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的神仙大人 > 152. 云因出现

152. 云因出现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我家的神仙大人 !

    琳琅仙境内,众人瘫坐着大口喘息。

    “你们来了。”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花神斜躺在椅子上,一副虚弱的样子,被侍女们抬过来。

    “幻瑶,你这是……”芜瞪大双眼问道。

    “弑神大人你可不知道,最近诸神都病倒了,我们家大人这还算是好的了。”一旁的侍女叹息道。

    易青捏了捏手指,道:“此事与那妖孽有关,我们要尽快想出对策除掉他!”

    芜叹了口气,轻抚着云嘉熙的脸颊,说:“幻瑶,蠢女人和绾儿……”

    “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从戒指里看到,让芙蕖带她们去吧。”花神点着头,又瞥了一眼满身鲜血的毅逻,道:“这位公子元神已被打散,我也无能为力。”话落,眼角掠过一丝忧伤。这个人,似曾相识。

    芙蕖飘来,化作花瓣卷起二人离去。

    “噗——”毅逻突然猛喷一口鲜血,半眯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我知道自己已经不行了,弑……弑神,下辈子……下辈子我再和你争……”

    “争……什么?”芜挑了挑眉问道。

    毅逻笑了笑,缓缓闭上了双眼。他的身体散发光芒,慢慢消失。正当众人叹息之际,他散去的肉体化成了魂魄。程舞、易青和芜看到此景,怔住了,这……这是……

    众人揉揉眼,只见一位俊俏长发男子的魂魄浮在空中。

    良久,那魂魄缓缓开口道:“好久不见。”话落,他微微一笑。

    芜咽了咽口水,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声音有些颤抖,道:“云……云……云因!是你吗?”

    云因?这就是云因?众人惊愕。

    那人微微一笑,飘向芜,抬起手抚摸着他的脸,声音略带忧伤:“你怎如此憔悴……芜……”

    芜的身体略微颤抖,眼眶有些红了,哽咽着说不出话。

    众人深吸一口气,这便是那位厉害的除妖师云因?生得这般俊俏!

    “咳咳。”程舞轻咳了几下,打破了这重逢的氛围,上前道:“我说云因啊,你怎么会从这家伙的身体里跑出来?”

    云因一怔,瞥向程舞,还未开口被芜打断:“姓程的,本座好不容易和云因重逢,你在一旁干扰作甚!”

    程舞一听这话,白了芜一眼,没好气地说:“呦呦呦,好大一股醋味哦!”

    “你……”芜咬着牙,刚想驳回去却被云因挡下。

    “好了好了,这都过了千年了,你们俩还是斗不停,现在可是非常时刻。”云因推着二人,继续说:“当年我封印毅逻时便感知道黑王的存在,当时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把我仅剩的魂魄封存在了毅逻体内,就是为了这一天。”

    “那毅逻冲破封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找我?”芜抱怨道,语气像极了孩童。

    云因叹了口气,道:“我的魂魄一旦离开毅逻的身体仅能维持几个时辰,便会灰飞烟灭,所以现在……”

    “什么!”

    “芜,你别伤心了,我早已没了肉体,魂魄被打的支离破碎亦不能像阿舞和阿青那般。”云因安抚着,继续说:“不过,我可以先住进你的袖中,靠你的仙气维持着这副模样,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打败黑王。”

    易铭飞叹了口气,开口道:“那黑王……厉害的很!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程星耀反驳道:“喂喂,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

    “不是我灭自己威风!”易铭飞抢话道:“事实你也看到了,就是打不过嘛!”

    “所以,我来了。我们首先要做的是……”

    “醒了!云姑娘醒了!”匆匆赶来的精灵打断了云因。

    花神按了按太阳穴,道:“那快把她背过来吧。”

    话落,精灵们又匆匆离去。

    云因眨了眨眼,问道:“幻瑶,她们口中的云姑娘可是……”

    “正是你的后人,姓云名嘉熙。”幻瑶点头道。

    云因满意地笑了笑,让芜看得有些不自在。喂喂,我是不忍心告诉你那丫头有多蠢,你还笑,哼!

    过了一会儿,云嘉熙被精灵们搀扶着走来,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云因见状,立刻心疼道:“那厮竟下手如此重!真是苦了我们家熙儿。”

    芜一听这话,摆出一副不满的样子。这才刚见面好吗?看把你心疼的。

    云嘉熙抬头,看着眼前的俊俏男子,目光有些呆滞。咦?这副面孔好生熟悉,似乎在哪见过。她想着,脑海闪过无数画面。

    “熙儿,熙儿?”云因抬手在云嘉熙眼前晃了晃。

    “啊!”突然,云嘉熙大叫一声,指着云因,激动起来:“你……你是云……云因!我在梦里见过你!”

    “哦?梦里啊……”云因思考一下,道:“真是个可爱的丫头,倒有几分像我。”

    “喂喂,你在说什么?熙丫头哪里像你了?”易青挑着眉,嫌弃道:“这都过了千年了,你们家都传了多少代了,熙丫头怎么可能像你!”

    “哎,阿青啊,你真是一点没变。”云因打量着易青,笑着说道。

    “我开心。”易青翻了个白眼,撇撇嘴说道。

    “你再说一遍。”

    “不说。”

    “……”

    云嘉熙见状,按了按额头,苍天啊,为什么我一醒来就要听这两个千岁老头斗嘴?真是还不如给我一拳再昏睡过去呢!

    残影冲岩石使了个眼色,岩石点点头,道:“几位大师别吵了,别忘了咱们现在的重要事情啊!黑王不除,三界永无宁日啊!”

    “对,我出现就是为了解决此事。”云因不再理会易青,点头道。

    “那你倒是快说怎么做呀!”易青又接上话。

    云因轻咳两声,不紧不慢地说:“首先我们要找到一本书,那本书是上古之神留下的,里面预言着一切。以前我有幸得此书,只是千年过后不知书会去了哪里。”

    “你这等于没说。”易青嘲讽道。

    云因撇撇嘴,二人又吵起来。

    芜一副无奈的样子,摇了摇头。一本预言的书,好像在哪里还听过的样子。哎,过了那么久了,等一下,那个时候凡人应该没有纸呀,不都是竹简嘛!难道要去……博物馆找?不不不,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