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115章

第115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115章

    “妈,您快跟我一块儿去迎接一下。”

    容远峰呼吸都有些急促……

    正疾步走来的两人中,右边那个身材结实的汉子,正是L省军区司令员晁煌。

    而容远峰之所以惊喜,则是因为他眼下正担任着Y省一个地级市的书记,别看晁煌不在Y省任职,却正经和Y省省委书记丁立阳是表兄弟。

    丁立阳那人自来刚正,容远峰之前仗着自己来自中都容家的身份,想要和这位强项书记拉上关系,却是均被拒之于门外。

    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能在自家老太太的寿宴上见到晁煌。

    换句话说,能和晁煌拉上关系的话,再想进丁书记的大门,必然容易的多。

    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再没想到,母亲的寿宴上,晁煌竟然能光临,容远峰可不当下就喜出望外?

    至于和晁煌并肩而行的那位,一直关心时事政治之下,容远峰可也认识,正是L省军区的司令员,杨仲凯。

    自己何德何能,不过是给母亲做个寿,竟然能惊动两位司令员联袂而来。

    一时激动的脸都涨的通红。

    温月华也有些手忙脚乱,边整理了下仪表,边急匆匆往家拨了个电话……

    中都正举行军事方面的会议,父亲温建海可也陪着晁司令回来了。

    电话那边儿很快接通,温月华急急道:

    “爸,您快过来翡翠华庭会所,容家的寿宴这边儿一趟……”

    “怎么了?”温建海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

    “是晁司令,也来参加寿宴了。”温月华声音急促。

    “晁司令?”那边儿明显惊了一下,“我知道了,这就过去。”

    “真是晁司令?”程奇明显还有些不敢相信……

    严格说来,容家的寿宴规格并不如何高,怎么可能惊动两大军区的司令员齐齐出现?

    甚至看容家的意思,还是不请自到。

    这要是容家有什么了不得的人也就罢了,单靠容远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啊。

    可自己不认识,媳妇儿却是怎么也不会认错啊。

    虽是满腹疑窦,可也赶紧换了笑容,和容家大房三房一道簇拥着容老太太疾步迎了过去。

    程妍更是狠狠的剜了丁秀文一眼……之前明明嘱咐他们一家在门外等会儿,却是不听话跑了回来,以致慢待了贵客。

    看容珩也要跟着往前去,程妍冷笑一声,冲着容远寒道:

    “阿珩身边可是有娇客在呢,刚才远寒就心疼的不得了,说什么迎接客人让晚辈做就行,既然这样,就在这儿歇着就好,可不敢劳驾你们一起……”

    “是吗?”容珩果然站住脚,“大伯母就那么确定,人家是冲着大伯来的?”

    “二哥,”容晴百忙之中回首,脸上全是教训的意味,“大伯母好歹是长辈呢,这么多人瞧着,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不是冲着大伯,还是冲着这个书呆子二哥不成?

    容珩果然站住脚:

    “那好,你们请……”

    看他一脸气死人不偿命的模样,容晴气结。也不想再理他,只转身挽住程妍的胳膊:

    “伯母消消气,迎接贵客要紧……”

    程妍如何不明白这个道理,冷冷瞪了容珩一眼,转身跟着容远寒去了。

    看她神色不善,丁秀文就有些担心:

    “咱们也过去吧。”

    虽然不认识来的是什么人,却是听旁人说了,有一个正是L省军区的司令员。

    容珩可就在L省工作,虽然总是“工作上没什么的,很轻松,没有人为难他……”

    可儿子的性子,丁秀文了解,最是个脾气倔还认死理的,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如果有可能,丁秀文还是希望儿子能和领导打好关系。

    “不用去,一会儿他们就会过来了。”

    “我知道啊。”丁秀文就有些无奈,这个傻儿子……

    人家是来参加寿宴的,当然会过来啊。

    可不论是作为晚辈还是主人,抑或下属,怎么也要去迎一迎吧?

    “那不是大伯母他们嫌咱们多事吗……”

    丁秀文瞪了他一眼:“她嫌弃她的,咱们管她干什么?”

    看丁秀文唯恐容珩得罪上峰,急的什么似的,叶青忙上前:

    “阿姨没事儿,两位司令员绝对不会难为阿珩的。”

    “他们两个和阿珩关系很好的……”

    “怎么可能……”丁秀文明显不相信……

    自己儿子就是个书呆子罢了,怎么会认识那样的大人物,还关系很好?

    被丁秀文催着,容珩没法,只得和叶青并父母也跟着往前,只他们去的晚,被挤到了最后面,根本无法靠近。

    那边儿容老太太等人已经迎住了两位重量级的客人,容远峰老远就伸出手来,小跑着上前:

    “晁司令,杨司令,远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晁煌和杨仲凯也站住脚……

    他们两个到中都可也是来参加会议的。之所以会这么急匆匆赶来,却是和叶青送杨仲凯的那瓶药酒有关。

    晁煌和杨仲凯一样,因为当年在部队上摸爬滚打,身上有多处暗疾。尤其是冬天寒冷的日子,那叫一个难熬。

    可这次开会时碰见,晁煌却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本以为同病相怜的杨仲凯,走路时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和他一比,自己简直成了老弱残兵。

    吃饭那会儿就更让人羡慕了。明明之前需要忌口的东西比自己还要多,这回倒好,竟是大快朵颐,连抽烟喝酒这样犯大忌讳的事,跟着的保健医生都没有说什么。

    可把个晁煌给羡慕坏了,会议一结束,就跑去找杨仲凯,非要他给介绍一下先进经验,怎么样才能搞定夫人不说,连保健医生都俯首听命。

    要知道这之前,为了能偶尔喝口酒、抽支烟,晁煌可是什么法子都用上了。

    可愣是一点儿也不好使,保健医生那叫一个铁面无私。

    怎么也没有想到,却从杨仲凯那里得到一个惊人的消息,说什么不是保健医生仁慈,而是他碰上了一个神医。

    就是因为喝了神医给的药酒,这些日子以来,那是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

    身体上暗疾差不多去了个干净还在其次,更回味无穷的是,明明是药酒,可那味儿道竟然比国宴上的酒还要好喝。

    晁煌本来不信,正好杨仲凯随身带来的还有一点儿药酒。极度舍不得情况下,好歹匀给了晁煌一口。

    那仿佛透明的澄黄酒液,瞧着就勾人的很,等倒到小酒杯里,啊呀呀,那香味儿,真是让人馋涎欲滴。

    晁煌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一口就喝到了肚子里,等酒进了肠胃后,顿时后悔不已……

    绵软醇香,说是药酒,可分明是从未品尝过的顶级美酒。早知道这么好喝,就一点一点儿品了。

    而这还不是最神奇的,更让晁煌目瞪口呆的事情还在后面。却是那药酒进了肚子不过十多分钟,因为曾经冻得太厉害,一到冬天就没有一点儿热乎气的手脚立马变得热乎乎的。

    折腾了好几天的老胃病,当下就得到了缓解。甚至当晚晁煌吃了个鸡腿的情况下,胃病也没有犯。

    话说这几年除了好消化的食物,晁煌根本就和茹素差不多!

    之前杨仲凯说他碰到了神医,晁煌还不相信,这会儿却是已经信了个十成十。

    一想到找到那神医,自己就能摆脱现在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喝的现状,甚至还可以像年轻时候,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晁煌那里还坐得住?

    当下就使出十八般武艺,逼着杨仲凯交代,到底神医在哪里?

    之前杨仲凯也询问过叶青,她做的药酒如此神奇,这样的事情可需要保密?

    叶青当时的回复却是没关系。

    还说像杨仲凯一样的老将军们,本就是为国为民,鞠躬尽瘁,要是有人也有这样症状的话,她很乐意效劳。

    再有容珩本也在晁煌手下做事,知道也是早晚的事,杨仲凯就没有瞒他。

    骤然听说容珩的未婚妻就是神医,晁煌先是不敢置信。等再三确认后,又气的咬牙切齿,直骂容珩是个忘恩负义的兔崽子,这样的好事,竟然连提前透个信都不曾。

    他的警卫员正好刚和张越通过电话,知道容珩这会儿正在翡翠华庭给容老太太做寿呢,赶忙禀报给晁煌知道。

    晁煌急着见叶青,又听说是容家长辈过寿,正好杨仲凯的药酒也没了,索性直接拉了杨仲凯就过来了。

    两人也不想张扬,就穿着便装过来了。来这里拜寿是假,找叶青求药、找容珩兴师问罪才是真。

    杨仲凯本来的意思是先给容珩打个电话,却被晁煌给否了……

    别看容珩是下属,那家伙却是没有一点儿下属的自觉,一向我行我素。真是提前告诉他了,让那家伙跑了怎么办?

    还有就是,凭借容珩屡立奇功,家里长辈过寿,也当得起两人的礼。

    只这会儿热情打招呼的容远峰,两人却明显有些陌生。可想着对方既然在这里,怎么也应该是容珩的长辈,当下也笑着和容远峰握手:

    “客气了,贸然登门,是我们多有打扰才对。”

    这么说着,却是不住张望……

    容珩那个臭小子,不是听说消息跑了吧?不然怎么这会儿了还不露面?

    接过两人警卫员送上的礼物,容远峰更加激动,忙不迭往里面让:

    “快请,快请,怎么会打扰?两位是我们请也请不到的贵客……”

    晁煌和容远峰却是站着没动,边笑着祝明显是今天的寿星的容老太太寿比南山边往旁边逡巡:

    “你们只管忙,我们两个会过来,除了给老太太贺寿之外,还要见一位老朋友……”

    老朋友?容远峰就愣了一下,神情明显很是诧异……

    难道说自己宴会上还有这么重要的客人被自己给忽视了?毕竟能被两位司令员称为朋友的人,身份自然非同小可。

    温月华也是愣了一下,却是旋即想到一件事,或者他们两位过来想见的是自己父亲温建海?

    毕竟,这可是容老太太的寿诞,既然到这里来寻人,说明他们那“朋友”肯定也是容家的亲戚。

    可据温月华所知,容家的亲戚里,也就父亲一人在部队职位较高。

    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而且能被两位司令员都称作“老朋友”,足可见父亲受重视的程度。

    程妍可不也是这么想的?笑着道:

    “我知道你们要找的是谁了。”

    晁煌和杨仲凯眼睛都是一亮。

    就见程妍笑着冲容昀和温月华招招手,又对晁煌两人道:

    “这是我侄媳妇温月华,儿子容昀。”

    ……

    这样好的机会,当然要介绍给儿子。

    温月华和容昀上前,恭恭敬敬的和两人见了礼。

    殊不知晁煌和杨仲凯却是更加一头雾水……

    他们来找的是容珩啊,这容昀又是干什么的?

    “月华的父亲温建海大校,就是两位要找的人吧?”程妍笑容越大,“让月华和程奇先陪着两位说话,我这就让容昀去把温大校接过来……”

    她这话一出,晁煌和杨仲凯脸色顿时有些精彩。心说这容家人说什么啊?怎么就和自说自话差不多。

    晁煌甚至想着,是不是容珩那小子故意派出这些人来搞鬼啊?这家伙最好真不在这里……

    还没想好要怎么收拾容珩呢,人群后面却是响起一声轻笑:

    “让让,让让……”

    容珩和叶青从人群后面挤了过来,看晁煌神情明显有些不善,容珩没有多少诚意的摊了摊手:

    “不怪我啊,是你们不请自来……”

    “什么不请自来,你乱说什么!”正因为晁煌和杨仲凯皱起的眉头而有些忐忑的程妍吓了一跳,忙不迭回头呵斥容珩。

    容老太太脸色也是难看至极,严厉的瞪了容珩一眼:

    “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哪有你说话的余地,还不快给两位将军道歉!”

    其他人瞧着容珩的神情也很是怪异,心说容家二房这个孩子是不是有毛病啊,还是说对家族这么多年放逐二房心怀怨恨,才故意说这么得罪人的话。

    “道歉?”容珩似笑非笑的瞧着容老太太,“或者老太太的意思,其实是不想看见我和我的朋友吧。”

    没想到这么关键的时候,容珩竟然要同自己叫板,容老太太气的脸都红了,压低声音道:

    “既然知道,还杵在这里干什么?”

    “好吧。”容珩点了点头,转而招呼晁煌和杨仲凯,“两位,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容家人这是搞什么啊?要是自家能出容珩这样的绝世天才,可真是半夜都会笑醒。

    之前因为容珩从不提家事,还想着是他性子使然,这会儿才瞧出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合着根本就是被家族排斥。

    晁煌最是个护短的,杨仲凯则欠着叶青的情呢,看容家人这样对容珩,自然很是不悦,当下点头,又特特提高些声音,好让周围的人听到:

    “我说容少将你真是不够朋友,你家就是中都的,我和老杨过来了,怎么也算客人不是?倒好,不是我们两个找上门来,你是不是就准备把欠我们的饭给赖掉啊?”

    杨仲凯也笑着同叶青打招呼:

    “小叶啊,咱们又见面了。你不知道,老晁刚才念叨了一路,说是想见见容少将的未婚妻,好了,这下全见着了。”

    又冲容珩道:

    “你爸妈呢,咱们一块儿出去坐坐。先说好,是你给我们接风,可不许耍赖,让我们这俩老哥哥掏腰包。”

    亲昵的语气,无疑验证了容珩之前说晁煌和杨仲凯是他朋友的事。

    更甚者,杨仲凯甚至连叶青都知道!

    到了这会儿,只要不是十足的蠢货,所有人都看出来了,晁煌和杨仲凯之所以会莅临容家老太太寿宴,根本不是冲着容家长房。而是容家二房那个年轻的过分的容珩。

    而且,不是说容家二房的小子就是个书呆子吗,怎么就成容少将了?

    这样的变故,令得正迈步往外走,准备去接温建海的容昀直接僵在了那里,容老太太更是觉得,一定是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了,不然,怎么会听见这么好笑的事……那个自己从来厌弃的不得了的没出息的孙子容珩,竟然是少将不说,还和晁煌杨仲凯两个大人物称兄道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