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110章

第110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110章

    尹成斌和王培明都是一愣……

    当初叶家特意为叶青的回归隆重举行的party,两人也在受邀之列,印象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得到和总裁跳舞机会的,就是一位姓容的年轻人。

    那会儿大家都猜测,那位容先生很有可能就是总裁的男朋友。

    现在对方口口声声叫总裁“嫂子”不说,还自称姓容,难不成,其实是容先生的妹子、总裁未来的小姑子……

    趁着他们愣神的功夫,容晴越过两人,直接进了房间。

    叶青抬头,视线在容晴身上顿了一下……

    容晴瞧着年纪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鹅蛋脸,杏核眼,海藻似的秀发披散在肩头,很是青春靓丽。

    只虽然嘴里亲亲热热的叫着“嫂子”,容晴的视线里却有一丝不容错认的审视。

    迎着叶青的视线微微一笑: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容晴。”

    “有事?”叶青坐直身子,并没有因为容晴锐利的视线,有丝毫不适……

    早在和容珩接触之初,叶青就见识了容家三太太崔月并老太太对容珩一家的轻视。

    因为站的够高,容家在容珩眼里早已无足轻重,只要那一家人识时务些,不过来招惹,容珩连报复回去的兴趣都欠奉。

    至于叶青,冷情惯了的,性子又慢热,瞧着容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堂妹,和陌生人并没有多少区别。

    来之前已经设想过叶青的种种反应,眼下这样,无疑是最出乎容晴预料的……

    以叶青叶家大小姐的身份,会和容珩这样一个被家族放逐的人交往,无疑是有些委屈了。

    而另一个方面,也足可见叶青对容珩用情多深。

    按照常情,骤然见到未来小姑子,即便不讨好,怎么也应该比这热情的多啊。

    叶青倒好,竟是连让个座的意思都没有。

    容晴脸上的讨喜笑容也渐渐散去,索性开门见山:

    “不是我要见你,是奶奶想让你带两个孩子过去一趟……”

    可没想到,叶青却根本不接电话不说,连容晴亲自过来,也被秘书挡了驾,没奈何,容晴只得厚着脸皮找上门来。

    “孩子?”

    “对。航航和舒舒的事,奶奶也看见报道了,她老人家的意思,你眼下不但是叶家女,可也是容家未来的孙媳妇,既然你要把孩子收入膝下,两个孩子自然也算是容家的人,祖母的意思是想要先见一下……”

    “不行。”

    自打航航和舒舒的事在网上曝光以后,这段时间天天都有人跑来天云,有想见见孩子,看孩子是不是安好的,也有想要给两个孩子送东西的。

    却是全被叶青给拒绝了……

    没有找到躲藏在背后的那只黑手前,叶青绝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两个孩子。

    “叶小姐是不是有些误会奶奶?”看出叶青的不友善容晴索性也改了称呼,“之前奶奶是对二伯一家并二哥有些严厉,可所谓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哪家父母不想要孩子过的更好?”

    “尤其是二哥,作为容家的子孙,奶奶自然会寄予厚望,管教或者严厉了些,却是并没有其他意思……这些年来二伯和二哥跟奶奶的误解越来越深……人老了,接越发珍惜亲人,奶奶看了新闻后,对两个孩子实在是怜惜,又听说是叶小姐的侄子侄女,才想着要见一见……”

    “……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意思……”

    “叶小姐既然喜欢我二哥,也应该替他着想一下,毕竟顶着个被家族放弃的名头,即便有聂家那边扶植,对二哥的前途也不好不是?眼下老太太既然主动示好,我觉得……”

    “不用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在门旁响起。

    容晴回头,正瞧见抱着个穿的漂漂亮亮的小姑娘站在门旁的容珩,他的身后,还跟着个抱了一大堆毛绒公仔的健硕男子。

    “二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容晴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巧,容珩竟然回来了,还和自己撞到了一起。

    “你回去吧。”容珩明显没有和她寒暄的意思。

    舒舒正窝在容珩怀里,一瞧见叶青,明显很是开心,伸着双手要去找叶青:

    “姑姑,姑姑,舒舒要找姑姑……”

    之前会拒绝叫叶青“姑姑”,主要是因为钱宝莲留下的阴影太重。

    航航毕竟年龄大些,又不是一般的聪明,那天听叶青当众说爸爸钱旭是好心的姐姐失散多年的哥哥,马上明白,这个姑姑和钱宝莲是绝不一样的……

    被钱刚拐走时,周旭已经记事了。知道钱刚并不是自己亲生父亲。

    每当被那两口子毒打,或者被钱宝成姐弟欺负,周旭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哭泣时,就总是会想,要是跟在亲生爸妈面前,一定不会受这样的罪吧?

    长大后,也曾按照记忆寻找过,可时间毕竟太久了,记忆也已经模糊,以至于始终一无所获。

    却是经常喜欢和两个孩子念叨,说是一定要带航航和舒舒找到亲生的爷爷奶奶,又说说不定航航和舒舒还有姑姑或者叔叔在呢,在远方的爷爷奶奶和叔叔姑姑,天天盼着见航航和舒舒呢……

    而叶青,无疑就是爸爸嘴里那个日夜盼着他们一家四口回去团圆的好姑姑……

    舒舒则是不管做什么事,全都无原则听从航航的。看航航改口叫叶青姑姑,就跟着欢欢喜喜的叫了起来。

    每当听到舒舒甜甜糯糯的叫姑姑时,叶青都会心软的一塌糊涂。

    忙从容珩手里把舒舒接过来,照着舒舒脸蛋上“啾”了一下……

    孩子的皮肤稚嫩,更容易留下疤痕,却也因为生机盎然,除起疤来,也要比大人容易。

    叶青精心调理下,舒舒白嫩的皮肤底子已经显露出来,脸上狰狞疤痕也淡去不少。较之之前宛若厉鬼的丑陋模样,眼前的舒舒无疑已经好的太多了。

    叶青自信,舒舒完全祛除疤痕,应该会比自己当初恢复容貌的时间至少得短一半。

    容晴的神情无疑也很是震惊,拜兄妹两个悲惨的故事所赐,两人一个毁容一个烂脸的照片也在网络上疯传。

    容晴怎么也没有想到,舒舒恢复的这么好。

    “姑姑,舒舒想找哥哥玩昨天一样的游戏……”舒舒继续央求。

    “好。”叶青抱起舒舒,径直往里面那间房而去……

    这间房子本来是叶青的休息室,外面一个宽阔的办公室,里面还有一个面积很大的卧室。

    为了便于照顾航航,叶青直接把人安排到了这里。

    看叶青客气都没跟自己客气一下,容晴无疑更加尴尬,放缓了声调道:

    “二哥,后天就是奶奶的七十五岁大寿,你会赶过来,不也是为着这个吗……”

    都说人过七十古来稀,又是整寿,容家上下都很是重视。容家大伯更是给各房都通了信,要求不管人在哪里,容老太太生日那天都得赶回来。

    “不是。”容珩却是直接打断容晴的话,丝毫不介意实话实说,“我回来,是为了青青。”

    说着,神情一肃:

    “你回去吧,替我转告老太太一句话,容家想要什么,自然可以凭借自己的本事去争取,只一样,别把手伸的太长,不然,容家别说复兴,说不定几天之内,就会没落……”

    容珩说的云淡风轻,容晴却听得好险没呛咳出声……

    二堂兄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即便巴上叶家又如何,要知道对容家而言,商道是小途,仕途才是主要的。

    好歹打拼了经营了这么多年,容家势力也算盘根错节、根深蒂固。想要打压一下一个新贵容易,容家这样颇有积累和底蕴的家族,虽然说不上庞然大物,可也绝不可能是容珩这样一个不过是端个铁饭碗的小职员,甚或就是加上叶家,也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来个天凉王破的。

    容珩却是没有解释的意思……

    感情这种东西,对容珩来说,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奢侈品了。不然当初也不会放出要“嫁给科学”的豪言。

    容氏家族的人,自然并不在容珩给予感情之列。

    下完逐客令,容珩脚下不停,直接往内室去了,门打开又关上的一瞬间,依稀能听见两个孩子的欢笑声……

    “姑父……”舒舒最先瞧见进来的容珩,笑呵呵的朝着容珩张开胳膊。

    容珩的怒气一瞬间就飞到了九霄云外,乐呵呵的一下抱住小丫头,用力亲了一口:

    “姑父没白疼你……”

    自打被岳父骂醒,容珩麻溜的就从部队“滚”了回来,更在前日求婚成功。成功的从男朋友晋升到未婚夫。

    可你说岳父和大小俩舅子不时剜自己一眼也就罢了,怎么航航这么个小不点儿也和叶家的男人同仇敌忾?

    甚至小家伙还郑重其事的警告容珩,本来他准备长大了娶姐姐姑姑当媳妇的,现在让容珩抢了先,很生气很生气……

    可他又不想让姐姐姑姑难过,就先放过容珩,只一样,容珩不许惹姑姑伤心,不然等他长大了,一定饶不了容珩。

    对比下来,所有人中最暖心的就是亲亲叶青和可爱的小舒舒了。

    每听到舒舒喊一声“姑父”,容珩觉得整个人都要醉了。

    瞧着容珩抱着舒舒爱不释手的模样,叶青也是忍俊不禁。低头轻轻揪了下床上皱着眉头,一脸不高兴的瞧着容珩和舒舒亲热的航航的耳朵:

    “姑姑有事出去一下,一会儿让程伯伯过来陪航航好不好?”

    今天,叶青要回学校去参加补考,除此之外,生产出来的第一批名为“蝶”的祛疤除斑美容膏,也是在今天上市。

    叶青作为叶家药厂的最大股东,自然也要去露个面。

    嘱咐好程永志并容珩特地带过来的两个警卫员一起守着航航后,容珩和叶青带着舒舒,先去了中都医学院。

    还在路上呢,叶青的手机就开始不停的响,先是辅导员,然后是刘元生……

    闫济民倒是没有打电话,却是直接就在教学楼前等着呢。

    瞧见叶青从车上下来,不停踱步的闫济民脸上的阴霾才散去了些:

    “准备的怎么样了?”

    看他神情,竟然比叶青还要紧张的样子。

    “教授放心。”这段时间,叶青已经把相关书籍记了个滚瓜烂熟。相较于其他人迷失在浩瀚的医理中不同,叶青欠缺的就是把她那个时代的药物和这个时代统一起来,充足的准备之下,别说这场补考,叶青自信,大学毕业前所有考试都是手到擒来。

    目送着叶青上了楼,闫济民这才转身,看向容珩和他抱着的舒舒……

    升格为“姑父”后,容珩用行动验证了什么叫实力宠娃,但凡和舒舒在一起,不是抱着,就是背着。

    之前帮助叶青带走航航后,闫济民自然也知道了舒舒的存在,这会儿看到容珩怀里一脸疤痕的小姑娘,当下就明白,应该就是叶青提到过的小侄女了。

    “跟爷爷问好……”容珩摇着舒舒的小手道。

    毕竟年纪还小,虽然有过那么一段痛苦悲惨的生活,这些日子被叶青和容珩宠着,舒舒身上却是渐渐多了些活泼和朝气。这会儿虽然害羞,却还是依着容珩的意思,细声细气的跟闫济民打招呼:

    “爷爷好……”

    可毕竟还是有些紧张。和别的孩子害怕了就揪衣服角不同,舒舒却是习惯于不停开关自己脖子上装有一家四口人相片的挂坠。

    好像那样,自己就能安全些似的。

    刚才听叶青信心满满的说一定能考好,闫济民压在心头的大石好歹放了下来,这会儿心情正好,又瞧着小姑娘羞怯的样子,虽然顶着脸上疤痕,却也很是可爱,不免多逗了几句:

    “舒舒的挂坠真漂亮,咦,好像还有相片呢……”

    “是啊,是啊,”舒舒最喜欢的可不就是让别人看自己的爸妈和哥哥?

    听闫济民这样说,明显很是开心,就是胆子也大了不少,有些害羞的冲闫济民道:

    “相片里是我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和舒舒哦,爷爷想不想看看?”

    “可以看吗?”闫济民做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那爷爷来猜猜,那个是舒……”

    口中说着,却是猛地一顿,视线正正集中在照片上周旭那张年轻俊朗的面庞,一下怔在了那里……

    相片上的这个年轻人,长相怎么如此熟悉?

    竟是和记忆里小师弟周青甫的样子渐渐重合,更甚者两人不但长相,就是神韵,也相似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