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104章

第104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104章

    “出去……”孔凤朝径直上前,就要去扯叶青,待得触及叶青和小男孩交握的手,还有衣袖上蹭的腐烂液体,脚步顿时有些迟疑。神情也跟着气急败坏,转头直接不满的冲肖焯道,“肖总,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随意进出研究所,咱们研究所的规则还算不算数了?”

    叶青还没说话,闫济民脸色直接沉了下来:“孔凤朝,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叶青是我的学生,咱们研究所的规章制度,特殊情况下,副所长有权限特邀相关方面的研究人员参与……”

    “相关方面的研究人员?”孔凤朝冷笑一声,视线针一样刺向叶青分外稚嫩的脸庞,“就她,也算是相关方面的研究人员?”

    这女孩子瞧着也就二十岁左右吧?放眼研究所的人员,哪个不是在国际知名刊物上发表过重量级的论文,或者有一定影响力的学者?

    而这个女孩子,瞧着大学都不见得毕业……

    “闫所长您是耍我呢,还是仗着长辈的身份耍肖总呢?”

    又看向肖焯:

    “肖总,研究所是搞科研的地方,要是随随便便什么人想进来就进来,咱们这里还算得上什么研究所,菜市场还差不多!”

    肖焯点了点头,瞧着闫济民的神情也有些发冷: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是我要驳您的面子,”

    说着一指叶青:

    “她是谁您和我都清楚,就是一个大三学生罢了,甚至我听说,大三的专业课都不能过关……”

    “我是敬您是长辈,更因为您在学术上的严谨态度,才让您做另一个副所长……”

    作为肖家大公子,又是学医的,肖焯理所当然充当了负责人的角色。

    可毕竟有一个被誉为商业奇才的爹,肖焯也颇是学习了一些处世之道,上任之初,表现的很是谦恭,更是在这些研究人员面前做足了姿态,一再表示,虽然名誉上是负责人,但其实他只是学生并服务者的身份,缺钱了尽管找他,涉及到学术方面的问题,则是身在国外知名医院的副所长史密斯并国内中医界的大牛闫济民做主。

    又因为建立研究所之初,肖振越就一直对外强调,是要发扬外公遗志,光大医学,是以凭着周老爷子徒弟的身份,两个副所长中,闫济民的权限还更大些。

    可如果说之前,为了能服众,肖焯还对闫济民很是倚重,却是自打闫济民公然宣布,要让叶青继承衣钵后,就对闫济民心生怨恨。

    “副所长的位子责任重大,不是让您用来安插私人关系的……”

    孔凤朝阴沉着脸加了一句:

    “怪不得外国人说咱们华国是个人情社会。闫所长,我对您很失望,请您带着这位所谓的‘特约’研究员马上离开这里!”

    孔凤朝是一位海归,严格说来,可以算得上是史密斯的学生。

    早就对闫济民一个中医竟然可以和自己老师史密斯平起平坐有意见的很。

    倒不是说要完全否定中医,而是孔凤朝以为,明明相较于中医而言,西医更先进,所谓优胜劣汰,中医什么的自然也应该和众多封建糟粕一样退出历史舞台。

    还有一样,那就是一山不容二虎,孔凤朝总觉得,那些用于中医中药方面的资金实在是太浪费了,要是全给了自己和史密斯为代表的西医,说不定早就可以出成果了。

    “很失望?”刘元生忽然开口。他这人自来心直口快,医学理念和史密斯又有冲突,就是和孔凤朝之间也不少龃龉,这会儿看孔凤朝这么盛气凌人,也怒了,“我记得不错的话,当初白家村那里出现新型猩红热病毒时,相关样本,也给你带过来一份了吧?”

    “哪又怎样?”孔凤朝傲然道……

    当初孔凤朝正陪着史密斯在外讲学,倒是并没有陪同肖焯前往。却也在听说这件事的第一时间,索要了病毒样本。

    如今听刘元生重新提起如何不明白元生的意思,不悦道:

    “据我所知,刘教授和闫教授二位当初可是亲临的!结果听说,病毒却是被H省地方上的人给攻克了……”

    因为西医对猩红热见效最快,当初甫一听说这件事,孔凤朝第一个念头就是西医要大展拳脚的时候到了,没想到后来却听说,竟然是个学中医的解决了这件事。

    孔凤朝听说后自然很是不服,想着H省那些西医不定多无能呢,才会面对着一个小小的猩红热都无计可施。可等他拿到样本后,才发现,这种新型病毒,还真是目前已知的药物杀不死的。

    到现在孔凤朝还能忆起,听说这种猩红热病毒竟被华国中医给控制住了,史密斯教授震惊到无法相信的样子……

    可所谓五十步笑百步,刘元生即便把这件事摆到台面上,还能让他多脸上有光不成?

    “你知道的还挺清楚吗。”被讽刺了,刘元生却丝毫没有不悦的意思,“也就是说,你也承认,你也好,我也好,咱们都比不上H省那位专家了?”

    “那孔教授可知道,当初凭一己之力,解决了白家村瘟疫的专家是谁吗?”

    肖焯皱了下眉头,刚要开口,孔凤朝已经冷笑一声:

    “那又怎样?刘教授的意思是想告诉我,这女孩子是那位专家的徒弟?别说事实真相到底如何还不好说,就算真是什么专家教出来的,名师可也未必出高徒。”

    知道这件事真的被解决后,史密斯和肖焯当即从国外赶了过来,拿着刘元生带回来的药物研究了好长时间,本来想问刘元生那位H省的专家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却因为几人一向不和,索性隔过刘元生两个,直接询问肖焯,肖焯当时虽然说得含糊,可总结起来也就两个字“碰巧”……

    换句话说,那位所谓的专家并不是医术多高,不过是因缘巧合,正好附近找到了相关的草药,哪知道拿来试了一下,竟然就瞎猫逮了个死耗子,成事儿了,也因此并不具有推广意义……

    “你猜对了一半,”刘元生笑容里全是玩味,“其实当初一手解决了白家村新型病毒的人,就是她……”

    “不知道这样一位解决了连你孔教授都觉得无计可施难题的专家,有没有资格作为闫所长的特约研究员参与进来?”

    “是她?”孔凤朝果然愣了一下,下一刻却是陡然想起之前肖焯所言,顿时恍然,鄙夷道,“怪不得,果然是瞎猫抓了个死耗子!”

    这么年轻,还专家?

    冷笑一声:

    “不瞒刘教授说,即便是想报考我的研究生,不是一本名校且门门成绩优秀,根本连资格也没有……”

    言下之意,叶青根本连当他的学生都不配。

    “你干什么?”肖焯忽然道。

    却是这边唇枪舌剑,那边叶青竟然和没听见一般,竟是不但扯掉了禁锢病人四肢的软皮筋,还直接把人抱在了怀里。

    “这里是华睿,可不是你叶家!”又看向闫济民,“我敬您和刘教授是长辈,可今天,二位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说着,直接拿出电话:

    “保安……”

    一句话未完,叶青已经抱着航航走了过来。

    “叶青……”闫济民和刘元生顾不得搭理肖焯,直接上前拦住叶青,“这孩子身上的病……”

    所谓望闻问切,两人方才已经仔细观察了孩子溃烂的皮肤情况,竟是口耳都有脓血流出不说,面部个别地方的皮肤更是深可露骨。

    这样的腐烂方式,竟是和死尸差不多。

    偏是孩子竟然体温正常,身体其他部位也无一处异常。

    这样的病例,着实是平生罕见。

    叶青这样抱在怀里,委实太过危险。

    “没事儿,这病不传染。”航航眼下的模样实在太可怜,从被带回来,别说帮着清理创面,连身上的破烂衣服都没有换。

    “你见过?”闫济民和刘元生对视一眼,无疑很是兴奋。

    叶青点头:

    “我现在要赶紧带航航离开,先帮他止住疼再说……”

    “把人放下……”肖焯几乎是咬着牙道。

    可他话还没说完,叶青已经抱着航航径直向门外走去。

    孔凤朝和肖焯脸色都是一变,直接就要上前阻拦……

    刚把航航给带回来,孔凤朝和肖焯就拍了相关图片直接发给了史密斯,身在M国的史密斯看了后,感兴趣之余竟然还有些兴奋,说是这个病患的情况应该很有研究意义。

    他马上就会坐飞机赶回来。

    史密斯既然如此说,孔凤朝自然毫无异议。至于肖焯,更是比任何人都盼望华睿能做出些成绩来……

    华睿资金雄厚,医疗器械也都是国际一流水平,可一直到现在为止,却并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成果。

    之前因为决策一再失败,肖焯已经失去了肖振越对他的信任,这会儿自然更急需做出些成绩,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这会儿怎么可能愿意放叶青带着航航离开?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真以为我拿你没办法?”肖焯脸色阴沉。

    “肖公子,你真让我恶心。”叶青盯着肖焯的眼,一字一字道,“你连一个合格的人都不是,更不配做一名医者!”

    说着,抱起航航,只管大踏步往外走。

    孔凤朝离得最近,这会儿也顾不得担心航航的病会不会传染了,直接伸手就去拽叶青,却被闫济民给拦住:

    “叶青说得对,航航不是一个实验品,我们来之前,你一定用各种仪器检查过了,既然看不出来,倒不如让叶青试试。”

    孔凤朝没想到肖焯面前,闫济民竟然还做出这样吃里扒外的事情,气急败坏之下,用力一推闫济民。

    闫济民毕竟年龄大了,脚下猛一踉跄,不是刘元生一旁扶了一下,差点儿撞到旁边的实验台上。

    就这么一缓的功夫,叶青已经抱着航航来到门前,探手拧开门把手,孔凤朝急道:

    “肖总,别放她走……”

    没想到瞧见靠近的叶青,肖焯却是下意识的往旁边闪避了一下……

    直到现在,肖焯还能记起当初在三院和叶青正面发生冲突时,身上毫无来由的剧痛。

    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距离叶青远些还没什么,这么猛一靠近,肖焯第一个感觉就是毛骨悚然。

    不得不说他极有先见之明,眼下叶青正是怒极,肖焯真敢拦的话,怕是要承受较之从前还要更深的痛。

    等意识到自己行为不妥,叶青已经抱着航航走出了房间。

    “肖总,你……”孔凤朝没想到,肖焯竟然是这样的反应,明显有些不满……

    不就是一个年轻姑娘吗,肖焯一个大男人,怎么就吓得什么似的?

    “我已经叫了保安,”肖焯却是没有解释的意思。

    好在房间开处,果然有四五个保安已经站在了那里。

    “把这个女人丢出去,孩子留下。”

    “肖焯……”闫济民顿时怒了,“你要干什么?华睿治不好,也不准旁人治吗?这可是一条生命!”

    肖焯却根本不理他,只一径催促保安:

    “耳朵聋了吗,还愣着干什么?”

    那些保安个个膀大腰圆,站在叶青周围极具压迫感。

    航航之前被叶青刺激过穴道,疼痛大我减轻之下,神智也清醒了些,却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漂亮的姐姐又接着帮他解开捆绑不说,竟然还主动抱了他。

    从爸妈去了天堂,不管再寒冷的日子,航航也就只能和妹妹两个小兽般相互偎依着取暖……

    这样温软的怀抱,如同做梦也想不到的神迹,让航航整个人都处于僵木的状态。

    待得这些保安骤然围过来,经常游走于黑暗中,对危险的敏感,让航航顿时哆嗦起来。

    “航航乖,不怕,舒舒就在外边等着呢,咱们很快就能见到她了……”叶青单手抱起航航,腾出另一只手来,看了那些保安一眼,“你们最好让开,不然,我怕伤着……”

    “这会儿知道怕了?”后面的孔凤朝简直要气乐了。

    肖焯却是不自觉又往后退了一步……

    总觉得叶青嘴里伤着的对象,怕应该是指,保安吧?抬高声音道:

    “不许她出去,不管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把孩子留下来……”

    “肖焯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肖焯竟然如此,闫济民和刘元生被挡着,又担心那些保安真伤到了叶青,刚要嘱咐些什么,下一刻却是眼睛一下瞪得溜圆……

    却是挡在叶青前面的那个保安突然飞了出去,后面的几个保安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被砸的东倒西歪。

    对,就是这个感觉……

    肖焯好险没尖叫出声。

    当初他可不也是这样无声无息的就栽到了叶青手里?

    趁几个保安还没有从地上爬起来,叶青抱着航航,直接冲了出去。

    马家驹明显注意到了里面的骚动,正好迎过来,瞧见叶青竟然真的抱了个孩子出来,也是吓了一跳:

    “叶小姐……”

    “航航的病不具传染性,”叶青咬牙道,明显现在依旧处于愤怒之中,“我过去时,航航正被绑在实验台上,这么久了,华睿除了对着孩子拍了几个片子外,竟然连帮着处理伤口都不曾……”

    说着滑开手机,里面正是叶青趁肖焯和闫济民争吵时,拍的照片。

    一眼瞧见宽大的实验台上,被孤零零捆在那里的航航,饶是马家驹也是火冒三丈……

    之前那孔凤朝可是表示,孩子他们会很好的照顾,之所以不让见,也是担心传染的话,会危害到其他人……

    合着公明正大的说辞背后,根本做的就是见不得人的事。

    孔凤朝也没有想到,叶青竟然是和马家驹一起来的,脸色越发不好:

    “马警官,我之前说的话,你是要当成耳边风吗?有什么后果……”

    “有什么后果我担着。”马家驹沉着脸道,“这孩子我们公安机关要先带走做笔录……”

    “我怕你担不起,”肖焯阴沉着脸掏出电话。

    可不等他把电话打出去,马家驹已经和叶青转身上了警车。

    瞧见被叶青抱着的航航,舒舒直接扑过去,航航也一下从叶青怀里坐起来,抱住舒舒,一个脸被毁了,另一个则是脸部腐烂,可两个孩子紧紧抱在一起的画面却是再温馨不过,就是旁边坐着的女警瞧着,也红了眼眶:

    “这两个娃儿,真是太可怜了……”

    “回去赶紧做DNA检验,”马家驹边发动车子边道,“要是不能确定这孩子和你养父的亲子关系,我担心肖家那边还会把孩子给带回去……”

    眼下还能拿办案当借口,真是做完记录,再找不到孩子的亲人,肖家那边施压的话,怕是会很麻烦……

    “我知道,”叶青边让两个孩子坐好,边再次细细替航航把脉,“不管这两个孩子是不是我的侄子侄女,我都会把他们留在身边……”

    两个孩子即便父母双亡,可也应该还有其他亲人,会沦落到这样的境地,足见亲人也都极为凉薄。

    别说两个孩子都毁容了,就是不毁容,怕是也不会被那些亲人接纳……

    这么可人疼的孩子,即便找到那些所谓的亲人,难保不会再会落到今天一样凄惨的境地。

    马家驹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刚想再嘱咐两句,电话却是响了起来,马家驹看了一眼,改成静音状态后,直接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肖焯竟然这么快就找了人来施压,果然不愧是肖家子弟。

    后排座上的叶青,脸色却是跟着沉了下来……

    之前就觉得航航身上的千丝虫似是有些不对劲儿,这会儿诊脉后才发现,还真是和自己想的一样。这千丝虫的威力明显要比秦晓身上时还要大。

    要知道千丝虫这种生物只有吸收大量的腐尸之气,才有可能成长,眼下华国承平日久,死尸堆叠如山的情形根本就极为少见,怎么可能千丝虫再次出现不说,明显航航感染的,危害也比秦晓感染的要大。

    前有加强版的猩红热病毒,这会儿又出现了同样更厉害的千丝虫,怎么想,都觉得,这背后怕是有什么人在搅风搅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