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的神仙大人 >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我家的神仙大人 !

    陌绾捏着耳朵蹲在书桌底下,默不作声,任由云嘉熙吼着。

    芜白了云嘉熙一眼,捏了两小团卫生纸塞进耳朵里,合上双眼打坐。

    “你说你还敢不敢了!”云嘉熙拿起鸡毛掸子指着陌绾吼道。

    “不……不敢了。”陌绾吓得说话都结巴了,早知如此这不该报复云大人,这根本就是母夜叉嘛!呜呜呜,主人你也不来阻止一下她,真是的,主人你不要我了嘛!

    “真不知道蠢神仙怎么管教的你,这般不懂规矩!”云嘉熙把鸡毛掸子往床上一扔,一屁股坐下。

    “就你懂规矩。”陌绾喃喃自语。

    “你说什么?”

    “没……我说我错了,我错了。”陌绾假装笑着。母夜叉,哼,本宝宝画个圈圈诅咒你嫁不出去,哼!

    “行了,你别总训她,她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芜实在看不下去了,劝阻道。

    “蠢神仙,你不帮我训她还谎称她的年纪啊!你当我瞎啊?这家伙至少两千岁了吧!”云嘉熙火气越来越大。

    “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嘛,陌绾是仙灵,她死的时候就是十二岁呀!无论过多少年她都是十二岁。”芜解释着。

    “等等……你是说仙灵是死……死了的……变得?”云嘉熙咽了咽口水,一脸惊愕。

    “是死去的妖或人的魂魄注入仙气而成,而且这只是其中一种方式。”芜鄙视地说。

    “什么?陌绾以前是妖!”云嘉熙目瞪口呆,

    “你惊讶什么?我可从来没说过所有的妖都是邪恶之物。龙族一向为天界做事,安守本分。”芜解释着,这蠢女人总是大惊小怪,真受不了。

    “既然安守本分……那为什么还会被灭族?”云嘉熙疑惑,这完全颠覆了自己的人生观。

    “这个……绾儿也不知道,只是记得天帝派兵来剿灭我族,我昏倒了,醒来时就只剩魂魄了……”陌绾抱着双腿,瞄了云嘉熙一眼。

    “呵呵哒,真是服了你了。”云嘉熙无奈地摇摇头,看向芜,说:“你不是神仙嘛,你总该知道吧!”

    芜皱了皱眉,愣了一会儿,挂上一副笑脸,说:“我呀……知道也不告诉你。”

    “你!蠢神仙,告诉我会死啊!”云嘉熙起身朝芜走去。

    “会死。”芜淡淡地说,一跃而起,按住云嘉熙的头。

    “你干什么!快松手!”云嘉熙伸手试图打芜,却怎么也碰不到。

    “你别闲着了,赶紧去训练境地。真是的,自己这么弱还一点不着急。”芜说着,一挥手,墙上渐渐显现一个门框。

    云嘉熙翻了个白眼,极不情愿地走了进去,进去之前还不忘做个鬼脸。这蠢神仙时刻不忘提醒我训练,真烦人,啊啊啊啊啊啊!烦死啦!

    陌绾见云嘉熙进去了,她松了一口气,从书桌底下爬出来,整理着衣着。

    芜看着陌绾,眼里划过一丝忧伤。

    “主人啊,云大人真是可怕!”陌绾飘到芜的身旁,半蹲着撒娇,“绾儿可不可以不去学校了?”

    芜微笑着,陌绾以为他要回答“可以”,结果芜突然板着脸,说:“不可以。”

    “主人……”陌绾撅着嘴还想说什么,却被芜的一个眼神挡回去。陌绾低下头,飘到了电脑旁。

    芜摇摇头,甩一甩衣袖,坐下继续打坐……

    云家外,一男一女坐在楼顶,托着腮打着哈欠。

    “主人,你确定咱们要这样守着吗?”女子没精打采地问。

    “当然!”男子点头答道。

    “可是我觉得这是最行不通的方法。”女子把头扭向男子,说:“你想啊,这是在云家,那神仙肯定是寸步不离,哪有机会下手?”

    “说的也是昂!那你有什么办法?”男子拍了拍手,问。

    “主人,要不你还是回学校呗!”女子建议道。

    “可是她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啊!”

    “哎呀,那又如何,她只看到你那样对她,你暴漏身份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你就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打死也别承认就对了。”女子叹了口气,猛地站起来说。

    “这样行吗?我担心……”男子抬头,一副担心的样子。

    “哎呀!你不要担心啦!没问题的,就这么办,走,回去睡觉。”女子拉着男子的胳膊,试图把他拽起来。

    “不是,这天还未黑你睡什么?”男子按着膝盖起来,嫌弃地说。这家伙怎么越来越懒了?

    “哎呀,就这么一说。对了,上次山洞里那家伙不是说可以给你力量嘛!你为何拒绝?”女子松开男子的胳膊,双手抱臂问道。

    “我乐意,别烦我,走走走走!”男子撵着女子,嫌弃地说。

    女子还想开口却被男子推开,无奈之下女子化作烟雾消散。

    男子托着腮,打了个哈欠,倒过来朝窗户望了望,也化作烟雾消散。

    夜幕降临,云嘉熙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训练境地,一下子躺在了床上,四肢摊开,盯着天花板,大口喘息着。

    视线时模糊时清晰,她使劲掐着自己努力使自己清醒。这训练基地真不是普通人能待的,我算是看出来了,每一次训练都是在玩命!玩命啊!

    “你看你这才进去多久就撑不下去了,起来,还要不要命了!”芜嫌弃地说。

    “我一凡人身躯,自然累得狠。要不然你去试试啊!”云嘉熙朝天花板吼道。

    “理由,都是理由。”芜冷冷地说,这副臭脾气真是见了鬼了。不光要训练她的力量,还要磨练磨练她的心智,要不然分分钟变身怪兽。

    云嘉熙冷哼一声,不愿理会芜。要不是本姑娘此时疲惫不堪,早就起来给你两巴掌!

    芜眨眨眼,也不愿多说话。

    云家被黑色笼罩,云嘉熙的灯格外显眼。家门口的路灯下出现一个娇小的黑影。

    黑影一直在房屋之外,迟迟没有散去。它嘴角掠过一丝邪笑,慢慢靠近房屋。

    这时云嘉熙屋里的门“啪”一下关上了,那黑影往后退了两步,眨眨眼继续靠近。

    突然,灯又亮了。黑影停滞不前,愣了一会儿,慢慢往后退,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

    “你丫干嘛突然关灯!”

    “我乐意!”

    “你再说一句试试!”

    “天啊,你们怎么又吵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