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123章

第123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123章

    竟然,是真的?叶青也是愕然至极。

    斟酌了片刻才道:

    “世上也不是没有长得相像的人……”

    “长得像,还一样心善,另外我听杏林说,你们家还有些遗物……”种种线索综合到一起,几乎百分百能确定,叶青的养父,就是一众老人们心心念念了数十年的周青甫。

    思及此,应老眼眸中是浓浓的悲伤……

    叶青画的青甫,皮肤黧黑,面上沟壑纵横,瞧着分明比他们这几个老家伙还要憔悴苍老,哪里像五十多岁的人?

    说是八十岁,都有人信。

    可两人印象里,青甫明明是一个长相清俊,逗一下就会笑的无比灿烂的小帅哥啊……

    “是。”这一点儿叶青倒是没有否认,“我家里的医书,都是养父留给我的……”

    却是对两位老人的话多信了几分。

    斟酌了片刻,结合之前看过的日记道:

    “……爸爸他是个脾气很好的人,没有说过老家是哪里人……邻居们都说,爸爸应该是读书人家的孩子,一个人拖着袋子书,走到了那里……那里原来住着个老爷爷,是个护林员,无儿无女的,爸爸就和老爷爷住在一起……老爷爷没了后,爸爸就继续做了护林员的工作……”

    说着说着,叶青也察觉到不对,好像日记里,周青甫确实有些奇怪,几乎没有出过大山。

    还真有可能,是当初被父母惨死的模样给吓到了,再后来后又因为养兄丢了,担心他回去找不到人,索性就一直守在那里……

    尽管叶青已经尽量注意用词,洪老和应老还是难过至极……一想到善良又胆小的青甫,一辈子过得这么痛苦,两人就觉得受不住。洪老是性情中人,已经直接用手捶着胸口,嘴里呵呵着泪流不止:

    “可怜的青甫啊……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能苦尽甘来,儿孙绕膝,怎么青甫就……”

    如果可能的话,恨不得把生命拨给青甫那孩子!

    还是应老勉强控制住情绪,看向叶青:

    “睿桐,我是说,你爷爷的坟,是不是也在哪儿?”

    当初周青甫走的时候,可是还背着父母的骨灰盒呢。

    “这个……”叶青怔了怔,“爸爸的坟旁,是有爷爷奶奶的坟……”

    养父除了给收留他的护林员爷爷养老送终外,另外确实给亲生父母也修了坟。

    只是就是个土堆,许是怕野草长得太旺了,埋住坟包,坟前也是立了个石碑的,上面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原身被收养过去后,也没听养父说起过家庭情况。

    因而叶青也不知道,葬在下面的是不是周睿桐夫妇。

    最后还是应老道:

    “我们想去看看,你手里那些遗物……”

    “可以……”叶青点了点头,站起身要走,眼前却是一暗,抬头看去,正是肖振越。

    “叶青,你真的不能帮肖焯看一下?如果是真的……那么你,也算得上是肖焯的长辈……”肖振越神情复杂,声音都有些沙哑……

    眼下的叶青,容貌无疑比当年的芳云还要耀眼,甫一见面时,肖振越甚至还有些恍惚,这会儿却明白,叶青和聂芳云即便长相肖似,性情却是南辕北辙,相较于聂芳云的柔弱,叶青无疑性格极为刚强。

    更有些不能接受的是,兜兜转转之下,自己竟会和芳云的女儿成了表兄妹……

    “养父留给我的亲人只有航航和舒舒……”叶青声音冰冷,直接和肖振越擦身而过……

    如果能确定孔凤朝是害航航的凶手之一,肖焯就必然也逃脱不了干系。

    自己不是圣人,更不是傻子,要上赶着去救一个一再针对自己,还害了航航的人……

    应老和洪老明显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张了张嘴,却是正好对上趴在叶青肩膀上的航航,那张可怕的脸,让人看了就心疼,终究长叹一声,没多说什么。

    站在偌大的研究所里,肖振越默然片刻,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老家的电话。

    周秀秀的声音随即从听筒那边传来:

    “喂,振越啊,你可是好几天都没给我打电话了……”

    没等肖振越回答,又很快转了话题:

    “阿焯呢?怎么这都一星期了,也没给我打个电话,是不是你又骂他了,还是又有人让他不自在了……”

    因为肖焯是第一个孙子,又是周秀秀一手带大的,一向最得周秀秀宠爱。倒是对肖振越另外两个儿女,许是因为不喜欢儿媳妇,和肖翊兄妹的感情也就有些了了。

    “不是,妈,您身体怎么样?可以的话,我给您买张机票,您到中都来一趟吧……”

    “中都?我去那里干什么?看你媳妇儿脸色吗?”

    “不是,您听我说,是事关小舅舅……”

    “小舅舅?你说你玉海舅吗?”周秀秀脑海里明显没有周青甫的概念,却是直接想到了另外一个远房堂弟身上,“你玉海舅怎么了?”

    一个远房堂弟都能记在心里,为什么就和自己亲弟弟仇人一样呢?肖振越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忽然就有些烦躁。

    “不是他,是我亲舅舅,周青甫……”

    “亲舅舅?”电话那头的周秀秀愣怔片刻声音一下扬高,听着就有些刺耳,“他算你哪门子亲舅舅?是给过你一口吃的,还是一口喝的?”

    “妈……”肖振越一下打断周秀秀的抱怨,“我都没见过小舅舅的面,他怎么给我吃的和喝的?都是些陈年烂谷子的事了,您就别再说了……”

    “我想跟您说的是,小舅舅的后人已经找着了,您还记得吗,那个叶青……”

    前面的话周秀秀明显没有放在心上,倒是对“叶青”这个名字很敏感,立时就大发雷霆:

    “叶青?她还缠着咱们阿焯呢?我跟你说,这样的小姑娘我见得多了,心大着呢,叫我说,她其实看上了阿焯吧?要不然,这么不依不饶的追着咱们阿焯做什么?振越你给我听着,就冲她是聂家那个贱人生的女儿,就别想……”

    “妈……”肖振越脸色铁青,“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叶青是小舅舅的养女,那就是您的侄女儿,肖焯还要叫她一声姑姑呢。”

    “还有就是,小舅舅的孙子孙女也都找到了,只一点,我提前跟您透个信,应老和洪老他们,心里更看重的是小舅舅,从前没有小舅舅的消息也就罢了,现在既然找到了小舅舅的血脉亲人,是断然不会让人随意欺侮了的。”

    这番话与其说是提示,倒不如说是警告……

    之前就因为母亲没有给小舅舅修墓,就惹得应老和洪老大等人大为不满,这么多年了,肖家能得到那么多庇佑,完全是因为沾了外祖父和小舅舅的光,真是母亲要闹,结果一定会不妙。

    肖振越甚至这会儿有些后悔,这件事是不是就不应该告诉周秀秀知道。

    “你说什么?叶青是周青甫的养女?那也得看我认不认……还有后人什么的,他们说是就是了,想入我们老周家的门,也得看我答不答应……”那边儿的周秀秀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肖振越话里的意思,厉声道。

    “妈……”肖振极力压下心头的暴躁,丝毫不留情面的道,“您认不认、答不答应有用吗?您能代表外祖父,还是能代表应老和洪老他们?应老和洪老已经认了。您觉得应老和洪老他们心里,是您重要还是小舅舅和小舅舅的后人重要?”

    怎么到现在还认识不到,应老他们会帮肖家,是以为小舅舅不在了!

    好在以肖家眼下已经成为华国商业圈的领头羊,即便没有外力扶植,也能走得很好了。

    可即便如此,肖振越依旧明白,那是建立在肖家识时务的基础上……

    如果说不肯为死去的小舅舅修坟,已经伤了几位老人一次,要是看不清形势,做出针对小舅舅后人的事,势必会彻底激怒应老他们。

    虽然有些不甘心,可也不得不承认:

    “……妈,您到现在还不明白吗,您能有今天安享晚年的生活,肖家能有今日的蒸蒸日上,是因为,外祖父和小舅舅当年对洪老的援手之恩,和您,并没有半分关系……”

    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坐上车,吩咐司机:

    “去叶家……”

    叶青和应老他们的车到时,叶国礼的车刚停好……

    知道叶青和航航都被警察给带走了,叶国礼带了律师第一时间赶到警察局,没想到却根本打听不出来,到底是那个分局的警察把人给带走的。

    自打头部受过伤,叶国礼就多了个头晕的老毛病,又急又累,再加上担惊受怕,当下就犯了。

    把身边的人给吓得,直接要把他送医院,也是巧了,那个节骨眼上,就接到了容珩的电话,说是叶青没事儿,很快就会回家,让叶国礼只管放宽心,回家里等着就好。

    如果说之前,叶国礼还对这个女婿一百个不满意,这会儿却是彻底接受了。

    还想着或者要等一会儿才会到呢,没想到前脚到家,后脚叶青就回来了。

    还有应老等人的车,一看车牌号,身份就不同寻常。

    急匆匆的下了车,一眼瞧见从车上下来的叶青和航航,叶国礼小跑着过去,一下把两人搂在怀里:

    “青青,航航,你们受委屈了……”

    “爸,我没事儿……”叶国礼一向情绪内敛,这么外露,还是头一回,叶青知道叶国礼是吓坏了,柔声道,“爸,我们好好的,您别难过了……”

    航航也有些羞涩的抱了抱叶国礼,软软道:

    “爷爷,航航和姑姑很好的……”

    “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叶国礼赶紧擦了擦眼睛,伸手抱过航航,“好乖乖,爷爷不担心,不担心,爷爷是高兴,高兴啊……”

    “国礼啊,我们冒昧来访,你不要见怪才是啊……”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叶国礼回头,整个人都僵住了:

    “应老,洪老?”

    要说叶国礼,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物,这会儿却依旧吓得够呛……

    面前这两位,虽然很长时间不露面,可做为华国开国元勋,当年也是新闻频道的常客。

    即便生意做的再成功,可叶家的层次,还够不上和应家洪家这样的人家结交,怎么能想到,两位老人会纡尊降贵,到叶家来?

    “你养了个好女儿啊。”洪老直接道。

    因为有太多的话想说,洪老和应老刚才直接坐了一辆车。期间警卫员还帮他们找了当初有关叶青和叶宝茹对质的视频,听到里面那些周青甫的邻居一个个站出来讲述叶青有多孝顺养父时,两人也是感慨不已……

    青甫教养出的孩子,果然他一样,性情仁善。

    正是因为有了叶青这个女儿,才让青甫的余生有了些温暖的亮色。

    这么想着,两人怎么可能不喜欢叶青?

    叶国礼明显更糊涂了,可说叶青好,却是英雄所见略同,当下点了点头:

    “青青啊,这孩子是个好的……”

    旁边容珩也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频频点头。

    叶青被夸的有些难为情,索性上了楼,抱了周青甫的遗物下来,送到应老和洪老面前。

    两人都是周睿桐的生死之交,对老友的笔迹自然再熟悉不过,当下就认定,这些书籍,确然全是周睿桐的遗物,更甚者,其中有几本孤本医书,还是应老没出事时送给周睿桐的。

    重睹故人遗物,两位老人小心用手摩挲着发黄变脆的书籍,再次红了眼眶一别经年,还以为能有重逢之日,怎么也没有想到,竟是这么个结果。

    “大哥,二哥,舒舒……”大门那儿响起汽笛声,叶青起身,迎了过去。

    却是叶昊和叶泽也赶了回来,叶昊的怀里,还抱着舒舒。

    “姑姑……”舒舒大老远,就朝叶青伸出手,挣扎着从叶昊怀里下来,小鸟一样,朝着叶青飞奔而至,再看到叶青怀里的航航,更是激动,“哥哥……”

    叶青上前接过来,舒舒和航航一下抱成一团。

    “这是青甫的孙女儿?”应老看过来,瞧着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舒舒,明显很是开心。

    “是。”叶青点头,又低头询问舒舒,“宝贝,项链里的照片,可不可以让那个爷爷看看?”

    “爷爷认识我的爸爸妈妈吗?”舒舒怯怯的看了眼应老。

    “是啊,”应老感伤的点头,“我还认识舒舒的爷爷,曾爷爷呢……”

    “那好吧。”舒舒犹豫了一下,点头摘下项链交给叶青。

    叶青打开项链,正露出里面周旭一家的相片。

    一眼瞧见相片里面的周旭,应老和洪老拿着相片的手都是哆嗦的……

    相片上这分明就是,长成年的青甫啊。至于说小时候的航航,也和青甫幼时的样子,生的极像。

    再瞧瞧航航和舒舒斑驳的脸庞,两人声音都有些发抖:

    “青青啊,等航航和舒舒的脸好些,咱们,去你老家,把你养父和爷爷奶奶的坟都迁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