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完美人生[重生] > 第124章

第124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完美人生[重生] !

    第124章

    应老和洪老眼下都已是年近九十的高龄,虽然平时保养的很好,可今日大喜大悲之下,难免又显得很是憔悴疲惫。

    跟在身后的医护人员,明显就很是担心。

    叶青也瞧出两位老人的倦意,起身去博古架上拿了叶国礼常喝的药茶过来……

    应老和洪老这样的贵客,即便是叶国礼这样的商业大亨,也是小心以对,不敢出半点差错。

    给两位老人泡的茶叶,根本就是家里收藏的顶尖茶叶。

    当然这些茶叶,叶国礼平时是不喝的。

    倒不是说味儿道不好,而是被叶青“特制”的茶叶把胃口养叼了。

    要说这茶叶,是叶青上次旅游带回来的,特意送给叶国礼的伴手礼之一。

    听叶青说起那山,并不是华国任何一个出产好茶叶的地方。

    可即便这样,叶国礼也是开心的什么似的,毕竟,女儿可是说了,这是她亲手采摘后炒制的。更有一样,叶国礼深知,叶青有一双神奇的手,只要是她亲手做的东西,就没有不好的。

    等如愿以偿喝到口中才发现,这茶叶还真如自己所想,虽然包装简便,可味儿道甘醇让人回味无穷也就罢了,更具有养生的功效。尤其是精力透支时,提神效果不是一般的好,却又完美的避开了有同样功效的咖啡的所有缺点。

    因为这个,平时叶国礼对这些茶叶可是宝贝的很,也就知交好友过来时,才肯无比吝啬的拿出来一点待客,要是对方想要索要,却是万万不行的。

    气的他那一干好友心肝肺都是疼的,可又着实稀罕,也只能让他老小孩似的一再干出这样的勾当来。

    而刚才之所以没有拿出来招待客人,倒不是叶国礼舍不得,而是应老和洪老的身份太过不同,叶青送的茶叶,一看包装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叶国礼唯恐对方会觉得简慢了。

    看叶青起身换茶水,应老和洪老身边的人还想着是因为茶凉了的缘故呢,等到瞧见叶青取出两个没有一点儿花纹的白色茶包,才觉得有些奇怪……

    只看包装,这茶叶包也太简单了吧?

    怎么看都不是什么高档东西,别说应老和洪老的身份,就是叶家这样的人家,也是不应该出现的。

    又思及之前叶青的神奇,不由猜测,或者这茶叶包另有玄机?

    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叶青已经直接把茶叶包放进了茶碗里。

    融入热水的一瞬间,一缕茶香旋即飘散在整个房间。

    应老平日里就有爱喝茶的习惯,甫一嗅到这个味儿道,就惊奇的“咦”了一声:

    “好香!”

    “还真是。”洪老是个急性子,竟然直接端起来,喝了一口,咂巴咂巴嘴,“真好喝。”

    然后就跟个小孩子一样,等不及水温降下来,端在手中,吹一下,吸溜一口,吸溜一口,赞一声“好”。

    竟是应老那边儿还正闭着眼沉浸在茶香中呢,他就喝完了。这一喝不当紧,竟然和喝酒似的,上瘾了,瞧着茶碗里的茶包,意犹未尽的招呼叶青:

    “青青啊,爷爷看着这茶包还能喝呢,赶紧的,再给我续杯水……”

    应老被他吵得睁开眼,看到洪老空了的茶碗,简直哭笑不得:

    “你呀,还真是暴殄天物,牛嚼牡丹……”

    话音未落,洪老忽然伸出手,就要去抢应老那杯茶。

    应老明显早察觉了他要做什么,抢先一步端起茶杯,直接啜了一口,才悠悠然放下。

    洪老顿时悻悻然,可应老已经下嘴的东西,自然不能再去抢了。

    好在叶青又掂起茶壶给他续了水,笑着道:

    “这是药茶,不能多喝,每天一包,最多浸泡三次。”

    这次的茶香果然淡了些,味儿道却是较之第一遍时,多了似凉津津甜丝丝的味儿道,就如同小时候吃过的方糖,一直熨帖到心底……

    “应老,洪老,应少和洪少过来了。”在外边的警卫员,匆匆跑了进来。

    叶青抬头,入目正好瞧见两个年轻男子,两人都是二十出头的年纪,一个剑眉星目,神情冷凝中又带着傲然,自有一股儒雅之气,一个浓眉大眼,步伐矫健,明显是个大气爽朗的。

    “小辉,小延,你们两个怎么跑过来了?”洪老直接招手,又献宝似的指指叶青,“啊呀,来的正好,我跟你们说啊,这是叶青妹妹……”

    却是有些不甘心的瞥了一眼叶青身边坐着的容珩,心里不是一般的遗憾……

    明明之前知道了容珩屡立奇功,洪老还对他颇为欣赏呢,这会儿却是有些看不顺眼。

    毕竟这么好的青青,留给自己的子孙该多好,结果却被那个臭小子给抢先挖走了。

    “是啊,”应老边极为享受的小口抿着茶水,边附和道,“青青和航航舒舒都还小,你们这些当哥哥叔叔的,可得多护着些,不能让他们三个小的受委屈。”

    应辉和洪延明显都怔了一下……

    几大家族的人就没有哪个是简单地。应洪两家的子弟走出去,轻易不会自报家门,不然上赶着前赴后继过来巴结的人简直不要太多。

    还是第一次,老爷子指名道姓让两人以后多关照外人。

    始终默默陪在一侧的肖振越神情越发黯然……

    自己之前的判断果然是对的,即便是之前最受两位老人看重的肖焯,可也没有过叶青这样的殊荣。

    应辉和洪延无疑对老爷子的话很是重视,即便是第一次见叶青,也都礼貌的打了招呼,尤其是洪延,明显和洪老一样,也是个性情爽朗的,直接拍着胸脯道:

    “那敢情好,我正好一直想要个妹妹呢,青青以后有什么事只管报我的名字……”

    应辉虽然没有做什么保证,也跟着点头,无疑是和洪延一样的意思。又旋即把视线转向应老和洪老,神情顿时有些狐疑……

    他们两人之所以会这么匆忙赶来,自然是因为之前应老和洪老的警卫员和保健医生纷纷打电话过去求援。

    两人可以算是小辈里最受宠爱的,本来就担心老爷子年纪太大,情绪起伏厉害会影响身体,又听电话里保健医生很是紧张,说老爷子瞧着精神状态不是太好,可又固执的很,怎么也不肯听劝赶紧回去,可不就心急火燎的赶了来?

    可这会儿瞧着,老爷子和医生说的,怎么丝毫不一样啊?看着那叫一个精神矍铄、神采奕奕。状态分明是这段时间最好的。

    “好了,”应老明显看出孙子的疑惑,他手里这茶叶包,也正好泡了三遍水,达到叶青说的极限了,恋恋不舍的放下茶杯,笑呵呵的起身,招呼洪老道,“青青和航航刚才受了惊吓,咱们先回去,让两个孩子好好歇歇。”

    两人的反应,叶国礼自然全收入眼中。即便这会儿依旧糊涂,不懂两位老人到底是因为什么,突然对女儿这么另眼相看,不代表叶国礼看不出来,叶青的养父怕是和应老洪老有些关系。

    即便不熟悉,叶国礼对应老和洪老也很是敬重,看两人这么喜欢叶青做的药茶,索性拿了两个小袋子,给两人分别装了十袋:

    “应老,洪老,这几包茶叶,两位先带回去喝……”

    应老还没有说话,应辉已经直接拒绝:

    “谢谢叶先生,茶叶就不用了……”

    应老平日里最爱喝茶,就家里小辈平日送给老爷子的顶级茶叶都喝不完。而且老爷子的性情,不管到哪里,也从不肯接受别人送的东西……

    只应辉没有想到,他这次却是想错了。

    不但应老立即站住脚,洪老更是直接从叶国礼手里和抢一样的拿过来,又看着叶国礼另一只手里的那小一包:

    “那个老应啊,我记得你们家茶叶多得是……”

    话还没说完,应老已经越过应辉,直接从叶国礼手里取走了另一份,笑呵呵的冲叶国礼道:

    “这是青青自己炒制的药茶吧?孩子孝敬的东西,老头子可不能不要。”

    又赞赏的看着叶青:

    “好孩子,你这手艺,我瞧着啊,不比当年睿桐差。嗯,睿桐果然后继有人啊。”

    从前老友可也有一手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制作药茶,也是他的拿手好戏,现在瞧着别看叶青年纪小,起码这制作药茶的水平已经在睿桐之上了。

    叶青倒也没有否认:

    “两位爷爷喜欢的话,我再多做些,到时候让人来拿就成。”

    又叮嘱了一句:

    “只一样,一定要记得我刚才说的话,一天用一包就好。”

    成老也就罢了,洪老脸色就有些发苦……还想着手里有这十来包呢,待会儿回去就过过瘾,怕是回去要泡汤了。

    果然,旁边扶着他的洪延,一向最知道自家老爷子的脾性,唯恐他偷喝,直接抬手从老爷子手里拿过茶叶包:

    “以后我帮您管着……”

    洪老脸色顿时有些发苦。要知道这个孙子最是一根筋,比保健医生管的宽不说,还有原则的很,药茶落到他手里,算是绝了自己偷喝的门路了。可不能偷喝就算了,怎么就连碰都不让碰了,脸色顿时变得很臭,一把推开洪延,不许他搀扶,自己往车边去了。

    比来时还要矫健的步伐,再次惊掉了身后众人的眼睛。

    应辉倒是没有剥夺应老的拥有权……别看应老以儒将闻名华国,却是有着非同寻常的钢铁意志。

    应辉自信自家老爷子可不会同洪老一样,年纪这么大了,还因为口腹之欲,耍小孩子脾气。

    下意识抬头,忽然就呛咳起来。却是后视镜里,应老正捏了包茶叶放在鼻翼下,深深嗅了一口,脸上神情不是一般的享受。

    应老这个样子,让应辉瞬间就觉得,好像没那么自信了,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学洪延,把那些茶叶包全给没收了啊?

    看应老和洪老上了车,肖振越也跟着告辞,却很是诚恳地先就之前肖家和叶家的事道了歉:

    “之前,是肖焯不懂事……都是亲戚,以后叶家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

    自家什么时候和肖家也有亲戚了?要说有关系,那也是情敌啊。

    叶国礼听的一个头两个大。等肖振越离开,直接看向叶青:

    “青青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老洪老,还有姓肖的……”

    即便难得见肖振越这么恭敬,可却不代表叶国礼就能原谅肖焯之前针对叶青做的事儿。

    “爸,大哥,二哥,我也是刚知道,我养父,周青甫,他的真实身份,并不是护林员那么简单,同时还是大国手周睿桐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肖振越的舅舅……”

    饶是叶国礼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这会儿也是目瞪口呆:

    “你养父,是周睿桐老先生的儿子?”

    周睿桐是谁,叶国礼当然知道。中都可不止一家得过这位老先生和他儿子的援手,肖家之所以能有今日势头,可不是那两位余荫庇佑?

    也怪不得肖振越会这般,毕竟和他这个外孙比起来,青青和航航兄妹才算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