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121章

第121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121章

    不过费了盏茶时间,三十二根金针就齐齐没入航航的穴道之中。

    叶青的手很是漂亮,白晳而纤长,手指拂动处,如同穿花拂柳,姿势说不出的优美。而劲气所到之处,一根根金针仿若有了生命般律动起伏,点点金光上下跳跃,煞是好看。

    本是冷冰冰的华睿实验室,也好像瞬间映入灿烂阳光,瞧着温暖怡人。

    这样的奇景,容珩即便已然见过,却依旧骄傲的不得了,更别说应老等人了。

    应老和洪老的神情又是震惊又是喜欢……

    就说嘛,睿桐的后人,这么厉害才是理所应当的吗。

    肖振越的震惊并不比两人少……

    这些年来,肖振越算得上听着外祖父周睿桐的传奇走过来的,所有人都对那位老人交口称赞,至于他的医术,简直被传的神乎其神。

    很多时候,肖振越甚至觉得,这些老前辈们口里的周睿桐真的是人吗,也太夸大了吧?怎么觉得,倒像是能主宰生死的神一样。让肖振越说,或者西医外科凭借出神入化的手术刀,才更可能展示惊天地泣鬼神的震撼……

    而这会儿亲眼瞧见叶青的手法,却是骇然之余目眩不已……

    原来当初,外祖父救人时,就是这等恢弘场面吗?

    神情也不由得有些萧瑟,和芳云的女儿比起来,自己的儿子差的实在不是一点儿半点儿……

    肖焯可也是自小修习中医,更甚者较之叶青,还要痴长几岁,从小到大,更是遍请名医教导,可现在别说和叶青比肩,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至于那些医护人员,也是一个个瞠目结舌,能跟在应老洪老身边做事,这些人自然也都算是一方人物,之前听那位容少将口口声声说那个小姑娘如何厉害时,嘴上不说,却是没几个人肯信……中医式微,即便是周睿桐这个传奇人物,也随着逝去时间太久,而逐渐被人们淡忘,别说叶青现在身份未明,和周睿桐有没有关系还不一定,就是真的是周家养女,也不一定如何。

    毕竟,肖焯这个现成的例子不是放着吗。

    这会儿却是个个惭愧不己,怪不得老话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白活了几十年,却坐井观天。

    “快看……”应老的保健医生秦湖忽然道。

    却是屏幕上一个隐然呈虬状的凸起正出现在航航的耳后,叶青撵出一根细长的金针,朝着凸起轻轻一点,恢弘的生机围剿之下,一条黑线一样的东西登时飞入叶青准备好的瓶子中。

    一直沉默着站在肖焯身后的孔凤朝瞳孔猛地一缩……

    怎么可能,这可是在活人体内。

    明明只有死人体内才能找到这可怕东西的踪迹,至于说活人,即便是溃烂的再厉害,用上怎样可怕的药物,除了加速死亡外,根本别想把这东西给找出来。

    而现在叶青,竟然就凭着几根金针,就能逼的它现形。

    而随着这条成年期的千丝虫被取出,航航凝满黑气的小脸渐渐显现出了红润的皮肤底子……

    叶青嘴角显出一丝笑意,本就是清丽的脸庞,这会儿更是美的不可方物。

    “这才是咱们中医的底蕴啊,睿桐当年就是这般……”应老喃喃道……那种举重若轻,气定神闲,一切皆在掌握中的大气从容,这一刻竟是和昔日老友重合。

    “是啊,我早就说过,咱们老祖宗的东西好着呢,那些小崽子们还不信我说的话,天天让我吃一大堆药片……啊呀呀,我就说吗,老天可长着眼睛呢,青甫那么好的孩子……”洪老神情得意,看他的模样,就和自己取得了多了不得的成就似的,叉着腰,哈哈大笑,可笑着笑着,眼角却湿润了。

    第一次帮秦晓逼出千丝虫时,叶青还会疲累不堪,眼下功法练到了三层,自然己经是轻而易举。

    看航航舒服多了,伸手就想去抱,却被旁边的容珩抢了先。

    容珩抱起航航的同时,旋即看向摄像头的位置:

    “骆局,刘队,我的未婚妻现在能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被点名的骆嘉铭两人老脸都是一红,却是并没有推诿,齐齐冲着屏幕中的叶青深深鞠躬:

    “对不起,叶小姐,之前是我们先入为主,冤枉了小姐,请小姐见谅……”

    这会儿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人不可貌相。

    容珩点了点头,随即把视线转向孔凤朝和肖焯两人,一字一句道:

    “诬告,造谣生事,制造混乱……应该怎么处置,想来二位应该比我更清楚……”

    叶青身手之好,犹在张越之上。真是单凭拳脚的话,容珩深信,刘队他们几个绝不可能是叶青的对手。

    而叶青束手就擒,最可能的是因为,对方动了枪。一想到,在自己看不到的角落,叶青被人用枪指着的情景,容珩就觉得自己简直会疯掉。

    “之前不过是特殊情况,”看容珩不依不饶,肖焯不住咬牙……之前对付叶青,他都是躲在暗处,即便最终出了事,可好歹火烧不到他身上,眼下容珩却明显不愿善罢甘休,更要命的是,应老和洪老的模样,瞧着怕是不会偏向自己……

    “容少将身为军人,应该比我更懂得,大义面前,什么叫舍小家顾大家……”

    “放屁!”容珩却是直接爆了粗口,红着眼睛瞪着肖焯道,“就你这样的人渣,也配让我舍小家顾大家?也是,你现在的样子,怕是的确要有求于我家青青了……”

    说道最后,脸上却是浮现出一丝讥诮的笑意。

    “有句话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果然是现世报,肖大少,你的脸,开始烂了……”

    “你胡说……”肖焯条件反射似的摸向脸庞,下一刻忽然痛叫一声,捂着脸哀嚎起来。

    众人悚然回头,正瞧见肖焯脸上肌肉忽然不停耸动起来,好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撕裂皮肤,从里面挤出来一般。

    “应老,洪老……”肖焯的惨叫声太过凄厉,随侍在应老和洪老面前的医护人员顿时面色如土,忙不迭把两人围在中心,又叠声催促,“快,赶紧把他隔离起来……”

    “不要……”肖焯整个脑袋都要疼的炸掉似的,只觉即便是铁铸的人,也承受不了这样的痛苦。

    肖振越瞧得心疼不已……即便再失望,也是自己的儿子不是?

    下意识的看向叶青:

    “叶小姐,请您出手救救我儿子……”

    叶青却是丝毫没有犹豫的摇了摇头:

    “我不是农夫……”

    要救一条长着毒牙的蛇。

    一想到肖焯之前坑害自己也就罢了,竟然还要对航航下手,叶青就觉得,不亲自出手终结肖焯的性命,已经是自己最大的仁慈。

    “爸,你别求她,我才,不要她救……”即便疼的在地上不住翻滚,可看到肖振越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人,却依旧被拒绝,肖焯简直恨得发疯。

    叶青哂然,神情不屑至极。

    “还有孔先生,你怎么也这么害怕呀?”

    容珩也不再搭理肖焯,视线却是又投到了孔凤朝身上。

    却是之前一直默不作声的孔凤朝这会儿脸色明显有些苍白。

    “害怕,我害怕什么?”孔凤朝却是立马恢复了正常,冷笑一声,“我知道容少将您位高权重,害了我们肖总不算,这是还想把我也逼到死地吗?”

    “不是我要把你逼到死地,而是你自己……”

    容珩拿出手机,随意按了几个键,应老和洪老面前已经暗下去的液晶屏,突然又亮了起来,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男子陡然出现在屏幕上。

    看他所在的位置,分明也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里,他的周围还围坐着数十名衣冠楚楚的M国人。

    “史密斯?”杨杏林最先道,神情顿时有些莫名。

    孔凤朝身体猛地一僵……

    怎么可能,明明自己是把这边的事情给传输过去的,怎么反倒是那边的史密斯教授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屏幕上?

    背景里的那个实验室,他再熟悉不过,正是属于老师史密斯教授的研究室。

    甚至说史密斯旁边那个大腹便便的大胖子,正是国会议员,也是史密斯研究室的主要投资人,温格先生。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温格却忽然飚出了一连串的脏话:

    “……史密斯,你怎么也这么蠢!竟然会相信那些该死的华国佬的话,都是些没开化的黄皮猴子……你竟然跟我说,他们解决了这个难题,还有比这更愚蠢的话吗?”

    “这个死胖子说什么呢?”应老和洪老虽然听不懂那个洋人在说什么,却明显察觉到不是什么好话,顿时就有些恼火,随手指了旁边一个医生,“你,给我翻译一下……”

    这医生是留过学的,自然听明白了温格说的什么,也是火冒三丈,听洪老问起,当下就给翻译了一遍:

    “……这个死温格,骂咱们蠢,说华国人就是没开化的劣等民族中的劣等人……”

    “他娘的,这死胖子想死吧?”洪老是暴脾气,知道温格说了什么,肺都快气炸了,“奶奶的,当初战场上,爷爷能踩爆他们先人的蛋子,这会儿也能踩爆他们……果然还是揍得太轻了。这个王八蛋,别让我碰见,不然我打的他姥姥都不认识……”

    这边的喧嚣,那边儿却明显听不见,温格的咒骂声持续不断地传来。

    史密斯明显是已经习惯了这样,丝毫不在意的摆弄着手中的摄像头,好一会儿做了个安静的手势道:

    “好了,能看了……”

    “各位,一定要看仔细了……”

    大屏幕中随即出现一方小屏幕,小屏幕的中心,正是叶青和航航。

    随着这边的画面一帧帧在大洋彼岸呈现出来,温格终于消停了,他身边的人,也跟着把视线投向叶青。

    里面的人一开始的态度大多和孔凤朝一样,言语间对叶青这样的华国年轻人,不是一般的轻视和鄙薄,直到叶青一手针灸绝活展示出来,房间里顿时雅雀无声。到叶青最后金针一点,逼出了千丝虫后,房间里更是陷入了死一样的绝境。

    好一会儿,还是史密斯先开口:

    “竟然,竟然,真的……”

    冲击太大,一时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脸上的肌肉都肉眼可见的颤动了一下。

    “上帝!”温格手脚也是抖个不停,好一会儿,才无比兴奋地看向史密斯,太过激动,声音都开始哆嗦,“录下来没有,是不是全都录下来了?”

    发财了,以后要发大财了。要知道千丝虫的问题可是政府也苦不堪言,真是把这套解决千丝虫的方法给学到手,就是国会那些总是同自己唱反调的对头,以后也得俯首帖耳……

    只下一刻,呵呵笑着的温格忽然剧烈的呛咳起来,却是之前惊掉了一地科学家眼睛的叶青,突兀出现在屏幕上,冷着眼,朝着他们一个字一个字道:“恬不知耻,无耻之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