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的神仙大人 > 164. 过去的蠢神仙

164. 过去的蠢神仙

笔趣阁 www.2biquge.com,最快更新我家的神仙大人 !

    弑神落在云因的院子里,见四下无人,便在亭子里坐下。他深吸一口气,突然严肃起来,自言自语道:“有生人的气息!”

    话落,便站了起来,四处寻找。

    云嘉熙跟在云因夫妇身后,总觉得不自在。这时,芜一惊,道:“我回来了!”

    “什么你回来了?你不是在这儿吗?”云嘉熙一头雾水。

    “哎呀,是这里的我回来了。”

    “哦?”云嘉熙顿时来了兴趣,道:“他在哪?我可是要见见。”

    芜哼了一声,道:“不告诉你。”

    “你……”

    “咦,原来你在这儿!”一个熟悉的声音想起,云嘉熙闻声望去,只见一位身着粉红色衣衫的男子走来,微风吹拂着他的秀发,一举一动都那么迷人。

    “芜回来了呀!”云因夫人笑着打招呼。

    “哈哈哈!”云嘉熙忍不住笑出声来,这是蠢神仙?穿得好骚,气哦!真是笑死我了。

    躲在袖子里的芜双手抱臂,不满地说道:“有什么好笑的?一定是嫉妒本座倾城容颜!”

    弑身眯了眯眼,径直朝云嘉熙走去。围着她转了一圈嗅了嗅,转头问云因:“这生人是谁?”

    云嘉熙往后一退,尴尬地笑着,道:“弑神大人好,我是师父新收的小徒弟!”

    “芜,不要吓着我的徒儿。”云因打趣道。

    弑神撇撇嘴,道:“咦?你我第一次相见,你怎知我是神仙?”这女人,感觉哪里怪怪的,就是说不上来。

    “啊,这……”云嘉熙不知所措,总不能告诉你我认识两千多年后的你吧!

    “芜,你忘性真大!我们除妖师哪有不识得你的,你可是掌管除妖伏魔的弑神!”

    弑神挑了挑眉,恍然大悟,道:“对哦!”

    云嘉熙见他这副样子,满脸黑线,低头小声道:“蠢神仙,没想到你真的很蠢。”

    “要你管!哼!”芜没好气地回道。

    云因夫人大笑了几声,问道:“和花神怎么样了?”

    弑神耸耸肩,道:“别提了,自从我卖了仙境长居凡间,她对我就冷淡了许多。况且……”他说着说着脸色沉了下来。

    “况且什么?”云嘉熙好奇地问。话出口时,她的心砰砰直跳。

    “况且……她要和战神定亲了。”弑神摇摇头,忽然觉得哪里不对,瞪着云嘉熙,道:“喂,你一个凡人打听这么多做甚!”

    云嘉熙后退几步,尴尬地笑着,说:“顺口一问,再说了,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哎!要我说,失恋而已,等两千多年后你就会遇到一位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凡人姑娘,相知相爱!”

    话落,云嘉熙感觉有些不对。内心给自己一巴掌,为什么要把自己推出去?难道自己真的喜欢蠢神仙,好像是……这么回事!

    袖子里的芜一脸无奈,这蠢女人把自己夸上天!哼!

    弑神冷笑一声,道:“本座怎么会喜欢凡人?根本不会!”

    云嘉熙愣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其实也是,蠢神仙一向心高气傲,我还是把这爱情的萌芽扼杀在摇篮里吧!说不定这一切都是梦境,对对对!

    芜挠挠头,自己说过这样的话?那看来要打脸了。

    云因笑了笑,道:“你们二人一见面就吵起来,看来蛮有缘分的!”

    “谁和他有缘分!”二人异口同声道,互相瞪着。

    “那个……还挺有默契!”云因尴尬地笑着。

    “别学我说话!”二人又异口同声道,咬牙撸起袖子,一副准备打架的架势。

    芜见状,赶紧劝道:“喂,蠢女人,淡定淡定,不要节外生枝,别忘记咱们此行的目的!”

    云嘉熙想起临行前时神的交代,只得咬牙,深吸一口气,鞠躬道:“小女方才多有得罪,还望弑神大人见谅。”哼,本姑娘先忍了!

    弑神见云嘉熙这么快赔礼,觉得无趣,道:“没意思。对了阿因,怎么不见阿舞和阿青啊?”

    “阿舞的肚子大了不少,在家养胎呢。至于阿青……”云因突然不说了。

    弑神眯了眯眼,笑道:“是不是又和哪位姑娘嬉戏,被他娘子发现,暴打了一顿,好几天下不来床?”

    “嗯……你只猜对了一半。”云因夫人说:“的确是被她夫人撞见和姑娘嬉戏。但是她夫人这回没打他,而是带走了家里的奴婢,让他自己照顾三个孩子。”

    “啊?”弑神惊讶,捧腹大笑道:“哈哈哈,那真是苦了孩子们了!”

    而此事,一身鸡毛的易青瘫坐在地上,三个孩子在他周围爬来爬去。

    “娘子啊!我再也不敢了,你快回来吧!阿嚏!”

    易铭飞训练回来,见易青这副模样,无奈地摇摇头,边收拾边感叹道:“原来千年前祖先你就是这副样子,总是忘记自己是个会法术的家伙。真的很难想象妖魔来临时你是怎么做的。”

    云嘉熙幻想了一下那副场景,偷偷笑起来。哎,现在的一切都挺平静美好,殊不知很快就会有一场灾难打破这平静。虽说时神交代过不能改变历史,但是我怎么能看着云因祖先送死?

    想到这里,她神色有些忧伤。

    云因见云嘉熙脸色不对,心中一紧,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该来的,始终会来。命定的,不可违背。”

    云嘉熙抬头,一脸疑惑。云因祖先这……似乎话里有话?难道他知道……不不不,一定是我多想了。

    “都这个时辰了,该吃午饭了。”弑神抬头望望天,道:“阿舞在召唤我,我得走一趟。”

    “咦?不吃了饭再去吗?”云嘉熙问。不过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今儿个是怎么了?话怎么那么多。

    弑神突然挤出一个微笑,道:“不了。”

    话落,消失在空气中。

    云嘉熙愣了一下,等等,这家伙刚刚是……笑了吗?哦,对,这一向是蠢神仙的风格,态度转变过快。

    她叹了口气,耸耸肩,道:“师父,说到吃饭,徒儿的确有些饿了。”

    云因夫人捂嘴一笑,道:“你呀,真是个小吃货。而且,芜说什么你都信!这离午饭时间还早着呢!哈哈……”

    “啊?”云嘉熙一脸懵,站在原地……