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101章

第101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101章

    那正在施暴的中年人顿时和见了鬼一样,忙不迭停住脚,脸色也有些苍白:

    “不是我……是这兔崽子自己……”

    话还没说完,几个白大褂已经跑到了跟前,两个人直接冲了过去,也不顾满地的瓦砾,直接抱起地上的孩子,声音里全是庆幸:

    “还活着……”

    被白大褂抱起的那一瞬间,方才还死气沉沉的孩子却忽然剧烈挣扎起来,仿如濒死的小兽般虚弱而又绝望的不停哀求着:

    “不,我不去,我不去……”

    他的脸本来就和烂梨似的,这么一挣扎,腐烂的血肉顿时蹭到了来人的洁白的褂子上。瞧着更加可怖。

    那中年人本来还在一边呆愣着,看见这一幕,嘴唇都开始哆嗦。

    知道这些医生应该是秦晓叫过来的,叶青忙跑过去:

    “你们别用那么大劲,孩子疼……”

    还没等她靠近,却被旁边两个全副武装脸都没露的医生模样的人给拦住,很是警惕的瞧着叶青:

    “这位小姐别过来……”

    “没事儿的,”叶青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总觉得这两人的眼神太冷了些,缓了缓,刚要说自己也是学医的,前面两个同样打扮的人已经抱着依旧不停挣扎的男孩转身就要走。

    “你们这是要带他去哪里?”叶青蹙了下眉头,上前一步拦住。

    “医院。”前面两个人依旧挡着她,冷声道,“孩子的病很重,你别耽误事。”

    “你们能治?”叶青愣了下。

    之前秦晓染上千丝虫时,说是去大医院也没检查出来,叶青还想着,这个时代的人对这种罕见病症束手无策呢……

    对方点了点头,撇下叶青匆匆走了。

    叶青犹豫了下,终是没有上前阻拦……

    孩子头部的千丝虫明显已经进入了成虫时的活跃期,眼下不定疼成什么样呢。相较于中医,对症的话,西医无疑效果更加立竿见影。

    反正是秦晓叫来的人,等待会儿处理了这边的事,再和秦晓一块儿去医院看看也不迟……

    靠着敏锐的听觉,刚一靠近这座房子,叶青就察觉,这破败不堪的危房里,明显还有人,听那清浅的呼吸,十有八九是,孩子。

    看几个白大褂离开,旁边僵立的中年男子终于活过来似的,长出一口气,等一瞧见叶青,眼睛顿时一亮……

    往常也就是在影视剧里,才能瞧见长得这么正点的女人。

    笑嘻嘻的就往前凑:

    “妹妹,是来找哥哥的吗?正好,哥哥这会儿正无聊着呢……”

    叶青脸色一寒,还没说话,拐角处又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两人齐齐回头,叶青只看了一眼,心却一下缩成一团……

    从小巷尽头冲出来的女孩子,瞧着也就五六岁的样子,腿脚虽然完好,却是顶着一头乱蓬蓬脏兮兮的头发,瑟瑟寒风吹来,撩起女孩头发一角,正露出孩子乱发下的一片狰狞疤痕。

    一眼瞧见中年人,小姑娘跌跌撞撞的冲过来,跑动的过程中,还拼命按着手中的讨饭盆,唯恐里面的钱飞出去:

    “……舒舒讨了很多钱,舒舒很能干,别赶我哥哥走,别赶我哥哥走……”

    泪水从小女孩满是疤痕的脸上留下,破碎的声音飘散在寒风中……

    中年人却是看都没看小姑娘,淫邪的眼神全都胶着在叶青身上。而就这么会儿功夫,又从房间里钻出一男一女两个成年人,三人悄没声息的逐渐靠近全副心神都在小女孩身上的叶青身边。

    “你们要干什么?”有男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叶青回头,却是秦晓和一个穿着件羽黄色羊绒大衣即便在站在这片废墟上也依旧和小王子一般尊贵的肖翊。

    正要动手的三人也明显瞧见了秦晓两个,明显把两人当成了找僻静角落“谈恋爱”的小情侣,最先和叶青搭讪的中年男子直接恶声恶气道:

    “滚!这是我们自己家的事!”

    说着直接伸手就去拽叶青:

    “妹妹,还愣着干啥,回家!”

    肖翊当时就火了,边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前冲边指着中年汉子道,“你敢动她一指头,我……”

    “弄死你”三字还没有出口,那中年汉子忽然杀猪一样的惨叫起来。

    却是他伸出的胳膊被叶青一拉又一拧,顿时软绵绵的垂了下来。

    旁边准备上前齐心协力按住叶青的一男一女这才察觉不对,哪还敢再上前去抓叶青?

    转身想要跑,肖翊已经一马当先冲了过来,别看他一副花花公子的模样,拳脚倒还有些看头,一脚就踹翻了另一个男的,至于那个女的,看叶青朝她过来,慌不择路之下,忽然一扭身,猛一拽呆立在旁边的小姑娘,往追过来的叶青身上用力一推。

    叶青唯恐小姑娘摔倒,忙接住,小姑娘仰倒在叶青怀里的瞬间,蓬乱的头发完全四散开来,方才还只是露出一角的可怖小脸一下完露出来,瞧着真是和鬼一样。

    那女人虽然已经见过多少回了,这会儿却明显依旧打了个哆嗦。想着叶青花骨朵一样的,不定吓成什么样呢。

    正想趁这个机会赶紧跑,没想到叶青一手扶住小姑娘的同时,另一只手直接从地上捡起一块儿转头,朝着她砸了过去。

    女人一咬牙,想着不就是一块儿砖头吗,能有多疼,拼着被砸一下,也得赶紧跑。

    旁边的秦晓这会儿也回过神来,唯恐女人再跑回来作妖,忙不迭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儿板砖,风一样冲到叶青面前……

    叶青还是太善良了,这女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这样的人渣,怎么能就奉送她一颗小砖头蛋子呢,怎么也要板砖伺候。

    可马上知道自己好像不用那么紧张了,因为那女人实在太过倒霉,继被叶青的砖头蛋子给砸到以后,应该是被脚下的砖头瓦块给绊着了,直接就趴那儿了。

    那被叶青卸了条胳膊的中年汉子这会儿哪里还不明白今天是碰上硬茬子了,瞧着叶青几人的眼神歹毒无比:

    “小兔崽子们,敢坏爷的好事,你们等着……”

    说着转身也想跑,叶青如法炮制,又丢出了一块儿砖头蛋。

    然后秦晓就眼睁睁的瞧着中年汉子也和之前那个女人一样,身子一下软倒,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惊得秦晓眼睛一下睁的溜圆,几乎是指着嗓子道:

    “青青……”

    合着根本就是自己看走眼了,这对儿狗男女才不是倒霉绊倒了,根本就是被叶青给砸晕了?

    肖翊那边儿还以为叶青怎么了呢,直接一个横踢,踹倒另一个男子的同时,百忙之中回头一看。

    没想到男子忽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趁肖翊回头的功夫,直接就刺了过去。

    匕首明显很是锋利,虽然肖翊往旁边避了一下,小腿上依旧被划了一下。

    肖翊疼的直抽冷气,又怕叶青笑话,不敢出声,可他从小到大,即便在家里不得宠,可凭着肖家的名头,也没人敢对他下这样的黑手,身上的凶性顿时全被激发了出来,一脚踩住男人的手腕,把那匕首夺了过来,反手照着男子的手就插了下去。

    那男子也没有想到,明明眼前这小子瞧着就是个贵公子似的,骨子里竟然有这么凶悍的一面,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一下被匕首洞穿,插在了地上,疼的没命的嚎叫起来。

    叫的声音太瘆人,惊得从警车里下来的马家驹都气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在中都,堵车就是常态,尽管马家驹紧赶慢赶,还是晚了。听到嚎叫声,心一下提了起来,可别是叶青有什么事吧?

    等冲进这片废墟才发现,除了肖翊有些狼狈,叶青两个也都好好的,倒是地上躺尸似的躺了三个人,被肖翊骑着的男子还在高一声低一声的喊疼,还有一男一女则无声无息的躺在地上。

    看马家驹的神情有些严肃,叶青知道他怕是想岔了:

    “没事儿,这两人都是绊倒了,应该是摔昏了……”

    站在一边的秦晓瞧着叶青的眼神又是敬畏又是崇拜……怪不得杜览那个花花公子在青青面前都是乖巧的堪比幼儿园的娃娃,原来叶青根本就是真大佬啊。

    “昏过去了?”马家驹明显有些不信,好在上前看了一下,还真是昏了,中年男子一只胳膊耷拉着,女人确实一点儿伤口也没有,提着的心好歹放了下来,还没等他继续询问,被肖翊单方面殴打的男子挣扎着向马家驹伸出手,“警察,救命啊……”

    看警察来了,肖翊这才起身,很是无辜的冲马家驹摊了摊手:

    “我是正当防卫……是这小子拿刀子扎我……”

    马家驹皱着眉头的看了肖翊和他脚下鼻青脸肿手上还插着把匕首的男人一眼,转头看向叶青:

    “怎么回事?”

    “这三个人应该是人贩子。”叶青把怀里抱着的小姑娘转向马家驹。

    马家驹心一下提了起来……他是资深刑警,怎么看不出来,小姑娘脸上的疤痕跟应该是被硫酸给毁的容。

    作为首善之地,中都一向以治安良好闻名华国,平日里街上根本鲜少看到乞丐,更别说小姑娘这么惨的。当即意识到,事情怕是不简单。

    “那房间里应该还有……看守他们的,就是这三个人……”叶青又道。

    还没等马家驹做出什么动作,刚才即便被叶青小心扶着依旧浑身僵硬的小姑娘突然从叶青怀里挣出,踉踉跄跄的朝着废旧的房门跑去:

    “航航哥哥,航航哥哥……”

    马家驹怕她摔着,忙探手抱起小姑娘,一道上前,待得推开房门,包括马家驹在内的所有警员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房间里可不是还有四五个小孩?瞧着年纪应该在五岁到十岁之间。男孩女孩都有,可这些孩子身上,却是没有一点儿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童真,而是全都麻木僵直,呆坐在那里和木偶一样。

    更可怖的倒不是他们的表情,而是这么多孩子,竟然没有一个四肢健全的,甚至有一个孩子,还被摘了一只眼睛,对上孩子左边空空的眼眶,饶是马家驹这样见惯了各种尸体的老刑警,也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和从容……

    如果单是碰见一个,或者还会觉得是意外,一下有这么多孩子,很明显,这是一个穷凶极恶的人贩子炮制的乞讨集团……

    马家驹也是当爸爸的,家里有一个四岁的女儿,别说女儿受什么伤害,就是偶尔哭一声,都把他心疼的什么似的,而这些孩子,身上的伤,明显都是老伤,也就是说,应该是四五岁或者更小的时候,还正天真烂漫的年龄下,骤然就从父母温暖的怀抱被带走,承受来自成人世界最大的恶……

    被马家驹抱在怀里的小姑娘却是一反之前的呆滞,不断扭头,渴望的眼神在房间里明显吓傻的孩子们身上逡巡着,到最后,甚至在马家驹怀里踢腾起来:

    “……放舒舒下来……舒舒……下来……”

    不知道小姑娘要做什么,马家驹红着眼睛放下小姑娘,小姑娘却是直接跑到一个和她年龄差不多大的小男孩身旁:

    “……哥哥,航航哥哥……”

    那小男孩明显被突然出现的马家驹的等人给吓着了,小小的身子不断哆嗦着,好一会儿才抽泣着道:

    “……航航,航航哥哥,刚才,刚才回来……又让……丢,丢出去……”

    “航航,航航哥哥……”小姑娘神情凄惶而可怜,那绝望的模样,让叶青心里一阵阵发酸。

    上前一步,握住小姑娘冻得和寒冰一样的手:“好孩子,别哭了,航航哥哥没事儿,他只是去看医生了……”

    如果说之前还不知道小姑娘口中的“航航哥哥”是谁,听了那小男孩的话,自然也就明白了。原来小姑娘跑这么快回来,就是为了刚才那个染上千丝虫的小男孩啊。

    又转头问秦晓:

    “刚才你叫的哪个医院的医生?”

    “医院的医生?”秦晓明显愣了一下,“我没叫啊,青青你不是说会把孩子带回天云医院诊治吗?”

    “你不知道?”叶青也是一愣,或者是自己想错了,其实打电话叫来医生的另有其人?

    那小姑娘明显也是个机灵的,忽然举起手中始终紧紧抱着的讨饭盆,仰头看向叶青,用着一种惯用的乞求口吻道:

    “姐姐,可怜可怜舒舒吧,舒舒每天给姐姐讨钱,讨来的钱全给姐姐,舒舒听姐姐的话,姐姐带舒舒去找航航哥哥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