容珩的脖子,在他嘴唇上“啵”了一口,又伏在容珩耳边低声道:

    “我爸说,等我回去,要开一个盛大的party,到时候第一支舞,你陪我跳好不好?”

    容珩只觉唇上一软,巨大的幸福之下,只觉眼前仿佛炸开了大片烟花似的,甚至连叶青说了什么,都听不见了。

    旋即抬起双臂,就想把叶青搂到怀里,不想佳人已经蝴蝶一样飞走了。

    迷迷瞪瞪中,才意识到叶青说了什么……

    在宣布叶家大小姐回归的party 上陪心爱的女人跳第一支舞?那不是说自己要从地下转到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